正文 第十七章 掉进寡妇的澡盆 (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糊涂三世 书名:暴富
    <---凤舞文学网--->    渐渐的,水莜云的呼吸平复。--凤-舞-文-学-网--但心中的那一丝儿旖**却在生根发芽,慢慢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想到那一,自己便是靠在这宽阔的脊背上,被他背回了家,水莜云的小手不由自主的,轻轻的,慢慢的抚了上去。

    原来,男人的肌肤是这般触觉。

    青葱玉指顺着脊椎掠过,带起点点暧昧。水莜云觉得嘴唇干得厉害,喉咙里似有火烧一般,心中的那一棵树终于开花结果。

    意乱迷之时,她的子再也不受大脑控制。脱去绣花鞋,她慢慢站到上,双腿轻轻颤抖着,跨坐在对方后腰间。

    恰在此时,昏迷中的朴杰呻吟一声,子扭了扭。水莜云本就神慌意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惊,上的力气顿时贼去楼空,软软的瘫倒在朴杰背上。这一倒下,便再没有力气起来。

    他的子好冷。

    水莜云喉管微微吟哦着,曼妙子在对方背上不住的摩擦扭动,前软划着不规则的圆。晕晕乎乎间,她只知道,要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对方,什么礼仪廉耻,男女大防,早就被冲天**烧了个干干净净。

    这正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不知何时,水莜云衣衫尽去,浑只着肚兜亵裤。到浓处,她早就忘去了所有,多年压抑在这一刻爆发。一双修长圆润的**将对方的腰杆紧紧夹住,腰肢扭摆,前后研磨,整个人如那提线木偶般,没了一丝自主。

    秀的鼻梁上渗出密密匝匝的香汗,鼻翼张阖,眼帘微颤。随着一声被压抑的长长呻吟,她终于慢慢停止了疯狂。

    待大脑恢复清醒后,她才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做了什么?”

    ……

    待失血过多,还在昏迷中被人当了一次免费充气娃娃的朴杰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浑赤条条,只穿着一条内裤。

    这间屋子很陌生,绝计不是自己家。上盖的锦被,散发着阵阵幽香。难道这是女儿家的房间?

    朴杰连忙做起子,背后的伤口被一扯,让他痛得直咧嘴。他这才发现,自己前缠了一圈纱布。

    有人救了自己?

    朴杰双手一撑,就要下,却发现下手之处绵绵软软,比垫的手感要舒服百倍。

    嗯,手感不错,至少有36C。

    不对!朴杰的手触电似的收了回来。他往旁边看去,却发现睡着一个美丽女子。她鬓发散乱,虽上衣衫凌乱不堪。秀眉紧蹙,眼角隐约可见一道泪痕。

    朴杰下意识的掀开锦被看了看上。居然发现单上真有斑斑血迹。

    不会吧。难道我火力真的那么猛,在伤重昏迷,失血过多的况下,还能让女人流血?

    水莜云本就睡得不踏实,如今朴杰这么一闹,自然悠悠转醒。她揉了揉有些浮肿的眼皮,却见对方正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

    朴杰大脑有些混乱,肚子里酝酿许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嘴里终于蹦出几个字:“姑娘,我会负责的。”

    水莜云目瞪口呆,最后终于回过神来,忍不住噗哧一笑,昨夜还未完全散去的红晕,又再次爬上脸颊:“你胡说什么呢!”

    “那这个是怎么回事?”美人含羞轻笑的美态让他微微愣神,随即又用眼神比了比上的点点血迹。

    水莜云轻啐了一口,羞道:“你胡思乱想什么呢,那是你伤口流的血。”

    昨夜清醒以后,她也是惊恐彷徨许久,后来草草收拾一番,就稀里糊涂的倒在上睡着了,也怪不得朴杰会误会。不过说是误会,却也不尽然。这种磨镜的调调,在古代也和失贞没多大区别了。不过水莜云由于种种原因,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哦。”朴杰终于松了口气。要是真不明不白那啥了,虽说对方是个美人,自己也没吃亏,但终究心中不爽。

    朴杰打量了眼前的玉人两眼,双手一礼道:“在下朴杰,多谢姑娘相救。”

    水莜云见对方看着自己,这才想起自己衣衫不整,连忙转过去草草整理一番,才对朴杰道:“倒是让朴公子见笑了。”

    朴杰无所谓的笑了笑:“无妨无妨,倒是我污了姑娘……呃,夫人的房间,才是不该。”他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发髻,乃是已婚妇人的样式。

    水莜云见朴杰又露出了那让人印象深刻的笑容,思绪不由得又飞回了那在破庙中的光景:“朴公子不知还记不记得小女子?”

    “不就是水夫人么,我当然记得。”朴杰说道。虽说只有一面之缘,但由于对方是拒绝了自己第一次应聘的水家人,朴杰自然印象深刻。

    水莜云脸上有些欣喜:“原来公子还记得小女子。”

    “当然,似夫人这般美丽的女子,任何人都会过目不忘的。”

    水莜云有些羞赧,又有些欢喜。但想到自己的遭遇,又幽幽叹了口气道:“自古红颜多苦命。我倒是希望自己长得丑些。”

    “夫人为何这么说?”朴杰问道。其实见对方一个美貌女子,正值韶华,却一个人独居在这幽深小院,想必以前有什么凄楚故事。他当知心哥哥的心思又来了。

    “公子莫问了。”水莜云涩涩笑道。她看了看窗外天色,又对朴杰道:“天快放亮了,公子定然还有许多事要处理,还是快走吧。”

    朴杰点点头:“在下昨夜被歹人追杀,幸好得夫人所救,感激涕零。改一定登门道谢。”

    听朴杰这么说,水莜云心中慌乱,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可千万别来。”

    朴杰见她刚才和自己说话大方得体,如今却又一副畏惧人言的样子,有些纳闷。但也不能勉强别人,于是道:“那就不叨唠夫人了,在下告辞。”

    他正要离开,水莜云又将其叫住:“等一下,别从外面走。”

    “那从什么地方走啊?”

    水莜云指了指房顶那个被朴杰砸开的大洞。

    朴杰无奈的耸了耸肩,勉强提气,从那个洞钻出。怎么来的,又怎么离去。

    待跳到地上时,他却觉得双腿一软,看来体的元气还没恢复。他勉勉强强站起来,正要开溜,却看见一个黑影从自己眼前晃过,对方还留下一句让他苦笑不得的话:“兄弟,作为一个同行,我要提醒你。采花也要注意体,你看你劳得腿都软了,那可真真是不妙。”

    靠!朴杰骂了一句,朝对方比勒一个中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砸票吧,同志们!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天天见面的投票直通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暴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