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相公?(5)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糊涂三世 书名:暴富
    <---凤舞文学网--->    “呼,呼……”朴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将单颖蓉救了上来。--凤-舞-文-学-网--虽说她已有死志,但人在濒临生死的时候,求生的本能会发挥到最大。

    她一直乱扑腾,饶是朴杰水不错,又有内功打底,也累得够呛。

    天气已经是晚秋,这湖水冰凉刺骨,就是七尺大汉也受不了,何况是这么一个弱弱的姑娘。

    造孽呀,造孽呀。这是何苦呢?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

    看到怀中玉人躯瑟瑟发抖,嘴唇乌紫,朴杰摇了摇头,对旁边吓傻了的丫鬟道:“还不快去叫人,想让她冻死啊!”

    不一会儿,那老鸨火急火燎的来了,一边跑一边呼号:“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你这是何苦呢!”

    “达绅啊,年少风流倒是无所谓,但始乱终弃却要不得。”郑凡明拍了拍朴杰肩膀,走了。

    “朴公子,糟糠之妻不可弃啊。”莫莱拍了拍朴杰肩膀,走了。

    “达绅,好自为之吧。”左智拍了拍朴杰肩膀,走了。

    “哼!不知廉耻!”言子明没有拍朴杰肩膀,也走了。

    朴杰看沈轩也走了过来,道:“好了,别劝了。”

    沈轩一楞,道:“我劝你干嘛?我是告诉你,下次得空再一起研究阿拉伯数字。”

    总算有一个正常人了!

    人全都走光了,朴杰看了看目光呆滞的单颖蓉,道:“姑娘,人的命可只有一条,以后莫再轻言生死了,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想想你的亲人啊。”

    “亲人?我哪里还有亲人?”

    朴杰也不知该怎么劝她,叹了口气,转走。

    单颖蓉见状,一把拉住朴杰的袖口,泣声道:“相公,你真的不要蓉儿了?”

    朴杰硬着心肠道:“姑娘,你真的人错人了。”

    “那你为何救我?让我一死了之多好!”单颖蓉强支起子,又要向窗边走去。

    朴杰这次反应快,一把将她拉到怀里。看到她子不住挣扎着,眼中尽是绝望,朴杰动了恻隐之心。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罢了,先把她稳住再说,以后慢慢解释吧。

    “蓉……蓉儿,”朴杰硬着头皮道,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光滑如玉的背脊,以示安慰:“是相公不好,相公错了,有话好好说,别再做傻事了。”

    “相公!你别不要蓉儿,别不要蓉儿!”单颖蓉眼中终于恢复了一丝神采,扑在朴杰怀中,嘤嘤哭泣。

    “好哇!你这死人!坏蛋!贼!”

    朴杰真希望自己现在晕过去,这样就能逃避一切麻烦了。,门口那满脸通红,指着自己破口大骂的俊俏公子,不是当朝安平公主项青思是谁?更让朴杰头大的是,钱串串也在旁边。小姑娘一脸惨白,眼圈通红,目光里的幽怨如果有温度的话,朴杰恐怕早就被烤得渣都不剩了。

    项青思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朴杰跟前,小拳头雨点似的擂到普杰背上,骂道:“你这坏蛋,居然有老婆了也不告诉我,我恨你!”

    旁边的老鸨本来被手下头牌闹自杀的事弄得脑袋就不好使,现在见两个俊俏公子又来争风吃醋,更是目瞪口呆。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相公,难道你是……”单颖蓉惊讶得合不拢嘴,但那“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的话却没好意思说出口。

    朴杰从来没这么狼狈过,心里一横,喝道:“吵什么吵!一边去。我一会给你解释。”

    “你居然……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对我这么说话!”项青思一跺脚就要离开,却被钱串串拉住:“项姐姐,我们就等一下吧。”

    “四娘,快去给蓉儿换衣服吧。”

    那老鸨这才回过神来,带着单颖蓉离开。朴杰松了口气,看到不远处正生闷气的项青思,走了过去。

    “青思~”朴杰拉了一下公主的衣袖,换来一声哼。

    “思思~”朴杰将称呼换得更加亲密。对吃小醋的女人,那就得腆着脸去讨好,麻话儿绝不能吝啬。

    “叫得这么麻干什么,我们又不是很熟。”项青思说道。但略微泛红的脸颊却让朴杰知道,她是言不由衷。

    “哦,我看刚才有人气急败坏的,以为她吃醋了。还想解释一下,看来没必要了。”朴杰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

    “谁吃醋了!我不过是替钱妹妹鸣不平!”项青思急忙辩解道,不过却有些盖弥彰。她还是放不下心,又道:“你不是要解释么,本公主就姑且听一听。”

    钱串串在旁边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心里本来有些酸溜溜的,但听到项姐姐拿自己当挡箭牌,脸上也是一红。

    朴杰知道她是嘴硬,呵呵一笑,一五一十道来。当然,适当夸大一下单颖蓉的凄惨的世,以及自己的慈悲心肠,那是免不了的。

    “这也太离奇了吧。你说的是真的?”

    “那当然,比真金还真。我什么时候骗过青思你呢?”朴杰将脯拍得山响。

    钱串串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相信朴大哥。”

    三人正说着话儿,那老鸨领着换了一衣裳的单颖蓉来了。她嘿嘿干笑一声,道:“朴公子,我也不做那恶人,您只要出五千两,蓉儿的卖契就是您的了。”

    她脸上故作大方,但心中却痛得要死。虽然当初单颖蓉只花了一百两银子买来,暗自培养了一年,这一出道,就风光无限,以后不知道要赚多少银钱。那扬州八大名花的赎价,也要上万两白银,这蓉儿只会多,不会少。

    可惜刚才单颖蓉就向她挑明了,如果不让那朴杰为她赎,她立马就去死。老鸨可是看清了对方的阵仗的,知道不只是说说而已,只好答应。而且她还不敢开一个朴杰不能承受的价格,免得人财两失。

    “五千两?”朴杰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他最近刚花八千两盘下两处地方,其后的装修又花了两千两。剩下的一千两,他拿去又买了一处宅子。如今还真是拿不出来。

    朴杰本推托,等有钱了再来赎人。但看到那双饱含幽怨,又有一丝期许的目光,心中一软,厚着脸皮对项青思道:“青思,那个,我最近手头有些紧,能不能……”

    这死人,脸皮真够厚的!项青思转过脸去不理他。花钱赎自己的敌,世间有几个女人能做到?虽然这个敌不那么名副其实。

    “青思啊,我知道你是天底下心地最好,最美丽的公主。你看人家多可怜,就帮帮忙吧。就当做好事。”朴杰说着,凑到项青思耳边,道:“以后给你讲好听的故事,独一份的那种,只有你听得到。”

    这软语加利果然有效,项青思人的嘴角撇了个好看的弧度,从怀里掏出了五张银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暴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