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相公?(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糊涂三世 书名:暴富
    <---凤舞文学网--->    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凤-舞-文-学-网--

    这诗句描述的便是扬州瘦西湖的怡人景致。天下西湖,三十有六,而其中最著名的两处,当数杭州西湖和扬州西湖。

    与杭州西湖的无双美景相比,这扬州西湖,却多了一层清瘦的意蕴,曲折柔长,所以多了一个瘦字。

    白天的瘦西湖风景秀丽,犹如一幅意境高远的国画图卷,可一到晚上,摇一变,就成了迷离暧昧的销金窟。

    啧啧。这阵仗,真是不得了。恐怕和前世那欧洲都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相比,也不遑多让。

    朴杰心中赞叹,一边四处打量,脸上还要装出见怪不怪的模样。没办法,男人都好个面子,要是被人笑话是初哥,那就糗大发了。

    岸边的青楼,湖中的花船,俱都灯火通明。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脂粉气,琴瑟之声夹杂着语浪笑,挑逗着朴杰的耳朵。

    一路打发走不少揽客的庸脂俗粉,二人来到一处清幽园子。

    门口一位素面朝天的妙龄少女向二人施施然一礼:“郑先生,里面请。”

    敢这货是熟客呢。

    到了地儿,郑凡明自然是坐在了首席,左右依官职大小坐下。朴杰这个白自是坐到了末尾,对面正是上次被自己一首诗羞辱的言子明。

    同席还有扬州盐转运使莫莱,扬州指挥使左智。除了两个熟面孔,还有一位面容清癯的中年文士。

    “达绅呐,这位是文渊阁大学士,沈轩,沈子辕,我昔年的同窗,最是痴迷那些天文术数之类的杂学,你们可以多聊聊。”

    朴杰愣了半响,才想起郑凡明是在叫自己,连忙一礼:“见过沈大人。”

    言子明不屑的微微撇嘴。今又和这粗鄙的乞丐同桌,让他极度不爽。他暗自琢磨着,该如何找回上次的面子。

    看众人都到齐了,莫莱啪啪一拍手,几位姿色不凡的女子鱼贯而入,各自寻了一位作陪。众人皆是习以为常,唯有那沈轩眉头一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那女子脸色一惨,泫然涕,以为自己的姿色不如对方法眼。

    郑凡明忙安慰道:“这厮一惯就是个不解风月的鲁男子,姑娘去陪那位公子吧,他就是最近名噪一时的朴海归,龙精虎猛得很呐。”

    这老货,真真是坏透了。

    朴杰两眼一翻,那女子已经欢欢喜喜的坐到朴杰旁边,挽住朴杰的胳臂,一边用高耸的酥不时磨蹭,一边腻声道:“原来您就是朴公子,奴家名唤莺莺。听姐妹们说,您那女生频道说的段子可是有趣得很,什么时候通融通融,让我也去听听?”

    朴杰过了这么久的生活,被她这么一撩拨,顿时觉得小弟弟有些不安分,晕晕乎乎就许下一张女频包月卡。

    郑凡明举起酒杯,豪气万丈:“各位,胜饮!”

    酒,是上好的池阳,菜,是精致的淮扬菜。觥筹交错间,不多时便酒酣耳

    郑凡明微醺着双眼道:“诸位,今纵酒欢颜,好不快活,但有酒无诗,总是少了些味道,各位须得赋诗一首,以助酒兴。作不出的罚酒三杯,不过子辕你么,就直接喝三杯就是。”

    那沈轩居然不恼,一仰脖子,三杯下肚,又埋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起来。

    怪人,真是怪人。

    朴杰摇了摇头。这喝三杯酒虽然事小,但做不出诗就是面子问题了,他不是文渊阁大学士么,居然不会作诗?

    这一愣神功夫,就听见左智拍手赞道:“妙极,妙极,不愧是言尚书的公子,连中三元的京城第一才子,这首诗真是好。”

    连中三元?那可是牛人呐!朴杰虽然历史知识不行,但也知道古代科举考试,乡试第一名是解元,会试第一名是会元,试第一名为状元。连考三次第一,就叫连中三元。整个中国历史,能做到连中三元的人,连二十人也不到,绝对比那些高考状元要稀罕。

    言子明显然对自己精心准备的诗很满意,他施了一礼,道:“各位大人过誉了。”然后挑衅似的瞄了朴杰一眼。

    “哈哈,言公子的诗确实不错,不错。”朴杰压根就没听见那家伙作的什么诗,只是摇头晃脑的假装评鉴。

    “今在座的除了我们几个老头子,就属子明和达绅是年轻俊杰,既然子明都赋诗一首了,达绅你绝计是逃不了的。”

    “我只是个乞丐……”

    “少拿翘,你那首《静夜思》在座可都是知晓的,快点,曹子建七步成诗,你的才比他还高一斗,怎么也得来个六步成诗吧!”

    朴杰也不再罗嗦,站起来,边走边吟。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杜牧的《遣怀》一出,在座皆是默然。特别是郑凡明,莫莱,左智三人,似是勾起了年少轻狂,留恋青楼瓦肆的浪时光。

    “前尘恍惚如梦啊!”郑凡明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喟然长叹。

    “四步,四步!朴公子四步成诗!”莺莺惊呼道。

    众人这才会过神来。左智更是笑道:“曹子建才高八斗,七步成诗。朴达绅四步成诗,真真是当得才高九斗,名不虚传!”

    “大人谬赞了。”

    言子明见坐在自己边的姑娘居然看都不看自己这个状元郎,一双妙目直勾勾盯着朴杰,不由冷哼一声。他为今可是准备了好久的,没想到还是被那破落户比了下去。

    “朴公子这首诗虽说好极,但未免太过颓废,好男儿当满腔抱负,为国效力。看朴公子年纪不大,却如此不思上进,难免落了下乘。”

    朴杰见言子明挑刺儿,知道这家伙和自己不对路数,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不过是个乞丐,前些子还在为填饱肚子犯愁,如今也不过刚刚温饱,哪有什么心思去关心国家大事?和状元郎这样投了个好胎的人,自然是没得比的。”

    言子明听出他是讥讽自己没本事,只能靠家人,立时就要反驳,却被郑凡明打断:“达绅,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能力我清楚,如果能为国效力,将来必定是国之栋梁,就是登上凌云阁,名流青史,也不是没可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暴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