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床前明月光(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糊涂三世 书名:暴富
    <---凤舞文学网--->    前世那些企业家,一天到晚嚷嚷着要做大做强。--凤-舞-文-学-网--可见企业要发展,这规模先得上去,要不然怎么财经新闻上天天都报道收购合并,强强联手什么的。自己这样小打小闹,永远成不了气候。

    朴杰眼珠子转了转,看到正在柜台前算账的钱伯,嘿嘿一笑,有了主意。

    钱伯正满面红光,奋笔疾书。今进账的银钱,可是今年最多的一天,要是以后每都如此,那子可就美了。

    他正想得闹,突然觉得一股寒意涌来,惹得心头直发毛。抬头看去,却见朴杰对着自己嘿嘿直笑。他不知道对方唱的是哪出,连忙放下笔,走过去道:“朴公子,不知找小老儿有何事?”

    朴杰也不说话,拉着他坐下,才道:“钱伯啊,你觉得我说的段子如何呀?”

    “那当然是极好的。小老儿开了这么多年茶楼,听过无数段子,却没有哪个有这三国精彩,不但那些老少汉子喜欢,便是小女,也听得入迷,公子中自有丘壑,小老儿佩服。”

    钱串串正抹桌子,听父亲在朴杰面前提起她,脸上一红,手上的动作便快了几分。

    朴杰自谦两句,又道:“在下自幼在海外游学,到如今也有二十来年,自问也当得上见多识广四个字,脑子里的精彩段子,便是用那四匹马的大车,一时半刻也运不完的,不过可惜啊~”

    钱伯见他长叹,问道:“公子何故叹气?”

    “我平生唯有一愿,便是将自己所讲故事传遍天下。可惜如今,却只是每赚几个小钱度,唉!”

    钱伯脸色变了变,说道:“公子高才,这福临茶楼水浅,容不下公子这大鱼。便是要走,小老儿也无话可说。”

    “钱伯何出此言?我几时说过要走?钱伯待我不薄,在下怎么会做那过河拆桥之事。”朴杰故意惊道。

    “那公子刚才是何意思?”

    “我想和钱伯联手,做一番大事业……”

    朴杰便将心中打算说出,要钱伯改建福临茶楼,扩大营业面积,改变经营模式,由茶楼,变为书楼,他愿意技术入股,两人合营云云。

    “这个,小老儿虽说有些积蓄,但万一这生意行不通……那可是我给串儿准备的嫁妆,我就这一个女儿,不能不为她打算。”

    茶楼西施见父亲犹豫,连忙道:“爹,我相信朴大哥,那嫁妆钱,不要也罢。”

    多好姑娘,我喜欢。

    朴杰心中动,面上稳重,道:“钱伯不用担心,我们要做的这营生,是大有钱途的。扬州自古便是烟花之地,最不缺的就是人墨客,富商巨贾。这些有钱又有闲的人,整天无所事事,就要去找些乐子耍。所以那瘦西湖畔的秦楼楚馆,生意才如此之好。但寻常男人毕竟不是那夜御百女的黄帝,不能成泡在院里,那剩下的大把空闲,就只好去听书听曲。凭我的那些段子,想不受欢迎都难。”

    钱福临昔年从山东逃难到扬州,一个人带大一双儿女,从开凉茶铺起家,到今的家业,也算有些本事。朴杰的建议本就让他心动,这番说辞更是彻底将他心中疑虑打消,下定决心,一拍桌子,道:“小老儿便搭上这间茶楼,和公子大干一场。”

    第二,茶客们早早的来到福临茶楼,却发现大门紧闭,外墙搭着许多架子,门边挂着块牌子,上书:福临楼装修。请去富楼听书。

    于是众人又急吼吼离开。

    这富楼是扬州有名的大茶楼,装潢富贵,气势不凡,不是福临茶楼可比的。近几楼老板正为了福临楼抢了他大半生意犯愁,没想到那朴杰就找上门来,自然欢喜得紧。

    朴杰本想将说书停几。但想到现在刚刚打响名气,要是突然不说了,指不定那些喜新厌旧的茶客就将自己忘了,毕竟前世在起点写小说,他也知道,更新才是王道。

    钱福临得了他保证,也不怕朴杰临阵叛逃,自顾自忙装修去了。钱串串倒是每跟在边,端茶擦汗,让朴杰享受得很。

    朴杰和猫儿,狗子也搬进了新家。就这样,白天说说书,晚上背背诗,练练功,子过得也平顺。不知不觉,八月十五已经临近。

    又是傍晚时分,朴杰收好了茶客的打赏,和茶水钱的分成,独自离开。对这富楼,他可没什么感,当然是能捞就捞,能诈就诈。

    没走两步,就看见一个老熟人:斯青翔摇着扇子向自己翩翩走来,脸上满是狡诘的笑意。

    你对我笑,我对你笑。

    朴杰知避不了,就迎了上去,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往斯青翔前乱瞄:“斯公子,好久不见。”

    斯青翔脸上一红,道:“少装蒜,你早就看出我不是男子了吧。”

    “啊,那个,开个玩笑而已,小姐不会怪罪在下吧。”

    斯青翔撇了朴杰一眼,道:“哼,要是我怪你,指不定你这家伙会抖出什么歪理呐。论耍嘴皮子,天下恐怕没人胜得过你。”她语气嗔,倒有些撒的味道。

    你这妞,不赶快回家把我的光辉事迹告诉你老子,闲逛什么,真真是。

    朴杰心中腹诽一番,嘴上道:“不知斯小姐今来找在下,有何贵干?”

    “明便是八月十五,康知州的公子在富贵楼置办了几桌酒席,到时扬州城有名的青年才子才女,都会到场,饮酒赏月,吟诗作对。我一个人无聊,你便与我同去。”

    说到才子二字,她噗哧一笑,显然是想起了前几朴杰的才子论。

    “不去。”朴杰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唐诗还没背几首呢,现在去不是找抽么。而且那些前世的诗词,也得找个大文豪,大学士去卖弄啊,和那些所谓才子才女吟诗,有个用啊。

    “为什么?”斯青翔诧道。

    “在下不过是个乞丐,怎么能去那风雅之地呢,这不是辱没了圣贤名声吗?”他倒是打的好主意,这丐帮的份,此时正好拿来用。

    这死人,那天卖弄起学问来可是狂得很,如今又在这装模作样,气死我了。

    斯青翔看朴杰一脸假撇清,心中有气,咬牙道:“你不是自诩上知天文,下通地理么,我今便考你个问题,如果你答不上,明就得跟我去。”

    她心中佩服朴杰的那些“才学”,便想拉他一把,以后也好为国效力。谁知对方不领急之下就只得使了这么个法子。

    “那如果我答上了呢?”朴杰问道。他知道这些千金小姐都有那么几分强迫症的格,虽然蛮横了些,本意却是为了自己着想,也不好撕破脸皮,只好指望靠嘴皮子将对方忽悠走。

    “如果你答上了,我就,就……”斯青翔也是随口说说,“就”了半天,也没下文。

    朴杰见她眉头微皱,贝齿紧咬,露出白白的小虎牙,可得紧,心中一,道:“我也不为难你,就嘴一个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暴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