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神算末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第六十四章

    不远处就是法坛,旗幡林立香烟袅袅,十余位仙人高高低低,各持兵刃,向着金一虎视眈眈,而挡在金一正面的,便是浑青紫,手持玉环和铁箭的温琼温元帅。--凤-舞-文-学-网--

    金一刚刚落下脚步,传国玉玺跟在后面就飞了过来,随着那磅礴的钱力洪流冲进金箍棒之中,玉玺自然飞不进去,就那么轻轻撞在金箍棒上,一弹,落在了金一的左手之中。他就这么左手托着玉玺,右手倒持金箍棒,昂然立于法坛之下,仰望着那坛上的香案。目标就在那里,牵系着宇文邕命的钉头七箭书!

    令他稍稍安心的是,放眼望去,包括寇谦之和张良在内,所有预想中的敌人都出现在了这个法坛上,至少不用太担心暗中会有这么敌人弄鬼。来这里的路上,金一已经想好了对敌的方略,若论实力,场中除了温琼之外,余人都不足为患,但张良有神算之能,留着他却有可能给自己和温琼之间的胜负增加变数。

    “留侯张良,还有几分法力?”金一望了张良一眼,却只看见张良斜倚在法坛边的一根旗幡下,脸色好似极为难看,正待细看时,却被温琼闪挡住了视线,喝道:“兀那小子,竟敢孤前来捣我法坛,好大胆色!听说如今尘世中出了一个新的神明,叫做什么钱神,莫非就是你么?”

    钱神么,本来不是我,不过现在也可以说是了……金一摇了摇头,左手揽着玉玺,右手将金箍棒收起,冲着温琼抱拳道:“对面便是温元帅么?久仰温元帅乃是难得的好人,为了乡亲父老的命甘愿舍弃自,小子甚为佩服,若有可能,也不愿和温元帅为敌。”

    温琼是个好人,这是公认的。好人未必会吃马,但是好人一定是不打笑脸人的,金一这么先礼后兵,他也不能冷脸相对,便还了一礼,应酬两句。

    金一收了礼数,又道:“敢问温元帅,今次下凡来,是奉了玉帝旨意,前来降伏什么妖魔,救凡间众生于水火之中?”

    温琼正色道:“便是你家大周天王宇文邕,妄取魔物大权,祸乱中土神州,若被他成了气候,黎民苍生定会重蹈秦始皇时的覆辙,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我知你是当年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传人,当我道法尚浅,不是孙大圣的对手,如今放着我温琼在此,须不容尔等胡作非为!你若知道厉害,速速放下兵刃归降,还能保全命和这一道行,不然的话……”

    “温元帅,你要我归降?降谁,天庭,道门,还是北齐?你温元帅,又是站在哪一方的立场来说这句话?”听见温琼说起老孙时,一副不屑的口气,金一顿时火往上撞,心说你个老孙的手下败将,居然敢这样无礼,我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怎对得起老孙!若不是打定了主意,要先令温琼的道心出现迷茫,才好乘隙下手,恐怕金一这刻已经照头一棒打过去了。

    饶是如此,这话里还是带上了火药味,温琼被他问得一怔,那放下兵刃归降的话,只是随口道来,并没有想得这般深远,听金一的口气,倒好似在反问自己,为何天庭册封的护法元帅,倒在为道门做事一样。

    他正要反驳,后忽然传来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若不是温元帅法力通神,几乎要听不清楚:“温元帅,休要和他多说,只管逐走了便是……”正是留侯张良忍不住提醒。

    此时张良刚刚用三略神算窥测天机,察到了紫微帝星法力收去的一霎那,指点着寇谦之使出贪狼星君的神力,去给予宇文邕最致命的一击。以他现在的状况,比壮健些的凡人还要来得孱弱一些,一动三略神算,顿时便伤势加剧,大口大口地吐血,多亏温琼在旁,这温元帅不用说是精于岐黄之道的,三粒仙丹喂下去,用固本培元的法子,好歹算是稳住了张良这条命。原本温琼是要他觅地静养,但张良死活不肯,好似是从适才的三略神算中窥见了什么,定要留下来,温琼也只得由他。

    此时听到张良开口说话,温琼心中就像被一只大手抽紧了,担心的不行,当即掣出铁箭,指着金一喝道:“休得多言,汝速速离去,便可保全首领,若再多逗留,休怪本元帅手下无!”

    温琼是汉时人成神,说话时用词口音和现在的中土之人多有不同,不过金一从小到大,家里那些老人的魂灵也都是用这种口音在说话,因此也没觉得有什么古怪,反而颇有些亲切感。“这必是留侯张良看出了我的打算,知道这么说下去,温琼道心不固历练不足,只恐要堕入我的陷阱之中,有多少神力也使不出来,所以要他速战速决吧……”

    金一心中一叹,果然这张良如今已是伤疲之,连站起来和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看温琼那么紧张,连看都不让自己多看张良一眼,想必是虚弱到了极致,然而就是这样,他却还是可以窥破自己的计算,给予温琼最精到的指点,兴汉三杰之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张子房,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眼前强敌若此,反而激起了金一的如虹斗志,后已经没有了退路,到了这般田地,除了凭藉自己的一本事,杀出一条生路,还有什么选择?“你神算厉害,却已经是不堪重负,待我加上一把劲,先了结了你这位张子房!”

    张良的神算,加上温琼的神力,本是无以伦比的组合,凭金一孤一人,想要在短时间内冲破,原是力有不逮,但张良现今体处于崩溃的边缘,这正是金一可资利用的破绽。要让张良的体走向崩溃,只须他再次动用神算!

    金一右手一振,金箍棒再次出现在手中,这一次从棒中飞出无数金钱,在金一的边盘旋来去,瞬间便布成了天罡地煞金钱阵,随着金一的一声叱喝,殷商镇国神兽元龟再次现,在金一的前转了一圈,随即便昂起头来,朝着张良那方向轻轻叫了一声。

    只这一声,立时令张良睁开了眼睛,透出惊喜的神:“这声音,莫非竟是元龟?温元帅,且容我看上一眼……”他的声音虽然微细,温琼虽然百般不愿,却还是挪开了子,让张良和这元龟视线遥遥相对。

    “真的,真的是元龟!这,这怎么可能……”张良看清楚元龟的样子,竟强撑着从地上坐了起来。而与他不同的是,当元龟见到张良时,却好似颇为愤怒,昂起头来又叫了一声。

    金一放出元龟变化,本是想要用这古时占算的神兽,来迫张良全力发动其神算三略,使他的伤势加重,却没料到有这样的变化,张良和元龟之间,能有什么恩怨?他正在诧异,那元龟忽然回过头来,冲着金一又叫了一声,龟甲上骤然浮现出古怪的纹理来,看上去就好似元龟体内有一股火的熔岩要喷出来,背甲即将碎裂一般。

    那纹理,金一也曾经见过一次,却不是在这只元龟的背上见到,而是在元龟神兽的记忆之中,上古殷商之际那只镇压殷商六百年国运的巨大元龟的背甲上见到的。彼时,正是商周革命将起,元龟一族在中土神州大地上演出的最后一次占算,当那巨大元龟演化出殷商国运,忽然受到不知来自何方神圣的干扰,其背甲炸裂开来的前一瞬间,就呈现出这样的纹理!

    金一脑中犹如电光一闪,那远古时代的记忆瞬间和眼前的景联系在一起,难道说,张良居然会和当初那扰乱了元龟的占算,使元龟一族在这世上最后的血脉也为之断绝的神圣有关?“姜太公,一定是姜太公!”商周之际,有资格帮助周文王扰乱了元龟的占算,又和张良能联系起来的,惟有姜太公,三略之法,正是太公兵法的一部分呐!

    “真是冥冥之中,早有天意,转了多少世代,这一段恩怨竟然在现在,以这样的方式连上了……同样号称神算的元龟和张子房,要在现在延续那商周之际未完的一幕吗?”金一心念电闪,已经想到了要如何利用这局面,当即高声叫道:“留侯,你认得这是什么神兽吗?”

    “你,你这是元龟,是不是?”张良颤颤地,脸颊却潮红一片,显然颇为兴奋,温琼见他开口说话,和先前要自己速战速决的指示有所抵牾,但他心中对张良委实敬重,也不好强行阻拦,只得退到张良的边,一手握着张良的脉搏,以防他有何不测。

    “正是元龟,当年姜太公辅佐周文王,大兴封神之役,第一件事便是与文王联手,以太公神算加上文王八卦,搅乱了元龟的占算,令这神兽的最后一缕血脉从此绝迹人间!留侯,天意如此,要让你在今和元龟重逢,延续当年的那一场较量!”金一说话间,手指已经缓缓点在元龟的背甲上,钱力所到之处,那背甲上的裂纹随即发生剧变,变化的速度令金一看了也有些眼花缭乱,惟有凭着灵识和元龟之间的沟通,才能勉强跟上其占算的步骤。

    而张良,随着金一这一伸手,脸色顿时又白了几分,好似死人一般的灰白!

    第六十四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