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 第五十九章 兑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第五十九章

    紫微帝星长居天顶,统摄周天诸星,北斗七星终年都只能围绕着他盘旋,遵奉其为主,无法超出其上。--凤-舞-文-学-网--然而现在,即便这紫微帝星绽放出了数百年都不曾显现的神光,竟然也压不住从破军和廉贞两星上发出的滔天煞气,帝星那至高无上的光芒,第一次有了动摇的迹象!

    金一这一惊可非同小可,面对着寇谦之的钉头七箭书,当传统的南斗六星祈禳法术不能起作用,这紫微帝星的神力便是宇文邕的护之宝。尽管这帝星不是那么听话,能出不能收,但是宇文邕能到现在还安然无恙,全仗有帝星护持。假若寇谦之真能在这况下便攻破了紫微帝星的护持神力,那这一仗也不用打了,不必宇文邕体内的上尸作动,单单这两大星君的煞气就能要了宇文邕的命!

    当此景,金一自然不能坐视,他将手中金箍棒挥动,钱力汹涌而出,不敢有丝毫的保留,一起注入到周天星斗之中。这一夜中,他在卢真人的指点下反复演练,对于这周天星斗的阵势已经越发熟练起来,钱力在星辰之间流动,每经过一颗星辰,光芒便亮了几分,一瞬间这周天的星斗灿烂若银河,光华简直就像是碎金玉屑一般,而其间流动的钱力光芒更是耀眼之极。尽管还没有到达生生不绝的境界,但这钱力运转之际,竟已有了一丝逆转时空之时那金钱流转的影子。

    要知道,当初在那菩提境界之中,只是借用了达摩上取之不竭的大如来法力,又靠着菩提子的境界为依托,金一费了好大的夫,将金钱阵中金钱的速度催到了极限,才能控时空。而现在,在这真正的天地之中,所运用的不是金钱阵而是周天星斗阵势,金一的钱力竟然已经有了一丝逆转时空的影子,倘若他能静下心来体验一下,便会发觉,这根本就是前所未有的巨大突破!

    ——从仅仅是稍具雏形的天罡地煞金钱阵,向真正的周天星斗山河大阵,所迈出的巨大突破!

    然而现在的金一,却将全副.心神都沉浸在这阵法的运转中,只恨钱力的运转不能更快一些,更无余暇顾及自的变化。也就是在这样的突破之下,周天星斗的光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凝聚起来,几乎是在北斗破军和廉贞二星的煞气光芒刚刚破开紫微帝星防御,到达了传国玉玺之上的下一刻,周天星斗的光芒也到达了玉玺上。

    以玉玺为引,周天星斗的阵势才.能与上方的紫微帝星发生感应。“晚了吗?”金一浑发凉,眼睁睁地看着那形如刀斧的煞气破空而来,直击中土神州的不二神器传国玉玺,倘若这法宝在这个时候毁掉了,那就大事去矣!

    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因金.一的钱力而发出的星光竟然奇迹般地忽然快了一线,间不容发地抢在那一刀一斧之前,冲到了传国玉玺上。随之而起的,是金一为钱神,都从没看见过的灿烂金光,从传国玉玺的一角上冲天而起,挟带着辉煌的星光,与上界的紫微帝星交相辉映,无边威灵散发出来,那刀斧般的煞气就好似烈骄阳下的一点冰雪,瞬间消融!

    奇迹,这般出现,令金一这深深期盼它的出现的人.也有些错愕。呆了一呆之后,他才回过味来:“是那一角金子!传国玉玺上的一角金子!”记得邺城之役,与侯景交战时,他的钱力竟然能和玉玺之间发生感应,听了李大白的解说他才知道,原来这玉玺早已不是完璧,当西汉末年王莽篡位时,太后将玉玺奋力掷于地上,竟然摔坏了一角,王莽只能以金镶玉,补完了这传世之宝。

    “难道说,他那时所用的金子,也不是普通的金子,而.是蕴含了钱神法力的精金?不然的话,这玉玺与大权息息相关,除了蕴有钱力的金子之外,有什么金子能和玉相容在一处,千年不坏?”金一又惊又喜,眼见得围绕在宇文邕寝帐周围的帝星光芒,亮得几乎叫人看不清内里的轮廓,那一刀一斧的煞气早已消失不见了。

    而天上的紫微帝星光芒却已经向内略微收敛,.在其周围形成了道道芒角,遥遥指着环绕其周围的北斗七星。除了寇谦之尚未动用的贪狼星之外,其余六星都好似被这芒角所慑,星光黯淡下来,即便是最为桀骜不逊的破军星,也被这震怒的紫微帝星所震慑,安分守己不敢妄动。

    帝星的光芒所.及,甚至连战场上舍死忘生战在一处的大周和北齐两军都有所感应,第一阵的战火也随之稍稍缓解了一些。杨剑回头望了望邙山,又看看眼前的敌人,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在使出了五色神光之后,又凭着神兵三尖两刃刀的威灵,这样的雷霆一击竟然不能取下斛律明月的人头,不仅如此,这位北齐最高的将领看上去居然还是毫发无伤!

    “要不要缠战下形,这最后的上尸来势不小啊,金一那里居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杨剑毕竟是私自出战,心里不免发虚。其实他也看得出来,斛律明月能接下他这一刀,想必是靠着阵法的力量,将他的刀上威力借着月华散播出去,因此而成了替死鬼的北齐军,不下三五百人之数,其中有不少还是北齐最为精锐的百保鲜卑军。一刀三五百,两刀小一千,北齐军有多少人命可以填上?况且斛律明月的体,也不可能这样无限制地支持下去!

    但,宇文邕那一边,也可能在瞬间就分出了生死!杨剑正在踌躇,猛然间神目一张,五色光芒从眉心处的立目暴而出,正正向从河桥南城上方冉冉降下的那个威猛无比的影,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这个人,他不认识,但这种感觉,正是昨晚使得他从河桥南城铩羽而归的那个敌人!

    满脸青紫,浑铠甲,形象威猛,来人臂上着玉环,手中握着铁箭,腰上挂着一面金牌,上书四个大字“无拘无忌”,正是天界护法温元帅!他脚踏祥云,冉冉降到地上,双脚却不沾地,只是向着杨剑点头微笑道:“果然不愧是二郎显圣真君的传人,年纪轻轻便有这样的法力神通!我乃护法元帅温琼便是,你听过么?”

    温琼?温琼!杨剑怎么会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没听过这个名字的还叫神将吗?原先还只是许旌阳的推论,而今真正的温元帅就站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是和自己成敌对的立场,杨剑的心中万丈波澜起伏,只化为一声轻笑:“温元帅,你今到此,是要护哪门子的法?卫哪门子的道?”

    温琼面相凶恶,眼神中却透露出悲哀来。他放眼望去,原野上鲜血横流,死伤枕藉,愤怒、惊慌、绝望、悲伤,种种绪,以各种方式到达他的道心之中,令这位原本就是一个善人的温元帅,心中无比悲怆。他摊开手,向周遭一指,道:“杨二郎的传人,你睁开你的神目,这世间众生,何其悲苦,难道你的神力,只能用来杀害苍生,却不能为他们削平乱世,再造一个太平世界吗?”

    杨剑一愣,忽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得轻松无比,那温元帅纵然是心底忠厚的好人,被这一笑也有些不悦起来:“杨二郎的传人,你笑什么?莫非你竟乐于戕害苍生么?”

    杨剑笑罢,方摇了摇头:“温元帅,你有几百年不到凡间了吧?不然的话,你怎么会不知道,就是为了这太平二字,才开启了中土这几百年不见天的乱世!就是打着这太平的旗号,道门才将天下弄成这副模样,其实只是为了他们独霸中土神州,将天上地下的秩序全部掌握在他们手里的野心!”

    温琼不由得倒退一步,即便是面对着最凶悍的妖魔,他也从来不曾这样动摇,道门,竟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吗?不可能的,乱大汉者,乃是五胡妖魔!

    “咄!”初时的震惊,化为愤怒,好人温元帅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凡人生出了这样的怒火,连他的根根头发,都烧了起来,火焰熊熊衬着他青紫色的肌肤,更显得威风无比:“二郎显圣真君的传人,竟会是信口雌黄之人,且让我替二郎真君教训教训你!”

    “说那么多还不是要打?别以为我真的怕了你!”杨剑一哂,将三尖两刃刀向四下一划,冷冷道:“我说温元帅,你不是要在这里教训我吧?昨晚虽然没有放对,你也该知道我的法力神通,想在这里教训我,你准备搭上多少条无辜的命?”

    温琼一怔,头脑才稍稍冷静下来,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他会这么忽然冲出来,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得到了张良的指点,当时张良便叫他用计,令杨剑不能在战场上发挥其神通,使得战局失去均衡,怎么火往上这么一撞,就给忘记了?

    当下温琼点头,道:“是你想得周到,只是你我都有事在,今也不好去到别处较量,不如你我约定,今不论如何,都不能再踏上这战场半步,待两军交战事了,另觅静处了断,如何?”这便是张良指点的妙计,一个约定就能让杨剑离开战场。

    就算看出了这其中的算计,杨剑又能如何?势如此,这是他最能够接受的选择,只因他也完全没有把握,能凭一己之力击败这位温元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