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 第四十五章 留侯张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第四十五章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即便是修道有成,距离白飞升也只差一步的天师道师君寇谦之,也无法逃脱这一条铁律,见到金一在自己的面前飞起,眼中直喷出火来,七星剑也似被他的怒火激动,不需要使用道诀,亦火光四溅起来。--凤-舞-文-学-网--

    “小狗,你得意一时,还能得意一世不成!”彼此的仇怨到了这地步,寇谦之想起汾北山一战败北之辱,关中百的丹炉之厄,命都差点送在这小子手中,怎不痛彻心扉!即便心中清楚,此来并不是要和敌人决战,现在自己一方的力量也还未必能取得金一的命,可是此时激动心意,惟有狠狠杀上一阵,方能消去心头恨意。

    当时七星剑出,七道寒光飞起处,天空中的北斗七星一起大放光明,丝毫不让北极帝星专美于前,星光降落在地上,顿时凝聚成那北斗七元解厄星君的模样,高高低低站在寇谦之的面前,手中各持兵器,冷目望着金一。

    又是这七位星君吗?金一一笑,知这几位星君并无人类的记忆灵识,神识只系于本的神力之上,虽然自己不久前才在少室山下和这几位星君激战了一场,但现在也说不上什么别来无恙之类的话。他将手中的金箍棒一横,丝丝金线将周天星斗的阵势连通起来,冲着寇谦之笑道:“寇师君,今来得倒巧了,我正想看看,以周天星斗之力召唤北极帝星降临,对于你这万年来都只能朝拜拱卫北极帝星的七元解厄星君,到底是孰优孰劣。天上的星宿法力无边,但到底还须遵循其自的尊卑之分,此乃天定之法则,寇谦之你这七星剑,能越过这条法则么?”

    说话间,那围绕在宇文邕边的周天星斗阵势已经星光灿烂,宛若银河从九天之上降落人间,光芒胜过了天上的一轮红,环绕在金一的金箍棒周围,更令这件上古神兵的影子显得格外辉煌。

    旋即,从金箍棒的顶端,一道.紫气出,正邕寝帐顶上、悬挂在楼观大门外不进不退的传国玉玺上。这一下,就好似是向干柴堆里丢了一个大火星一样,传国玉玺上骤然爆发出的光芒,令人根本不能正视,而当光芒稍稍敛去,在金一的前便现出一位尊严无比的王者形象来。

    “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为道门师.君,寇谦之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位王者的形象?道家的至高神祗,有所谓的三清四御,四御便是四位天帝,其中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亦是北极紫微帝星的主宰,在四御之中仅次于昊天金阙玉皇大帝,最是一等威严。而且在天庭失去了对天地秩序的掌控之后,这勾陈上宫北极大帝的神力丝毫无损,北极帝星光照北天,更是地位超然。

    道门的法术之中,最为至高无.上的便是借用这位勾陈大帝的北极大咒,比起北斗七元解厄星君来还要高出一筹,当王伯元为天道士,比起寇谦之来,不论是法力还是境界,都相去甚远,然而他一旦舍命动用勾陈北极大咒,连寇谦之也不得不凝神对付,全力出手,以至于无法如愿留下他所惜的王伯元的命。足见这勾陈北极大咒的不凡了。

    而今,金一并没有使用道门的咒法,却超越了咒法.的层面,将勾陈大帝的法相都凝聚了出来!寇谦之心往下微微一沉,此事当真出乎他意料之外,北斗七元解厄星君纵然有神通法力,可是其肩负的首要神职便是拱卫北极帝星,如何能和勾陈大帝相抗?

    果然,那七位星君的法相都显得有些畏怯,廉贞星.和文曲星连正视勾陈大帝的法相也不敢,武曲星则干脆将手中的宝剑下垂,以示尊崇天帝之意,寇谦之手中七星剑连连挥动之下,迫于道祖太上老君符咒的约束,其余四位星君还能上前作势战,却被勾陈大帝神威一慑,兵器都递不进勾陈大帝边去。

    “这小子,年纪轻轻,却怎地有这许多鬼花样!”寇谦.之恨地牙痒痒,却也没有办法,谁料到勾陈大帝的神力竟然会这样在凡间显现!此星又称紫微帝星,承载天命之重,命格稍差一点也无法动用,寇谦之自己都不敢擅用,唯恐对自伤损过大,只以为凭着七星剑的神力,七元解厄星君一起现出来,许旌阳也要甘拜下风了,孰料竟会遇到这对手!

    他的眼光,不由.得落在了楼观大门外,那高悬帐顶的小小传国玉玺之上,以寇谦之的道法修为,自然能够看出,沟通着金一的阵势和天顶上北极帝星之间的桥梁,就是这件中土神州的镇国之宝。

    “是传国玺!”一声惊呼,从他边一个道人口中发出。这道人相貌清秀,三绺长须,面相忠厚之极,眼中光芒温润,隐隐有电光乍现,显得深邃之极。

    “留侯,你怎认得这便是传国玉玺?”寇谦之本并没见过这件宝物,只是凭着前后种种猜测而已,故此听说这道人一口叫出,甚是奇怪。

    “留侯?”李大白却也是大吃一惊,冲着上方叫道:“敢问那位道人,可就是兴汉三杰之一,号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留侯,张良张子房?”

    那道人点头微笑道:“不错,正是贫道,往昔虚名已过千年,难为人间尚有人记得。”他转向寇谦之,道:“寇师君莫非忘记了,贫道当在凡间时,曾请了力士在博浪沙以大铁锥伏击始皇,奈何那传国玉玺当真是神明灵动,不等始皇心意催动便自行护主,也是引动了勾陈大帝的神力降临凡间,护佑秦皇,使我一击不中。所谓误中副车云云,只是后人妄传而已。你道我怎能不认得这件宝物?既然这传国玺已经现,又会借用勾陈大帝的神力护佑宇文天王,可见寇师君先前所言,中土行将再现一位如秦皇一般的暴君,其事不容置疑,贫道自当尽力周旋。”

    寇谦之大喜,他这次经由兜率宫的穿针引线,从海外请来了清修仙人十余位,内中他期许最深的便是这留侯张良,但最担心的也正是留侯张良。想这张良,秦末成名,受业于道家名宿黄石公,精通三略,能推演天地人三界兴衰,故此能博得汉高祖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赞誉,其道法本已通玄;后来汉朝基业奠定,张良又从上古真仙赤松子学道,导引轻,若不是吕后因为自己争权夺利的需要,强留张良帮她的儿子孝惠帝和赵王如意争夺帝位,张良只怕早就离开人间了。

    后来,张良终究是到了十洲仙岛上,清修长生,不再过问世事。这一遭能请动他出山来,不仅是凭了道祖太上老君的钧旨,更是因为人间再现始皇大权之威,而张良对于秦始皇的暴政之祸是深恶痛绝,闻听此讯激动心意,这才离开仙岛,回到神州。哪里知道刚一回来,还没答应寇谦之出手,便亲眼见到了传国玉玺在他面前展现出威能。而这一幕,居然和令他铭心刻骨的博浪沙一幕如此相似!

    金一家族与世隔绝,乃是在东汉之末年,因此也曾经从家中长辈那里知道张良的名字,对于他的神通广大,又不恋栈权名富贵,当时也甚是倾慕。可谁晓得造化弄人,现在这位留侯张良,竟然站在了和自己敌对的立场上!

    只见张良越众而出,冲着金一略一行礼,金一也作礼相还。张良收了礼数,便道:“大权此物,实为祸端之始。往昔中土之有王者,乃是因下有百姓推举,上则受命于天,不得已而行王事,以济万民之困,何曾有权之为物?是故上古尧舜为帝,一旦成而得其贤人,便绝不恋栈此位,更不传于子孙,而舜、禹之相继为帝,亦只是因为其有大于民,有大德于世,才能为帝。何期大权一出,王者为贼,权之为物,害人害己!当我相助高祖兴汉之后,曾多方打听此宝下落,直将之毁却,以免遗祸人间,却终不能如愿。莫非天意乃叫我今成此乎?”

    张良引经据典说了一堆,金一也只听懂了一半,似乎他对于宇文邕从骊山中所取得的重宝“权柄”大大不以为然,这一点和寇谦之的立场倒是一致。说到这舌辩之术,他是不擅长的,根本连张良说得到底是什么逻辑也听不明白,只得眼望李大白,意思“这场看你的了”!

    李大白当仁不让,上前向张良行了个儒生的礼数,张良倒是谦恭,依旧道礼相还。

    “上古之事,我等难知,不过这大权重宝,起于轩辕黄帝之时,当无可疑,留侯怎说王者无权?天下生灵不知多少,俗语所说人各有志而已,若周武王平定天下,代殷商为王,亦有伯夷叔齐,不食王粟饿死首阳山,此即化外之民也。倘使王者无权,不免人心涣散,政令不行,则王者何以为王?”

    张良摇头道:“此言差矣,在德不在权!王者有德,则民相与附之,追随之,更不须以权力相压迫。譬如汉初高祖兴起,也无权柄在手,不是照样受命于天,建业九州?”

    李大白却正等着这个机会,击掌道:“说得好!请问留侯,汉高祖登基之前,天下三年亡秦,五年楚汉相争,这中间有多少生灵无辜死去,不能见到大汉的盛世到来?若是当真如留侯所言,汉高祖有王者盛德,为何那西楚霸王项羽不肯推心归仁?又为何韩信有大于汉室,却不得其王位,终于死于钟室妇人之手?”

    张良听见说起韩信,不觉默然,这件事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刘邦不论说什么理由,对于韩信始终是有所亏欠,绝对说不上什么盛德,而刘邦一生为人,和尧舜相比也是相去甚远。不过,张良乃是帝王师,一生志愿就是致君尧舜,刘邦倘若真的德追尧舜的话,他倒无事可做了哩。

    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居然说得起了兴,旁边金一一只眼睛盯着寇谦之的动静,一只眼睛盯着那传国玉玺,脑子里只在转一个念头:到底要怎样,才能让宇文邕进到楼观当现在这样子,只要有一个敌人突施偷袭,大家可是几乎处于完全无法防范的状况啊!

    第四十五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