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 第十一章 词锋若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第十一章

    往来洛阳与长安之间,行程上千里,其间尚有跟随宇文邕从洛阳废城前往河桥的路程百十里,但以金一的脚程,前后也只是相隔了两个多时辰而已,此时天光尚未大亮。--凤-舞-文-学-网--可是就在这短短的半夜之中,李大白这位刚刚才从金箍棒中脱出的书生,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干干净净的白衣服,收拾得上下整齐,从渭水河滨跑到了这终南山中,出现在了玉楼观的广场上。

    而他口中所道出的,显然是出自长庚星君之口,对象则是这位莫测高深的南华老仙庄周——因为金一根本就听不懂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好在灵台中有一位先秦成道的卢真人,倒好似对这李长庚的话颇有所知:“老庄并称,对于道门精义多有著述阐发。老子所述道德五千言,乃是迫于关尹之请,其实老子未必愿意留这五千言在世间;庄子则不然,其处战国之际,名显诸侯之间,留下了多篇著作,反复辩难,讲述其所悟的至道,其中最为精华者,有逍遥游、养生主、大宗师等篇。所谓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辨,以游于无穷,便是逍遥游篇中的言语。”

    “不过,李长庚以这句话开场,为的并不是要拍庄周的马,而是变着法儿提醒你,这位南华老仙的道术究竟是走的什么路数。恐怕在他看来,庄周的法术便是以这一句为其精要之处吧!至于圆通真君,多半是天庭中对于庄周的称谓,只不知天师与真君,哪个更尊贵一些?”

    经过卢真人这么一番指点解说,金一才知道,李长庚上来这一句开场白,其中大有道理,非得细细咀嚼才能悟彻哩!“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辨,以游于无穷……从这字面上看来,庄周之道,恐怕正和我之前猜想的一样,追求的是与天地合为一体,天人合一吧!天地之正是什么?六气之辨又是什么?当真费解……”

    金一心念电转之中,庄周却已经洒然转过来,单单是这转的动作,便叫金一看得直了眼:整个转的动作,简直就不带半分刻意,其间的每一个瞬间,倘若他就那么停下来的话,便可以就这样无比闲适地停着,而他却就是这样转过了去,直到最后面对着李长庚为止。往与止,两种相互矛盾的趋势在他上竟然水融,不分彼此!

    金一的心不自地沉重了.许多,即便他从未有过畏惧之心,但从见到庄周的那一刻起,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不要说有什么破绽,甚至根本就找不出有任何会让人生出与之争竞之心的地方!和他站在敌对的立场,心理上简直就会觉得自己是孤立于整个天地之外,是逆着这天意而行一样!

    “我当是谁,原来是长庚星君降凡…….咦?”一声惊咦,庄周显然已经看出了李长庚上的特异之处,无论是以何种形式转世临凡,只要神识觉醒了,也不会如李长庚这般失去了神火,完全变成凡人一样。一瞥之下,庄周便看出了李长庚的不妥之处,但奇怪的是,以他的道行,竟然也看不出李长庚是哪里出了问题,与神识相伴相生的神火怎会不见了?

    但,不等他问出话来,李长庚已.经洒然笑道:“即便是天庭道门诸仙之中,圆通真君亦是出名的不问世事,不管是非,神仙中的神仙中人,何以短短的四百年中,两度降凡,插手凡间之事?”

    金一心中登时一亮,李长庚无半点神力,但是已.经开始寻找庄周上的破绽了。道门,一个讲究清净无为,大道至简的教门,道祖老君甚至号称是太上忘,何以会对凡尘恋恋不忘,搞出了这许多风雨?这一个疑问若不能解决,单单是对于庄周本来说,不免会对他上和谐无比的气场造成一丝破绽。而这,恰恰是金一所不能寻觅到的。

    “凡间本是乐土,凡人本可终逍遥,何期自封神之.后,短短数百年间,世间纷争频起,生灵涂炭?天庭治事如此,连孙大圣那等天生精灵在这天地间亦没有了立锥之地,乃是自取灭亡,自绝于天地之间,我故顺天意而行,方有下凡传授张角兄弟太平道术之举,实期望我凡间生灵皆得享太平,无奈贼心戕害,坏我天机,这也叫无可如何,譬如天地未分之际,浑沌而已。”

    庄周面色自若,看不到任何不自然和心虚的地.方,恰如其一道流,你简直可以看到阵阵清风从他的上拂过,而不改变任何流动的趋向!“如今中土再度面临太平之契机,无如天机并非人人皆能知晓,其间觉迷有先有后,自不免纷争,我自当顺应天意,降凡行事。”

    说到这里,他转.过来,对着许旌阳微笑道:“许天师,你既为天师,肩负的乃是道门中斩妖除魔之责,于这天机可非你所知,何必强要逆天行事?凡人之心,永无餍足,若不以至道引领,徒然会引致战国时那般人人相杀、心心相害,邻人或为沟壑的境地之中,又何来太平之?你一意孤行,相助那大权之主一统中土,岂不思当秦始皇权倾天下,也只是寿至五十而终,后留下了多少枯骨,到头来霸业安在?”

    是看出了李长庚的用意,还是借题发挥?从与李长庚的问答,庄周话语一转,却向着许旌阳发出了质问,庄子所留下的著作之大胆泼辣雄辩滔滔,与老子的大道无言微言大义恰好成一鲜明对比,于此一语便显露无遗。

    脚踏着巨人的手掌,许旌阳依旧从容不迫,看不出适才他与庄周的一场未尽之战究竟谁占了上风,也或许这道门的高人,不论是胜是败,总之是不能失了风度吧?“凡间之乱,到底是人心相害,还是有人从中拨弄?汉末之乱,若没有那所谓太平道之事,究竟会向何处去,犹未可知,然而自从太平道起,迄今滔滔数百年,我只见到了这世间血流成河,无数生灵血染荒野,却从未见到一丝太平!圆通真君,你所求太平,何时可致?若是顺应天意而行,何以张角兄弟起事一载便即横死,裹黄巾从死的百姓便有百万之众!”

    庄周长叹一声,恰好有一阵微风吹过,好似这一声叹息,也引动了天地的一声轻叹一般:“天意啊……自封神以来,天地已有定制,不破怎能立?善我生者,所以善我死也,生死何足道哉!若不是我传下太平道术,这世间百姓只知盲从世主,抱残守缺,又何从得知苍天已死,何从坚定向太平之心,何从寻觅向太平之道?许天师,你奔走人间,寻太平之心,与我本无二致,只是你所选的方向,却是逆天而行,谬矣!”

    金一已经听得昏了头,这两个都是见识经历比他高过不知多少倍的人,说起千百年来天地的变化、凡间的治乱,就像掌上观文一般,而其各有定见亦是显而易见,不因言语而动摇。但听着这俩人的对话,金一心中不隐隐觉得,庄周好似说得才是正理一样。

    但,从不经意处,却传出了高亢的反驳之声:“一派胡言!”尾音震颤,那并不是用嘴巴说出来,而是从心里吼出来的一样。这是一直都不曾说话的牛琪琪,骤然出声:

    “天生万物,自有其份,至于生死,亦是天意。但,别以为你自己即是天,你的意便是天意!你,也只是这天地间的一介生灵而已,假如你所知便是天意,当你先于这天地而释,天意属谁?”

    在与佛门的千年血战中成长,耳濡目染的是万年征战不休的西天往事,牛琪琪对于生死的领悟,显然比起这些追求的便是了生死知天命的道门高人们不差分毫,以至于对着若流云清风一般毫无破绽的庄周,她亦是斗志昂扬,没有丝毫犹豫和彷徨,一如她手中的大力真剑,剑锋所向,生死立判!

    庄周讶然,看了牛琪琪一眼,方笑道:“原来是一位妖族大圣的后人,假以时,恐怕亦不失大圣之神通。只是不明道之所在,故有此言而已,天何尝有意,天意又何得而知?纵然是这世间最为卑微的生灵,譬如不知有秋的夏虫,只须得明至道之所在,便知己何由生灭于天地间,不然的话,妖又何从而生?”

    “况且,这位女妖有所不知,中土天庭自封神以来主宰天地,引用诸般神力,只是庇佑凡人,对于各种生灵则是予取予求,对妖精更是必除之而后快。若非如此,又怎会有天庭之乱,凡间又怎会有数百年的战乱?盖苍天不众生,不能一视同仁,徒然生乱而不能太平而已,我故开启众生之眼,使知苍天之当死之状而已。”

    这家伙真能说啊,道理全被他一个人占了!金一并不是会因为言辞的有没有道理而动摇心志的人,他之所以耐着子和庄周说话,也只是想要从其言语中窥见更多他的底细而已。但其结果,却是让庄周充分展示了他的雄辩滔滔,谁都不能难倒他分毫,真不知若是达摩还在这里的话,和他斗口胜负何如?

    不过,这样斗嘴的结果,金一却对于一个人颇为在意:许旌阳!他的心志,会不会因为这场辩论而有所动摇?第十一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