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第四十七章 道士鬼心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四十七章

    与此同时,王屋山老君洞中,寇赞之面前站着道衍等三僧,手中捉着道衍携来的达摩手书,却不忙拆开,淡淡道:“佛道两门,素来不称相得,如今达摩尊者贸然商借如此巨量粮食,不知有什么道理?”

    道衍号称善辩,自然不会被这问题难倒,当即舌灿莲花,将天下形势和两家渊源一一剖白,从当初老子出关化胡为佛,说到当今大周除佛灭道,总之佛道是一家,兴旺靠大家,唇齿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今天你道门吝惜一点粮食,明天就轮到你自家倒霉,害我等于害你自己。--凤-舞-文-学-网--

    寇赞之也不反驳,静静地听他说罢,一面拆开信来看时,只溜了一眼,忽地放声大笑,笑得道衍莫名其妙,心头惴惴,也不晓得信里出了什么岔子,只是不想在寇赞之面前露了怯,强自镇定罢了。

    笑了一时,寇赞之才收声,望着道衍和尚一脸的茫然,又是忍俊不,将手中的信笺一扬:“你这释子,被人差遣来了,都不知道自己被卖了吗?这封信若真是你那达摩尊者亲手所写的,只是枉送了你一条命罢了!”

    道衍大惊,蓦地;到,在路上被那什么土著截住的时候,对方也曾看过自己携带的这封信,不过只是当面看过,看完便还给了自己,这信没有一刻离开过自己的眼睛。——这样也会被动了手脚?

    正不知如何应对,寇赞之手中的信向下一掷,喝道:“尔佛门图谋中土,非只一,如今达摩又在少林寺做得好大事!还敢腆颜来向我借粮?你速速回去,告诉那达摩尊者,粮便借不成,若他不即停下大曼荼罗的修建工程,我不就率护道天兵去和他分说个明白!这中土,是道门的中土,可不是佛门的!”

    道衍面如土_,勉强还要再逞舌辩,寇赞之哪里肯听?挥了出去,数十个道士一起挥起拂尘,三僧抱头鼠窜,只恨自己不懂得天脚通的法门。

    赶走了这三僧赞之不敢怠慢,起往后洞张道陵清修的地方来此事说了一回,道:“也不知是什么人暗中相助我道门,不然的话,少室山后山都被达摩用法术遮掩住了,我们再难知道相隔如此之近,这些僧众居然在图谋这等大事。天师此事我们要坐视不理么?”

    张道听罢,半晌,方微微摇头道:“此事多有蹊跷,如你所见,必是有人在暗中插手,我们若是去向佛门兴师问罪中了他们下怀。不过,我受命于兜率宫界来便是要重兴道门,若是让佛门打通了这西天之路又多一重阻碍……唔……”

    张道陵说这里。沉吟良久眼如开似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寇赞之垂手站立。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好在他从生下来到现在。百年岁月都是在其父寇谦之地积威之下度过。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个人坐在上面。倒还能适应。

    好一。张道陵才又开口:“唔。既然达摩写信来向我借粮。纵然信被人弄了手脚。这下书人却不是假地吧?可知确有其事。如此。我便可借粮给他。只要他将手下僧众遣来我王屋山下就食便是。不过须得是达摩亲自率领。”

    寇赞之先是愕然。继而恍然。赞道:“天师好计!如此一来。达摩和那些动手地工匠都离了少室山。不用咱们迫他。这曼荼罗也是建不下去了!只是我适才已经回绝了借粮之事。只得再将来人追回。请他带封书信回去。”

    张道陵忽地将眼一瞪。喝道:“糊涂!他来时信中能被人动了手脚。焉知去时就能平安?且由得那来使自己回去。你这里选精于遁法地道人暗中潜渡嵩山之中。将书信送交达摩亲收。一明一暗。可保无碍。”

    寇赞之被他这么厉声喝斥。感觉真像是自己地爹爹又回来了。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唯唯而退。待出了老君洞。张道陵上那一种天人特有地威严消失不见。寇赞之心上也像是搬开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心境登时又不同。暗骂道:“可恶!说什么天师。也不过就是比我早成道了五百年而已。就这般无礼教训我!这天师道可是我父子一手整顿起来地。当初那北魏皇帝拓跋氏。为了取得我家地支持。连年号都改作了太平真君。那时我寇家和天师道是何等荣耀?”

    越想越是不忿。若不是想起自己在老君洞门外。不知道张道陵地灵觉会不会察觉。简直就要大骂出声了。口虽不言。腹诽难免。想起适才张道陵所说地话。又是一阵暗恨:“重兴道门。重兴道门!却不知重兴之后。这道门还姓不姓寇?我本以为。太上老君是高高在三十三天上。理不得人间事地。道门重兴只有我家

    孰料这张道陵来了之后颐指气使,全不把我寇家将来道门若真是重兴,得以一统中土,他张道陵当初可也是天师道的开创之人,万一赖着不走,想要坐享人间的繁华,这可怎么得了?”

    寇赞之活了一百多岁,却从未离开过道门之中,一生都活在其父寇谦之的卵翼之下,虽然道法学的还算不错,可说到理事的长才就差得远了。何况现在的局面错综复杂,纵然是雄才大略如宇文,也只能见步行步,寇赞之所作所为又不是出自其本心,叫他怎么理得清头绪?

    心事重重,早已大违道家清净无为的要旨,寇赞之虽然幼承严训,此时却也顾不上这许多了。当下回到自己清修的洞府中,吩咐小道童清风研墨展纸,准备写给达摩的书信,却又心乱如麻,不晓得从何下手,忍不住掷笔叹息。

    小道童清风平素甚得他的喜,若是拿帝王家的术语来说,寇赞之现在是以东宫份权摄国事,这小道童清风就是他的东宫旧人,一朝天子一朝臣,正要得意的时候。现在见自己的主子如此忧愁,自然要奋勇为主分忧,便大着胆子问:“师君何事叹息?”

    寇赞之对着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大大地发了一通牢,把张道陵骂的狗血喷头,他却不敢骂太上老君,那位神通广大,这里又是老君洞,长年有香火献祭老君,说不定神像都有了灵感妙应,万一传到老君的耳朵里,自己可就什么都完了。

    清风听罢,笑道:“当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这般!师君,小童儿有一计,可解眼前之危,更可令师君稳坐人间道门君长之位,只盼师君成事之后,不要望了小童儿这一点微末的功劳罢。”

    寇赞之恰似寒冬腊月得盆炭火取暖,喜得心花怒放,哪里计较这童儿拿乔?笑骂道:“你个猴儿崽子,我发达了还能不拉拔你?快说快说,是何妙计!”

    清风笑道:“此其实说来容易,道门是要重兴的,只是不能叫他张道陵成事便了。如今佛门要建那什么大曼荼罗,这是当务之急,说什么也要阻止的,按照张道陵的法子,确实大有可能让达摩低头,可这就显不出师君你来,全是他张道陵的功劳了。这么着,不是路上会有人捣鬼么?咱们也派个使者,师君写封书信给他带在上,假作不识少室山的路径,要那佛门来的和尚使者引路。借粮大事,他自然不敢怠慢,还以为我家回心转意,自会引路。”

    “那书信上要写什么?”寇之急不可耐地问道。

    “这信么,只写,如今我天师道有张天师下凡坐镇,以光大道门为己任,决计不容西方之教在中土肆意妄为,勒令达摩速速捣毁手中在建的大曼荼罗,立即率僧众来我王屋山老君洞皈依道门,从此中土就削了佛门这个字号,可以封那达摩作个外道天师之位。”清风一面说,一面笑道:“那佛门的使者不是说,当年老子出关化胡为佛么?既然佛道本是一家,什么借粮的话也不用提了,仍旧并作一家便是。”

    寇赞之连摇头:“我当你有什么妙计,这不是异想天开么?那达摩乃是禅宗嫡传,佛祖如来的第二十八代传人,怎肯皈依我道门之下?就算肯,也不可能听我这一封信就来了。

    ”

    清风忙道:“师君,这信么,只是个幌子,对着张道陵,师君你确实是写了书信叫他前来就食了吧?那达摩领了书信,若是不肯来,则张道陵此计不行,必然要另生事端,去向佛门兴师问罪,先有下书降,后有强兵压境,咱道门定会和佛门打起来的,到那时,这兵将全都是咱们天师道世代相传的护法神兵,师君暗中拣选心腹,觑准了时机给他张道陵扯扯后腿,叫他栽一个大跟头。他在汾北已经败了一次,这次再败的话,人间的道门万万轮不到他为长,到时候,师君不就顺理成章接管大权了?以太上老君的法力,随意给师君赐些法宝仙丹下来,也怕那什么许旌阳、金钱神来犯我道门了。”

    这一番话说下来,只喜得寇赞之抓耳挠腮,喜不自胜。他却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想想却又担心起来:“万一漏了馅,那达摩和张道陵不生冲突,对起口风来,就发觉是我在弄鬼了,如何是好?”

    清风笑道:“这有何难?那张道陵自己也说了,来时信上既然被人弄了鬼,去时何尝不能?只管一推六二五,佛道终究还须做个了断。”

    寇赞之仰天大笑,只觉得这一计妙不可言,当即挥笔遵行。第四十七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