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三教 第三十五章 许天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行医数十年,在关中大名鼎鼎,所到之处人都待一样——甚至很多人直接就认为他就是神仙了。--凤-舞-文-学-网--(然而这位圣童之所以被独孤信评价为器大而用小,却是因为他从来不和大周官府有太深的接触,或许为了行医方便,会借助一些官府的力量,然而除此之外,他再也不曾参与到种种俗务之中。

    是以,今次他突然造访,还是选择来到这前敌的军,座中诸将也是群相耸动,眼见宇文已然大步走了出去,慌忙随后跟上。

    乍听这个名字,金一心中也是五味杂陈,当在长安彼此决裂时的景历历在目,时隔不久却又要见面,一时间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孙思邈……也不知道,何田田会不会来?

    也就是这么一恍惚,脚下慢了一些,便落在了后面,蜂拥而出的数十员将领把他牢牢遮在了,金一索把脚步放得更慢了。倏地,那种针刺一样的感觉再度浮现,这一次更强了许多!“杨坚吗?”

    循着那目光来处看去,隔着匆匆赶出帷幕的诸将影,金一分明见到那一双鹰隼般尖锐的目光,又在注视着他。这一次,杨坚没有移开目光,就这么和金一对视了半晌,等到诸将走尽,原地却也不见了他的踪影。

    “这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杨坚平时的举止,金一也曾留意,他待人接物多是温和谦逊,作战时也是稳如泰山,如果不刻意去观察他的话,几乎就无法察觉这个人的存在。想深一层的话,金一便觉得此人当真是非比寻常,要知道他为六军总管之一,与他并列的都是气凌万军地大将,即便是宇文宪、宇文纯这样的宗室将领,上的霸气也能让他们鹤立鸡群。杨坚能做到这样,其城府之深可想而知,这个人,就像是能藏在囊中不露锋芒的锥子一样啊!

    一直以来,金一面对的都是非友即敌,而且敌人一旦出现,立刻就是明刀明枪地大战,却从来没有遇到杨坚这样,似乎存有敌意,却又讳莫如深,教人根本摸不透他的想法。

    好在,他纵然年轻识浅,边却有一神一鬼可资问询,尤其是那一位千年老鬼,经历了始皇时期地血腥动而生存下来,满肚子都是鬼心眼—当然,卢真人自己是绝对不会接受“千年老鬼”这种称呼的,他只许金一叫他真人,或至人也可以。

    一听到金一这样地问题,卢真人当即大笑:“小子,你夺人所,还不晓得人家想干什么?杀父仇,夺妻恨呐!他只是没找到机会对付你罢了!”

    “这我也知道,只是他为何不光明正大了结此事?这么地,看得我浑不自在。”

    对于金一地疑虑。卢真人更是嗤之以鼻:“光明正大地了结?怎么了结?现在连天王宇文摆明了支持你。宫里地事传起来比什么神行法都还要快。杨坚必定也知道了大家和那独孤家女娃地态度。他拿什么来和你了结?就凭那一纸当年地婚约吗?婚约这种东西。说有用也有用。说没用也没用。若是你和那独孤家女娃当真有意。宇文出面解除婚约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杨坚也不敢放一个。他要解决你。只能等机会。让你在宇文面前失宠。或让独孤家女娃对你死心。然后再提出婚约。那才能赢得美人归呐。”

    “让我在宇文面前失宠。或让伽罗对我死心……”金一还在沉吟。卢真人老大不耐烦:“傻小子。这还不明白?你无权无势。就连喂这无底洞钱神地钱都是宇文帮你筹来地。所倚仗地无非是一法力而已。只要你这本事没了。宇文又哪里会待见你!没本事就没功名。独孤女娃娃再想你也没用。何况你又不是宋玉地貌……”话没说完。金主已然暴跳起来:“什么叫无底洞钱神?你这老鬼又在皮痒……”

    骂战刚起。金一便将灵识退出了钱贯子。任凭他两个吵去。被卢真人这么类似耳提面命般一提点。金一反而清醒了许多。对于长孙晟当地警醒。如今看来更加清楚。此次出征。正是杨坚弄垮自己地最佳时机。

    正思忖时。却听人声又响了起来。金一忙闪到一边。只见宇文踏步走进来。左右傍着两人。一个正是孙思邈。另一个道人相貌不凡。手中拂尘飘洒。目光到金一上时。金一便觉得好似被一桶温水泡着一样。浑上下都是暖洋洋地。不由得大吃一惊:“这道人是谁?这样地感觉。竟像是面对寇谦之一样!所不同。寇谦之地深沉好似冬夜严寒。中人即僵。霸道异常。而这道人却是温润沁人于无形。好比暖阳……”

    等到宇文开口。称呼那道人为许天师。金一登时就想起了一个人。长安一战。王善石破天惊地杀出。两锤就击走了不可一世地寇谦之。当时他就曾提到。他师父许旌阳。号称天师。那是寇谦之这位天师道师君都不曾得到地称号!姓许而又称作天师。岂非就是王善

    ?

    此时诸将又鱼贯进来,两厢坐定,看那道人的目光切无比,就像当初在凉州,那些道门地百姓看王伯元一般。宇文好些,依旧严正得很:“久闻许天师在南方创设净明道,庇佑百姓活人无数,可称当世的活神仙!如今远道来此,不知可有以教我?”

    许天师面带笑容,目光在帷幕中团团一圈看过去,也不知是不是金一错觉,只觉得他对自己地注视格外久一些?

    “宇文大家,贫道今到此,只为一人。”许天师这一开口,诸将又是一阵小动。许旌阳大名响彻中土,多少人都把他和天师道寇谦之、茅山宗陶弘景相提并论,而前些年生的一件大事,更令许多人认为他才是真正的道门第一人,只是一来那件事所知不多,二来许旌阳足迹向来都在南方,罕至北土,因此名声在北方反而不及寇谦之响亮。

    如今这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天外飞来,开口却是为了一人,究竟是什么人,能让许旌阳亲前来?诸将脸上忽然都显出喜色来,只是眼睛彼此示意,却不开口。

    金一虽不知这许旌阳的底细,却也想到了几分,长安之役,许旌阳虽没有亲自出现,却派了徒弟王善出来,将寇谦之击走。若没有这一着棋子,当寇谦之大逞威地话,长安城中不知道要死伤多少军民?如今大周军前去救援汾北,横亘在面前的又是寇谦之这座高山,而且他这次不是孤一人,后是天师道数百年的潜力,处的又是他预先设下的战场,比起在长安孤军作战、又有三十六弟子被擒住而投鼠忌器的寇谦之,现在地寇谦之要可怕十倍!这也正是诸将踌躇不前的原因。

    如今,这位拥有着寇谦之也无法拥有地“天师”称号的许旌阳的到来,难道不是为了寇谦之?诸将也正是因为想到此节,这才面露喜色。

    果然,许旌阳喟叹道:“数百年来,中土战乱不休,妖孽迭出肆虐神州,百姓颠沛流离,苦不堪言。我道门诸位先贤,怜我苍生多苦,方才将自所有的神通道术献出来庇护百姓,降妖伏魔,初实不涉足尘世之事。因此数百年来,道门从来都不曾介入世间纷争,就算是一百多年前,寇师君以天师道与北魏朝廷合作,也只是为了尽快平息北方十六国之乱世,为北魏安定百姓而已,从不曾直接参与战事。”

    “然而,今次寇师君一反常态,先是介入大周内争,甚至亲自出面挑战宇文大家,后又率领天师道全众倒向北齐,自且为北齐军效那马前之劳!”许旌阳微微皱眉,诸将心中便不由得紧了紧:

    “如此作为,大异常趣,因此贫道不辞远道,想要亲口向寇师君问一声,为何如此?他难道不怕牵连道门上下千万百姓?”

    诸将闻言,目光又一齐转向宇文,心里几乎都是一个念头:“已经牵连了!咱们这位大家,业已下令向天师道开战,只是消息还没传出去而已!”只是,当着这位道门巨的面,宇文敢不敢把此事打明了提出来?

    他当然敢!“许天师所虑极是,道门一旦失去中立地位,迎来地只能是灭门之灾!”宇文击掌,状似赞叹许旌阳的见识,然而帐中地气氛却立即紧张起来,要知道眼前这位不管和寇谦之关系好坏,那可也是道门中人呐!和寇谦之一样,他上也背着净明道的数百万信众,也拥有着堪比王侯的尊贵与财富!

    大出众人意料的是,对于宇文样近乎挑衅的试探,许旌阳就好像没听出来一样,仍旧轻叹道:“或许寇师君另有苦衷也未可知,是以贫道此来,定要和寇师君面晤一次。

    ”

    金一心道:“面晤?像你这样的人物,要想和另外一个人见面,不知有多少种办法,又何必亲前来,而且是先来见与寇谦之敌对立场地宇文看来,这所谓的面晤,中间隐藏着刀光剑影呐!”

    他能想到地,宇文自然更能想到,不过许旌阳先来到自己军中,等于已经表明了立场,他若是明着要许旌阳说明自己对待寇谦之的态度,例如这次面晤若是不能说服寇谦之,会不会立刻开战之类,如此拙劣地手段,只会在许旌阳心中引起恶感吧!那,他就枉称为“大权”的主人了。

    “好!我军不便向汾北进军,届时寇师君必将现,许天师自可与他面晤!”

    许旌阳微微躬,以示谢意,就此闭目不语了。然而,金一地全却忽然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刚才被许旌阳的目光扫到一样,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是一扫而过,是实实在在的凝视,金一甚至能察觉到那种暖意,一直向着自己的体内沁入。

    “闭着眼睛,他却一直在看我!”金一心中大惊:“难道说,他这次来,为的是我?”

    第三十五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