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龙门河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仙路钱程第四卷三教第三十三章龙门河伯

    光四。--凤-舞-文-学-网--血光飞。部下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自双拳。浑却一点力道都使不出来……

    高长恭倏的惊醒。额头上已经是一片冷汗。他举双手。用力攥紧。直到感觉到那熟悉的力量流到指尖。这才放下心来:“是个梦……幸亏只是个梦。”

    望着天上的明月。才只是三更天。高长恭却再也难以入睡。他坐起来。将双手食指点在眉心。低喝道:“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大和尚现!”

    一点光芒从他的眉心凸现。半空一转。就是一圈七彩光晕挥散开。光晕中央是一个人形。凭空趺坐。面露微笑。倘若金一在这里看到了。定是吃惊万分。这个小人儿竟是影达摩的模样!

    此时的影达摩。早已不是在长安与金一交手时那虬髯胡僧的模样。浑琉璃般通透。个头约莫只有灯焰大小。他凭空坐。手结施无畏印。微笑道:“施主。你灵台不静。敢是有什么事担心?”

    高长恭也盘膝坐定。眉心深。这表若是放在宇文的脸上。便是威严中显出深谋远来。只是兰陵王相貌实在太娟秀。看上去倒显有些闺怨的味道:“大和尚。你说那负古怪法力的少年。如今神通已是深不可测。究竟有多了的?”

    “王驾。你是忧心他法力古怪。战场上一旦失了先机。后果难料么?”影达摩在长安的宫邕等人围攻。最后更被金一用钱神的神体在了钱眼中。一法力几乎全都耗费在脱困上了。此时可说是神通全无。然而其从容悠闲处却比长恶战时更胜三分。

    这是否意味着。影达摩又有突破

    高长恭蹙眉道:“正是。凉州一役。我本有十足把握可以将迎亲团尽歼在北山之上。而他的古怪法力一出。不但是我高氏祖传的蛟龙之力。还有佛门高僧。道门天道士。以及我部下的琉璃精兵。居然中者无幸。全都法力尽失若不是还有些伏兵可用。几乎就要全军尽没了!何况。大和尚你也说过。就连你那大如来咒也不能抵抗他的法力。这便如何是好?”

    “是人之神通。确古怪。据贫脱后回思起来。那法力似是直入肺侵透窍。且一旦侵入窍之后。便会盘踞不去。直至将诸处窍中的原有法力尽数销蚀。”影摩一面沉思。一面道:“不过。如能不让他的法力侵入内便可抵。前次王驾以蛟气相接。贫僧以大真火隔绝皆能御其法力于体外。节当不为难。

    只是……”

    “只是他那法一旦爆发。方圆不知多少的域都会遭其荼毒。而在我千军万马之中。能以本法力放诸外。使他法力不的近者。又能有几人?”高长恭接口道:“我最虑者便是此节。今次北之战若不能大胜一场将周军力牵制在河东。则宜阳危矣!是役成败决于大军交战一人之力不能回天。却可左右战局之走向。须先发制人。将此人从大周军中剔除!”

    “王驾深知兵法。这正是此役关键。不过在贫僧看来。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影达摩的微笑。看上去着实诡异。“那天师道师君寇谦之。近百年来都不闻下山露面。此番却亲率徒众前来助阵。所为何事?传闻长安一役。师君曾与那姓金的少年动手。却也奈何不他哩!”

    高长恭矍然:“大和尚。你是说。寇谦之此来。正是有了对付这少年的办法?”

    “哈哈……”影达笑而不答。重又变回一点光芒。隐回到高长恭的眉心去了。

    翌。便有飞鸽传书报来:“大周军自龙门渡河。一之内攻陷龙门城及周边五城!”

    “这里就是龙门吗…”两岸的高山间。黄河水奔腾咆哮。冲击决。声音响的犹如雷鸣一般。挡住了大周军渡河之路。金一俯视着滔滔河水。心也仿佛在跟着摇动。

    “不错。龙门!相。这是大禹治水时凿开的山岭。大河从此而下。滔滔入海。中原才,了河水泛滥之灾。”李大白拿起酒葫芦来喝了一大口。接着讲古:“从这里缘河上溯二百里。便是壶口瀑布。那里的水势更加惊人。黄河水就像是从天灌下来的一样。天河!”

    “黄河之水天上来……”金一正在悠然神往。却听后有人赞道:“好一句黄河之水天上来!阿一不料你还会作诗哩!”

    “大家?”金一挠头道:“我哪里会作诗!只是听李先生说的气势好。随口一说罢了。”

    “这黄河水。确实气势人呐!”宇文邕走上前来。俯视着脚下的河水:“想当年。和大禹父子先后治水。用天赐法宝。却终究无用;而大禹集众人之力。不求神不拜佛。百折不回。九年始竟全功。这中原大的。从那时开始成了沃野良田!”

    金一听的有趣。忽然心邕说起这话题。是不是另有用意?

    却见这大周天王转来。遥望着向的群山。悠然道:“这一片山。唤作吕梁山。跨过此山。便是大禹所定的并州分野。并州百姓有一句话。左手一指是太行。右手一指是吕梁。两山环抱之中。并州确实

    的方呐……阿一。那太行山巍峨雄伟。更胜吕梁山。千里。中间有无数洞天的。”

    他的目光投在金的脸上。眼中那七彩的光芒又闪动起来:“可是你知道吗。太行山。原本是在黄河之南。洛阳之东。是被人搬到这并州东面来的!”

    被人搬来的?!金一浑一震。李大白却接上了话:“大家所指的。莫非是愚公移山?”

    “正是!”宇文道:“上古之时。有位愚公。苦于太行王屋二山阻路。发愿率领子孙挖山后来惊动玉帝。遂遣力士斩开王屋。搬走太行。阿一。我们凡人。其实是有着足改变天的的力量。只是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罢了!”

    “凡人的力量……人的力量!”金一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他恍然道:“大家。你是想说。咱们根本不用倚仗道门。更不用托庇仙佛就凭咱们自己的双手。就能改天换。上好子?”

    “正是!我下令向门宣战。诸将各个面有惧色。他们怕的不是道门。的是道门后的天上神仙。怕的是失去道门所拥有的法术神通!”宇文邕手中大权高举。那无形的权威又蔓延开来黄河水如响斯应。立时开始止息波澜。

    “三百年前天下大。世人都知道苍天已死。不然的话。胡为不救万民苦。坐视天下烽数百年间变成了修罗场?”宇文的音越来越大。无形有质的权威好似水波一样挥散开去。也将他的声音带到正在准备渡河的大周军中越来越多的将士停下了脚步。仰望着山顶上天神一般的大周天王

    “天的不仁以万物为狗。我凡人惟有自救。自强不息!我若强盛。敢叫天也低头。门算的什么”宇文邕子冉冉升起。足踏虚空。手中大权的黑光暴涨犹如一把烧尽天际的黑色火焰——这股火焰竟是向下燃烧的!

    “我宇文今率大周六军渡河击贼。然而河滔滔阻我去路尔河伯乃何许神明。敢违我意旨?”他的声音越来越响。权威也越来越盛。黄河水几度想翻腾上来。却似被无形的万钧山岳压制住了。只能渐渐低沉下去。

    “河伯。让开道路。送我六军渡河!不然的话。我便令黄河改道。命六军健儿下河捣了你的洞府。剥了你一家的皮来做系甲丝!”

    的一声。黄河水陡然升高。一道道水箭四面八方乱开去。到石头上也留下痕迹。这是河伯的回答吗?

    “水位又开始升高。而且多了多漩涡。先头河的几条船都有倾覆之危……”金一俯视河边的大周官兵。又抬头看着在河上的宇文。颇有些茫然:“家这是怎么了?就算是河水难渡。为何要这么强势的向河伯挑战?”

    遥隔群山。有两双睛却也在注视着河水上的异动。

    “许道兄。你看如何?”那其中一人。竟是从长安消失数的孙思。

    而被他问话的道人。长八尺。面如冠玉。长髯飘洒中颇见风度。飘飘然有出世之慨。他手捋胡须。微笑道:“不错。宇文黑有子。青出于蓝呐!只是这大权的危害。恐怕他还不清楚。这么急着展露权威……嘿嘿。也罢。握权柄之人。是必定要经受这样的磨炼的。闯不过去。也就证明他不配做大权之主了。”

    “倒是那位具钱神法力的少年。他会做什么呢……”

    许道人刚说到这里。猛的眼前一亮:在他穿越百迷雾的注视中。金一忽的肋生双翅。飞到了宇文的边。掌中一根铁棒。直伸到了河水之下!

    “什么!这铁棒怎会忽然有了一般。带着我在动!”金一心里的惊诧。比旁观之人只有更甚!就在刚才。当宇文邕预备进一步增强权威。向河水施压时。他的铁棒竟然自动显形。跟着便直向河水中伸去。的他在岸上站不住脚。要飞到空中去。

    这还不算。那铁棒端进了河水后。水中立时激流狂涌。翻腾不休。一个个漩涡一股股乱流。好似那河中有两头巨兽在殊死拼斗一般。

    “铁棒。还在伸长。河水难道没有底吗?”手握铁棒。金一自然明白。那铁棒伸进水中后。变的比在水上更长。而且是一刻不停的延伸。此刻只怕已经伸到丈之长了。却还没触到底!这河水究竟有多深?

    事已至此。索一不做。二不休!金一把牙一咬。左手掐动巨灵变道诀。一股无穷巨力运到右臂上。单手持着铁棒便在水中搅了起来。

    这一搅。搅散了河的漩涡。搅平了河中乱流。棒端也不知遇到了什么碍。都在这神兵铁棒与金一的大力下一一粉碎。大河之上。一个大大的漩涡渐渐成形。漩涡中心越来大。越来越深。眼看已经有百丈上下了!

    “嗷!”陡然间一声怒吼。巨大的漩涡中一股水流好似火山爆发。波涛中涌起一条长长的兽。鳞爪飞扬。须髯戟张。碧绿的瞳仁怒气勃发:“是谁。在用大禹遗宝坏我洞府?!”

    第三十三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