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镇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仙路钱程第四卷三教第十二章镇服

    五弟。--凤-舞-文-学-网--你还认的出是七弟。我很高兴……”宇文邕缓不过。你能认的出。这是几岁时的七弟吗?”

    当意识到宇文邕的话里究竟隐含着什么意义时。宇文宪的脸色变的如同死人一样的苍白:“大。大家!你。你的意思是。这人真的就是七弟吗?这怎么可能。怎可能!”

    宇文邕却不回答。只是走到那骸的一旁。稍稍过子。凝视着那张漆黑的脸。淡淡道:“是。你看的没错。这就是七弟。不过……是八年前的七弟。这八年来。你在外所见到的卫王。全都是我假扮的!”

    耳闻目睹的一切。金一只觉的自己如同在梦里一般。宇文会假扮卫王宇文直。这他原是知道的。可是。他竟然一扮就是八年?他是怎么做到的?

    与金一不同。宇文宪关心的显然是另一个问题:“怪不的。这八年来。我从来没见过你和七弟说过一句话……可是。为何七弟会在这里。又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话刚出口。他的脸色骤然又白了一层。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可怕事。

    莫非。宇文邕为了某种目的。竟然早在八年前就亲手杀死了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幸好。宇文邕的回答让他又回到人间:“五弟。弟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我之所以要扮作七弟。全是八年前拜宇文萨保所赐!如果不是七弟舍救我。早在八年前。我宇文弥罗突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和大哥。三哥一样的死人!”

    “这八年来。我椎心泣血。外表对宇文萨保恭敬的近乎谄媚甚至对他的老母比对太后更孝顺。你当我是怎么过来的?为黑獭的儿子。我是怎么才能忍住。没有朝着萨保那张嚣张的志的脸上一拳砸下去的?”

    宇文邕的子。不知何时已经转了过去。脸朝着墙壁。不管是金一还是宇文宪。此时都无法看到他的脸。可是不知怎么的。金一就是觉。现在的宇文邕正在流着泪。带血的眼泪!

    “这八年来只在假扮七弟的时候。我才能借他那嚣张狂妄的个。将心中的愤尽发泄出来。也只是因为是七。宇文护才能容忍我对他的不敬。因为在每个人的直都一个心无城府的。一个根本不构成威胁的笨蛋!”

    宇文的声音终于还是出现了一颤抖。隐藏了八年甚至久的心事。直到现在才能向别人倾诉。即便是沉毅如。即便是惊世法宝“大权”的掌控者。也无法完全控制住自己内心的绪。

    宇文宪却早已是泪满面!他跪下来。朝着宇文直的骸骨磕了三个头。大声道:“七弟五哥这几年都冤枉你了!如今。大家既已亲政。你当居首功。若是下有知。也该含笑了!”

    仍旧背着。宇文邕连声音都变的有些嘶哑起来:“五弟。你的心意我也懂的同州府系国家之重。四面强敌环伺之下不宜动摇;宇文护党羽虽众。但这十年来他执掌我大周权柄。外间将他就看作是事实上的大周天王一般。这些人依附于他。实在也不能说有多少罪过;宇文护执政十三年来。虽曾有山之败。但总算是大体守住了父亲留下的基业。这天下总还是姓宇文的宇文护也不无功绩…”

    “这一切一切尽在我心。可是……大哥三哥。七弟。他们的仇不能不报!这。便是宇文弥罗突底线。退此一。便枉费我隐忍这么久了!”

    宇文宪重重的点了点头:“是。臣弟明白了!如此。将宇文护诸子尽数处斩。凡曾经参与两次废立逆谋者。一同问斩。余则释之不问。大家以为妥当否?”

    宇文邕仍旧背着。抬了抬手。便仿佛耗尽了气力:“好。你速去办来。斟酌轻重。皆由你定夺……只有一人。部上大夫李安。你把他的人头给我带回来!”

    “部上大夫李安?他只是个厨子……”宇文宪怔了怔。

    “不错。只是个厨子……十三年。大哥所中的毒。就是他亲手下在酒中。又亲手呈进的。此等凶顽不杀何待!”宇文邕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这几句话来。

    宇文宪这才恍然。当即领命而去。

    “将自己的堂兄弟一家人。全部处斩……作出这样的决定时。宇文竟然没有丝毫犹豫!不。还不只是他……”宇文两兄弟的对话。金一只听心邕。就连原本有意宽纵宇文护家人的宇文宪。他所在意的。只是朝政。大局。人心。这些东西吧……血脉亲在这两个人的心中。竟没有一点点的份量!”

    五指山中的岁月。那样的孤清。只有一头小母牛为伴。金一曾经多么渴望。自己有一兄弟姐妹。如果真的有的话。他会把自己的一切都和他(她)分享…可是这宇文氏的兄弟之间。有的只有你死我活的厮杀!

    金一的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直到宇文宪请辞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也该辞去。

    然而。此举却被宇邕制止。待文宪离去后。石室中只剩下了他和金一两个人。宇文邕方才缓缓转过来。

    只一看宇文的脸。一便即大吃一惊:宇文邕的整

    竟然变的和躺在里的宇文直一般无二。漆黑一团有些模糊!难怪他刚才一直都不将脸转过来!

    “大家。我能帮你什么?”心念电转。金一已然白。宇文邕单单留下他。必定是为了己的异状了。而他之能帮助宇文邕的。多半也只有钱神的神力。

    宇文邕艰难的伸出左手。金一又是一惊。那“大权”上面。一百零八枚金钱都像是铺在水面上一样。层层波澜起伏不定丝丝黑光从钱眼中透出来。仿若无数细小的触手。在空中忽隐忽现。

    “我。就快。控制不住它了!”短短一句话。宇文邕呼吸了三次之多。到最后。他极深极长的吸了口气而后急急道:“快用你钱神法力。助我镇住“大权””

    金一二话不说。一抖开怀中的钱串天罡的,金钱阵瞬即塞满了整个石室。这一次。金钱阵的声势又大不相同。只因这次在金一的手中所放出的金钱。比之一百零枚更多了一枚。钱神金主的神体!

    那一百零八枚金钱一经放出。与“大权”外面包裹着的金钱立时生出感应。彼此本是上应天罡的煞星位的金钱。又蕴含着源出一脉的钱神神力。金钱阵一改之彼此纵横交错相连构成繁复阵网的局面。却是依照着同一星位的金钱两两相连。一百零八道金线将这二百十六枚金钱连在一起。就仿佛是在“大权”现有的金色包裹外面。又再蒙上了一层。

    其阵一成。二百十六枚金钱顿时毫光大放。整间石室中宝光灿烂墙壁的面甚至连宇文直的骸骨。都蒙上了一层金光。原本已经被“大权”的动所。不安于本位的一百零八金钱。此时的到了外层金钱阵的支援。自动按照天罡的煞星位重组阵位。彼此紧密相连。重又将大权紧紧包裹住。

    金一刚刚松了口气忽听宇文急急叫道:“还算完!它越来越强了。必须加强镇服的神力。否则要不了多久。还会再度动!”

    金一愕然。这镇服的神力要怎么个加强法?却听金主钱神在灵台邕这狗头。当真是不留闲人呐。先吞了我那么多神力。这一下又要大放血了!小辈。此事了后你给我把他度支库中的钱力全都吸了来一点不留!”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不过孔方兄啊。好象你之前在吸收钱力的时候。也没有给人留下多少吧!”不咸不淡的刺了金主一句。金一也不管钱神有什么反应。径自将掌中的钱神法体高举过头。口中无声的尖啸再起。法体上顿时放出一百零八道金线来。与外围的金钱阵诸星位连在一处。

    钱神一面牢怪话断。一面却还是乖乖的将自己的神力放出。沿着那一百零八道金线。分别送往外围诸星位上。等到所有的金钱上都注满了神力。方叫道:“够了。够了!”

    金一闻声。将手中钱神法体一挥。一百零八枚金钱呼啸而下。不偏不倚将内围那一百零枚的钱眼封住。在原本包裹“大权”的金色包裹外又添了一层。那原本蠢蠢动。从钱眼中探出来的黑光。一时间销声匿迹。

    “好!”宇文邕喝一声。满室金光顿消。他单手举起“大权”在空中虚挥了几下。一脸的轻松写意:“阿一。你做的好!庾季才的话果然有些道理。”

    “这事也与那好色子有关系?金一脑中顿时现出庾季才翻着眼白。手赖在女人上不肯下来的模样。不住有点发寒。

    宇文盘膝坐的。呼着金一也坐在边。点头道:“不错。我了大权之后。初时还觉什么。不与宇文护一战之后。也不知怎的。这宝贝的威能忽然强大了许多。即便我再如何镇制。如方才那样发作的形也是越来越多。不已。我只去请教季才的术数。经他占卜之后。的知只有你钱神之法力。才能镇住“大权”。今一试。当真不差。”

    金一一听就觉不:“这法宝的威能忽然大涨。于是就需要更多的神力封镇?这算什么好办法。顶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罢了!大家。若不能找出法宝威能大涨的源头。只怕不久又要生变呐!”

    宇文邕微微苦笑道:“实不相瞒。这一节我早就问过了庾季才。他却说。此宝既然名为大。乃是人间王所用的宝物。其威能全系于其主的威权如何。先前我杀了宇文萨保,。亲掌万机。号令大行。威权比之前的傀儡大家陡增何止百倍?这法宝生出感应来。故而威能也随之大涨了。今次镇服之后。短期内想必是会再蠢动了罢……”

    金一越听越是离奇。这“大权”竟如此神奇。主人的权势越盛。他的威能也会随之增长?如此说来。若是当真到了秦始皇那样。一扫独霸天下。名王豪杰百姓黔首悉数俯首听命的时候。岂不是真的会象卢真人所说的那样。连天的仙佛都要在宇文邕的面前低头!

    这。这真的是属于人的神通吗?

    不由自主的。金一的心底竟生出了一丝寒意!第十二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