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风流太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仙路钱程第四卷三教第十章风流太史

    前的坐骑。--凤-舞-文-学-网--现在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站在面前的大金一很是有些不习惯。不过。他很快就发。重要的不是他的到了一名新的使女。而是他失去了自己的好坐骑。离城三十里路。用脚走回去吗?

    用起道术变化来。这三十里路也不算什么。可是与之前的有坐骑代步相比。感觉上总是差了点什么。

    金一了头。不敢去看牛琪琪。若是被人看出自己在想念原先的坐骑。这个……一心想着把面前的大姑娘骑在。好象不是一件很体面的事吧?

    牛琪琪却似已经看出了他的窘迫。笑道:“主人。纵使无须变化脚力。亦无须主人劳力赶路。待我用神行法。送主人回城便是。”一面说。一面解下腰间短剑。金一与自己的脚上勾画几下口中念念有词。道一声“疾!”。人的脚上立时多出了几匹小小甲马。

    金一也曾见过这神行法。记的当王子元说过。这法术一放就是六百里常人中途是不收法的。不过有牛琪琪这个施术者在旁。料也无事。当下仍旧留了金虎在此看守。将那道符留给他贴在窝上。倘若达摩再来。料想这符也会有些用处。

    这边牛琪琪做起神行法。金一只觉的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眼前的景色忽变化。不消一刻。安城已然近在咫尺。其快捷处比之前牛琪琪的全力奔驰。相去也不远。

    将将收了法术。城忽然一队兵马冲出。和金一二人正打了个对面。一骑越众而出。马上骑者高声叫:“兄弟。你遇着什么事了适才那么疾忙出城去。如今连坐骑都没?咦。却多了个女子出来?”却是史万岁。

    金一忙迎上去。也好说这个大姑娘就是自己原先的坐骑。只的含糊说自己遇到了敌人。骑出了事。这女子却是路上新收的使女。史万不疑有他。频频跌足:“那么好的一头坐骑怎么就没了!兄弟。不大家就要封赏你的功劳。可要记的向他要几匹龙马。往后上阵时好用。”

    金一唯唯。问起史万岁怎么会出,来。原来是窦雪儿见金一去的匆忙。恐怕出事疾忙寻独孤伽罗商。独孤伽罗忙即知会了千牛卫在玄武门的军营。请求发兵支援。本来牛卫为天王军。若要出动非天王手谕不可。然而史万岁自己还不是千牛卫。当即领着独孤伽罗地一队亲军先出城来。

    金一听了心中是感激。笑道:“大哥对我如。真不知说什么好。”这一声大哥却是脱口而出。自然而然。

    史万岁大喜。拍着金一的肩膀道:好兄弟。你一直叫我将军。我知你尚有心结。到如才肯叫我一声大哥。实大慰我心!既然无事今便去平康里大一场。庆贺我又多了个兄弟。诸军见者有份!”众军士一听有酒喝。都是轰然叫好中间多有认的金一的。知道他此次相助宇文杀死宇文护立下了大功。也都上来示好。

    当下史万岁叫人让了两匹马出来让金一主仆骑上了。大伙儿有说有笑地进了城刚走一程。又是一队骑士奔来。却是长孙晟带队。也是前往支援金一的。彼此见了更加欢喜。

    独有史万岁有些发愁来。只因要喝酒的人骤然多了一倍还多。自己兜里的钱不知够不够酒资?正在悄悄摸着数钱。玄武门方向马蹄隆隆。数百骑兵轰然而至。先正是新近升任千牛卫都督的杨素。史万岁面如土色。暗叫晦气:“这许多人来!今老子要大大破财!”

    杨素哪里晓史万岁的肚肠?见金一无恙归来。他也是放心。待听说众人要去平康里饮酒。杨素却摇头不许。说出地话令史万岁几乎要大呼他自己的名字三遍:“大家谕令。金兄弟若是无事归来。着即入宫觐见大家。不的有误。这便随我入宫去吧。”

    金一应了。对史万甚是抱歉。史万岁却是一轻松。完全不当回事。只催金一快去宫中:大家见召。定是有什么要事急事。快去快去。迟些喝酒也不晚。”

    当下金一领着牛琪琪。跟在杨素中一同入了。经过玄武门时。只见一群工匠正在那里粉刷。还没刷好的墙上地上尽是焦黑的痕迹。好似过火了一样。便随口问起。

    “这是当韩统军奉命捉拿刘勇之时。施展火雷法留下的痕迹。”杨素道:“那一长安城中。苑与冢宰

    固然是战的火炽。别处可也没闲着。若是大家再晚掉宇文护。一旦霸府大军闻入城。这胜负也真难说的很”

    听见他提起冢宰府战事。这却是金一直到现在都不清楚地。当即问起端详。杨素却不肯了。只道:“大家相召。就是与此有关。你只管去问大家便是不须我多嘴。”

    金一问之不的要领。只的罢了。一行到了玄武各军自回本营。杨素领着金一主仆入了苑。径往后邕。

    “阿一。你的伤终于好了!”一见金一到来。宇文邕竟离座相迎伸手抱他。金一不晓这是胡风的节。心中一时暖暖的总算是好了。这几躺在上不能动。可憋死我了。”

    宇文邕大笑。挥手让杨素下去。一眼光一凝:宇文邕的左手竟还是握着“大权”!切的说。是他地左手依然与“大权”连在一处。难道说。他这一生都要如此吗?

    见他目光所及。宇文邕便已知他心思。微微苦笑道:“不错。我这手直到今。仍旧是牢牢嵌在这“大权”之中。今急急召你入宫。有几分也是为了这事。”

    金一微微吃惊。望着“大权”外面包裹着的诸多金钱。恰有所思。外有人传报。太史司令庾季才奉召觐见。宇文见。教金一在旁边稍坐静候。

    不一会。两名使女搀着一个男子来金一一看那两名使女的装束。不住有些脸。出山之后他也曾见识过许多女子。有些做胡风装束的。穿戴甚是大胆。不过象这两个使女这样打扮的。可就闻所未闻。那简直不是用大胆能形容的。确切的说。那些可怜的衣帛并不能遮掩什么。反而让人有几分将之全部撕开的冲动。

    不过。被这样地两名使女搀扶着。那位男子却似乎是乐在其中一面蹒而行一面在两使女上上下其手那样子竟是丝毫没有将宇文放在眼里!但。金一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这人不将宇文放在眼里似是理所当然的他竟是个目的盲人。双眼尽是眼白!

    被两个使女扶着向文邕行礼之后。这位太史司天令庾季才仍不忘吃了几嘴豆腐。这才就座。方一坐定他便将满是眼白地双眼转向金一。仿若凝神注视的模样。

    金一心中诧异:你一个瞎子。装模作样看我作甚?

    哪知这季才一开口。就让金一吃一惊:“大这位便是那钱神之主吗?以臣所见。乎这位不但是钱神寄主。并且神体也正在这位上哩!”

    刚刚从牛琪琪脖子上解下地金钱。此时正揣在金一怀中。这件事除了金一与牛琪琪之外。就只有一旁目睹地王善和金虎两个知道。除此之外。世上再无第五人知道。这个瞎子季才。是怎么“看”出来的?

    宇文哦”了一见金一面容惊异。微笑道:“要惊讶。太史乃是卜圣者。精研术数风角等术。常更司掌长安城地水镜台城内外大事小。要他想知道几乎没有能瞒过他的。”

    镜台?金一立时想起。曾经在杨素口中听说过。似乎是不出户便能知道外间诸事的一样法宝。就是由眼前这个急色的目之人司掌的么?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季才淡然道:“大家。臣早已说明。以大家的修为原本不足以降服大权。天幸降下金一这位钱神之主。借助其神力能成事。正所谓祸福相依。大家借助神神力。才的以降服大权。却也因此失陷了一只左手。又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若要解开。终究还须向钱神的神力上设法。”

    金一越发佩服起来。庾季才的话已经涉及到当宇文邕获的“大权”时最细微的机密。世上除了宇文邕本人与当时也手握着“大权”的金一之外。再无第三个人知道就算是宇文邕告诉他的。可宇文自己对于钱神的法力也不甚了了。又怎么可能说的这么详细?更何况。在那骊山的大阵中。什么水镜也都没了用场。否则的话。宇文护早就命人用水镜彻照骊山内外。去搜寻“大权”了!

    莫非。这些都是他术数推算出来的?第十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