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异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深夜,漆黑,城中的灯火渐次熄灭,因为天王大家的到来,以及举国喜事的临近而欢腾了整晚的凉州城,现在也归于平静了

    总管府的一角,千牛卫布下的玄门大阵,仿佛是一重夜色的天幕,将天王宇文邕御驾所在地罩的严严实实。--凤-舞-文-学-网--没有人能够看到,在玄门大阵的深处,一老一少两个人正相对而坐。

    宇文邕赤着上,露出一黑黝黝的肌肤,闪着深幽的光芒。他摩挲着手中的那面信牌,喃喃道:“韦柱国,此事透着蹊跷啊。那慧可和尚在北齐,与兰陵王并肩作战,佛门和我家又素无深交,他怎么会背着宇文护,来传递这个消息?”

    “大家,臣已对此事详加推算,慧可和尚此举或有深意,却未必是在于大家和宇文护之间。”

    宇文邕剑眉一扬,上的肌肤上一抹黑光掠过,连他的脸上都被映的黑亮黑亮的:“此话怎讲?”

    “宇文护大权独揽,居心叵测,此事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大家若要乾纲独断,夺回权柄,势必要将他铲除才行,这只是早晚的事。”韦孝宽闭着眼睛,仿佛在说着梦话一般:“慧可此举,若是圈,则宇文护想必已经在长安布下了局,只等大家发动之后,一举反制。”

    宇文邕冷笑道:“若真如此,那倒是遂了我意,咱们索将计就计,让宇文护看看,这几年我都为他准备了些什么!”呲的一声,他上游弋的黑光竟陡然间闪出一团黑色的火花来,犹如闪电一样!

    “大家的黑光修为越发精深,可喜可贺。”韦孝宽淡淡地道着喜,声音却依旧森冷:“只是,若是因为这金一而与宇文护决战,护一边,甚至连天师道都有可能加入,相比之下,咱们这边就势单力薄了。”

    “如此说来,慧可和尚此举便是陷阱,是宇文护引我与他决战的伎俩?他所仗恃的便是此刻中土佛门和天师道的支持?”

    “据臣所想,宇文护所谋大抵如此,至于慧可所图,或许还不止于此,只是那与我大周就没什么关联了。”韦孝宽淡淡道:“炎夏将逝,秋风渐近,眼看又到了同州霸府大会六军校阅的时候,那时宇文护便将从他的同州老巢中走出来,彼时恐怕就是决战之时。”

    声,宇文邕手中的信牌被捏的粉碎,爆成一团木屑,诡异的是,这一团木屑竟不散落飞出,而是化成一道长虹,围绕着宇文邕的边旋转成环。

    狩之际,便是宇文护授首之时!”宇文邕的脸冷的犹如精铁一般。

    韦孝宽不动声色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锋一转,却转到了金一上:“既然大家决意要趁此机会和宇文护了断,不妨便以此向那金一示好,以收其心。我观此人秉纯厚,不是凉薄之人,大家只需待之以诚,收之不难。”

    宇文邕呼出一口气,那道木屑的环噗地飞出,消于无形。他微笑道:“这个金一,我也很中意他。只是,他那钱神的法力,我是闻所未闻,只知道他一击之下,兰陵王和数百琉璃精兵,再加上几个天道士和佛门大德,都失去了法力,单单这一点,值得我为他付出多少?”

    韦孝宽沉思片刻家,这钱神之事,臣也只是从典籍中推测而来,不曾眼见。然而历朝雄主,都需得此神法力为助,这却是不争的事实。”说到这里,他的话语中忽然带上了一丝说不出的意味,仿佛连这个冰山一样的谋略大师,也为自己的猜测而激动了起来:

    “钱神出世,人主将兴,大家若能好好把握此人,奋发有为,将来的成就岂止是铲除宇文护而已?我大周以周为国号,正当上追姬周,成就天下共主的王基,与天地众神共治乾坤,这一场大业,自此刻始!”

    “成就天下共主,与众神共治乾坤……”宇文邕口中念着这几句话,眼睛也眯了起来:“金一……难道天意送你到我边?且让我看看你的缘法如何吧!”

    丝毫不知道自己正被大人物们这样惦记着,金一与独孤伽罗分别之后,便回转自己的下处,看看何田田已经睡下了,他也就回到自己的房中。

    计算时辰,到天亮已经不过一个多时辰,金一索不睡了,盘膝坐在榻上,做起了功课来。灵台中,钱神金主仍旧无精打采地在那里打转,这些子来金主法力耗尽,在金一脑中说话也少了许多,金一真是难得清净,也不来扰他。

    循例将七十二变的前四层又搬运一遍,金一有心要再冲一冲第五层的巨灵变,便向怀中去取那枚仅剩的菩提子。刚刚探手入怀,金一便觉得不对,那菩提子本是清凉温润,此刻竟变得有些烫手起来。

    他急忙将菩提子取出,举到眼前一看,更是吃惊不小,只见这原本是青翠滴的菩提子,现在却隐隐泛着红光,好似里面有一个什么东西在闪亮发光,丝丝力从内里散发出来,不一会就让金一的掌心变得滚烫滚烫。

    以金一的道行,自也不在乎这点力,然而他吃这菩提子也有三年多,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变化,如今仅剩的唯一一颗菩提子陡生异变,心中不免有些着忙:“这是我道法精进的唯一指望,若是这种子没了,那菩提根条再种不活,从此可没了希望,那便如何是好?”

    心中焦急,却又不知该做什么,金一望着手里的菩提子,只在那里发愣,感觉着掌心的温度越来越烫,几乎快要烧起来一样。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金一手里烫,心里更是火烫,自己边尽是敌人,除了一的力量之外别无任何凭仗,此刻任何一点力量,对于他都是至关重要的,而钱神的法力一时无从恢复,七十二变是他唯一的凭藉了。菩提子如果出了问题,他拿什么来冲击七十二变的上四层变化?

    “看这样子,莫不是要烧熟了?我看呐,干脆趁现在吃了它,免得万一烧焦了,那可就什么都不剩了。”金一心中的焦躁,钱神金主自然明了,从边上不不阳地扔过来一句。

    金一正在彷徨无计,金主这话落在他耳朵里,眼前却随之一亮:“说的也不错呐,与其这么看着它越烧越,倒不如趁现在还没烧毁吃下肚去,好过白白浪费了。”

    形格势,不容他再去请教旁人,寻找稳妥的办法,当下便即手掐道诀,运起七十二变的起手变化,另一手将菩提子丢进口中,一错牙关,那菩提子的嫩皮应声破碎。

    “好烫,好辣!”这菩提子,金一原本是吃惯了的,淡淡的甜味,吃了之后齿颊留香,纵然对修道毫无裨益,也是一样好吃的东西。可是这一口下去,嘴里犹如一个火球爆炸开来一样,无尽的力在金一口中乱窜乱烧,朝着他的腹中迅猛冲了下去。

    变起突然,金一虽然意料到了这颗异变的菩提子和以往所服用的会有所不同,却没料到这般厉害,此时已经没有了回头路,更来不及向金主抱怨他的馊主意,只得全力运起七十二变,用元神引领这股力,向自己已经练好的前四层的窍中游走过去。

    “该死,太不听话了!”以往菩提子入口之后,精纯的先天精气便会丝丝散发出来,听凭金一的元神指引,在他的各处窍中游走蕴积。可如今的状况,就好比是纯良的家驴忽然变成了塞上野马,咆哮奔腾乱踢乱踏,任凭金一连运道诀,极力以元神来引导,那股流依旧是挣扎着,冲击着,时时都想要脱离金一意志的掌握,在他体内肆虐一番。

    “况不妙!孔方兄,助我!”灵台中响起一声怒吼,金一这一下是真急了,心说你这钱神出的好主意,我若是死了,恐怕你也不得活!

    金主嘴巴很,脑子却还清楚,知道两人休戚相关,又是自己出的主意,这时也顾不得自己法力微弱了,一串金钱从金一的灵台中窜了出来,犹如一条长蛇一样,顺着金一后背的一路窍直奔脏腑而去。

    刚刚缠上那股流,金主便叫了起来:“小辈,这股气太过厉害,我怕也降不住他!”一面叫,金主一面将自己缠在那股流上,原本稀稀拉拉的百十枚金钱,顿时被那股桀骜不逊的流扯成了长长的一条,中间的缝隙拉得越来越长,看看就要断了似的。

    “怎么办,怎么办?”眼看着这股流就要脱离控制,金一此时是名副其实的心急如焚,看看那股流就要到达心田处,猛然间一朵白莲从金一的心田中绽放开来,层层花瓣好似没有止境一样,正迎上那股流。

    犹如水遇上寒冰,金一甚至能听见心田外传来的嗤嗤响声,庞大迅猛、仿佛不可阻挡的力洪流,被这朵白莲一挡,顿时激发出无穷的气,数不清的细小涡流从流中猛冲出来,在金一的心田外盘旋飞舞。

    “糟糕,好象越来越复杂了啊!”金一正在着急,金主忽然大叫起来:“小辈,这竟是和原先的菩提子一样的先天精气运巨灵变!”第十一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