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疗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斩空 书名:仙路钱程
    <---凤舞文学网--->

    城中长观,是楼观派在凉州的下属道观,天道士王伯元便在此暂住。--凤-舞-文-学-网--

    “那金一已经醒来了么?可曾看出什么异状?”王伯元闭着双眼,静听自己的三弟王子元的禀报。

    “大哥,外表上看来,金一全并无大的伤势,脚步也还迅捷。”探望过金一之后,王子元就回到了长观来见自己的长兄:“只是他那会发出金光的法术,若不经使出,也不知道底细。事实上,小弟虽然是和他一同出山之人,却也不曾见过他的金光法术发出体外。”

    “不是金光,是金钱。”王伯元双目睁开一线,微微摇头道:“我看的分明,那分明是一个个小小的金钱,上面好似还有钱文,只是看不清楚。王屋洞的刘武当时正用玄坛降神法与我相拼,浑都被黑虎赵元帅的神力护持着,我的紫微大咒也奈何他不得,但这金钱一打上去,不但透体而入,而且刘武的降神法更是顷刻崩散。此种异象,实乃我平生仅见,这两天翻遍了道书也无所得。”

    王子元点头道:“是,当小弟所以与他同行,就是先后见他制服了两个大妖王,就是他现今的家仆和坐骑,虽然没有见到金钱飞出,大抵也是这法门作怪。兄长有所不知,他那坐骑好似是西方路上大力魔王的女儿,神通广大无比,却也栽在这法门之下。”

    王伯元眼睛倏地睁开,神光暴:“当真?连牛魔王的女儿,还有兰陵王高长恭都抵挡不住的法力……这个人,乃是当今世上的奇宝!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摸透他的这种法力!”

    “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摸透他的这法力!”与此同时,在城中的一角,刚刚被王家兄弟提到的那位牛小姐,却也说着和王伯元一样的话。

    “虎妖王,我知道你的心意,只是,就算是你甘愿抵受护法赵元帅的惩罚,我也不打算就此离去。”牛琪琪啃着虎妖王拿来的干粮,以她现在的牛,这也就是最高的待遇了。

    倘若是寻常的人或者妖,从当初的锦衣玉食消遥自在,一旦沦为阶下囚,势必怨气冲天,但牛琪琪的眼神却坚定如磐石,宁静如古井:“咱们两个都着了他的道,就算今天能逃走了,后见了他还是一样的抬不起头来!况且,咱们在西方道上纵横驰骋,连佛门的罗汉菩萨都不放在眼里,却也没见识过这样的法力,不把这个秘密弄清楚,我怎么能走?就算当他几十年的坐骑,我也认了!”

    金虎本是来劝牛琪琪趁机逃走的,见她固执己见,也没办法。“小姐,你既然这般决意,我也只得舍命跟随,只是便宜了那小子……说起来,前在阵中,那小子的金钱暴之下,好似连两个佛门大德都着了道儿,还有那什么北齐兰陵王的兵将,用的都是药师琉璃真言护,被他这些铜钱一打,登时真言尽散,连护的力量都没了,端的诡异。”

    牛琪琪当被金一抛下,是史万岁带着她的,没有见到金一单条兰陵王的实况,此时听说了,眼睛都放出光来:“连佛门法咒都抵挡不住!妖,道,佛,这是当今世上的三门,其余诸般法门流传,大体不出这三者之外,这小子的法力竟能破尽三门之法,如果我们能得悉其中的奥妙,将来回到西方,真能把佛祖都拉下马来,建立起我们牛氏自己的曼荼罗,西天便是我牛家的后院了,岂不是好!”

    凉州总管府中。金一进入静室中已经半个多时辰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独孤伽罗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门外。捧着一本书定定心心在看。忽然眼前一黑。眼皮上觉得温温软软地。颈项里也觉得有细细地呼吸声。不由笑道:“雪儿。你又皮。看我不教训你。”

    “嘻嘻。伽罗姐姐。你才不舍得哩!”从伽罗后转出地。正是窦毅地小女儿窦雪儿。她生下来地时候。窦毅已经年过四十了。把她宝贝地不行。加上窦雪儿生得也奇异。一头胎里带来地头发也不掉落。黑油油地。三岁上头发就长过腰了。人也是聪明活泼。越发招人疼。独孤伽罗与窦家是世交。彼此来往甚多。伽罗亦极她。

    “姐姐。你怎么一直在这守着呀?我见家将们入定练功。常常要大半天哩。”

    伽罗放下书。把窦雪儿拉到前。用手梳着她那一头乌黑光亮地头发。今年五岁地窦雪儿。头发已经长到大腿下面。大概到她长成。这头发也可拖曳到地上了。

    “不会很久地。他只是看一下自己地伤势而已。要治地话。孙处士会帮他。”伽罗慢慢地梳着雪儿地头发。声音也变得很慢:“我等在这里。是想要第一个知道。他地伤好了没有。这。对我很重要……”

    房中。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变得很重要地金一。正在灵台里对着钱神发愁。

    内视的法子,他从老孙那里学过,因此很快就将本真灵点出,进入了灵台紫府中。在全上下环顾一圈之后,金一发觉体内也没有什么伤势,各处窍都是畅通不滞,除了元气稍显不足之外,并无异状。

    元气的问题,对于金一来说是很好办的。他从怀中取出那一段菩提根,上面只剩下了一颗菩提子。原先,这颗菩提子已经被他摘了下来,不过没有吃,只是和菩提根收在一处,不知怎的又结回到根条上去了。

    把菩提子含在嘴里,依着以往修炼的法子一一演练前四层的变化,借着菩提子散发出来的精气补益,金一一会儿功夫就把这四层变化都练了一遍,收功之际只觉得神完气足,精气漫溢。

    他把菩提子吐出来,依旧放到菩提根条上,手一松,那颗菩提子便又结在根条上了。金一看了一会,心说怪不得最后一天只结了三颗菩提子,看来这三颗和之前的大有不同哩!虽然不能每天吃,不过能拿来练功的话,也聊胜于无了。之前他一直找不到地方来种下菩提根,没有菩提子的帮助,他修炼的进度就要慢上许多了,金一还一直为此担忧,如今看来,这问题暂时算是解决了。

    心中甚是喜慰,他正要收功出外,忽然听见灵台中一阵哭声,细细的几不可闻。金一凝神细听,只觉得有些像是金主的声音,但金主向来说话大声,喳喳呼呼的,几时变得这么细声细气了?

    “孔方兄,你这是怎么了?”在灵台中找到金主,金一大吃一惊,此时金主的样子,宛然和他在梦中所见的一般无二,也是一根绳子上穿着几个钱,病怏怏地盘在地上,呜呜直哭,只是钱神没有眼泪,算是干嚎。

    “你这没良心的小辈,呜呜。”金主一边嚎一边发牢:“我为了救你,豁出了命,几百年积聚的金气,那一天全都放出去了!哪知道那个什么兰陵王如此厉害,把我的神体都给崩断了,金气四处乱,再也收不回来,如今我家财散尽,眼看就要死了!”

    金一这才知道,原来那天的异象,是拜金主所赐。想想也是,金主的财力能够制服牛琪琪这样的妖王,这么四散暴出去,到谁上都是破法灭咒的结果,只是金主自被蛟气所伤甚重,无法收回出去的金气。

    “这大概也和我本一样,我损耗的是元气,金主损耗的是财力金气吧!”金一想通此节,忙安慰金主:“孔方兄,你我休戚相关,一笔写不出两个金字,你又是为了救我才到了今天这般田地,你这伤势包在我上,定要把你医得完好如初才行。你等着,这城中正有一个神医,能治百病,我帮你去求他。”

    他正要起,金主着细细的嗓子拼命尖叫起来:“莫去,那厮不是好人!他早知道我在你体中,却不来理我,还将三颗东西种在你心田中,让我都进不去了!”

    “有这等事!”金一吃了一惊,越发肯定,自己先前所作的那个梦,恐怕不是简单的梦,大概是自己的灵识在昏迷中不昧,才有所见吧?

    他急忙又用内视之法,将本真灵调到心田之处,细细查看之下,仗着有梦中的记忆指引,不费什么气力就找到了那株花苞,却见那花苞此时已经开放了不少,白色的花瓣上一点染红,显得极为艳可,那香气也越发浓郁,正一点一点地在整个心田中弥漫开来。

    闻着这股香气,金一的真灵好似甚为欢悦,在心田中安安静静地沐浴着香气,渐渐的竟象发出光芒来一样。金一任真灵在心田中待了好一会,才又回到灵台中,向金主道:“孔方兄,你所言是实,不过那孙处士未必是坏心,我先前昏迷也是被他救醒的。如此,我却不好贸然去请教他了。”

    金主忙道:“不用请教他,我会得自己疗伤,只是要你帮我!”第十二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路钱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