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冉冉飞白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恋霞一生 书名:清风惊艳
    <---凤舞文学网--->    李笠犹自大笑不停,看了看玉随风闷声沉思的样子,好奇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他刚才那架势唬人的,为何突然间逃掉了,我告诉你,他就是个骗子,大骗子,这天下间除了我就再也没人会这门武功了。--凤-舞-文-学-网--”玉随风笑了笑,说:“你就这般自信,据我所知,这胡洲的确会这掌法,而且已练到了八重以上。”李笠听的骇然色变,既而一想,又说:“玉兄莫非也和那胡洲学会了唬人之术?他若真会这掌法,刚才为何不用出来。”玉随风走到刘伟前,给他一阵推拿,解开他道,一边说:“我也不知道他弄的什么玄虚,只须稍待片刻,便知分晓。”李笠听的迷迷忽忽,见玉随风给刘伟推拿解,更是奇怪道:“你,你怎么用这种方法解?”玉随风心知要是告诉他自己不会内功,必然又要解释许多东西,干脆装作没听到,对刘伟说:“待会你在这看好了你家公子,我要出去看看况。”刘伟刚才虽被胡洲点了道,人却是清醒的,看着胡洲要对李笠施放迷药,差点昏了过去,心知上当,暗自后悔自己轻易听了那老狐狸的话,直到玉随风出现,局势扭转,心里才松了口气。听玉随风让他看好自己公子,忙一口答应道:“玉公子放心,小的是再也不会轻易上当了。”说完一脸歉疚的看着李笠。

    忽然外面一阵轻微兵器撞击之声,几人忙向外一望,只见首先一老者奔进畅园,那人一袭青色长衫,脚下步伐虽显狼狈,却仍是极有章法,人影飘忽,瞬间已至凉亭之上,气喘吁吁,怒目圆睁望着园外,但见外面涌进一团火红,法之快犹在那老者之上进的园来先是叱一声:“看你能逃到哪里,今若是不把我家公子交出来,我们誓不与你甘休。”随后一个云里翻落到那老者前,长剑平托,似乎那老者在不交人,她就要动手了,随后园子门口又走进一白衣少女,生的美如珠玉,秀若芝兰,洁如冰雪,淡若云烟。虽是淡装素服,却是举止幽雅,冷气侵人。白衣女子进的门来,先是打量了四周一番,淡淡的说:“如此俗物,竟占此大好花园,真是糟蹋仙境。”脚步也并没丝毫放慢,走到那红衣女子边并肩而立。

    玉随风走出门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他与二女分别许久,相思之苦时时煎熬着五脏六腑,特别一眼扫见她们似乎都清瘦了许多,一阵心酸。这玉随风虽是有点多,却对边这几个女子都是一般的痴,自从那被谢韵灵掠走,无无夜不在想着何与她们重逢,此时梦想实现了,反而有点不敢相信,疑是一场梦幻。怔了半天,才知乃是事实,要上去见面,忽觉不妥,他知二女此刻表面轻松,却是在全神贯注的盯着那老者一举一动,此人在她二人合力之下犹能全而退,实是让人乍舌。是以不敢过去分了她们的心神,只在远处悄悄观看,心里暗自奇怪怎么不见胡洲踪影。那老者一甩衣襟转过脸来,玉随风才看的清楚大概模样,一张淡黄色脸,两道疙瘩眉,一双蜂目,颧高耳陷,口阔鼻低,腮下边一部短髭不到半寸,头戴一顶闹龙扎中,足蹬粉底豹皮靴。怒气冲冲,向二女道:“你们这两个黄毛丫头不要欺人太甚,老夫或可**你们年幼无知,不予计较,倘若再咄咄相,休怪我辣手无。”雨一听此言,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骂道:“你这糟老头子好不要脸,掠了我家公子,还说我们你太甚,废话少说,不交出人来,今定让你们好看。”冬雪在他们对话之时一直在注意老者的一举一动,见那老者手上大是怪异,似乎另有奇功,连忙提醒雨小心。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你们真以为老夫收拾不了你们吗?”他说这话,心里也不免心虚,二女的武功让他吃惊不小,他出道至今,也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在两个花季少女手下,频频受辱,打的自己几无招架之力,那剑招更是让人观之心寒,怯战之意立生。很想立刻吩咐胡洲放人,但自己一世英明岂能这么毁誉一旦,自己的全盘计划哪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想到自己还有绝活没有用出,心里倒也不甚担心,此刻见二女执着如此,心知多说无益,今之事只有拳脚上见真章了。

    声道:“老而不死,今看谁把谁收拾了,看剑”她格直爽,说打就打,也不管什么武林规矩,好在那老者已与她交手半天,多少了解一点,是以从容避开突如其来的一剑。双指并拢朝着雨眉间点去。冬雪见他们交手并不急着助阵,只在一旁观战,只见雨剑鞘一格,右手长剑唰唰瞬间刺出七剑,认之准让那老者也大皱眉头,忙回手招架,手指一翻在她剑刃上屈指一弹。当的一声,雨顿感手背发麻,一剑已是刺空,急忙飞跃开。那老者得理不让,双掌齐出,疾推而来,他内力雄浑,这招更是威猛之至,雨哪敢硬接,双足一登,如同紫燕穿云,从老者头上凌空而过,长剑斗的一旋,飞天而起,再旋转而下,那老者吃了一惊,他与这女子交手半天从未见她用处如此神妙的招式,难道她也留有余力吗,心里暗惊,手上却不闲着,双臂一圈向上推起,脚下飞转,拖起一阵鬼影,虚空劈了两掌,雨忽然如遭雷击,上顿时散发一团青蒙蒙的雾气,将她护于其内,一个躯斜飞出去,一剑拄地,,恨声道:“你倒是狡猾,还有如此手段。”

    玉随风一见形似乎不妙,雨象是受了伤,心里顿时象被烈火焚烧一般,顾不得许多,直奔了过去。冬雪一把将雨扶住,急声道:“你怎么了?可不要吓我啊。”她们两个自小服侍玉随风,又同为玉神君的内定儿媳,向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感之深,非同小可,此时突见雨似受伤,心里难过,那伤就象在自己心里一样,凤目一瞪,对老者道:“你倒是狡狯,没想到竟学会了这失传几十年的炎阳神掌。”此时正是玉随风奔到之时,雨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抬头一看,那个自己想**了许久,盼望了许久的影竟然在自己的瞳孔外慢慢放大,也不知是惊是喜,嘴巴张的大大的,还没来的及说话,已被玉随风搂入怀里,两人同时问道:“你,你还好吧?”说完两人都是一阵底笑。玉随风一把握住她的小手,握的紧紧的,看着她的脸色道:“你刚才是怎么了?可把我吓坏了。”

    冬雪也早过来了,站在一旁,衣诀随风而起,恍若临波仙子。玉随风趁势将她搂了过来,疼惜的道:“你瘦了。”冬雪别过脸去,低低的说:“谁说我瘦了,这些天,吃的好睡的足,我感觉自己发福了呢。”玉随风知道她们这些天来实是受了很多委屈,在她腰上捏了捏,喃喃道:“香肌瘦几分,衣带宽三寸。宽三寸那。”冬雪低头看看自己上,可不是吗,以前穿着很合适的衣服已经宽敞了许多,听着玉随风喃喃道衣带宽三寸,也不觉痴了,想起这些天来为他担惊受怕,吃不饱睡不香,路上风波劳顿,幸亏上天不负有心人,能够见到他无恙,又是庆幸,又是辛酸,侧过脸去,早已泪满双颊。三人只顾相怜相惜,却不知冷落了另外一个人,只听一句冷冰冰的声音道:“光天化之下,亲亲我我,成何体统,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他却不知,这几天自小生活在深山,又是厮混惯了的,对这世俗礼法,根本不大理会,是以时时做出骇世之举。

    冬雪本对他伤了雨之事暗恨于心,如不是玉随风突然出现,让她陷入回忆之中,此刻怕不早与他拼个你死我活了,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怒气上涌,拔而起,斥道:“匹夫,看剑!”蝴蝶穿花一般,将剑一绕一转,袭向老者。那老者哼了一句道:“雕虫小技。”冬雪右手将剑法使开,左手是擒拿的路数,斗的长剑一收,向上一纵,飞脚旋踢。老者一一破解,冬雪手法越来越快,直至后来,竟如落花飞舞一般,倏高倏低,忽起忽落,疑进反退,疑退反进,令人眼花缭乱,不可视。老者也大有应接不暇之感,忙拿出生平绝艺,谨慎招架。冬雪剑式不变,影一恍,腾空而起,在空中复又一转,绕着老者头上飞了起来,用的正是玉神君的独门轻功,斜月移花步。只见一片白云,早已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正是:秋水凝霜寒,飞舞剑光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清风惊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