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佳人自出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恋霞一生 书名:清风惊艳
    <---凤舞文学网--->    刘伟闻言,呆了一呆,半天回过神来看向李笠,李笠笑着说:“你听玉兄的没错,别找了,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就有人来放我出来了。--凤-舞-文-学-网--”刘伟心道这两个不知道在弄什么玄虚,悻悻的走了过来,一股坐在地上。李笠忽然道:“来人了,玉兄是否要‘回避’一下?”玉随风会意,笑了笑道:“想看好戏,自然是在戏台后面听的清。”说完又走向玉佛之后,一眼看到刚刚被自己掩盖好的秘密通道,心里一阵起伏,压抑的难过,狠不的立刻下去再看一眼冷寒袖,这一眼一定比以前看的都清楚,更柔,可惜已经不可能了,门外已传来一阵大笑,忙伏下子,侧耳倾听。

    只听的李笠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半天了。”接着一个人迈了进来哈哈一笑说:“让你久等了,我此番来是救你逃脱这牢笼之灾的。”他话音刚落,就听一声暴喝:“老匹夫,废话少说,快把我家公子放出来。”进来之人正是胡洲,他看了看牢笼回头笑嘻嘻的对刘伟说:“急什么,要放你家公子还不简单,只要你配合一下就行。”刘伟极是忠心,为了救李笠,别说是配合一下,就是立刻以命换命也是肯的,当下急声道:“如何配合。”胡洲笑一声,缓缓说:“你过来让我把你几大道点上便可。”刘伟心想这开启机关与点自己道有什么关系,满脸不解,但一心想着只要自己让他点了道,李笠便能脱困,一时不去想那么多,就要答应。知仆莫若主,李笠早看透了他心中想法,急声喊道:“不要,不要上他当。”刘伟听李笠一喊,立刻顿了顿,又看了眼胡洲,见后者笑嘻嘻的站在那里,好象在说:“来啊,只要让我点了你道,你家主子立刻就能出来。”眼睛一,心道就是以我的命去换公子出来,我也在所不惜,何况这一点小事,想起平里李笠视他如手足,今就到了报答他的时候了,哪里还犹豫,几个箭步奔到胡洲面前,将眼一闭说:“来吧,快点把我家公子放出来。”

    胡洲哪会给他后悔的机会,一指点了过去,李笠出声阻止已是晚了,刘伟应声到地。李笠大惊,愤然道:“你想要做什么?”胡洲慢慢腾腾的道:“当然是放你出来啊。”李笠心道这老匹夫狡猾倒也狡猾,这事做的却极是愚蠢,他把自己用牢笼起来,此刻又把自己从里面放出来,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心里想着却不敢如此说。胡洲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油包,一边说:“你一定在想我这个人实在愚蠢,明明把你困住了,为何还要放你自由,我不妨明白的告诉你,我之所以把你抓住又急着放你出来是因为我马上要把你带去一个地方,有人要见你。”玉随风躲在后面听他们对话,一时也分析不出来什么,只有继续藏在佛像之后,那胡洲自信这畅园中没有别人进出,更没想过玉随风会出现这里,是以不疑有他。

    李笠哼了一声,不去理他,心道你只要放了我出来,看我如何收拾你.胡洲打开油包的手忽然停了下来,对着李笠奇怪的一笑说:“你猜猜这里面是什么?”玉随风躲在佛像之后,虽听的清楚,但却不知胡洲手里拿了个小油包,听胡洲有此一问,也不知所以,就闻李笠说:“你手里能拿的出什么好东西,无非是一些害人的玩意。”胡洲呀呀称赞道:“你果然聪明,一猜就中,其实呢,这也不是什么厉害的物事,弹指迷香,你总听说过吧?”玉随风与李笠闻言心里都是一震,这弹指迷香原是下五门的东西,却是厉害的紧,闻进少许,就会立刻昏睡过去。要换作平时,对李笠用此迷香,他大可以避过,可今在牢笼之中,那是避无可避了,所以一听此言,都是一惊。玉随风一急之下就要出去制止,转**一想,若是自己出去,或可阻止他对李笠施放迷香,但又如何将他从牢笼里解救出来呢,于是又停的来,静观其变。李笠也是满脸失色,他做梦也没想到胡洲这么不要脸,竟动用这下流手段,心里把他家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胡洲看了看外面道:“天色已晚,也该上路了。”旁边的那二女一听要上路了,吓的脸色发白,忍不住大喊一声,夺门而逃,胡洲嘲弄的笑了笑,不去理他们,李笠暗叹:“烟花女子……”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奔进一人,高呼道:“老爷,老爷,不好了,大老爷跟两个年轻少女打起来了。”胡洲大怒,回头一巴掌打的那人一个跟头又跌了出去。大骂道:“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两个女子能成什么气候。”那仆人委屈道:“可是大老爷似乎落了下风”因为怕胡洲生气,是以声音压的很低,可是胡洲还是听见了,猛然一回头,一把提着那人衣领,将他拎了起来说:“你说什么?再说一次?”玉随风在佛像后面听的清清楚楚,心道不知那大老爷又是谁,看来胡洲竟也对他十分的推崇。又听那仆人道:“你从大老爷那里出来以后,大老爷怕你路上出什么以外,是以也过来了,刚进的门来,外面就闯进两个少女,一个白衣似雪,一个红衣似火,喊着老爷的名字,说是要找什么公子的,大老爷见有人闹事,就要打发她们出去,谁知一言不和,打了起来。小的们本以为凭大老爷的武功打发他们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谁知那两个姑娘也厉害的紧,开始还是不败不胜之局,后来那两个女子突然使出一种小的想都不敢想的剑法,看的小的们各各心神俱醉,后来我见大老爷却是招架的心神俱碎,是以赶忙跑来给老爷报信的。”

    胡洲听的心烦,什么心神俱醉,心神俱碎,抓住那仆人噼里啪啦的又是一阵耳光,心里却想:“以我堂兄的武学修为,别说是两个姑娘,便是两个绝代高手,也奈何不了他,这下人定是看花眼了。”将那仆人扔在一边,又走到牢笼前,看着李笠道:“我本是要给你用这迷药,然后送你去见一个人,不料那人现在已经来了,看来你只好继续在牢笼里享受一番了,不过这迷香这苦你倒可以不用承受了,我一会再来看你。”说完踢了那仆人一脚道:“蠢材,还不与我前去看看是何人生事。”说完便朝门外走去。忽然屋里有人喊道:“胡御使,你要到哪里去啊?”

    胡洲忙回头一看,只见玉佛后又走出一人,正是早上掉进陷阱的玉随风,这一惊非同小可,手指颤抖着指向玉随风道:“你,你,你是怎么出来的?”玉随风突然出现,让他心里顿感不妙,气势上已是输了一着。原来玉随风听他与仆人对话,虽不知那大老爷是何方神圣,但却已猜想的到那二女必是冬雪和雨,冬雪二人武功自小由玉神君亲手调教,放眼天下,几无抗手,就是欧阳仲谋也不比她们强上多少,这大老爷居然能在她们双剑合壁之下,支持了半天,其厉害之处自是可以想象。二女一到,给自己平添了许多信心,只是这一闹,胡洲却是不会放李笠出来了,自己也就没有再躲的必要,于是走了出来。此时见问,眨了眨眼睛说:“我,我,我不告诉你。”竟是学着胡洲的口气结结巴巴说了出来。

    胡洲怒火中烧,对着玉随风一掌劈了过来,下面飞脚踢到。玉随风暗道一声卤莽,自己怎么忘了这胡洲武功绝顶,只想着二女到来,欣喜过了头了。此时胡洲拳脚打到,只好心**合一,左手招架,上斜仰,右手一张向胡洲肩胛抓去。左手与胡洲碰实,右手借力变抓为推,打向胡洲口,胡洲想是没料到有此一招,忙退后一步。玉随风心里大奇,为何自己和他过了一招,感觉他的内功还在高星之下。胡洲嘿嘿笑道:“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看来你是要老夫出绝招了。”玉随风心里一紧,心道恐怕他要用炎阳神掌了,哪里还敢分心,集中注意力,看他如何施为。

    只见那胡洲拿桩站稳,双掌一摆一合,李笠咦的一声。那胡洲面有得色,忽然大喊一声:“炎阳神掌!”玉随风心里一颤,突然闻听李笠大喊一声:“原来是个骗子。”只见胡洲双脚一顿,向外跑去,霎时无影无踪,轻功倒是不错。李笠哈哈笑道:“我以为他真的会此功夫,哪知竟是个骗子。”玉随风可不如此想,段蘅芜应该不会大言诓他,这胡洲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正是:乌云吹不散,双眉皱不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清风惊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