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霜锋三尺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恋霞一生 书名:清风惊艳
    <---凤舞文学网--->    冷寒袖将信将疑,把长剑向墙壁上一戳,噗的一声,竟然不象其余部分坚若金石,而是应手而入,宝剑转了个圈,轻轻一划,只见里面赫然又是一个开关,回头笑道:“玉哥哥,我道这人为何设计这么个安全之所,原来他把出去的机关也放这里了。--凤-舞-文-学-网--”玉随风仔细看了看,又看看上面十几丈高的洞口,奇道:“这江南水乡,怎会有这么十几丈的深井,却无水渗出呢,这牢笼封闭之好当真匪夷所思。”冷寒袖一听,急道:“我们把这开关打开,若有水流进来,那我们岂不是自寻死路?”

    玉随风点点头,道:“果真如此,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就必须要走下去,把机关打开吧。”冷寒袖心知也只有如此,顺手将机关打开,又是隆隆几声,两人靠的紧紧的,生怕被什么给分开了。一会工夫墙壁上突现一洞口,可供一人穿行而过,二人对视一眼,陆续走了过去,竟然又是一间石室,只是显得“富丽堂皇”的多,居然有一颗夜明珠闪闪发光,女人最是喜欢这些玩意,立即拖着玉随风走了过去。

    明珠嵌在墙壁上,墙壁的下面是一张石桌,上面笔墨具全,还有一张字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篇小文,只见上写道:“余食山中之酒,一醉千,醒来之时,仿若隔世,今之武林无一人不醉,无一不醉,趋名者醉于朝野,趋利者醉于山林,豪者醉于声色车马,而武林竟为昏迷不醒之武林也,哀哉,痛哉,吾空自感叹:‘世人皆醉我独醒,世人皆浊我独清’避于乱世,栖于此。无奈仍旧难得清净,为人要挟,受他利用,替其守住此门户。回首过往,余三十成名,剑扫天下,随盟主东争西战,天下之大,莫有匹敌,自以为得志。五十之年,方知青年之可笑,幡然醒悟,图归隐山林,相伴于清风明月。岂料天意弄人,又陷此泥潭,难以自拔……”下面字迹模糊不清,象是被人抹去了,再接下去:“此洞机关经老夫修改之后,若无老夫打开门户,任何人皆无法自由出入,如想出的此洞,就请将墙上对子补上,老夫自会打开石门,放你们一关。

    玉随风看过之后,又好气又好笑,这人不知是何来历,观其言象一武林前辈,怎么也学起秀才舞文弄墨了,但是人在屋檐下又不得不低头,他让对,就只好勉为一试了。举步四处打量,只见有一石门,重逾千斤,上面有一行字,看笔迹应是此人无异,只见上面写着:“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玉随风笑了笑,随手拿起狼毫,补上一句:“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根。”写完之后,朗声喊道:“前辈,在下班门弄斧,好歹补了上去,还请放行如何。”声落,门嘎叽一声开了,两人走了进去,竟然又是一间石室,与方才那间一般无二,门上也有一行字:“怪小人之颠倒豪杰,不知惯颠倒方为小人”玉随风大感有趣,信手填上:“惜吾辈之受世折磨,不知惟折磨方见吾辈。”写完将笔放好,静待石门打开。半天毫无动静,玉随风心里奇怪,高呼道:“前辈为何还不放行,莫非晚辈答的不好,不能通过吗?”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孺子可教!”听声音便知此人饱经沧桑,内力更是浑厚,连冷寒袖这等修为,也是心惊,心道若是此人为敌,一会怕不要有一番恶战。那人又道:“不近人,举世皆畏途”只是此次是用口述,玉随风尚未答话,冷寒袖早已接过道:“不察物,一生俱梦境”。那人似乎一楞,接着大笑起来,象是要宣泄心中积郁良久的不快,只震两人晕晕沉沉,那老者一内力修为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冷寒袖还能忍受,玉随风半点内功没有,早不堪其苦,直呕吐。冷寒秀怒声道:“若是卖弄武功,尽可出来一较高下,你只在那藏头露尾,鬼叫什么。”

    那人一听,立刻停止大笑,象是叹了口气道:“二十年了,二十年没人敢向老夫叫阵了,我是说你们后生可畏呢还是说你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冷寒袖冷冷道:“我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要是个成名人物,就请出来,与我放手一博。”说罢,一脸紧张之色看着玉随风,急道:“你没事吧,那老鬼一阵鬼叫有没有伤到你。”玉随风心里虽是难受,也只有装作没事道:“寒袖,不要对前辈无礼。”然后强撑着站起来,高声道:“前辈,可否容晚辈等见上一面。”

    那苍老的声音道:“见了一面又如何,相见不如不见,见了我你们只有死的更快些,到时我就不得不杀了你们,但我又不忍杀害你们……”下面的话便再也听不清了,玉随风笑道:“前辈既然不忍,为何还要加害,这点晚辈实在不知其意。”那老者似乎很不高兴道:“我们此刻是敌对的立场,你难道不知道吗?我见到了敌人,能不下杀手吗?”玉随风耸了耸肩道:“正如前辈所言,我们此刻乃是敌对立场,或许少时我们便可成为朋友,那不就免去一场厮杀了吗。”那老者沉吟片刻,道:“你会和你的敌人交朋友吗?”玉随风含笑而立,对着那道门道:“为何不可,晚辈一直以为这世上最成功的交友便是化敌为友了,不知前辈以为呢?”

    “世上最成功的交友便是化敌为友了……”那老者反复**着这句,良久道:“那世上最失败的树敌呢?”玉随风似乎猜到了这老者的部分遭遇,当下答道:“当然是化友为敌啊,因为那人当初与你心心同照,自然知道你的弱点所在,因此在成为敌人之后,他就能打到你的三寸,一击置你于死地。”

    话刚出口,最后一道门户也随着一阵轰鸣,打了开来,两人对看一眼,都不知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危险,互相以眼神鼓励对方,然后一起迈了进去,只见这最后一间石室比前面两间宽敞了许多,对着门的墙壁之下坐着一个老人,白发垂肩,盘腿而坐,双手平放,注视着二人进来。玉随风一拱手道:“晚辈玉随风无意中打扰前辈清修,实在罪过。”那老者抬眼看了他一眼,玉随风竟如遭电击,心道:“这老人不知是何来头,自己怎么有这么强烈的反映。”白发老者点了点头道:“你或是无意,我却是有心,我并非在此清修,而是在此等你们来此送死。”

    玉随风心道:“我倒现在都不知道是为何人所害,真是冤枉,须从这老者口中出点眉目来。”轻笑道:“那倒是晚辈累你老在此受苦了,不知在下何得何能,竟然能劳前辈大驾?”白发老者道:“你能耐大的很呢,听说他们分坛主都在你手下吃了大亏,此次兴师动众,要取你命,为保万无一失,才把老夫也给请了出来”。玉随风心里叫苦,自己一路疾行,不敢有丝毫耽搁,怎料还是被天尊教的人给追上了。那老者又接着道:“我还听说,你让你的两个侍女去把太湖帮少主的鼻子也给割了下来,还把他们分坛主点了道丢进西湖喂鱼,幸亏那位分坛主命大,得以逃脱,你小子手段也够毒的啊,把人鼻子给割了,那玉面神龙的招牌不是被你砸了,人家的面子还往哪放,不过现在看来,就算是不怕他鼻子割下来,他那玉面二字也保不住了,江湖上居然又多出你这么个风流人物,跟你一比,他就只能称的上是白脸小龙了。”

    玉随风嘿嘿笑道:“前辈你这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呢?”心里却道:“此老之言若真,那冬雪,雨也快追过来了?”想到此,欢喜之色,溢于言表,这些子,虽为冷寒袖中毒一事,担惊受怕,却时刻没忘记二女,自己与他二人共处一十八年之久,感之深,可说无人可比。那老者看透他心中心思,继续道:“我见你,品貌具佳,是个难得的人才,本无伤害之心,可是我受人之托,也必须忠人之事,你准备好应战了吗?”

    玉随风闻言一惊,这老头翻脸比翻书都快,刚才还有说有笑,怎会又要动手,冷寒袖早声道:“前辈尽管出手,小女子自不量力,向你讨教几招。”那老者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道:“女娃儿,你知道老夫是谁吗?”冷寒袖道:“你是谁不重要,我只要知道自己有多少能耐就行。”说完挽了个剑花道:“前辈请亮兵器。”

    老者还未说话,玉随风抢道:“寒袖,不要胡闹,你哪是前辈对手,何况你余毒未清,如何与人动手?”冷寒袖冷冷道:“不用你管,我就是要和他动手。”玉随风心里叫苦连天,知道她大概是在为冬雪二人的事不开心,小姐脾气又使出来了。对老者一拱手道:“就有晚辈来请教前辈武艺吧。”随手拿起桌上狼毫道:“晚辈就以此为兵刃,前辈请。”

    正是:肠托毫端,剑气照胆寒。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清风惊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