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风雨路迢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恋霞一生 书名:清风惊艳
    <---凤舞文学网--->    高星心里奇怪,手上却不敢怠慢,他虽不知玉随风如何会突然变化至此,但是他有了内功,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当下双掌一伸,一股劲风涌了出来,直往玉随风去。--凤-舞-文-学-网--玉随风不屑的笑了下,将长剑一展,一挑,一引,顿时将那劲风悉数压了回去,去的比来的还要快的多,高星大惊,子向后一仰,同时双掌齐出,使出浑力气挡了一挡,只觉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震动,奇怪的是那股劲力,家数竟似与自己相同,这可让他想破脑袋也不知所以。

    崔越跌在一旁,傻傻的看着这边,只觉得匪夷所思,这种事,自己听也不曾听过,适才玉随风还手无缚鸡之力,为何此刻却又有如此强劲的功力,他哪里知道,此刻玉随风仍然是毫无内功,只是方才他见冷寒袖命垂危,惊急之下,那借力打力的工夫竟让他摸了个十七**。说起来那陆飞云那跤跌的实在冤枉,假如玉随风捏住他手腕的时候,他不用力挣脱,而是一动不动,玉随风就拿他无丝毫办法了,他一动力,恰恰为玉随风所用,借力将他扔了出去,跌了个七零八素,反观崔越怕伤着了玉随风,所以并未用力挣扎,所以跌的甚轻,只是这其中道理,别人哪的明白。此刻都是急拼命,更是都不敢藏拙,直把生平所学尽数使出,高星更是把吃的力气都用了出来,岂知如此做法正是帮了玉随风的大忙。

    高星心里直犯嘀咕,搞不清眼下状况,这个玉随风实在让他伤透脑筋,被他戏耍半也就罢了,倘若此刻将他诛杀,自己仍是最后的赢家,怎料弄到最后,自己反倒又奈何不了他了,越想越气,只把眉毛和胡子都竖了起来,哪还有半点高兴的样子。

    玉随风见他面色一会变白一会变青,眉毛直竖,怒发冲冠,还道他要出什么绝招,不敢轻视,忙一剑刺来,想那高星出力,以便借他之力将其诛杀于此,怎知高星并不硬接,一闪避了过去,然后鼠眼盯着玉随风,将眼睛迷成了一条线,绕着玉随风走了一圈,然后停住,玉随风不知他在搞什么鬼,也在原地慢慢转头,眼睛始终不敢离开高星的眼光,心道:“他越是迟迟不肯动手,定是有极厉害的手法,今自己几人的生死存亡,便在此一战,自己可千万输不的”,当下打起精神,小心应付。

    只见那高星双手平举,两手一合,铮铮有声,竟如金石之器相撞。玉随风心中一凛,但脚下还是向前跨了一步,手中长剑护,静待那高星出手。高星左臂突伸,一把向玉随风长剑抓去,这下大出玉随风意料,常人出手,通常先以右手攻敌,左手防护,这叫攻守兼备,岂料高星一出手竟大背常理,玉随风急切之下,来不急用那借力之法,长剑一下被他抓住,再想挣脱,谈何容易。此等惊险时刻,他越发冷静起来,当下左手一伸,向高星几处大扶去,高星怎知他这一扶毫无杀伤力,当下顾不得伤人,只求先把他长剑夺过来,用力一抽。这一抽正中玉随风下怀,只见他手腕一抖,将长剑轻轻一送,一股大力从剑尖直透过去,的那高星不得不撒手,只气的双目圆睁,又无可奈何。

    高星心下大是奇怪,此刻玉随风内功如此精深,倘若配上刚才那几记精妙的剑招,不出三招,自己定然尸横此处,只不知道他为何只会见招拆招了,莫非他此刻有了内功却又把招式给忘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其实他哪里知道,玉随风此时刚刚领悟借力伤人的功法,却不甚娴熟,不能将敌人内力与自己的招式互相结合,只能见招破招,否则高星此刻哪里还有命在。高星自是不解,手上不敢稍停,双手一展,又攻了过来,玉随风一剑刺向对方肩头“巨骨”大,想他发力搁挡,岂知高星竟似不觉,呼的一声,变掌为抓,抓向玉随风口。玉随风大吃一惊,连忙侧闪过,已是惊了一冷汗,这一下若抓实了,便再无生理。

    玉随风幼小时曾听父亲说过当一个人内功修炼到登极造峰的地步,可以暂时封闭道,但仍有迹象可寻,或者有种邪派武学可以练的筋脉逆转,周道变位,不惧人点,莫非这高星练的就是这种内功。想到此处,也不面带沮丧,存了几分怯意。只见那高星又是一掌打来,双掌翻起之时,掌心处竟隐有墨黑之气,料是毒掌之类的功夫,玉随风可以借力打力,对方力道只要不是太大,都可以为自己所用,对高星并不是太过忌惮,但此刻高星用毒掌,可就大大的麻烦,玉随风眉头微皱,心知厉害,一剑轻挑,见招破招,不时的利用高星浑厚的内力给于敌手不小的打击。

    顷刻间已拆了数十招,玉随风全神招架,那高星突然一掌轻轻按来,看是轻飘,实则刚猛,玉随风长剑一横,这一掌正打在了剑之上,高星只觉自己打出的力气全都如石沉大海,正自心惊,那剑尖之上又涌出一股大力,剑芒暴涨,高星吓的向后便跳,腰部已被剑芒所伤,心惊之余,哪里还敢恋战,当下一跃,从窗子逃了出去,其余等人更是不敢停留,片刻功夫,全部都消失在夜幕之中。

    玉随风不发一言,待他们渐渐的远去了,眼中的炯炯神光,也跟着慢慢的消失了,他这一战虽全是借高星之力将其击败,但是精神的损耗却是不小,长嘘了一口气,道:“崔大哥,你莫要怪小弟适才卤莽,因刚才急切之下,脑子里一片空白,是以不分敌我的乱打一通,还请大哥不要责怪才是。”

    崔越哈哈一笑道:“兄弟这是什么话,你救了我们大家一命,我谢你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敢怪罪,只是你怎么突然会起内功了。”说着,挠着头皮思索,想了半天还是不得要领,玉随风淡淡一笑,言道:“我不会内功,小弟怎敢欺骗崔大哥及李掌门。”崔越还待再问,却见玉随风一脸焦急之色,看着已经昏厥冷寒袖,顿时知趣,停止继续发问。

    玉随风皱着眉头,考虑良久,突然若有所得,走到茶几旁边,拿出一个杯子,然后提剑在手,向左腕划去,顿时血如泉涌,一会功夫,流了满满一大杯,玉随风本来疲惫不堪的体此刻更是雪上加霜,颤颤娓娓的走到冷寒袖旁,轻轻的坐下去,象似脱力了一般,崔越与李万生对他的行为极是不解,但见他如此做法,心知必有道理,虽都关心之极,却也是不敢打扰,任他施为。

    玉随风满脸担心,小心翼翼的将冷寒袖扶住,将那一杯鲜血给她灌了下去,等到他又将冷寒袖放好之时,崔越才忍不住发问道:“兄弟,你这么做有用吗?”玉随风苦笑道:“或许有用吧,我也不确定,刚才听寒袖说千年人参之类的灵药可以将她的病拖延几,我才想到,我幼年之时,家父为医治我这五绝脉,给我服用了大量的奇药,我想我这鲜血定然早已成了仙品,功效或许不比那千年人参差。”崔越听的一楞,不再说话。李万生听的大是辛酸,他以为玉随风此话并不足以相信,定是因冷寒袖回天乏术了,所以悲痛之极,无奈之下想出这种办法来,想必也无甚用处,叹道自古红颜多薄命,不知道苍天为何要将这一对侣拆散。

    突然冷寒袖“嘤”的一声,竟幽幽醒转过来,玉随风激动的一下将她抱住,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声音嘶哑的道:“寒袖,你可醒了!”再也不能说出一句话来,冷寒袖感觉的到他的深,心里颤抖着,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只将一颗臻首深深的埋在玉随风怀里,那边两人不忍打扰这对苦命鸳鸯,识趣的走出门去。

    一等二人走出,冷寒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绪,一把将玉随风抱住,嘶喊道:“我只道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昏迷之中,恍惚见到你,伸手摸去,你却又不见了,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不想死,我真的不要死,我若死了,以后都见不到你了,那种感觉我一刻也无法忍受。”说完哽咽起来,悲悲凄凄,惹的玉随风一阵怜。用力将她搂住道:“你在昏迷之中倒还好受,你可知道,你就在我眼前突然的消失了,我想抓抓不住你,想随你而去却又不能,那种感觉比起你来,并不好过。幸好,上天佑我,得已让你清醒过来,明我们便动去寻找令尊,让他一展回妙手,把你体内的余毒彻底排清。只是你这小丫头以后可不许再做如此傻事了,你若为我死了,我岂忍独生。”

    冷寒袖一双晶莹妙目深的注视着玉随风道:“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为了你,以后我不敢再轻生了。”

    玉随风一捏她的俏鼻道:“你知道就好,以后不许再做这种傻事,赶快休息一会,我去门外看看崔大哥和李大哥,明我们便要与他们分别了。”说完,轻轻的将冷寒袖抱起,走到里屋,将她放到上,用被子给她盖好,也没注意到冷寒袖满脸羞。深深的叹了口气,满脸惆怅的走出门去。

    正是: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清风惊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