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穷边逢故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恋霞一生 书名:清风惊艳
    <---凤舞文学网--->    崔越正对冬雪击败谢韵灵之事感到好奇,连忙就干了这大杯,要问个清楚,突然门外跌跌撞撞走进一人,刚进酒楼便自跌倒,浑是伤,几人皆是侠义中人,自是不能坐视不理,崔越大步过去将其扶起问道:“兄台怎会这般摸样?莫非曾与人争斗?”说话之时已是将那人搀扶到自己座位。--凤-舞-文-学-网--

    玉随风细观那人,四十多岁年纪,国字脸,卧蚕眉,满目正气,料想不是狡之徒,此时见他气喘吁吁,怕是耗力过度,已经快到虚脱的地步了,当下言道:“大哥,且让这位前辈休息一时吧,他已快脱力了。”

    崔越暗叫一声惭愧,自己只知问个明白,却没看到此人时下已无力气说话了,自己这卤莽的脾气总要改一改才是,于是点了点头,注视着那大汉的面色变化。

    就在这时,门外又是一阵喧哗,风一般挤进一群人,玉随风一见,暗笑:“人说不是冤家不聚头,信不我欺,怎么两次与大哥相遇都会碰到这厮。”

    崔越也是一呆,喊道:“姓陆的小子,你那疱疹好了?”

    一群人中赫然有那陆飞云站在其中,只是此时不比当那嚣张气焰,他好象不是带头的,只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在他旁一人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那人回过头来,轻视的看了眼崔越道:“不想这小小酒楼还真是风云际会,先有李大掌门到了,又有南北二拳的南拳也到了,哈哈高某真是三生有幸啊?”

    玉随风喊道:“你自称高某,不知可有高人之处,有一名唤高柳的,你可认得?”

    那人嘿然道:“那是家兄,你在哪里见过?莫不是又要的?”

    玉随风道:“我说呢,看你们那样子也就知道是一对兄弟了,如此出奇的丑陋,世上能有几对夫妇生的出来啊?”原来此人与那高柳竟生的九分相象,只是说话底气要足的多,看来手不错。

    那人也不生气,冷哼道:“牙尖嘴利,只不是手上工夫如何,快点将李万生那老鬼交给我,我或可给你们一个全尸。”

    几人这才知道,刚才所救之人竟是华山掌门,只不知华山派如何与这干人结怨,遭他们追杀,奇怪的是,李掌门武功盖世,怎么会被他们打的如此狼狈,莫非其中另有隐

    玉随风道:“如此说来我们交与不交,都是难逃一死了?”

    陆飞云此时好象觉得己方胜券在握,也提起勇气站了出来道:“你是必死无疑,你旁那位姑娘嘛,我们皆是怜香惜玉之人,却是不会伤害她的。”言下大是忿忿,他恼怒这玉随风每次见到,他边总是少不了绝世美女,自己怎就无如此艳福,真是又妒又恨,又生抢人之**。

    冷寒袖见他如此轻侮自己等人,早就大怒,闻声便道:“你自怜香惜玉,我却不怜臭惜草,少时定将你那双贼眼挖出来,就你那两下子还妄想置人于死地,无异痴人说梦。”

    这话换作旁人来说,那陆飞云肯定是忍不住要扑上去厮杀一番,但他生平有一特点,就是从不和美女生气,纵使被骂的狗血喷头,他也是受用之极,此时见冷寒袖与自己说话,虽是大骂自己,却也极是高兴,当下言道:“姑娘有所不知,你后那人真真不是个好东西,我上次见他,他就带了两个绝世美人,不想没过多久,他就把她们给扔了,转而又来纠缠姑娘,你可千万不要上他恶当,受他花言巧语哄骗,不然悔之晚矣”。

    玉随风听他瞎扯一番,虽也有点恼怒,更多的却是伤感,他近来,时时**及几女,只是当着寒袖的面,不能提及,此时经陆飞云如此一说,顿时百感焦急,真个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痴痴**道:“索影从来宜清夜,友溶溶月。谁知太奢,竟将满树琼枝,染成红烨。休猜杏也与桃也,斑斑疑是相思血。”突然妙目一翻,大怒道:“陆飞云,你怎知是我将她二人扔下不顾,又去纠缠寒袖?你一无所知,就在这信口胡扯,真是卑鄙之极,我本敬你也是当世之英才,不料,你下流至此,真让你祖上蒙羞”。竟是动了真怒,他本温文儒雅,若非陆飞云满口荒唐,又提及他最是挂怀之事,断不会如此。

    这一气非同小可,冷寒袖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又是心疼,又是泛酸,不由对陆飞云更是着恼,就要教训他一顿,崔越怕她不敌,忙道:“小妹子,暂且不要动怒,看我给你出气,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

    崔越瞪着虎目,一步步迈向陆飞云,陆飞云自上次一战,至今仍心有余悸,只是佳人在前,断不能示人以弱,强行子道:“上次我们没打过瘾,今天就让我再领教一下南拳的手段。”

    崔越哈哈大笑:“败军之将,也敢言勇?上次爷爷放了你一把,哪道你不知死活,又送上门来,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来,来,待我看看你的打爷鞭可有进步?”

    陆飞云怕他当着冷寒袖的面把当迎宾楼之事说出来,也不顾实力悬殊,大叫一声,龙凤鞭挥了出去,崔越这是第二次领教这鞭法,早知其七寸,况且近来修习“万般无奈拳”,已非当可比。万般无奈拳,招有心生,生生不息,并无固定路,乃只重拳意,不重其形,陆飞云怎会是他对手,他之所以让那陆飞云连连出手,只是想慢慢戏弄他,给玉随风二人出口气而已。

    那陆飞云只打的虎虎生风,崔越却是没事一般,转来晃去,视他若无物,陆飞云大怒,一鞭抽去,崔越哈哈一笑而过,陆飞云顺势带起一条椅子,猛想崔越砸去,崔越一个斜跨,一手抓住椅子一腿,只那一绕,直向陆飞云上罩来,陆飞云躲的可没他轻松,简直有点狼狈,用鞭子护住头部,向后斜飘三尺,方才躲过,已是暗暗吃惊,不到几个月,为何这崔越武功竟高明如斯,让人叹为观止。当较量,自己与他堪称伯仲,今比试,他竟视己如等闲。

    那高柳之弟看出崔越非易于之辈,喊道:“陆少帮主,你不是他对手,快快退回来,南拳之名,果然不虚,今倒要领教一番。”

    陆飞云哪里还敢再战,忙跃了回去,崔越也不追赶,对那高柳之弟道:“且报上姓名来,咱家不杀无名之辈。”

    那人涵养非陆飞云可比,答道:“在下姓高,名星”

    崔越一听,哈哈大笑:“高兴?呆会看我打的你悲伤!”

    那高星嘿嘿一笑:“你倒是自负,莫要让我失望才好。”

    崔越突然回头对玉随风喊道:“玉兄弟,刚才你说这厮与他兄长相貌有九分相象,他兄长又是何人?”

    玉随风经他这一折腾,早已恢复常态,回道:“他兄长,名叫高柳,天尊教的军师。”

    崔越突然笑的弯下腰来,拍着肚子道:“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众人均是不解,那崔越指着高星道:“你说你长相酷似高柳,看你那材,我有八个字送你”说完,又自大笑起来。

    那高星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道:“哪八个字?”

    崔越强行止住笑,一本正经的道:“蒲柳之姿,高柳之貌!”

    那高星这下有点忍不住了,想那蒲柳之姿乃是女子谦称,怎可形容自己,实在是侮辱之极,怒道:“真是欺人太甚,愚与兄长貌虽相若……”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崔越已是大喝,休要多言,什么鱼与熊掌?看我先拿下这条鱼,后见了那熊掌,也一并收拾了,古人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偏不信这个理,接招吧。

    且看:人逞计,侠士仁侠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清风惊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