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流水绕孤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恋霞一生 书名:清风惊艳
    <---凤舞文学网--->    谢韵灵并不答话,又是一掌拍去,嘴里叫道:“再接我一掌”

    那女子也毫不示弱,一掌迎了上去,这一下二人都出了七分力,顿时周围桌椅碎的一塌糊涂,两人又是一个旗鼓相当之局,那白衣女子心底大为震撼:“自己从小被父亲喂食了无数的仙草妙药,所以内功较同龄人早已强过数倍,眼前这妖艳女子看起来与自己仿佛年龄,为何内功修为竟是还在自己之上。--凤-舞-文-学-网--”

    那谢韵灵也不好受,刚才那一掌,自己已能感受到那白衣少女并不弱于自己的内功,再看刚才她回敬自己鱼刺的手法,巧妙之处实是自己所不能及,当下也是不敢再轻举妄动,因为此刻雨,冬雪定是在四处寻找他们,倘若在此生事,不久消息便会传到他们那里,自己一行就危险了,况且若是单打独斗自己也未必就能胜她,今之事也只好暂且忍他一忍,思量到此,也就媚的一笑道:“姑娘果然好内功,我只想试你一试,并无他意,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那白衣少女正准备迎接她下一波攻击,不料她却主动停住,不由大奇,但转首看了看玉随风,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下道:“看来我方才的确是错怪于他了,这女子武功与自己在伯仲之间,后又有几个如狼似虎的大汉,定不是怕了自己,而是知道一时半会的也奈何不了自己,又不想多生事端,所以才想息事宁人,哼,哼,我偏不叫你们如愿。”当下冷冷的道:“小妹怎敢计较,姐姐乃是好客,初见小妹,便赏了根鱼刺与我,小妹感激都来不及呢,只是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姐姐出手大方,我怎肯恁的小家子气,我请你们大家每人一根鱼刺如何?”

    谢韵灵倒还无所谓,那高柳等人自知那鱼刺自己可消受不起,当下大惊,摆好架势,准备迎接突然而至的鱼刺,等了半天却不见那白衣少女动手,不由有点心急,那马高雄已是喊了出来:“姑娘你快动手吧,我们这个样子好生难受,倒还不如被你打那一下,也胜过现在这么担惊受怕的,摆这么个架势,好不累人。”

    那白衣少女并不答话,一双妙目只望向玉随风,好象在问道:“你想不想逃啊?”

    玉随风恨不的大声喊出来:“想啊,我想逃,想和你一起逃到天涯海角!”只怕这话一喊出来,就再也没机会逃走了,只有笑了笑,那白衣少女会意,当下也不再看这边一行人,一个人在那轻轻的吟着一首东坡的“蝶恋花”,清歌慢吟,煞是好听,细听起来,歌词是: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回时,绿水人家饶,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却被无恼。

    谢韵灵等人自是不解其中奥妙,那两位当事人可就不一样了,玉随风听她在那“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一句上特别加重了音调,当下看了看客栈后面的湖面,当下明白,也就对那女子会心一笑。

    谢韵灵一时不知两人在搞什么鬼,只知心下泛酸,不是滋味,忙道:“弟弟,姐姐已经饱了,我们先去歇着吧,明还要赶路。”

    玉随风无法,虽想在与那白衣女子沟通一会,奈何现在实在是得罪那谢韵灵不起,也只好随她去了。

    他们一共要了三间客房,高柳五人共住一间,剩余两间,不言可知有一间形同虚设,那谢韵灵至极,又是如狼似虎的年龄,现下又得玉随风这一美味,进了房立刻心花怒放起来。一把将玉随风一个臂膀搂住道:“姐姐这些天可为了你这冤家受了不少的苦,你如今可要好好补偿于我才是。”言罢,一个劲的笑。

    那玉随风只差没吐了出来,看了一眼窗外的湖面,回将谢韵灵一把抱了起来,笑道:“姐姐好一个妙人儿,材风韵,那杨妃怕也不及你吧?今天小弟可是艳福不浅。”

    谢韵灵有点迫不及待,早已罗褥半解,里面内衣已经看的一清二楚,那玉随风倒是慢慢吞吞,好不解风,那谢韵灵不由嗔怪道:“弟弟快来啊!”一边说着一边倒向上。

    (此处含有不适宜公众阅读内容,故此屏蔽)

    那谢韵灵实在无法忍耐了,一把把玉随风推倒在上,一边自脱衣物,嘴里喊道:“你这个冤家,这等会折磨人,这会你可要补偿于我。”

    她已迷似火,径直脱着衣服,不料突然一脚飞来,正中她软麻,当即从上被踢了下来,一时大吃一惊,急道:“你这冤家又在搞什么鬼?快点帮我扶起来”

    那玉随风嘻嘻一笑跳下来:“我等了半天机会这才一脚把你踹开,怎么可能再自寻烦恼呢?你就在这歇息片刻,又有何妨呢?小弟我就不多作停留了,就此告别,但愿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你才好。”

    那谢韵灵这会总算明白了,原来那玉随风一直是对她虚与委蛇,并不曾对她用,顿时心中大怒,但此时也不适合动怒,要赶快运功冲开道才好,那时他想跑也跑不掉了。原来那玉随风虽然一脚踢中她道,但是由于他没有修习过内功,所以并无多大力道,只要稍稍片刻,便能把道冲开。

    那玉随风当然也知道若要等她冲开道,就有的自己苦头吃了,那自己岂不是功亏一篑,而且经此一番,她一定会对自己处处提防,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逃走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脱,只不知那白衣少女现在有没有在外面接应自己。现在要想法捣乱,不让她尽快冲开道才是,于是走到谢韵灵面前道:“姐姐,你也莫怪小弟薄,其实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谢韵灵正是想不明白,以自己的美艳,那玉随风为何竟无动于衷,在关键时刻来了个紧急刹车,狠狠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且说说你有什么苦衷?”

    那玉随风一整表,郑重的道:“以你的美艳,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你慕,只是小弟不行,你虽然美丽动人,但你其实却早已该是一个糟老太婆了,你让我如何与你相处,我不作呕而死,也被人骂死了,你说对吧?你都这么老了,就不怕别人说你老牛吃嫩草吗?”

    那谢韵灵听他说到那“糟老太婆”时,已气的眼冒金星了,一口气没上来,顿时喷出一口鲜血,当时晕了过去。

    玉随风见目的已达,连忙走到窗前,只见窗下有一小舟,舟上一白衣少女,美的如那出水洛妃,婷婷于舟上,向他招手,不由欢声道:“我要跳下去了,你可要将我接住。”

    那女子脸色一红,点了点头,玉随风随即跳下,那女子似也看出他不会武功,只好两手一伸将他抱入怀里,玉随风暗叫一声:“消魂!”与刚才相比自是不能同而语。

    那少女脸上又是一红,赶忙将他放下道:“我们赶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玉随风温柔的看着她道:“姑娘,我以前就认识你了。”

    那少女笑道:“少要唬我,你要是认识我,且说说我是谁?来自何方。”

    玉随风见她笑的动人,也笑了笑道:“你叫嫦娥,来自月宫。”

    那白衣少女一时呆住了,然后又笑道:“你真贫嘴,怪不得那妖女对你这等着迷呢。我们还是赶快动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小舟慢慢的离开了鸿飞楼的视线,只留下了一阵笑声,待到那谢韵灵醒来时也只看到了寒鸦数点,流水绕孤舟,除了大骂,也徒负奈何。正是:

    留驻鸿飞楼,鸿飞却冥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清风惊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