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来了一个小乞丐

    大理城里的小乞丐

    东洲大陆,群国割据。北方北辽,西方式西夏。东方是大理,南方是南宋。还有众多国中之国,各国混战,烽烟四起。帮派林立,纷争四起。

    大理城内,有四大善人,当然也有四大恶人,在什么地方都有善与恶,有人说有恶的地方,自然就有恶,也有人说没有恶那能有善。四大善人以赵天师为首,经常资助各路江湖豪杰,有孟尝君之称谓。大理城内的五华坛也成了江湖一处圣地,来往这里的四大门派的弟子也巨多。到大理城自然要拜访一下赵天师。

    一。大理城内来了一个小乞丐,面黄肌瘦,一看就知道是一小乞丐,到也生的眉清目秀,也只剩下那对小眼珠,滑溜溜的透露出一点狡黠。这小乞丐上肯定没有一个铜板,在西大街溜达了2圈了,看到杜子腾与杜子飞两兄弟开的馒头铺里刚出炉的馒头只流口水,可惜无分文,眼馋得紧。

    这小乞丐,忽然眼睛贼亮起来,看到一群乞丐都往五华坛方向去,小乞丐忽然有了一力气,也跑了起来。原来赵天师又开始开棚送粥。小乞丐一边跑,一边拿出一个磕掉了半边的破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抢到了一个好位置。小乞丐喝完了一破碗粥,意犹未尽啊。都饿了2天了,一碗粥怎么能吃的饱呢?小乞丐把发髻重新换了个发型。将散乱的头发,用手梳理成了一个流云发髻。然后把那件破外翻过来穿在上继续排队,小乞丐来来回回,折腾了5破碗粥,小乞丐无奈的准备走开,原来他第五次的时候,被一个道童发现,这只破碗来盛过好几次粥了,小道童瞪了他几眼,小乞丐心虚的躲开了,哎都是破碗惹的祸。

    小乞丐无精打采的低头走着,不巧被撞了一个趔趄。小乞丐抬头一看,是一位老道长。穿八卦衣,清风道骨,白羽飘飘,手持拂尘,一看就是本城的大善人赵天师。小乞丐连忙作揖,:”小子东篱,一时失神,冲撞了赵天师,望赵天师能饶恕下子这一回.”

    赵天师一甩拂尘,笑道:“无量天尊,无妨无妨,刚巧,有一小事要你去办,办完之后自有赏赐,小子,先随我来。”

    赵天师带着小乞丐到了东大街的武器店,对乞丐说道:“武林大会就要召开了,武器店的蒲良与我相交多年。今你便在这里选一把防的武器吧,丐帮号称我南宋第一大帮派。”

    小乞丐忽然有点晕,难道赵天师把我当成了丐帮的弟子。又或者难道真有哪位丐帮的小乞丐喜欢游戏人间。小乞丐滑溜溜的转动着贼亮的眼珠。“东篱谢过赵天师,”心里盘算着有便宜不赚那不就是王八蛋?

    小乞丐看了看武器店的武器,点钢枪、白铁剑、水墨扇、双口刃,选什么呢?恩有了就选水墨扇吧,其实小乞丐盘算过了,所有的武器就这扇子轻,携带方便,消耗的体力自然就少,馒头可以少吃2口,而且天气炎可以扇扇风啊。

    赵天师没在意小乞丐选的是什么武器,随后吩咐道“小子,一会随我去把粥棚里的厨具送往杜子腾,杜子飞兄弟哪里吧。这一个铜板是你的赏钱。“

    小乞丐连说:赵天师,您老就放心吧。我现在就去收拾一下送过去。小乞丐又心里盘算了,那流着口水的馒头啊小哥哥我来了。哥哥也有一个铜板了。小乞丐哼着小曲,不多时就到了杜子腾杜子飞兄弟的铺子。

    “两位杜老板好啊,小子奉命前来将厨具归还,另外赵天师说了,杜老板这里的馒头是出了名的好吃,让小子带几个回去。”

    杜子腾哈哈起来“这小子到也口齿伶俐,手脚利落。子飞啊,给这小子包几个馒头,”

    杜子飞说道:好嘞。大哥最近咱们店里生意不错。要不让这小子在咱们这里帮几天忙啊?“杜子腾说道:”小子你可愿意啊。馒头管饱,然后再赏一个铜板。“

    小乞丐连说“那敢好啊,小子无依无靠,天生天养。能吃饱还有有铜板拿当然好了啊。“

    小乞丐伸手接过杜子飞递过来的馒头,几口就吃完了,打了个饱嗝。“TMD,今天终于吃饱了,两位老板有什么吩咐啊。”

    “最近大理城内来了十大门派,在此招收弟子,各国来弟子住满了客栈,所以找你来帮忙,你没其他的手艺,就跟着子飞做馒头吧。”杜子腾说道。

    小乞丐后来才知道原来好吃的馒头做起来是耗费很大的体力的,每天累的腰酸背痛。几天下来也吃不消。好在每天都有足够的馒头吃体力恢复的就比较快,小乞丐也有点满足了。回想这几年,孤儿流浪的子,靠乞讨过活。受尽白眼欺凌,好在哥哥生乐观,不然前几年早死早托生了,小乞丐在心里叨叨起来。

    转眼间在这馒头铺里一月有余。杜子腾喊来小乞丐说道:“小子,你在我这里也帮了几天了,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有想法,到了我这年纪,雄心壮志早已被磨灭,正巧各派长老齐聚大理准备招收弟子,运气好说不定被哪位长老看上,以后你也就丰衣足食了,你先去赵天师那里求一封推荐信,碰下运气吧.”

    小乞丐心里暗暗想到,“杜老板这份恩,来再还吧。”

    “在这一个月中,我看你这小子到也伶俐乖巧,有毅力。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带上你的勇气去闯一番吧。杜子腾接着说。

    “多谢杜老板的关照,小子这就去找天师大人。”小乞丐作揖说道。

    “恩,临行前把你的工钱带上,江湖险恶,还是去东大街那里买上一些金疮药吧。”杜子腾将钱袋递过来。

    小乞丐出了包子铺赶往五华坛,拜见赵天师。

    门口那道童看着小乞丐,直觉有点眼熟,原来小乞丐穿了干净的衣服,梳理了头发。

    “哦?原来你是那个拿破碗的小乞丐啊,你以为穿了干净的衣服我就不认识你了啊?“道童有些恍然大悟。”

    “道兄说笑了,东篱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还请道兄给同传一下,小子想拜见赵天师。”

    “哼,我师父也是你说想见就见的啊。师父理万机,最近各派都在大理城内,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接见你这等小人物啊,”小道童撅着嘴,头抬得高高的说道。

    小乞丐有点失落,受尽白眼又不是一次。

    “不过呢,师父吩咐过了,给你留着一封推荐信,”小道童说着从怀里拿出推荐信,“至于你能入哪个门派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小道童把门关上了。

    大清早的小乞丐带上推荐信赶往皇宫御道前的广场上,那里早以人声鼎沸,十大门派的长老带着各派弟子挑选弟子。小乞丐犹豫了半天,自己进什么门派好呢?丐帮肯定不会去了,自己当了好几年乞丐。星宿派?远在青海适用不了那里的高原气候。天龙派?那不是修的苦禅吗?吃不了那苦。少林派不让娶媳妇更不能去。峨眉派?那是女人去的地方咱是爷们不能去的。武当派?那不就是牛鼻子吗?太难看了。明教?我体弱下怎么能比的过他们那些人高马大的家伙,蒸馒头还行。天山派?在天山之上太冷受不了。慕容派?恩不错的选择啊,还搞双修呢?小乞丐一脸坏笑。逍遥派最好啊,就是对弟子的要求太高啊,听说千里挑一,弟子一直不多。小乞丐转悠了一下就有了这么多的想法,原来小乞丐在一个时辰的时间把各派都了解了一下。

    小乞丐带上推荐信拜见了逍遥派的人,小乞丐带递上推荐信,随后逍遥派的长老接待了小乞丐,“老朽,澹台子羽,你有赵天师的推荐信,老朽自当接见一番。抚琴百余载,难觅一知音,没想在大理竟遇到赵天师,想入我门派到也容易,这本是江湖上最基本的功夫,先演练一下,稍后各大门派会统一有一次历练如果能够活着回来的可入我门派“。说完挥手

    大理城里的小乞丐

    东洲大陆,群国割据。北方北辽,西方式西夏。东方是大理,南方是南宋。还有众多国中之国,各国混战,烽烟四起。帮派林立,纷争四起。

    大理城内,有四大善人,当然也有四大恶人,在什么地方都有善与恶,有人说有恶的地方,自然就有恶,也有人说没有恶那能有善。四大善人以赵天师为首,经常资助各路江湖豪杰,有孟尝君之称谓。大理城内的五华坛也成了江湖一处圣地,来往这里的四大门派的弟子也巨多。到大理城自然要拜访一下赵天师。

    一。大理城内来了一个小乞丐,面黄肌瘦,一看就知道是一小乞丐,到也生的眉清目秀,也只剩下那对小眼珠,滑溜溜的透露出一点狡黠。这小乞丐上肯定没有一个铜板,在西大街溜达了2圈了,看到杜子腾与杜子飞两兄弟开的馒头铺里刚出炉的馒头只流口水,可惜无分文,眼馋得紧。

    这小乞丐,忽然眼睛贼亮起来,看到一群乞丐都往五华坛方向去,小乞丐忽然有了一力气,也跑了起来。原来赵天师又开始开棚送粥。小乞丐一边跑,一边拿出一个磕掉了半边的破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抢到了一个好位置。小乞丐喝完了一破碗粥,意犹未尽啊。都饿了2天了,一碗粥怎么能吃的饱呢?小乞丐把发髻重新换了个发型。将散乱的头发,用手梳理成了一个流云发髻。然后把那件破外翻过来穿在上继续排队,小乞丐来来回回,折腾了5破碗粥,小乞丐无奈的准备走开,原来他第五次的时候,被一个道童发现,这只破碗来盛过好几次粥了,小道童瞪了他几眼,小乞丐心虚的躲开了,哎都是破碗惹的祸。

    小乞丐无精打采的低头走着,不巧被撞了一个趔趄。小乞丐抬头一看,是一位老道长。穿八卦衣,清风道骨,白羽飘飘,手持拂尘,一看就是本城的大善人赵天师。小乞丐连忙作揖,:”小子东篱,一时失神,冲撞了赵天师,望赵天师能饶恕下子这一回.”

    赵天师一甩拂尘,笑道:“无量天尊,无妨无妨,刚巧,有一小事要你去办,办完之后自有赏赐,小子,先随我来。”

    赵天师带着小乞丐到了东大街的武器店,对乞丐说道:“武林大会就要召开了,武器店的蒲良与我相交多年。今你便在这里选一把防的武器吧,丐帮号称我南宋第一大帮派。”

    小乞丐忽然有点晕,难道赵天师把我当成了丐帮的弟子。又或者难道真有哪位丐帮的小乞丐喜欢游戏人间。小乞丐滑溜溜的转动着贼亮的眼珠。“东篱谢过赵天师,”心里盘算着有便宜不赚那不就是王八蛋?

    小乞丐看了看武器店的武器,点钢枪、白铁剑、水墨扇、双口刃,选什么呢?恩有了就选水墨扇吧,其实小乞丐盘算过了,所有的武器就这扇子轻,携带方便,消耗的体力自然就少,馒头可以少吃2口,而且天气炎可以扇扇风啊。

    赵天师没在意小乞丐选的是什么武器,随后吩咐道“小子,一会随我去把粥棚里的厨具送往杜子腾,杜子飞兄弟哪里吧。这一个铜板是你的赏钱。“

    小乞丐连说:赵天师,您老就放心吧。我现在就去收拾一下送过去。小乞丐又心里盘算了,那流着口水的馒头啊小哥哥我来了。哥哥也有一个铜板了。小乞丐哼着小曲,不多时就到了杜子腾杜子飞兄弟的铺子。

    “两位杜老板好啊,小子奉命前来将厨具归还,另外赵天师说了,杜老板这里的馒头是出了名的好吃,让小子带几个回去。”

    杜子腾哈哈起来“这小子到也口齿伶俐,手脚利落。子飞啊,给这小子包几个馒头,”

    杜子飞说道:好嘞。大哥最近咱们店里生意不错。要不让这小子在咱们这里帮几天忙啊?“杜子腾说道:”小子你可愿意啊。馒头管饱,然后再赏一个铜板。“

    小乞丐连说“那敢好啊,小子无依无靠,天生天养。能吃饱还有有铜板拿当然好了啊。“

    小乞丐伸手接过杜子飞递过来的馒头,几口就吃完了,打了个饱嗝。“TMD,今天终于吃饱了,两位老板有什么吩咐啊。”

    “最近大理城内来了十大门派,在此招收弟子,各国来弟子住满了客栈,所以找你来帮忙,你没其他的手艺,就跟着子飞做馒头吧。”杜子腾说道。

    小乞丐后来才知道原来好吃的馒头做起来是耗费很大的体力的,每天累的腰酸背痛。几天下来也吃不消。好在每天都有足够的馒头吃体力恢复的就比较快,小乞丐也有点满足了。回想这几年,孤儿流浪的子,靠乞讨过活。受尽白眼欺凌,好在哥哥生乐观,不然前几年早死早托生了,小乞丐在心里叨叨起来。

    转眼间在这馒头铺里一月有余。杜子腾喊来小乞丐说道:“小子,你在我这里也帮了几天了,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有想法,到了我这年纪,雄心壮志早已被磨灭,正巧各派长老齐聚大理准备招收弟子,运气好说不定被哪位长老看上,以后你也就丰衣足食了,你先去赵天师那里求一封推荐信,碰下运气吧.”

    小乞丐心里暗暗想到,“杜老板这份恩,来再还吧。”

    “在这一个月中,我看你这小子到也伶俐乖巧,有毅力。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带上你的勇气去闯一番吧。杜子腾接着说。

    “多谢杜老板的关照,小子这就去找天师大人。”小乞丐作揖说道。

    “恩,临行前把你的工钱带上,江湖险恶,还是去东大街那里买上一些金疮药吧。”杜子腾将钱袋递过来。

    小乞丐出了包子铺赶往五华坛,拜见赵天师。

    门口那道童看着小乞丐,直觉有点眼熟,原来小乞丐穿了干净的衣服,梳理了头发。

    “哦?原来你是那个拿破碗的小乞丐啊,你以为穿了干净的衣服我就不认识你了啊?“道童有些恍然大悟。”

    “道兄说笑了,东篱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还请道兄给同传一下,小子想拜见赵天师。”

    “哼,我师父也是你说想见就见的啊。师父理万机,最近各派都在大理城内,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接见你这等小人物啊,”小道童撅着嘴,头抬得高高的说道。

    小乞丐有点失落,受尽白眼又不是一次。

    “不过呢,师父吩咐过了,给你留着一封推荐信,”小道童说着从怀里拿出推荐信,“至于你能入哪个门派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小道童把门关上了。

    大清早的小乞丐带上推荐信赶往皇宫御道前的广场上,那里早以人声鼎沸,十大门派的长老带着各派弟子挑选弟子。小乞丐犹豫了半天,自己进什么门派好呢?丐帮肯定不会去了,自己当了好几年乞丐。星宿派?远在青海适用不了那里的高原气候。天龙派?那不是修的苦禅吗?吃不了那苦。少林派不让娶媳妇更不能去。峨眉派?那是女人去的地方咱是爷们不能去的。武当派?那不就是牛鼻子吗?太难看了。明教?我体弱下怎么能比的过他们那些人高马大的家伙,蒸馒头还行。天山派?在天山之上太冷受不了。慕容派?恩不错的选择啊,还搞双修呢?小乞丐一脸坏笑。逍遥派最好啊,就是对弟子的要求太高啊,听说千里挑一,弟子一直不多。小乞丐转悠了一下就有了这么多的想法,原来小乞丐在一个时辰的时间把各派都了解了一下。

    小乞丐带上推荐信拜见了逍遥派的人,小乞丐带递上推荐信,随后逍遥派的长老接待了小乞丐,“老朽,澹台子羽,你有赵天师的推荐信,老朽自当接见一番。抚琴百余载,难觅一知音,没想在大理竟遇到赵天师,想入我门派到也容易,这本是江湖上最基本的功夫,先演练一下,稍后各大门派会统一有一次历练如果能够活着回来的可入我门派“。说完挥手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天外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