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契啊

    她的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慢慢的渗透夏肴的衬衫直到他的肩膀。他讶异的捧起她的脸,脸上还挂着清晰的泪痕:“别哭,怎么了乔尼。”.

    他有些笨拙安慰她,她却没有停的意思,还是低低的哭。他重新将她抱回怀里,索让她在他肩膀上哭个痛快。乔尼也不客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都噌到他衣服上,他竟然眉都不皱一下。他都快被她哭心碎了。

    过了良久她才从他怀里抬起头,眼睛红红的,脸色有些发白像脆弱的陶瓷娃娃。男人本就无法拒绝女人的眼泪,何况是这个绝色佳人,何况他对她是有感的。那一刻动夏肴几乎是不自的吻上她的红唇,吻的很是烈。

    这回乔尼是不再哭了,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反应不过来。只能顺从的环住他的脖子,任由他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夏肴忘的吻着她,他的已经完全吞噬了她的知觉。他的舌头在她的小嘴里寻找她的,缠着她的舌头一起跳舞。海风揉乱乔尼的长发,也揉乱了他们的心居。

    他轻她的唇瓣,乔尼本能的发出低低的呻吟。该死的,这个女人动的摸样也太妖魔化了,真是个祸害。夏肴深呼吸试图平息紊乱的心跳,却发现是徒劳无功的。唇上突然的失温让乔尼有微微的失落,不过还没来得及叹息,他又重新复上她的滴。她微肿的红唇,迷离的眼神简直就是致命的毒药,问有谁能抗拒的了。夏肴无力的想我的心终究是被你偷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肴终于停下来,温柔拨开她额前的发丝,另一只手撑着她有些发软的体。天的夜晚还有几分凉意,他还有些不舍的抚着她的脸:“回家吧,小心着凉。”

    “抱抱。”某女很应景的说。一声撒欢让夏肴心悸。他依言打横抱起她,向马路走。乔尼在他怀里咯咯的笑了起来,被她传染似的夏肴也忍不住笑。

    “怎么这么轻啊,吃的又不比任何人少。”“嘿嘿,据说用脑消耗能量比体力还多,可能就是这样才长不胖。”

    “也有道理,可是我没见你怎么用脑了啊。”“有好伐,是你没看见而已。”

    “刚才为什么哭啊?”哎~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她调皮的反问:“那你干嘛突然亲我呢?”难道是同一个道理,都是因为动吗赭。

    夏肴被她问的不自在,盖弥彰的说:“是我先问你问题,不能岔开话题。”乔尼不服气的哼在心里,大男人主义,刚才都不害臊现在害臊什么啊。

    夏肴仿佛听见她的话外音,沉下脸问:“在想什么,说给哥听听。”“没,绝对没有。”

    沙滩上似乎还漾着两个人的余音,恋人的耳语还隐隐缠绕在轻柔的海风中,平添了多少旖旎醉人的味道,甜蜜醉人。难怪古人说‘只羡鸳鸯不羡仙’。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千里追妻:宝贝让我负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