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年少

    红|袖|言||小|说不过看他似乎真的很不痛快啊。她倾过去伸手抚平他眉间的褶皱,终究还是舍不得。

    “夏肴,其实这一切都怪你呢,你就别在这里装深沉了!”他真的一头雾水了,不是你我愿的事吗,怎么又要怪他了。

    “说吧,怎么回事。”她的眼神忽的悠远了,这一刻的她似乎和他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屏障,让他无来由的心慌。

    她又怎么能忘记那一年。在他过完成年礼的的当年生宴。他们谈笑风生,意气风发,她却完全像一个多余的人,只能沉默的看着他们。你血气方刚的年龄需要朋友,有共同的理想也好,想逞英雄也好,这她都能理解。不能接受的是她转找到他时,夏宅秋千架下拥吻的画面刺痛了她的眼睛。她也无法忘记那个叫悠悠的女孩,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长发飘逸,她在他的怀里露出恬然陶醉的神色,是那么的动人却也那么的伤人。

    最后她只记得自己转离开,从这一刻开始告诉自己只能给自己妹妹的定位了。那颗年少稚嫩的心仿佛从那一刻开始就飞速的成熟坚强起来。

    梦做到一半生生的剪掉了。年少的矜持,让那份深深的埋在了心里。然而时间让浅的东西更浅,深的东西更深,越藏越浓烈的感,让她自己都手足无措。

    所以刻意的疏远,刻意的遗忘,在以后的那些年,和自己的感斗争中,反而把自己的心磨的越来越坚硬了。

    然后jason,以及后来的无数男人就顺理成章的出现,用来做忘记他的练习。也是不久之后她就明白,无论谁都取代不了他的位置,她的心小,就只有一个空位,那里就只有夏肴。所以她放弃挣扎,就下去好了,不管有什么结果。想通的那天早晨,阳光温暖和煦,让她想起他的笑容,于是她对着天空微笑了。那时她已经考上了他的大学,而他的女朋友也变成了胡雪莉。

重要声明:小说《千里追妻:宝贝让我负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