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忍考试(七)

    一脚踩在地上,迅速的向我罗冲去,地面被踩的寸寸崩碎,烟尘弥漫了整个考场。

    突然出现我罗的下,一脚用力的踢在我罗的下巴上,把我罗踢向了高空。

    飞到了半空之中,沙之盾才慢慢的跟了上来,完全追不上小李的速度。

    我罗的上寸寸龟裂,沙之铠甲也承受不住小李力量,开始崩碎。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场中不断被小李打飞的我罗,根本发现不了高速移动的小李。

    最后,我罗被小李从高空打了下来,背后的葫芦迅速的化为了沙子,垫在了我罗的下。

    巨大的声响,沙尘漫天,小李的影从飞舞的尘土中滚了出来。

    我罗的影从沙尘中显了出来,沙子形成了半圆形的盾,护住了我罗。

    我上的沙之铠甲到处都是裂纹,颤抖着举起手,沙子形成了巨大的手掌抓向了小李,小李挣扎着想要躲开,但全的断裂和使用里莲华的负荷,使得小李完全不能行动。

    沙子形成的手掌抓住了小李的左手和左脚,我罗看着不断挣扎的小李,残忍的说道:“沙缚柩————————”

    右手一握,小李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倒在了地上。

    我罗丝毫没有停止,继续纵这沙子袭向了已经晕过去的小李。

    ‘怎么可能,剧还是偏向原来的样子,明明已经破坏了许多,可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抑制力?还是所谓的神?’零的体不可遏止的抖了一下。

    看着凯挡在小李前,零微微想了想,走到紧抓着栏杆的鸣人边,轻声的说道:“那个家伙,可是你的同类呢~~”

    看到鸣人的体微微抖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不同的是,比起你,他可是完全封闭了自己的心呢。”

    鸣人怔怔的看着我罗,跳了下去,跑向了小李,与我罗交错而过,侧头看向他,眼神复杂。

    零也跳了下去,出现在小李的边,俯下,看着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小李,伸出手,轻轻的抓出小李的左手。

    “完全粉碎了。”检查了一下小李的左手左脚,零轻声自语道。

    “什么?”鸣人走了过来,没有听清,疑惑的问道。

    “他全断裂,左手左脚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如果没有意外,他的忍者生涯就此结束了。”零平静的说道。

    “什么!!!”站在一旁的凯神激动的冲了过来,揪住零的衣领,大声的叫道。

    凯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旁边的鸣人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不过……”用力的把凯紧紧抓住的手解开,零缓缓的说道:“如果是传说中的那个人,也许会有机会。”

    “是谁?”鸣人惊喜的看着零。

    “你说的……是三忍中唯一的女……纲手姬吧……”凯顿了顿,缓缓的说道。

    “嗯,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治疗他了。”点点头,零平静的说道。

    看着小李被医疗队抬走,零回到了看台上。

    红走了过来,开口问道:“雏田呢?她没事吧。”

    零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把她送回向家了,她已经没事了。”

    ………………………………………(▽#)=﹏﹏………………………………………

    走在大街上,看着惠比寿不停地追逐着鸣人,来到了一乐拉面,坐了下来,吃了一碗面,付了钱,离开,漫无目的的游在木叶中。

    根据着已近模糊的记忆,来到了温泉街。

    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人体碰撞地面的声音,走了过去。

    发现只有惠比寿昏倒在地,没有发现鸣人的影和预想中的人。

    直到天黑也没有发现所想寻找的人,只好回家。

    回到家,发现白与夕颜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坐到位子上,拿起了筷子。

    “怎么样?考试没有什么问题吧~~”夕颜微笑着问道。

    “没事,根本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咽下了口中的饭,零无聊的说道。

    “这样吗?那我就放心了,如果遇到无法抗衡的对手一定要赶快放弃。”夕颜有些担心的说道。

    “嗯嗯~~知道了。”零敷衍道。

    吃完饭,零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开口说道:“我和白出去一下,晚上可能会很晚回来。”

    “白,我们走吧。”向着白招了招手,向着门外走去。

    走出门,和白走到无人的角落里,零开口道:“白,戴好面具,有事做。”

    白一言不发的戴上面具,零跃上了房屋,看到白也跟了上来,迅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跳去。

    看着从向家独自一人走出来的夕红,零和白偷偷的跟了上去。

    看到夕红走到空无一人的小路上,零向白打了个手势。

    白会意,丢出一把千本,在夕红的前,整个人出现在夕红的前,吸引了红的注意力。

    “你是谁?想要做什么?”红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白,手中拿出了一把苦无横在前,质问道。

    “结束了。”

    突然,从后传来零的声音,脖子一痛,双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搂住了晕过去的夕红,零一口咬在了夕红的脖子上,没有吸多少血,零迅速的把血液融入了红的体里。

    白走了过来,脱下了面具,说道:“有人来了,赶快走吧。”

    “知道了。”抱起了红,零跳到了房屋上,几个起落,和白一起消失不见。

    来到森林中,放下了红,不一会,红就醒来,恭敬的半跪在地上,说道:“主人。”

    “起来,鞍马八云在哪?”拉起了跪在地上的红,零问道。

    红恭敬的说出了鞍马八云的所在。

    来到红所说的地方,零闭上眼,感觉了一下四周的气息,发现有许多的暗部潜伏在房子的四周。

    离开,来到森林中,零伸出手抬起了半跪在地的红的下巴,狠狠的吻上了红的唇。

    良久,唇分,零说道:“你回去吧,有事我会找你的。”

    看着红离开,转过头,看着紧咬着嘴唇的白,摸了摸白的脸,笑着说道:“我们回家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的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