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忍考试的前奏

    懒懒的伸了个腰,零用手擦了擦眼睛,正要下,却发现白趴在沿。

    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捏了捏白的脸,穿上鞋子,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来到客厅,夕颜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坐到了自己的位子,拿起一杯牛,一口气喝干。

    “白呢?”夕颜疑惑的问道。

    “最近任务那么多,而且都很费力,她还在我房间睡觉。”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每天晚上她都在自己的房间睡,到早上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房间了……”

    “对了,鸣人他们呢?有没有回来。”

    夕颜点点头:“嗯,他们前天就回来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你和白正在出任务,你们回来的时候他们又出去了,现在应该在村子里吧。”

    “最近就要中忍考试了,你们好好好好休息一下,准备中忍考试吧。”

    “好啊,我先出去了。”吃饱了,零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如果白找我的话,让她在火影岩等我。”

    ………………………………………(▽#)=﹏﹏………………………………………

    走在路上,前方传来吵闹的声音,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远远地发现小樱正在痛殴鸣人。

    最后似乎是三代的孙子木叶丸说了什么,小樱暴怒,僵硬的转过头,疯狂的追逐这鸣人和木叶丸等人。

    正在急速奔跑的木叶丸撞到了人,凭借过人的目力,看清楚了被撞之人头上的护额,撇了撇嘴:“沙忍的吗~~”

    穿着黑色衣服,脸上有着紫色条纹,背着东西的沙忍揪着木叶丸的领子,把他提到了半空中。

    鸣人紧张的叫道:“木叶丸!”

    黑色衣服的沙忍说道:“我说我很痛呢,混蛋小鬼。”

    旁边的女沙忍说道:“算了吧,不然待会儿又要被他教训了。”

    小樱不停的道歉道:“实在抱歉,刚才都是我不好。”

    鸣人大声的叫道:“喂,你把他给我放下!”

    “不过是想趁那个啰嗦的家伙还没来之前先玩玩。”黑衣沙忍不屑的说道。

    木叶丸不停的挣扎到:“放开我!”

    “还有精神的吗,混蛋小鬼。”

    鸣人愤怒的冲了上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冲到半途,向后倒去。

    黑衣沙忍嘲笑道:“木叶的下忍,还真是弱得可以呢。”

    “你真叫人恶心。”

    “我最讨厌矮子了...尤其是岁数不大,还那么狂妄的。”沙忍握紧了拳头。

    “真想杀了你们...”

    女沙忍避开了视线:“唉,我可不管了。”

    “那我就先杀了这个矮冬瓜,然后再是那个啰嗦的矮子。”一拳打向了木叶丸。

    见到这种景,零也无法坐视不管,迅速的伸出手,控制着空气形成了一个拳头,重重的击在黑衣沙忍的下巴上。

    一个瞬,接住了木叶丸,放到鸣人边,转,懒懒的对着两个沙忍说道:“你们两个,算了,那个被我打飞的家伙,你想要对三代火影的孙子做什么?”

    “切~~”从旁边的树上传来了佐助的声音,把手中的小石子捏成粉。

    两个沙忍满头冷汗的看着木叶丸,女沙忍苦涩的开口道:“什么……这个小鬼……竟然是……火影的孙子……”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树的另一面传来:“堪九郎,手鞠。”

    堪九郎声音有些颤抖:“我罗...”

    “走吧,我们可不是来玩的。”我罗从树上跳下,来到两人边冷冷的说道。

    佐助也跳了下来,说道:“喂,我再说你,你叫什么名字?”

    手鞠有些意外的说道:“是,是问我吗?”

    “不是,是旁边那个背着葫芦的。”指着我罗说道。

    “沙漠之我罗,我倒是对你也有点兴趣,名字是?”

    “宇智波佐助。”两人对视,互不相让。

    这时,鸣人忽然插了进来:“那个那个,你觉得我怎么样?”

    “没兴趣,不过……你的名字是?”对着鸣人旁边的零问道。

    “我吗?零。”懒洋洋的回答道。

    “原来你叫零,我叫手鞠,别忘记我哦~~”手鞠微笑着对零说道。

    “哦。”转,一步踏在了半空,没有踩到地面,直接站到了半空中。

    对着鸣人几人说道:“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站在半空的零,借着光线,勉强可以看出,零踩到的地方都有一块薄薄的冰。

    无聊的一步一步在空中走向火影岩,突然,看见了井野一组正在休息,伸手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根紫水晶手链,喊了一声:“井野,接住!”

    扔向了井野,稍微控制了一下手链的速度与方向。

    井野听见零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本能的抬头,看见有东西飞了过来,一把抓在手里。

    井野惊喜的看着手中的紫水晶手链,高兴的说道:“这时给我的吗?”

    零从空中降下,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给你的了,最近怎么样?”

    井野抱怨道:“每天基本上都是D级的任务,C级的基本上没几个,简单死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把井野抱在怀里,轻轻的说道。

    “这样啊……”井野有些失望,轻轻的从零的怀里挣了出来。

    有些好笑的摸了摸井野的头,说道:“又不是长时间不在,只是中忍考试,要去修炼。”

    “中忍考试?那是什么?”井野疑惑的问道。

    “你去问阿斯玛上忍就知道了,我走了。”收回手,向着火影岩赶去。

    ………………………………………(▽#)=﹏﹏………………………………………

    来到火影岩,就看见白无聊的坐着,头靠在膝盖上。

    “白,等很久了吗?”零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白摇了摇头:“没有,大人,我也才来一会。”

    来到火影岩,就看见白无聊的坐着,头靠在膝盖上。

    “白,等很久了吗?”零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白摇了摇头:“没有,大人,我也才来一会。”

    “那么,你继续教我你们水无月一族的血迹界限吧...”零无奈的说道。

    “是,大人。”

    看着微笑着的白,不知道怎么会得到水无月血迹界限的苦恼消散了许多。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的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