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下)

    双翼一扇,摇摇晃晃的飞向大桥。

    感觉到两对翼无法同时控制,零咆哮一声,纯蓝的羽翼化为点点光芒,融入了零的体,消失不见,只留下黑色的蝠翼。

    蝠翼一振,飞速的冲上了大桥,停不住,撞向了前方。

    砸到了桥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仰天长啸。

    黑色的蝠翼开始不停的扇,猛烈的风暴吹散了笼罩在大桥上的浓雾。

    鬼鲛正要把达兹纳斩杀当场,却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握着鲛肌,双手高举,不知所措。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零所吸引,愣愣的看着不断扇着蝠翼的零。

    达兹纳忘记了险些死亡的恐惧,喃喃的道:“这到底是什么啊?!”

    突然一声惨叫响起,原来是小樱推开了达兹纳,被鬼鲛用鲛肌打飞了。

    被惨叫声所惊动,零看向了惨叫的来源,发现了鬼鲛和鼬,眼中的茫然变成了无边的怒火。

    飞速的冲向了两人,手上也燃起了蓝色的妖异火焰。

    “走,况有变,撤退。”鼬推开了鬼鲛,大声的说道。

    零没有击中,撞到了大桥上,大桥上出现了一个洞,洞的边缘还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鬼鲛听见了鼬的话,迅速的从大桥上跳了下去,潜入了海底。

    鼬则化为许多的乌鸦,四散而逃。

    从撞出的大洞中飞了回来,零茫然的看着四周,不明白为何两人突然不见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尖锐的鸟鸣声,像是有几千只鸟同时在鸣叫,目光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

    只觉得眼前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冲向了再不斩。

    突然,一道黑影挡在了再不斩的前才,白替再不斩挡住了卡卡西的雷切,嘴角溢出了鲜血,不知为什么,白的眼前闪过零的面容,眼前一黑,倒在了桥上。

    零迅速的飞了过去,忽然,体一震,一股令人垂涎滴的香味传来,嘴里的牙齿痒痒的,饥饿口渴的感觉一阵阵冲击着零仅存的意识。

    终于,本能战胜了理智,零扑到了白的上,张开了嘴,露出了尖锐牙齿,狠狠的咬在了白洁白如玉的脖子上。

    贪婪的吸食着鲜血,终于,零仰天满足的咆哮了一声,又低下头,看着已经完全没有生命气息的白,又再次狠狠的咬在白的脖子上。

    卡卡西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而再不斩被重伤无法动弹。

    再次咬着白的脖子,没有吸血,两滴鲜血从管状的利齿融入了白的体。

    因为血液全失而脸色无比苍白的白,腹部的伤口开始慢慢的恢复,脸上的苍白虽未消失,但也多了些许红润。

    白的手微微动了动,睁开了眼,额头上的星痕一闪而过,用温柔的目光看向了零。

    零站了起来,体摇了几下,蝠翼消散,上缠绕的锁链也消失不见,双腿一软昏了过去,白轻轻的接住了零。

    天上的血月也消失不见,耀眼的太阳再次出现在天空中。

    ………………………………………(▽#)=﹏﹏………………………………………

    木叶,火影岩,三代看着消散的血月,微微松了口气。

    “火影大人,确定了光柱发出方向是波之国,具体况还在调查之中。”一名暗部半跪在地上,向着三代报告。

    “你下去吧。”三代挥了挥手,若有所思的看着波之国的方向。

    同一时间,各个稍有实力的忍者村都发生了同样的事。

    ………………………………………(▽#)=﹏﹏………………………………………

    白突然背起了零,几个跳跃消失不见。

    卡卡西和再不斩愕然的看着白的离去,再不斩口中鲜血溢了出来:“咳咳……怎么可能,白……咳咳……”

    这时,雾完全消散了,拄着拐杖的卡多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

    “嗷~嗷!你居然输得这么惨。”

    “你真让我失望,再不斩。”卡多轻蔑的看着再不斩,四周看了一下:“那个折断我手的家伙怎么不在,看来她抛弃了你呢~~”

    “那两个家伙呢?晓的人真靠不住。”

    “嘿嘿,作战计划稍微变更了一下。”

    “对不起了,再不斩,我要请你死在这里。”

    “你说什么!”再不斩瞪着卡多。

    “雇用正规忍者实在太费钱了,所以我看上了你们这种逃亡忍者。”

    “而且假如你们两败俱伤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不用花一文钱,实在是省事。”

    “还说你是什么雾隐的鬼人,要我说的话,不过是个引人发笑的小丑罢了。”

    “咳咳……看起来这里很闹嘛~~”不知何时白又背着零回到了大桥上,零躺在白的背上,脸色苍白的说道。

    “白,我不喜欢那个又肥又矮的家伙,干掉他。”讨厌的看了一眼卡多,零闭上了眼睛。

    “是,大人。”单手结印,喝道:“千杀水翔——————”

    密密麻麻的水箭出现在卡多一群人周围,卡多惧怕的后退了一步正要说话,水箭猛地攻向了他。

    无数声惨叫响起,卡多一群人都被水箭所杀死。

    “白,背我过去。”零指了指再不斩的方向。

    凑到再不斩边,零轻轻的吟唱道:

    温柔轻拂的微风

    蔚蓝澄澈的大海

    灼烈燃烧的火焰

    平静沉稳的大地

    藉由四大元素的共鸣

    打开对神诉求的通道

    四神世界中至高无上的伟大神祀

    破坏神呀

    请您聆听我的祈愿

    运用您神圣的伟大力量

    给予悲伤痛哭的哀凄人们

    最后的慈悲

    白色的光芒从天空落下,落在再不斩,卡卡西和不远处的佐助上。

    佐助上的千本慢慢的从佐助上出来,落到地上。

    三人上的伤都完全恢复。

    凑到再不斩的耳边,低声的说道:“白,是我的了。”

    再不斩眼神复杂的看着背着零的白,转离去,忽然停了下来:“好好照顾她……”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背影。

    零缓缓的闭上了眼,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卡卡西先生,大人让我带他先回木叶。”白走到卡卡西的边。

    “哦。”卡卡西看了看睡着的零,疑惑的点了点头。

    这时,伊那里带着岛上的居民冲了过来,看着已经结束的战斗,只好收拾残局。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的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