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与释放

    零无聊的用爪子拍了拍嘴,在乔丝特怀里看着吉尔指挥着空贼把抢来的东西搬上山猫号。

    这时,吉尔走到乔丝特边,张嘴说道:“乔丝特,现在跟我去见一下那些装神弄鬼的家伙。”

    转过:“你们几个,给我好好干,等我们回来时如果还没有弄好,都自己给我看着办。”

    乔丝特:“吉尔哥,我们走吧。”说完率先走向了瓦雷利亚湖。

    来到了瓦雷利亚湖畔的栈桥,过了一会,从湖中来了一条小船。

    吉尔不耐烦的说:“这次又有什么报,快说吧。还有,我们差一点就被游击士抓住了,你们是怎么搞的,竟然没有通知我们游击士协会也插手了。”

    “呵呵,这只是一个意外,反正你们也不是没有事吧。”化名洛伦斯的莱维笑着说道:“根据我们的报,只是那些人受到柏斯市长的委托,不是游击士协会。”

    “咦,好可的小猫。”说完,就想伸出手摸一下。

    “不要。”乔丝特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莱维。

    这时,零突然从乔丝特怀里跳了出来。

    瞬间加速,一道黑影闪过,莱维只来得及拿手一挡脸上。

    感受着手上丝丝的疼痛,放下手一看,手背上几道交错的抓痕。

    “哈哈哈……”吉尔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活该,连猫也不喜欢你。”

    理都不理目瞪口呆的几人,纵一跳,回到了乔丝特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了。

    莱维有些僵硬的说道:“这只猫很有趣啊。那么,今天就先这样,有什么报我们会通知你们的。”

    说完就迅速的离开了。

    乔丝特愤愤的说:“这算什么啊,连一点有用的报都没有。”

    回到了山猫号,所有的空贼都已经准备好了。

    飞回了迷雾峡谷的空贼据点。

    乔丝特回到房间,关上门,零就跳到上,捂着肚子笑的连变也维持不了。

    “哈哈哈,莱维那个家伙,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乔丝特满头雾水:“莱维?是说刚刚那个被你抓伤的吗?他怎么了?”

    “我在爪子上抹了一点东西,1000年的黑寡妇蛛后的毒液,有够他受的。”在上翻来翻去:“乔丝特,帮我弄点水,我要洗下手。”

    乔丝特赶忙去端了一盆水。

    零把手放进水里,水以眼可见的变黑,冒起了气泡。

    乔丝特从窗口把水到了出去,浇到了悬崖上的树上,一瞬间,被浇到的地方腐蚀出了一个大洞。

    乔丝特目瞪口呆:“好可怕。”转过:“那么,那个人会死吗?”

    零笑着摇了摇头:“不可能,那些毒怎么可能让他死,不过,虽然不能杀了他,但是能让他一天很爽的。”

    “现在,差不多时间到了。”望了望夜空,有些幸灾乐祸:“现在该开始了吧。”

    ……………………………………( ̄︶ ̄)↗涨…………………………………………

    瓦雷利亚湖中央,一只小船正在向对岸驶去。

    莱维感觉着从手掌开始蔓延的麻痹:“压制不住了吗,可恶这次真是栽了,竟然被一只、猫打败。”

    “我一定会把你带回来的,卡玲……”一阵恍惚,压制着手上毒素的力量波动了一下。

    瞬间,毒素蔓延全,眼前一黑,脑中只留下三个字“真倒霉~”。

    ……………………………………<( ̄︶ ̄)>……………………………………………

    不知睡了多久。

    王**士兵:“喂!你们几个,快起来吧。”

    大家都没睡醒。

    艾丝蒂尔:“唔……呼哇哇……”

    “嗯……我还要睡~……”

    约修亚问道:“怎么了……”

    雪拉:“哎呀……一大早就来审问我们了?”

    “能不能让我们再睡会儿啊。”

    王**士兵:“不,正好相反。”

    “你们被释放了。”

    艾丝蒂尔有些不知所措:“啊……!?”

    士兵把牢房门打开。

    艾丝蒂尔不明的问道:“为、为什么这么快就……”

    约修亚说道:“应该有什么理由吧……”

    牢房外面传来女的声音:“……就是因为有理由。”

    梅贝尔市长陪同摩尔根将军走了过来,艾丝蒂尔、约修亚和雪拉都吃了一惊。

    艾丝蒂尔有些吃惊:“市、市长姐姐。”

    雪拉很是意外的说:“哎呀呀。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再见面。”

    三人走出牢房。

    梅贝尔:“给大家添麻烦了。”

    “不过请各位安心。将军已经知道你们是清白的。”

    摩尔根:“唔,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你们的所作所为……”

    “算了,既然是梅贝尔小姐亲自出面。你们要谢就谢她吧。”

    艾丝蒂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那样啊……原来是市长姐姐救我们脱离了苦海。”

    梅贝尔:“也没那么夸张。”

    “我不过是将大家的实际况向摩尔根将军解释清楚而已。”

    艾丝蒂尔摸不着头脑:“我们的实际况……?”

    摩尔根:“……你们两个。我有句话要问你们。”

    “你们真的是卡西乌斯·布莱特的孩子吗?”

    艾丝蒂尔吓了一跳:“啊……?”

    约修亚替艾丝蒂尔说道:“是的,正如将军所言。”

    “她是艾丝蒂尔·布莱特。”

    “而我是养子约修亚。”

    摩尔根:“是啊……”

    “的确,小姑娘的样貌颇有几分莱娜小姐的影子。”

    艾丝蒂尔大吃一惊:“!!!”

    “您认识我的妈妈!?”

    摩尔根:“以前到你们家造访的时候,我可是吃过好几顿你母亲煮的菜哦。”

    “现在想想,那还是你刚出生时的事呢。”

    艾丝蒂尔:“等、等一下……”

    “摩尔根将军也认识我的老爸吗?”

    “虽然我知道老爸以前是一名军人……”

    摩尔根:“哼……自从那家伙做起游击士,我就把他当作陌生人了。”

    “我认识的只有为军人的卡西乌斯。”

    “被称为『稀世的战略家』的卡西乌斯。”

    艾丝蒂尔完全混乱:“战略家!?”

    摩尔根:“真是的,不知道那家伙脑子想什么,加入什么游击士协会……”

    生气的说道:“……啊啊!一想起这件事就满肚子火!”

    “我先失陪了!”

    摩尔根将军带着王**离去。

    艾丝蒂尔:“又、又怎么了?”

    梅贝尔:“呵呵……”

    “因为艾丝蒂尔的父亲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军人。”

    “我听说在他退伍的时候,摩尔根将军曾多次出面挽留他。”

    艾丝蒂尔:“有、有这么一回事啊……”

    “听起来还真有点不可思议。”

    雪拉:“不过,这可是事实啊……”

    “将军这么不喜欢游击士,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看着自己亲手栽培的部下退伍,对将军来说的确很不是滋味。”

    约修亚:“说的也是啊。”

    艾丝蒂尔郁闷的说道:“这么说,就是因为老爸得罪了别人,才害我们白吃了这么多苦。”

    “那、那个乱来的老爸~!”

    梅贝尔:“呵呵……”

    “好了,事总算解决了。我们马上回柏斯好吗?”

    “既然定期船找到了,那么事态肯定会迎来新的局面。”

    “我还有很多事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艾丝蒂尔有些迟疑:“啊,嗯……”

    “…………………………”

    梅贝尔:“哎呀,怎么了艾丝蒂尔?”

    艾丝蒂尔头脑混乱:“我非常赞成现在回去,可是我们好像忘了些什么……”

    约修亚:“说起来……”

    雪拉:“究竟是什么呢……?”

    鲁特琴的声音响了起来。

    青年的声音:“啊啊……人类果然是无的生物。”

    艾丝蒂尔、约修亚&雪拉:“!”

    奥利维尔:“如此轻易就将与自己共度一夜的伙伴忘记……”

    “无言的悲剧……悲哀的无奈啊……”

    “这样也好,就让我在这黑暗的炼狱里,独一人走向腐朽的彼方吧……”

    艾丝蒂尔忍不住说道:“你想去就去吧……”

    雪拉:“嗯……完全忘了有这么一个人。”

    约修亚:“虽说很同他,不过怎么才能帮他呢……”

    梅贝尔:“那位先生……难道就是传闻中的演奏家吗?”

    “毫不客气地品尝了『格兰·夏利拿』的特别客人。”

    奥利维尔演奏结束,嬉皮笑脸的说道:“呵呵,不敢当……”

    “话说回来,小姐可能有些误会了。”

    “因为我已经预付了费用,华丽的钢琴演奏可不是随便就能欣赏到的。”

    梅贝尔:“呵呵,听起来有趣的。”

    “算了,反正也是顺便的事。我刚才已经和将军打了招呼,你也可以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

    奥利维尔有些吃惊:“哦……?”

    艾丝蒂尔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梅贝尔:“连、连他也可以释放吗?这样会不会有点勉强……”

    雪拉:“餐厅方面不用理会吗?如果餐厅对他进行起诉怎么办?”

    梅贝尔:“呵呵……餐厅方面你们不用担心。”

    “因为餐厅的拥有者就是我和零,不过零应该不会有意见的。”

    艾丝蒂尔:“啊……”

    梅贝尔:“那瓶『格兰·夏利拿』是我之前竞投买下的东西。”

    “这样的话你们可以放心了吧。”

    众人启程返回柏斯。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的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