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计划与欺诈犯

    在众人离开之后,威斯特尔桥关所,阿斯顿按了一下手镯上的晶石:“大人已经通过关所了,正在向柏斯进发。”

    “知道了,这里已经快准备好了,在大人到达之前肯定能准备好。”从通讯器中传来了一个女声。

    ………………………………………………酱油…………………………………………

    4人在前往柏斯的路上

    正走着,前方传来了声音。

    艾丝蒂尔:“那、那是……”

    只见一名游击士正在进行护送委托。

    那名游击士走到艾丝蒂尔一行人前方:“哟!这不是雪拉扎德吗?”

    雪拉开口说:“这不是库拉坎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库拉坎:“如你们所见,我正在护卫工作。”

    “拜上次那个事件所赐,定期船停航的消息你也知道了吧。”

    “所以,囤积的货物就只能从陆路运往王都了。”

    雪拉:“原来如此,真是幸苦你了。”

    库拉坎问:“这么说来,你边的那些年轻人是干什么的?”

    “难道说……你们打算调查那个事件?”

    雪拉:“没错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库拉坎言又止:“算了……详细的况,还是到柏斯支部去问卢格兰爷爷吧。”

    “那么,再见了。”

    库拉坎护送着目标离开了。

    约修亚看着离开的库拉坎说:“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先到游击士协会了解况吧。”

    艾丝蒂尔很疑惑:“为什么大家都是支支吾吾的。”

    “好了,正如他所说的,到柏斯支部就会明白了。那么,我们赶快赶路吧。”

    4个人来到了来到柏斯市·北街区

    雪拉:“终于到了啊。”

    雪拉:“这里就是柏斯地区的中心,商业都市柏斯。”

    一路上基本上没说过话的零开口说道:“你们先去送信吧,我还有事,先离开下,到时候在协会会合。”

    艾丝蒂尔疑惑道:“零,你要去干什么?”

    “我要去见一个人,待会见。”说完,转离去。

    零独自一人来到柏斯市·南街区,看了看旁边的建筑和门牌,走上前,敲了敲门。

    门露出了一丝缝隙,一个女仆探出了脑袋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来找人拿一样东西。”回答说。

    “难道你就是零少爷?”女仆鼓起了勇气问零。

    “嗯,我就是零。”笑着点了点头。

    “诶诶~对不起,零少爷,我不知道是您,请进来吧。”慌忙打开了门:“小姐正在楼上等您。”

    进门,直接走上了楼,来到阳台,坐了下来。

    喝了口茶:“那把武器准备好了吗?”

    从阳台上的影处走出了一个女人:“嗯,零,准备好了,根据你的要求,把它改造成了可以同时作为导力器与武器,只剩下最后的认主仪式了。”

    “……雷格纳特怎么样了?”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

    “还在沉睡中,不过这样真的对计划没有影响吗?”完全的从影中走了出来,边走边说。

    走到了零的边,挨着零坐了下来。

    “鲁菲娜……杜南那里怎么样了,没有失败吧。”躺到了鲁菲娜的膝盖上。

    鲁菲娜轻轻的抚mo着零的头发,淡淡的说:“交给他的修炼方法,似乎是成功了,而且对他的暗示也开始起效了,只是……为什么要让那个废柴加入?”说到最后,语气变得有点疑惑。

    “如果那个家伙有什么异动,就对他进行那个吧。”懒洋洋的说:“让他加入只是让我们的行动更方便罢了。”

    “现在就这样吗?待命到他们计划开始?”声音中充满了不解。

    “嗯~~算了,计划改变,全体放假,只要不暴露份和挂掉,在计划开始时集结就行了。”

    停了一下,接着继续说道:“鲁菲娜,你和卡玲跟着我一起行动,顺便收集结社的报。”

    “真的吗?”有些兴奋的抱紧了零:“好久没有放假了,都是任务、任务、还是任务,这次一定要玩个够。”

    好不容易从鲁菲娜怀里狼狈地挣了出来,有些怕怕的往后挪了一步:“卡玲来的时候别忘记让她戴上路人的项链和面罩,不然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可能会提前引发与结社的冲突。”

    “就这样?我知道了。”又想要靠近。

    “就是这样,那么先把那个东西给我吧。”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装模作样的东张西望。

    鲁菲娜指了指零背后。

    零转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又把头转向鲁菲娜时,一丝微光映入了零的眼睛。

    没有在意,问向鲁菲娜:“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继续指了指零的背后,转过,还是什么也没看见。

    扭过头,看见鲁菲娜还是指着那个方向。

    回过来,有些疑惑的拿起了挂着衣服的棍子,好像发现了什么,迅速的把衣服全部取下来。

    “什么!!!你竟然拿太极当晾衣杆,你、你、你……”零被气的无话可说。

    怒气冲冲的拿着太极走出了南街区,来到了位于北街区的游击士协会。

    站在门口,平复了一下心

    走进了游击士协会。

    艾丝蒂尔、约修亚&雪拉扎德已经到了,正在与卢格兰老人交谈。

    凑上前去:“卢格兰爷爷,好久不见了。”

    卢格兰有些意外:“你、你是……”

    艾丝蒂尔:“卢格兰爷爷,他叫零,也是游击士。”

    卢格兰这时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小子,怪不得看起来很面熟,你怎么会在这里,梅贝尔那小丫头可是发布了一个任务呢,就在那边的公告板最上面。”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不明所以的走到了公告板前面。

    看着最上面的任务,零流下了一滴冷汗:“这、这不是真的吧。”

    通缉任务:抓住欺诈犯“零”

    此人极度恶劣,上至100岁下至3岁的人都被他所骗过,不论是谁,只要把他狠狠的扁一顿,并带到柏斯市的市长邸,我会给予重谢。

    报酬:60000mira

    时间:无限期

    “哈哈哈,不知道你是怎么惹了她,你要小心了,有很多人都盯着你呢,准备用你来讨还梅贝尔那个丫头。”卢格兰大笑着说。

    零把视线转向艾丝蒂尔与雪拉扎德:“你们不会要把我抓过去吧?”

    两女的眼睛放光,一左一右夹住了零,一人一只手紧紧抓住。

    用求救的眼光看向了约修亚。

    约修亚正想站出来说些什么,艾丝蒂尔就大声说道:“约修亚,不准帮他说话。”

    立刻缩了回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与卢格兰老人交谈了起来。

    “不要紧的,零,我们现在正要去找市长探听一下消息,只是陪我们一起去而已,有我们在,市长肯定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雪拉扎德平静的说出了残忍的话。

    看向了艾丝蒂尔的双眼,艾丝蒂尔有些闪烁:“零,你看我干吗啊。”

    “你真的要把我交给她吗?”盯~~

    “我、我……雪拉姐姐,我们不如……”

    还未说完就被雪拉打断了:“艾丝蒂尔,你想想60000mira到底能买多少运动鞋,多少钓鱼竿,能买多少好吃的……”

    听到这里,艾丝蒂尔两眼放光:“零,不要紧的,又不会死,而且我会保护你的。”

    就这样,零被两人架着走向了市长邸,约修亚无奈地笑了一下,对卢格兰说了声抱歉,就急忙跟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的幻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