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过日子

    在看到这个所谓的厨房时,李陌彻底傻眼了。

    “这里真的是厨房吗?”

    地板上尽是一些烂掉的蔬菜,抬头一看,到处都是一些蜘蛛丝,那几张桌子上也放满了不曾洗过的碗筷。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李陌不回头看了眼门外,回过头来,李陌却是叹了一口气。

    “师傅说过,要把说过的话实现。”

    只见李陌挽起袖子,开始了打扫,那双稚气的双眼却是透露出了一丝坚毅。

    在门外的不远处,李然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不暗自点头,“和二弟生活了那么久,也养成了这种格,倒也算是个可造之才。”说完这句话,李然便转向药园外走去。

    当李然拿着酒瓶子回来时,李陌仍旧在打扫,可想而知,这个所谓的厨房到底有多脏。

    过了许久,李陌看着焕然一新的厨房,终于生火做饭了。

    当天空出现星星时,李陌才出了厨房。

    在李然的吩咐下,李陌把几碟菜放在了早上谈话的屋子里。

    李然正准备吃第一口菜时,不愣了愣,因为他发现李陌正站在桌子的旁边,并没有坐下来一起吃的意思。

    “坐下来和我一起吃啊!”

    李陌至从在上午吃了一点干粮后,就没再吃过东西了,要说不饿,那是不可能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把饥饿感给掩饰下来,并说道,“师傅曾说过,与别人吃饭时,必须先征得对方同意才可坐下一起进食。”

    “坐下吧,把我当成是他就行,以后就这样,你对他的话可是言听计从啊,二弟还是对一切都那么严格,和父亲一模一样。”李然为自己倒了一小杯酒,有些萧瑟地说道。

    闻言,李陌便坐了下来,动起碗筷,那狼吞虎咽之样,连李然都有些诧异。

    整个吃饭过程中,李然都在观察着李陌,他自己并没有吃多少,倒是喝了不少酒。

    李陌满足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不嘴唇。抬头一望,发现李然在看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李陌,以后我就叫你小陌吧。”李然突然道。

    “哦,以前师傅也是这样叫我的。”

    “对了,你师傅以前有没有带你出过山?”

    “有的,以前家中一些油盐不足时,师傅都会进城买一些的,而有时师傅便会带上我。”

    “那你可知道二弟平里都在研究些什么吗?”

    “这倒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应该是草药医学类的。”

    李然顿时皱起了眉头。

    没过多久,李然便吩咐李陌去收拾碗筷,并让他过会儿回此处。

    半刻钟之后,李陌回到了小屋。

    李然先示意李陌坐下,再开口道,“你以后就睡最后面那个屋吧,不过,那里很久没人去过,你等一下先打扫一下吧。”

    李陌一怔,不回想起刚来时厨房的模样。

    “从明天开始,你就住在药园里,每天负责帮我管理一下各种花草和药田。洗衣做饭这些事也由你一手包揽。除此以外,你每天还必须和我学医。这里有许多珍贵的医学书籍,闲时你也可以阅览一下。”说到最后,李然指了指屋里的那个书架。“青立书院不是普通的书院,在这里就读的无一不是达官贵人的子女,在他们面前,要显得恭敬些,还有,青立书院分外院和内院,外院只教授四书五经,而内院一向神秘异常,只知道应该还教授武学。”李然继续道。

    听到这些,李陌不有些向望,毕竟,他可从未读过书。

    “我们药园的责任,就是当外院弟子发现意外时,来我们这里治疗一下,所以,我们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倒也乐得清闲。”

    “平常我不在药园时,这里就交给你打理,不过呢,一个月里我倒也可以给你一两天时间去出镇上逛逛,老是在家呆着那怎么行,也只有二弟才能受得了。”

    闻言,李陌却是不怎么在乎,以前和师傅过惯了深居简出的子,如今却也习惯了,今天早上也只是一时好奇而已,毕竟,李陌还是个孩子啊!

    “天色已晚,你去休息吧,明天还得早起。”李然说完这句后,便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经过一方打扫,李陌终于可以休息了。

    躺在上,李陌回想起了发生的一切。

    一天前,还在森林里卧地而睡,今天却是踏踏实实的躺在了上。

    那庞大的城门…

    那闹的街市…

    那清幽的书院…

    那锁着的大狗…

    以及,那熟悉的脸庞却有着陌生格的躯…

    李陌缓缓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在一个深山里,一个中年人在教育着他,要做一个不流泪的好男儿…

    第二

    一声鸡鸣过后,少年坐了起来。

    伸了个懒腰,李陌开始新的一天。简单洗漱一番,李陌便去准备早饭了,新师傅说的话,可是不能忘记的。早饭,不在好,而在饱,因此,李陌没多久便准备好了早饭。

    迟迟不见李然到来的李陌,终于决定先吃了早饭再说。

    早饭过后,李陌便在药园内转了起来。其间,李陌还喂了昨天那条大黑狗,而那条大狗,今天倒也不再乱叫了,就像是默许了他的存在似的。

    昨天来时,李陌看见的药园,只是一部分而已,在那些屋子的后方,还有一些药田,只是这些药田所种之药,只是一些普遍的草药而已。

    正在浇花的李陌,听到药园之外的那些朗朗读书声,不羡慕不已。

    “何时我也能每天沉浸在诗书之气中啊!”说归说,李陌却也是知道,那只是他的一片痴心妄想而已。

    对花草和药田打理一番后,李陌便径直向昨天那个屋子走去。

    无事可干,也只有看书消磨时间了,还可以学习一下医疗知识。到了上三杆之时,李然方才起,而也和昨天一样,满酒气。

    正如李然所说,药园之内,倒是清静异常。

    一整天下来,整个药园倒无一人访问。

    子一天天的流逝,李陌也渐渐地适应了在药园内生活。

    其间,他发现,李然有时也会和书院的一些工人们下下棋。

    而药园,大概五六天才有一次人来,来者,还都是轻伤的富家子弟。

    平淡的子,在李陌到来的三个月后,泛起了一片微波,因为,一年一度的新生招收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那个男人叫王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