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冤家总是路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生无不可恋 书名:长歌饮恨
    “咳咳……走了一夜,该到了吧。”

    凉胜雪上的白裘上沾了不少泥土树叶,拍去了,一会又来,这让平清洁的他不大开心。他轻功虽好,但所擅是短距偷袭、鬼魅无踪,在这翻山越岭的行程中施展不开,何况他是一具病躯,如此一来,就落在了后面。和瓜震南并排大步走在前面的乐事达闻言,回头说道:“已到半山腰了,下去到了山脚,转眼便到。”

    凉胜雪没有再答,他只好忍耐。

    又走了大半个时辰,三人已近山脚,仍有伤的乐事达与体弱疲累的凉胜雪都是大喜,只有瓜震南面不改色,只管大步流星。

    忽然,他停下来了。

    “前面有人。”他伸手止住自己后不远处的乐事达。乐事达被这么一挡,即刻止步,跟着也听到了脚步声。此时凉胜雪也跟了上来,三人驻足细听,脚步声则越来越近。

    握拳。

    瓜震南双拳一握,以防来者不善。

    “天都没亮透,这林中居然有人。”脚步声此时也停了。

    一个矮胖男子从对面林中走出,手里提着一盏纸灯笼,见了面前三人,冷笑说道,边打量起对方。而这边瓜震南、乐事达与凉胜雪也立即注意观察着林中来客。

    胖子皱眉。

    瓜震南皱眉。

    灯笼落地。

    瓜震南前行一步。

    胖子原地不动。

    一片沉默,无人出言。

    但乐事达和凉胜雪能感觉到,这林中的气氛,顿时变了。

    “真的是你。”

    “真的是你。”

    瓜震南和那胖子先后缓缓开口,竟是异口同声。旁观者愈发迷惑,不明就里;但当事二人,却已是一触即发之态!

    发!

    瓜震南率先出手,箭步一纵,右拳轰出,正是冲拳!胖子见了这拳来势,神色有变,甚为惊讶,在这惊讶之间,拳风已然扑面!

    拳风忽停,瓜震南之拳,无法再进半寸。

    因为那胖子的右手成爪,扣在了瓜震南的拳上。

    “长进不少。”胖子咬牙切齿,冷冷对瓜震南道。

    “你也略有进步。”瓜震南双眉紧蹙,回了一句。

    话声未落,瓜震南发力收拳,快招又出,连环冲拳近抢攻。胖子亦不示弱,右掌巨力一吐,以劲打快,连封冲拳攻势。一个攻得快,一个守得稳,二人局面,似是相持不下。只是在一边的二人看来,那胖子单以一臂便阻住瓜震南拳势,修为似乎更胜一筹,不心中一凛。

    他们低估了瓜震南。

    冲拳,只是他独门“轰拳”中最平实的一招。

    这才刚刚是个开端。

    “你昔一臂败我,今……不可能。”

    啸声?胖子心中一阵疑惑,他在瓜震南的话中,似乎听到了一阵凶霸的吟啸之声,而就在这时,他的腹之间——中拳!

    好狠,好重的拳!

    这拳伴随着破风龙啸之音,轰在胖子的上。后者牙关一紧,顿时后退数步,嘴角渗血。他惊怒之下,抬头看时,但见瓜震南双手五指第二指节弯曲扣掌,似拳非拳,似掌非掌,上下相对,收于前,乃有巨龙张口吞天之态!

    瓜震南廿载苦修,有两大绝技,一是“六极六尽铁桥手”,而这,正是其二。

    轰拳五形,第一形——“皇龙”。

    “好拳法。”胖子一嘴角血迹,冷笑而道,边把一直背在后的左手拿了出来。

    “胜负两只手”诸葛千秋的两只手,都亮相了。

    右常胜,左恒败。

    二十年的仇敌,今居然因乐事达赶路连夜翻山而遇,真是冤家路窄。

    二人对峙不过一瞬,战事再开!瓜震南龙拳抢出,风啸龙吟之声再起,双拳劲力无俦,成龙口之形,攻诸葛千秋中盘。诸葛千秋双手一格,仍被这皇龙拳力震得双臂发麻,心中忿怒,右掌“胜天胜地”,上下翻飞,去打敌人肘臂破绽。瓜震南龙口一收,已回至肩头,再出时,正迎上“右常胜”的掌力,拳力一吐,掌力不敌,只得回手,但与此同时,“左恒败”也从下方攻来,要取他腰眼!

    “果然狠毒!”瓜震南低呼一声,龙拳一沉,跟着“六极六尽铁桥手”便出,“劈山”一招,止敌手辣招。诸葛千秋见又是新招,掌势一变,避开劈下之臂,偏向一侧而去,右掌此时一出,取敌空门。瓜震南右臂劈下,回防不及,便左臂斜出,以皇龙拳形使出“铁桥手”中“推月”一势,掌根击在诸葛千秋腕上,后者之掌又是一歪。但此时诸葛千秋偏开的左掌忽然横扫回来,一招“败尽千军”,又要劈瓜震南腰间,瓜震南一惊,右臂一刺,“穿云”之招从诸葛千秋臂下穿过,全力一发,弯肘一招“锁蛟龙”,竟将诸葛千秋左臂硬生生夹在当中!

    诸葛千秋劲在掌上,此刻左臂被制,连忙回劲于臂,要破桥手之锁,同时右掌再出,一掌自上打下,“胜杀大权”拍向瓜震南面门。瓜震南见这招来势凶猛,但又不肯放开右臂之锁,只得左臂平举,施力去格。但这仓促单臂一挡,运劲不及,被诸葛千秋的掌劲打得浑一震,右臂之力便滞,诸葛千秋趁机发劲,抽回受制之手,跟着就是一掌打出。这番左右连环分击的快招战术,让瓜震南的龙口猛拳难以成形,诸葛千秋心中暗喜,只料就是这掌不中,十招内也将成功得其破绽,重伤敌人。

    “!!”

    他打向瓜震南小腹的左掌掌心忽地宛遭雷击,一阵刺痛钻心,连忙回手,与此同时,右腕也是一疼,他心中惊异,不知瓜震南又有什么变招,双手齐撤,回跃应敌。

    十指紧并,平伸化掌,不以掌心向人,却重刺击快劈,破诸葛千秋分击之势。

    轰拳五形第二形,“灵蛇”。

    这番刚拳快掌变招疾斗,直教在不远处观战的乐事达看得呆了,他所修亦是掌法,但长于运劲法门,招式变化甚少,如今见得面前二人一个拳招精妙,一个掌功诡奇,真是受益无穷,简直看入了神。而凉胜雪却心下忧虑,担心这胖子来历,怕是甚么神秘仇家,自己又受环境所限,轻功难以施展,无法偷袭,不连连咳嗽。

    回到拳掌之斗,瓜震南蛇拳刁钻灵动,诸葛千秋一时难以应付,只得且守且观,只求看出这前所未见的拳法中之端倪,十数招后,他一咬牙,肩头又被刺一记。瓜震南再变招,掌沿横劈,诸葛千秋颈项有虞,慌忙快步后撤。瓜震南不留半分喘息机,大步一追,拳如毒蛇出洞,挟风刺去!

    “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诸葛千秋的目光,忽然变了。

    他的退,是引蛇出洞!

    蛇到眼前,他双掌忽地从下而起,直取对方掌心!

    双掌掌心受力,难成蛇形。

    灵蛇之拳,破!

    一击破招,诸葛千秋嘴角泛起笑意,但转眼,这笑又缩了回去。

    他看到,瓜震南的目光,也变了。

    他感到,自己的手掌,似乎被咬在猛兽的口中,要碎裂,要断开。

    他见到,对手的双拳,此时不再是蛇,却仿佛化作恶虎之牙,紧扣在自己的手上。

    轰拳五形最强一形,“霸虎”。

重要声明:小说《长歌饮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