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长江血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生无不可恋 书名:长歌饮恨
    慧普和尚与凉胜雪二人站在甲板上,面对九蛟帮来犯,面无半分惧色。而九蛟帮船头的“四帮主”和那名光头大汉见出来二人口气甚大,相视一笑。光头大汉一指“神舟”,发令喊道:“弟兄们!你们可听见了,对面船的两位兄弟说咱们劫错船啦!好不好笑?”

    “好笑!!”三十余人一齐答道。

    “那咱们就证明给他们瞧瞧,咱‘九蛟帮’在水路上要劫的船,要抓的人,还他妈没有劫不了抓不着的!成不成?”

    “成!!!”

    话音一落,三艘小艇便迅速朝“神舟”驶来。而光头大汉同“四帮主”则站在对面船头观战。之间三艘艇上的“九蛟帮”帮众一接近了“神舟”,居然不搭跳板,一个个连续纵跃往船上,竟都算得上是好手。看来此次“神舟”遇上的,是“九蛟帮”的精兵。不一会,甲板上已站了十几名持刀枪的水贼。

    “小毛贼,今就让老子来一证佛道!”

    “哎——”

    不待凉胜雪开口,慧普和尚已纵跃出!“病丞相”只得摇头叹气。“杀业证道大金刚”躯伟岸,落在登上了右舷的**个水贼面前。那几名水贼见来者气势惊人,不目目相觑,不敢立即出手。其中三人似是本领略高一筹,互相嘀咕了几句,一点头,才持刀攻向慧普。慧普不屑地大笑一声,举起双拳,就要迎敌。

    “哈——你们死在我的拳下,也算是以殉道!功德一件!”

    “碰碰”两声,左右两人同时中拳!慧普的“杀生禅”拳力刚猛无匹,杀意雄雄,两个水贼小头头怎生经受得起,给打得口也凹陷下去,粉碎的肋骨也几乎要从背后穿出,连惨叫也不及,尸便飞出船外,落入水里。中间那人见了这全不似佛门功夫的霸道狠辣拳法,惊得攻势立停,又连环后退,和余下数人站到一起,不敢再上前去送死。慧普杀业既开,便不停息,双拳挥舞,杀了过去。

    ——而左舷呢?

    登上左舷甲板的两个头目带领十余名手下,意图一举拿下面前这个看似痨病缠的瘦弱男子。一声令下,四名训练有素的水贼刀枪并举,攻上前去。面对来敌,凉胜雪却开始不住咳嗽,咳得整个人都弯下腰去,表万分痛苦。上前的水贼心料眼前这病鬼必死无疑,便同时出招,枪刺刀砍,目标均是对方要害。但他们的刀与枪,在将要接触到凉胜雪的子时,在离那件厚厚的白裘只有一毫之远时,却不约而同的停住了。

    丞相的咳嗽没有停。

    这四个人死了。

    面色幽蓝,浑僵硬地死了。硬得死后倒也倒不下去。

    而就在那两个头目连同其余手下还在奇怪为什么那些人不落刀将病鬼斩开八块的时候,咳嗽声忽然到了他们的面前。恍如一条鬼影,一段白绫。

    “咳咳咳……诸位,请死。”

    他说完话,一口血咳在掩着嘴的手心。而听话的人,都一动不动地保持姿势,立在原地。

    都死了。

    太快,快得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回首右舷,战事也已结束,慧普一双拳头,将那剩余数人连同后来跃上船助阵的一共十七八人一齐杀了个干净。凉胜雪回头看时,和尚正在将尸体丢入海中,那些死尸断手残腿,头扁陷,死状凄惨可怖,哪里象是死在和尚手里?

    “好功夫!!短短时间,杀光我三船弟兄!我你娘!!”

    一声怒喝,对面船快速驶来,船头的“四帮主”见距离一到,飞一跃,稳稳地落在“神舟”上;紧跟着船又近了些。那光头汉子便也带领三名手下纵而来。这五人一跃之下便显出手不俗,慧普与凉胜雪二人一见,便知这回来的与之前的小贼实力不可同而语。

    来的五人中,那“四帮主”乃是“九蛟帮”两大帮主之一——钱龙钱老四,钱家世代为水贼,十八路水贼排行前三的大帮其二都在钱家掌控之下;那光头大汉则是“九蛟帮”里最有势力的分舵舵主许劲江,他带领的三人是其得力手下“三小龙”。五人面对方才出手示威,展露高深实力的慧普与凉胜雪,不敢贸然出击。而对面的二人,不明对手底细,也一样没有立刻出手。

    但就脸上神色与反应看来,显然双方心念迥然不同。

    “痨病小子,那个大个儿的交给你,光头的四个我打发,怎样?”慧普高声说道,言语传入敌人耳中,满是挑衅意味。

    “秃子就知道占便宜——咳,那便让你。”凉胜雪笑道。

    出击!

    两人旁若无人笑谈之际,钱龙五人已怒火难遏,联手出击!凉胜雪与慧普反应也极快,各自纵已敌上了各自对手。凉胜雪轻功高强,白影一晃,已到钱龙前。钱龙被对手的法之快惊了一惊,而就在这一惊的刹那,凉胜雪已然出手攻敌!

    “他妈的还真快!”

    钱龙看清了!

    他看清了凉胜雪的招式!杀人于无形的招式!

    是遮掩在那毛裘下的指法!

    凉胜雪修炼多年的“寒骨凄神”心法;加上他当初见得“四极道人”四叔施展其传说中的指法之第一式,由此受益无穷,领悟出的指法精义;两者结合,配以他高深的轻功,便是眨眼间杀死十余水贼,此时正刺向钱龙的“十地断罪指”!!

    “厚云无断”,“无云生”,两式连环,迅疾无匹,钱龙避无可避!

    为何要避?

    钱老四大喝一声,双拳轰出,正迎上对手攻势,居然也出手甚快。他的“沧浪神拳”确非浪得虚名。凉胜雪双手四指与钱龙双拳一触,瞬间抽回,心中大惊。他只觉对方拳劲虽与自己内功同属力,但不若自己寒绵长,而是如长江大浪,汹涌强势。他的“十地断罪指”长于突袭道,输以极寒内劲,破坏周经脉,而此等正面硬拼,显然非他强项。他双手一回,旋一动,又是连环快指。钱龙收拳复出不及,只得急忙右边一沉,硬接来指。

    “哎呀——”

    他右臂中指,但觉寒冷透骨,直经脉,已不及运劲相抗,顿时惨叫一声,整条手臂已然肤色青紫,动弹不得。剧痛盛怒之下,一旋,一击“沧渊浩渺”击出,凉胜雪还连吐指力,见此拳来势也是既快且猛,只得闪躲避,肩头却仍被擦中,立觉拳力入,幸他内力修为不俗,忍痛行功,不一时已将拳劲化开。

    “你右臂一时三刻难以复原,如今单拳与我——咳咳咳——作战,胜算无几。我家主人不喜杀人,咳咳咳……你若就此离去,饶你不死。”凉胜雪立在钱龙十步之远,连咳而道。他虽知凭自己法之快,要败对手不是难事,但“神舟”毕竟常在水路行走,若是因取了这看似地位不低的“九蛟帮”大汉命而与整个“九蛟帮”,乃至于钱家为敌,倒是大大的不划算了。

    钱龙呢?

    他咬牙切齿,显然极为愤怒,自己平时威风八面,不料却被面前这艘破船上的一个痨病鬼几招就挫了威风,他再用余光一瞥,许劲江四人与慧普相战,也是处于下风,恐怕难以得胜。更因为,他今天是在一个人的监督下,来视察水路上他平带领的“九蛟帮”两大分舵的表现,如今眼见他们五人皆要落败,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吞不下去。但技不如人,又是事实。

    他很无奈。

    但很快,他想出了个不是太好的办法。于是他猛地对凉胜雪怒吼道:

    “我钱老四岂是贪生怕死之徒!今就算是要死在你这破船上,也要拼上我与南分舵的名誉,全力战死于此!”

    他怒吼的同时,另一边的“三小龙”已有两人中拳亡,许劲江也受拳伤,他们显然不是慧普“杀生禅”的对手。

    而面对看似求死的对手,心有所想的凉胜雪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不该出手杀敌。但此刻,钱龙听见了自己那艘船上传来的动静,他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欣喜。

    “四弟,今你这脸可丢大了,回去给我乖乖领罪!!——不过我不会让你死在这二人手下,免得折损了你们‘九蛟帮’、折损了二弟这个大帮主的名声!”

    话声响起,顿时吸引了慧普和凉胜雪的目光,二人抬头看时,已经有一条苍青色影飞向“神舟”,钱龙和许劲江见了这条影,都是大喜,连环后撤,那条影一旋,落在他们跟前。看上去,就象是把两人护在背后一般。

    “你们俩很是厉害,今若非我受托来视察四弟的作为,他恐怕命难保。”

    面对来者的夸赞,凉胜雪和慧普还是没有立刻出手。

    但这次,是因为紧张。

    钱龙这样的二流角色,他们确实不认识。但听了眼前这个人对钱龙“四弟”,对九蛟帮主“二弟”的称呼,他们便知道的来的人是谁了。所以他们很紧张,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如传闻中一样厉害。

    “二位,若是平里我做主,我绝不会——更不屑于让四弟做出这种打劫小船孤客的事儿来。可惜今天我只奉命负责视察,不得插手‘九蛟帮’所作所为,才让事发展至此,得罪得罪。现今为了保全‘九蛟帮’名声和我这愚弟小命,无奈破了规矩出手,还望见谅。”

    着苍色长衫,一书生气的俊秀男子对二人敬了一揖,言语甚是客气。但凉胜雪和慧普,却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两步。

    “来的人是……”躲在船侧房门口观战的乐事达见那二人先前威不可挡,此时居然不敢出手,心中很是疑惑。他本不常在江湖行走,来的人,他不认识,于是他开口问边的戴尔。戴尔皱起眉头,神色凝重,答道:“他称九蛟帮主为二弟……看来今天我们运气实在很差,竟莫名招惹了钱家的长子。也难怪凉兄和慧普大和尚不敢动手了,主人告诫过我们,在水路上,不要轻易得罪的人里,就有他的。”

    乐事达听了这番话,眼神变了。

    他想,连四叔都告诫手下不要得罪的人,实力一定很高强。

    他没想错。

    年事已高的钱家宗主堂前四个儿子里的老大——“覆水沉舟”钱无波这个人的实力。

    是很厉害的。

重要声明:小说《长歌饮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