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表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生无不可恋 书名:长歌饮恨
    表哥。

    一个看来再平常不过的称呼,在一个人的上,变了不平凡。

    因为这个人,在武林中的名号就是“表哥”。所到之处,人人都叫他“表哥”。下至刚出道的新人菜鸟,上至成名已久的武林耆宿,都叫他一声“表哥”。

    他是谁的表哥?没人知道。当然,传说很多,但是真的原因还是没人知道。

    而这个“表哥”,这个“四大乐土”之一,江湖最大的势力之一——“长歌居”的掌柜,易声还,现在正站在两个年轻人的背后。这两个年轻人是来杀他的,他知道。

    “‘长歌无穷命有尽,天涯乐曲一声还’。江湖中万人的“表哥”易楼主口里的‘贵客’,我二人担当不起。”黑衣人后退一步,背后一手劲力暗蓄,提防易声还发难。红发青年也站到他边,随时准备迎敌。

    但易声还没有要出手的迹象,他只是笑道:“‘伽蓝韦陀’刘翔翔的唯一弟子‘追魂追命赤兔马’吕一鸣,还有传闻中男女皆为之倾心的‘极乐宝鉴’乐事达二位今大驾光临,来取在下命,怎么就担不起贵客二字?”他此言一出,乐事达与吕一鸣二人心中都是一惊!

    他们认为自己不该,更不会被认出来的。吕一鸣腿功大成,但始终未涉足江湖,只为养精蓄锐,一朝名动江湖,一鸣惊人。而乐事达更是只在欢场不入江湖,江湖中人虽常闻其名,但见过他面貌的,屈指可数。

    因此他们觉得,除了自己的亲信好友,江湖中没有几个人能认出他们的份,更何况是远在江南之地。这很方便他们刺杀。

    他们觉得,自己可以伺机接近“长歌居”掌柜,突施偷袭,如此胜算想来可有六成!

    但这个计划破了。因为他们要偷袭的人此时就站在他们面前,微笑着说出了他们的份。如此一来,势变了正面交锋,况且对方似有防备,胜算顿时只有四成。

    乐事达不知道该不该动手了。但他答应了他那个倒霉表妹,要除掉这个与她针锋相对的易掌柜。何况今份已露,纵然不敌逃走,往后怕也要被“长歌居”的人追杀。所幸除了他娘,他,他表妹,还有吕一鸣四人外,没有第五人知道他和他表妹的关系,起码失手之后不至牵连表妹;何况自己已经享尽极乐,除家人和吕一鸣这个好友外,无多眷恋。想到这里,他觉着战败逃走不如战死,死也并不可怕。于是他的掌力扣在手中,似发未发,酝酿着雷霆一击。

    吕一鸣本来很想出脚,自打他上了“长歌居”来,就想赶紧出脚。他是个常年血沸腾的人,他的“千里追”腿法下虽尚未毙过半条命,却已经得了他师傅,“天有两条腿”之一的“伽蓝韦陀”之真传,有了其师六分实力。以“伽蓝韦陀”的六分实力,江湖中一小半的人都要甘拜下风。所以他很想一试手。但刚才和水干狄一战,自己先是轻敌落了下风,险些重伤;后来又听得乐事达说水干狄只出了四分实力,心头顿时被浇上了一盆冷水。此时面对大敌,心里居然升起一份从未有过的胆怯来。他想到自己居然会怕,不恼怒,定了定神,双腿蓄力,打算全力以赴,但求纵使失败,也能尽量全而退。那吕一鸣大战易声还的故事,或许就会在江湖上传开来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实力超过自己的想象。他不知道的是,先前乐事达说水干狄只出四分力的话,是客,水干狄已出了七分功力。

    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抑或始终都是古酒醇,老姜辣?

    答案看来将要见个分晓。

    易声还见面前二人一语不发,浑蓄劲,心知这二人是劝不走的,只能一战,觉得有点无奈。于是他把纸扇搁在凳上,又缓缓解开腰带,脱去锦袍。他在这边慢慢脱衣,周破绽百出,毫无防备另一边二人却不敢妄动分毫。因为他们知道,像“表哥”这等人露出的大破绽,就不是破绽,是若然踩下去,便要致人死命的陷阱。

    易声还脱完了,只着一短衣,站在两个来刺杀他的人面前。他还是不大想动手,本来打算让二人上楼唱歌听曲,自己先行离去便是,但如今这样局面,似乎不得不打了,他叹了一口气。他不想打,是因为不知道这两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年轻人,是为什么要取他的命。想知道答案,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口问:“二位与在下毫无过节,在下自问也不算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人,在下想问问,为何——要杀我?”

    吕一鸣不敢回答。

    乐事达更不会回答。

    易声还的问题得到的答案是沉默。他很失望,于是拱手一揖,说道:“二位既闭口不言,如此一来,在下只能出手保命了。”

    “表哥”要出手了!

    乐事达心里一紧,掌力再催三分。第一招来势定然凶猛,只要能接下这招,凭着他的内劲与吕一鸣的奇招,反攻便有希望。但与此同时,他细细观察了一番易声还,心中却有些疑惑。这个掌柜的一细皮嫩,有两分虚胖,双手细腻,没有练武的迹象,下盘虽然沉稳,也不过就是一般好手的级别,实在与他的名号地位不大相称。

    但乐事达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江湖中知道“表哥”功夫深浅的,只有三种人:死人,下落不明无法说话的人,还有水干狄这种臣服于他不会开口的人。

    心念流转之际,易声还发招了!

    乐事达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易声还的体不像练家子的子。因为他练的功夫——

    是一把嗓子!

重要声明:小说《长歌饮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