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灵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风乱
    颤抖着握住手中的笔,庄惟无比幽怨地看了丑师叔一眼,然后照着《五行要诀》在纸上画出了一个勉强像是字的东西。这个东西体积颇为庞大,占了整张纸大小的一半还要多。

    “不行,字太大了。”丑师叔“狰狞”地说道。

    庄惟强忍住自己想要把面前的砚台扣到那张可恶的大脸上的冲动,叹了口气,提笔又开始写。如果按照自己现在这样写下去,恐怕就算把整个太清宗能用的纸张都用上也不够抄完那本《五行要诀》。

    自己为什么要告诉这个丑师叔自己不会写字呢?庄惟悔恨的想到。不过与之相比,庄惟连肠子都悔青了的是自己为什么要和言慕来找于子弃这三个混蛋呢!

    言慕满怀歉意的看着正在独自痛苦中的庄惟,要不是自己没注意到丑师叔是站在他们后而不是待在偏里面,他和庄惟就可以躲过这一劫了。

    什么叫自投罗网?他们两个干的这事就叫自投罗网。

    谁能想到自己第一天早课就晚到,谁会想到自己第一次晚到就被罚抄这么厚的一本书?

    偷眼瞄向那三位师兄,言慕还记得他和庄惟刚被丑师叔提进来时于子弃来那道异常赞赏的眼光,尽管他挂着幸灾乐祸的笑脸。

    “咕噜噜……”

    张海按着自己的肚子,想象着自己正在吃着各种好吃的。人在饥饿的时候果然是饥不择食了,他竟然对纸上飘来的阵阵墨香食指大动。

    原来只知道笑容会传染,不想原来饥饿感同样也可以。于是在这个有些空旷的偏里,一声声一点也不悦耳的“咕噜咕噜”的声音开始回响起来。

    言慕看着外,午后温暖的阳光斜进来,偏头又见于子弃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埋着脑袋挥毫泼墨不停。忽然,于子弃的嘴巴动了一下,接着喉头也是上下一移,像是吞下了什么。

    “咳咳……咳!”陈江咳嗽了几声。

    张海一抬头,看见丑师叔正盯着犹在苦难中徘徊挣扎的庄惟,眼中光芒一闪,和陈江对视了一眼,又齐齐转头看向于子弃。

    于子弃向丑师叔瞟了一眼,又对张海和陈江摇了摇头,往四周看去。

    张海抬了抬下巴,像是在示意着什么,陈江也在用眼神催促着什么。两人又看了眼依然一动不动的丑师叔,然后对于子弃做了个放心的动作。

    言慕不明所以,睁大眼睛看着这三个家伙眉来眼去。

    于子弃又观望了一会儿,他用一种标准的贼头贼脑的动作,右手一晃,竟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小药瓶,右手五指动作灵活的又从药瓶掏出两颗药丸来。

    丑师叔突然动了下子。

    于子弃三人立刻风平浪静,两耳不闻窗外事,只顾着奋笔疾书,刚才做的事有如浮云飘过了无痕迹。

    丑师叔还是没有看这边。

    于子弃斜着眼注视着丑师叔,见他又没了动静,就对张海眨了眨眼,撑起左手装作是在脑袋上挠痒,手指悄悄一弹,两颗药丸就朝张海飞去。

    言慕此时正好对着于子弃脑袋朝着的方向,于是,他好奇的看着于子弃。于子弃竖起一只手指放到嘴上,示意言慕不要说话。

    虽然不知道这三个师兄背着丑师叔在做什么,但是言慕本能的感觉到丑师叔应该已经发现了吧。当他惊愕的看向于子弃的后那个突然出现的影时,于子弃终于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张海和陈江已经闪电般的被制服了,他们刚到手的药丸还没进嘴就到了丑师叔的手里。丑师叔这时候的脸已经是非常的凶恶了,一双怪异的小眼睛盯着体僵硬的于子弃,然后伸出了他的手。

    在张海和陈江泪光闪烁的注视下,于子弃悔恨交加的从衣袖中拿出了一个药瓶。

    丑师叔收起药瓶看也不看,又把手伸了出去,声音低沉道:“不是这个。”

    于子弃顿时汗如雨下,看着先前被自己交出去的药瓶已经被丑师叔收了起来,估计是拿不回来了,便摆出一副亏大了的样子,恋恋不舍的交出了另一个小药瓶。

    “这么多年了一点进步都没有。”丑师叔把药瓶收到怀里,又说道。

    庄惟呆呆地看着还坐在自己面前的丑师叔,又看向几丈外的另一个丑师叔,他悄悄用笔往前戳了戳,还就真的从这个丑师叔上穿了过去。

    “假的!”庄惟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被人耍了的感觉。

    于子弃像是被打击的有些萎靡不振了,张海和陈江的肚子也响的更起劲了,言慕摇了摇头,把目光收了回来。

    “咕噜咕噜……”

    “呃……真的好饿……”言慕摸着肚子想到,当下也没劲去抄书了,坐在地上回想着今天早上被于子弃给毁了的那顿早饭。

    “哎,还得抄多久啊……”言慕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他把放在一旁的《五行要诀》拿到眼前,又从头翻起。

    《五行要诀》上写的是与五行法术相关的东西,也有一些关于灵气和灵力的感应使用之法,也不知是何人所作,一点东西都要写成长篇大论。因为之前把前面的一部分都一个字一个字的抄了下来,所以现在言慕再从头看起来,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天地之间,万物有灵……飞禽走兽游鱼,花草木石泥水……灵气循环于天地,修真之士与之交感,吐纳灵气,修得灵力……阳变化,顺应自然,五行之气……”

    言慕看得入神,又往后面翻去。

    丑师叔坐在庄惟面前,看着庄惟历尽艰难才写出的一个字,终于点了点头。庄惟心中大喜,把前面的对丑师叔各种怨念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又激动地开始写起第二个字。

    被饿得已经萎靡不振的于子弃咬着自己的笔杆子,望着无比投入的看书的言慕和写得精神焕发的庄惟,哀叹了一声,埋头大睡起来。

    外的树林发出“哗哗哗”的声音,温的微风吹拂了进来。现在还是初,山里怎么会有这种风?

    “咦?”于子弃的灵觉忽然生出一丝警觉,“怎么回事?”

    一直端坐不动的丑师叔眼皮一跳,突然转,凌厉的目光向于子弃三人扫去,又皱起眉头,感受着空气中那股骤然聚集起来的灵气。

    “好……”言慕一把丢掉手中的《五行要诀》,向后靠去,想要躲开从外用来的围绕着他的浪。

    “危险!”丑师叔出现在言慕后,抓住他的肩膀往后甩去。

    一股泛着淡淡红光的旋风突然在丑师叔面前形成,还不待几人反应,旋风就变成了一道丈粗的火柱将丑师叔吞没了进去。

    四散的火苗甚至落到了外,于子弃本能的想要使用水行法术,却只感觉到在周围游离不散的火行灵力。

    “灵力?那是……灵气?!可恶!”于子弃糊涂了,大骂着拉起庄惟往外逃去。

    言慕跌坐在外,看着丑师叔的影被火柱吞没,呆愣着不知在想什么。他又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脑中混乱不已。

    “言师弟,你没事吧?”张海冲出偏,扶起言慕,担心地问道。

    摇了摇头,言慕看向中依然熊熊燃烧着的火柱,猛地头痛起来,一时间天旋地转,差点晕了过去。

    “言师弟?”张海扶住言慕的手掌突然被如被火烧一般痛了起来,不得已松开手。

    “言慕!”庄惟见状,连忙扶着言慕的背,也被烫的生疼,他一甩手把双手缩进衣袖里,隔着衣服仅用手指指尖顶住言慕。

    “离火……可恶,是谁?”于子弃咬牙道。

    “阿丑在里面?”一名儒雅的男子无声无息的站在五人后,平静地问道。

    于子弃闻言,转一看,忙道:“南师叔,丑师叔怕是被人困住了!”

    南瑜望着飞舞的簇簇火花,屈指一弹,灵力所形成的“丝”便如同一张大网撒了出去,随着一阵从火光里传出的无形的波动,南瑜诧异的看向昏昏沉沉的言慕。

    “驱散不了。”南瑜想到,“是这个孩子吗?”

    言慕勉强站了起来,却浑酸痛,那股燥更是他喘不过气来。一只手指忽然伸到了言慕眼前,他抬头一看,却只见到温和的白光。

    秦松半抱着昏睡的言慕,将那还在不断聚集的灵气驱散了开来。

    “多谢峰主。”南瑜说道,然后跑进偏查看已经昏了过去的丑师叔的伤势。

    “呃……”丑师叔微微睁开了眼睛。

    “这么快就醒了吗,阿丑?”南瑜看着丑师叔右手上的大片烧伤,庆幸地笑道。

    外,秦松按在言慕的额头上手泛起了青光,护住了言慕受创的灵海。他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对已经看傻了的四个人说道:“言慕暂时由我来照顾,今天的事不可对他人提及,你们回去吧。”

    &&&

    萧扬长老笑呵呵的从真水走了出来,同时还不忘回头和一众大小女弟子们挥手道别。真水峰主白碧不着痕迹的用灵力悄悄在萧扬背后推着他快点走,萧扬反而对她报以更加灿烂的微笑,同时将白碧的灵力悄然化解。

    真水峰向来是太清宗女弟子最多的地方,这一点正好与离阳峰相反。今天,萧扬从苍灵峰离开以后又跑到了其他三座峰上溜了一圈。伏锐峰还好,可在那男弟子最多的离阳峰,这位二长老几乎就是来去匆匆,而到了真水峰,萧扬居然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呆了一个多时辰。

    醉翁之意不在酒,峰主白碧几次传音想要把这个醉翁赶走,奈何此人脸厚赛城墙,寒舞针也刺不穿。

    “嘿嘿,乖徒弟,有你这样的吗?你师父我老人家都多久没回过咱真水峰了,都不让我多待会。”萧扬一面不舍的和女弟子们告别,一面对白碧传音道。

    白碧毫不留的传音道:“徒儿这是为了我们真水峰好,所以,师父您老人家还是快点走吧!”

    二长老萧扬既然走了,那么这场莫名其妙的午课也就散了。虽然见到了玄宗六脉里威名远扬的萧二长老,但是对于众多女弟子而言,这个十分有趣的老头还是敌不过那令人悠然神往的午后时光。

    凌烟牵着一名漂亮的小女孩从大里走了出来,她现在的脸已经不像在琅牙镇时那般的冷了,更多了几分动人的柔和。

    下山的路上,任如昔站在一片树荫里等着两个从远处慢步走来的影。

    小女孩远远的就看见了任如昔,她高兴的挥着手,对凌烟说道:“凌师姐,你看,是任师叔。”

    凌烟点了点头,走到近处对任如昔行礼道:“任师叔。”

    小女孩也有样学样的说道:“任师叔。”

    任如昔微微一笑,柔声道:“怜儿,这一个月还好吗?”

    小女孩拉着凌烟的手笑道:“凌师姐对怜儿很好,还有小瑶也是。”

    “那就好,”任如昔说道,“凌烟,要好好照顾怜儿知道吗?”

    “请师叔放心。”凌烟说道。

    &&&

    头颅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的痛苦终于消退了。言慕睁开眼,看见的,是陌生的景象。他睡的不是他的,这里也不是他的房间。

    “这是哪儿?”

    言慕想要起,却发现自己没有了体的感觉,就好像只剩下了一个头孤零零的放在上,这是多么恐怖的事啊。

    “不要乱动,当然,你也动不了。”秦松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望着窗外说道。

    言慕现在连头都不能转动了,也说不出话,刚才的恐慌让他变得疲惫不堪。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如此的虚弱。

    “看来,拥有着超越自所能控制的能力,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一样啊。言慕,言慕……”秦松念着言慕的名字,却想不起能够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人。

    “这个声音,是峰主?”言慕模糊的想到。

    秦松站起,走到了言慕的前,隐约可以感觉到那些正在保护着言慕的看不见的精灵。

    “虽然处在同一境界,但是现在看来你这小子还是要胜我一筹啊。”秦松颇为感叹的说道。

    言慕睁大眼睛看着秦松,满是困惑不解。

    “你好好休息吧,不要太累了。伤到阿丑的账以后再和你算。”秦松笑道。

    “阿丑……丑师叔?”言慕忽然想起了之前在苍灵偏里的事:自己以为从《五行要诀》里学会了法术,下意识的按照修行的方法默运起灵力——他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灵力——结果却不知道哪儿了错,总感觉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往外跑,然后外不断吹来风,自己也越来越,再后来,自己被丑师叔给丢了出来,而丑师叔却被突然升起的火柱给吞没了……

    “你还记得清发生了什么事吗?”秦松问道,又一手贴在言慕的脖子上,用灵力帮他恢复。

    言慕想说自己记不清了,可是无奈自己现在根本无法表达出来。

    “试试能不能说话了。”秦松理解的笑了笑,手中的青光将言慕的颈部包裹了起来。

    “啊……啊……”言慕只能发出这种单调且沙哑的声音,说不出一个字来。

    秦松也尽力了,他移开手说道:“看来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的头应该可以动了吧。”

    “啊……啊……”言慕欣喜的动着头,发出一声声无意义的沙哑的叫声。

    “那你现在还记得清之前发生的事吗?”秦松又问道。

    言慕摇了摇头,秦松脸色顿时一变,言慕又接着点了点头,秦松不明白了。

    “记得清?还是记不清?”秦松疑问道。

    言慕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眼中充满了憋屈的无奈。

    “是……有些记得清,有些记不清?”秦松想了想,问道。

    言慕用力地点了点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位峰主真是那样的善解人意。

    “这样啊,还好,看来灵海受创不是很严重啊。”秦松放心的说道。

    “啊……”言慕疑惑的叫道。

    “你真的不明白吗?”秦松坐回到椅子上,“竟然连自己的力量都不了解,你是怎么达到灵境的啊?我现在还真是想知道你的事了。”

    “灵境?”这又是一个言慕闻所未闻的东西。

    “灵境,既然你不了解自己的能力,那么你应该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灵境”吧。”秦松想到。

    言慕第二次感叹自己峰主的善解人意。

    “今天的早课,你应该听见二长老说过的吧,修真一途在当世有两个目的,其一就是求得真我,长生久视。”秦松用非常敬仰的语气说道。

    言慕偏头看向秦松,一头雾水。

    秦松继续说道:“求得真我,其实,那已是长生的最后一步,在那之前,修真者为了能踏出这最后一步,都在向着一个方向努力,那就是‘灵境’。”

    于子弃对自己说过的话再次冒了出来,言慕这才明白什么是所谓的“灵境”。但是不是只有明悟本心还要修为高深的人才可以达到这一步的吗?言慕心中疑惑的想着。

    “你我,还有其他三位峰主,我们五人就是现今太清宗达到了‘灵境’的人。哈哈,有意思,说不定‘太清第一杰’就要换人了啊。”秦松笑道。

    言慕已经不想去理解那些秦松嘴里说出来的自己完全不懂的话了。

    “到了灵境,可以说我们已经与“长生”不过相隔咫尺,咫尺天涯的咫尺。”秦松摇着头哂笑着说道。

    “长生……”言慕忽然觉得自己如果要去求得长生还真是可笑,自己为什么要长生?

    “说远了。”秦松望着窗外的山林说道,“我现在要和你说的应该是另外一件事,你可要听仔细了,这关系到你自己的安危,你也不想以后再变成这样吧。”

    言慕竖起了耳朵。

    “你肯定不知道,相比起你自的境界,你的灵力只能用薄弱来形容了,而你完全不懂怎么去使用自己的力量。你会变成现在这样,就是因为你那会儿灵力四溢,而达到‘灵境’的人的灵力更多的是用来控制天地间的灵气的,你那薄弱的灵力引动了整个苍灵峰的灵气,虽然你成功的用火行灵力使出了法术,可是灵气都是没有受到控制的,那道火柱也不过是在被动的吸收着周围的灵气,维持着一个虚有其表的空壳罢了。

    “最后,你的灵力耗尽,却没有办法让停止这一切,境界的力量和你自己的意志相较,境界过于强大,所以你控制不了,从而让你自己的灵海被强行牵扯进来,被境界影响而受创。灵海可是意识的源头,你没有因此而变成傻子真的是非常的幸运了。”

    疲惫占据了言慕的体,对于秦松所说的那些事,他真的是听不明白,强迫着自己听完,反而让自己变得浑浑沌沌的。

    “果然还是不明白吗。”秦松看着言慕脸上的困惑想到。

    最后,秦松还是让言慕重新睡了过去,因为那是对灵海的恢复最有帮助的。既然言慕已经没有大碍了,那他现在只希望这件事千万不要被主峰上那四位知晓。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

    三不写手生,好困。。。。。。。。。。

重要声明:小说《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