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妖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风乱
    狂风乍起,呼啸着掠过琅牙镇,沙尘弥漫在空气中。镇中四处响起砖瓦摔碎的声音,有些民房的屋顶甚至被整个掀起!人们的惊叫声,哭喊声,求救声汇成一片,又被风声掩盖了下去。

    “师兄!”张海冲到客栈门外,却被一个狼狈的影猛地撞了回来。

    “好险啊……呸!满嘴都是沙子……”许心连连呸道。

    “外面到底出什么事?为什么附近的灵气都在往一个方向涌过去……”凌烟和柳琴也都从楼上走下来。

    “凌师姐,许师兄的样子……”柳琴在凌烟后悄声笑道。

    “咳,这我也不清楚,但是凌师妹,不仅仅是这附近,至少我能感觉到,琅牙镇方圆数里的灵气都是如此。”许心苦笑道,“我刚一出去,那狂风沙尘便扑面而来,只好逃回来了。

    “这么大的范围,师叔不会出事了吧?”柳琴担心道。

    “如果只是这些的话,师叔应该不会有事的,师妹不用担心。“张海说道。

    “风声变小了。“凌烟突然道。三人一听,果然,外面的狂风呼啸的声音渐渐减弱了,反倒是人们的呼叫声越来越明显。

    “况不太好啊。”许心皱眉道,“师弟,两位师妹,我们现在要尽快去救人,但是还请小心一点,今夜太不寻常了。”

    “放心吧师兄,如果是有人在背后作祟,我张海第一个不放过他!”张海大声的说道。

    “奇怪,为什么客栈好像一点也没事?”柳琴看向四周疑道。

    “琴儿,看看头顶。”凌烟说道。

    “头顶?”柳琴抬头一看,只见屋顶上紧贴着三道写满朱砂符文的黄符,成三角状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简单的法阵。

    “那个法阵什么时候出现的?”张海讶然道。

    “是许师兄做的吗?”凌烟问道。

    “呵呵,刚才逃进来的时候顺手就打上去了。”许心笑道。

    “师兄还真是厉害,我那会儿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张海佩服道。

    “就是,许师兄比张师兄厉害多了。”柳琴也笑着说道。

    张海似乎颇不好意思的样子,连忙说道:“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快去救人吧。”张海说着就往门外走去,脸色却突然一变。

    “小心,有妖气!”许心喝道。

    四人手中光芒闪动,纷纷祭出自己的兵器。许心与张海各持一把长剑,凌烟双掌半握,两指之间各有一枚银针,柳琴则是一条奇异的长鞭。

    “走!”许心喝道。四人来到街上,背对着围成一圈,警惕地看着四周。街上弥漫的沙尘还未散尽,又是夜晚,稍远一点的地方根本看不清楚。

    “大家快离开这里,有妖怪要来了!”张海对着那些还在一边不知所措的人们喊道。

    “来不及了,大家小心!”许心大声道,向一座房屋上斩出一道剑光。

    只听得一声野兽般的惨叫,周围的镇民们这会儿都反应了过来,惊叫着全向镇外逃去,那些受了伤的跑不动,便都往附近的房屋里钻或是向许心四人跑来。

    “可恶,大家别慌!”张海叫道,却不敢乱动,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烟尘中的一个个黑影。

    “怎么这么多?”柳琴晃了一眼周围,感觉妖气越来越浓。

    “这些妖怪像是被我们上的灵力所吸引住了!”凌烟说道。

    “那我们就把妖怪全都引到镇外去,不要让它们伤到镇上的人!”许心说道。

    “好!我们走!”张海应道,飞跃到一间民房之上,大吼一声,然后转朝镇外御空而去。

    其他三人紧紧跟上张海,他们上所泛起流光很快就吸引住了那些正伺机而动的妖怪,随着阵阵破风之声,尽都跟在其后追了上去。

    许心张海两人一人一剑破开了前方的漫天尘土,又各自向跟在两旁的妖物发出道道剑气,见自己四人引着群妖出了琅牙镇,相视一笑,落到了地上。

    “哈哈,这下就可以和你们这群畜生杀个痛快了!”张海朗声笑道。

    一条黑影朝张海急速奔来,后还有数只妖物分别向四人扑来。

    “好快!”张海惊道,堪堪挡住黑影,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异常高大的虎首人的虎妖兽。

    虎妖兽的两只巨爪被张海的长剑架住,那力道却大得惊人。张海往后错开一步卸去了那股怪力,低吼一声,硬生生的将它推开,一剑斩出,虎妖兽痛呼着倒飞出去。

    张海大笑着正上前再补一剑,却差点摔倒,低头一看,双脚已被枝条一样的东西从地下伸出缚住,一时挣脱不开,先前受伤更是凶大发的虎妖兽连同另两只妖兽趁机从三个方向猛扑过来。张海心中一横,长剑之上剑芒涌现,上向后倒去,一手撑地,一手持剑连斩,三只妖怪竟两死一伤,仓皇逃去。

    “哈哈哈哈!”张海大笑着喘着气,两手握住剑,剑尖朝下用尽全力狠狠地刺入地下。

    许心背对着站在凌烟后,两人一近一远,倒迫得群妖中近半的妖怪只敢围不敢攻,真是进不得退不舍。

    “哈哈,我今方知原来与凌师妹配合起来竟如此厉害,以前真是小看师妹了!”许心笑道,浅蓝的剑芒又变得更加凝实了一分,剑上沾染的妖血转眼间便挥发干净。

    凌烟美目一眨,脸色依旧冷厉。

    一丈之外的,柳琴笑道:“许师兄,你若再说,凌师姐怕是就要丢开你,跑到我这儿来咯。”

    “呃?”许心一脸愕然。

    “琴儿!”凌烟轻声斥道。

    柳琴“咯咯”一笑,环绕周的长鞭舞动着把靠近的妖兽一一弹开。青光闪动,忽然集中到了柳琴的脚下,柳琴一惊,整个人飘浮到空中。她往脚下看去,几根干枯的细长树枝正缩回地下。

    “这是什么!“许心用力想要挣开脚上的枝条,惊声道。

    凌烟冷哼一声,银针贴着纤细的腿脚将枝条根根断,又回将许心脚上的也一齐掉。

    许心还未来得及道谢,忽觉地下一震,心生警觉,拉住凌烟连忙跳开。数根一人粗细数丈高的巨大枝干从刚才两人所站之处破土而出,朝着天空乱舞。

    张海一剑刺入地下,那淡紫色剑芒破裂开了脚下的土地,他只觉得地面一阵晃动,就听见一声爆响!

    一株数十丈高形如骷髅的枯树从地下升起,数不清的粗大藤蔓在空中挥舞着,竟有点遮天蔽的感觉。

    柳琴心中一颤,正后退,那些藤蔓突然就激过来。

    长鞭舞动,在柳琴面前化作一个圆圈,青光泛起,形成一面青色的光幕将她护住。藤蔓猛击在光幕之上,光幕如水面波动不定,却没有破碎。

    “师妹小心!”张海骇然喊道,飞抱住柳琴。先前伸出地面的那几根巨大的枝干一击未中,又往张海和柳琴倒去。

    张海背部被枝干击中,如离弦之箭倒而下。他紧抱着柳琴,翻让自己背对着地面,拼着一灵力护住两人。

    随着一声轰响,地上多出了一个浅坑,张海躺在坑里,背部发麻,四肢无力,见头上的不知何物正倾砸下来,下意识的闭上双眼,侧过抱住某物,等待死亡的来临。

    “师弟!”许心剑芒斩断面前的藤蔓,一个箭步冲到张海前横剑挡住巨枝。一股巨力压来,许心半跪于地,仍聚起全灵力死死抵住。

    数十枚银针被凌烟钉到了数根巨枝上,隐隐间呈现出了一个阵法。她背对着三人,二指相并遥指着那株枯树,轻声道:“!”

    无数白光化成的光线突然从那银针组成的法阵中交替出现,有如一张巨网笼罩住了整株枯树!

    “吟——”一道悠长剑吟声由远而近,金色的剑雨自天际倾泻而下。

    群妖惨叫,其中的枯树妖已经千疮百孔,在一道剑光之下炸裂开来。

    当眼前的一切再度平静下来的时候,许心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看着凌烟的背影,又看了看还躺着的张海,终于松了口气。

    钟阙抱着昏迷不醒的言慕出现在四人前,他惊讶的看了一眼凌烟。

    “师叔。”许心和凌烟对钟阙行礼道。

    “你们做得很好。”钟阙对许心欣慰地笑道。接着,他忽然又目光奇异地看向许心的边。

    许心和凌烟转过头去,一看之下,就连凌烟也不由哑然失笑。

    “师弟……”许心微笑着叫道,心下暗想自己刚才怎么就忘了把人叫起来。

    “张师兄,还不起来!”凌烟想起柳琴,顿时恼道。

    其实,张海早已睁开眼了,当他感觉到怀里的温柔时。

    而且,柳琴也已睁开了眼,当张海发现自己怀中人时。

    两人就这样眼对着眼地对望着。

    不同的是,张海的眼睛干得难受,血丝都起来了;柳琴的眼睛则是雾气缭绕,泪水正在打滚儿。

    当许心和凌烟一笑一恼的叫他时,此人恍然开窍。

    张海大叫一声跳了起来,连忙往后退去,吓得许心急忙躲开。他退了几步,脚下不稳,又跌坐在地。对面,被凌烟扶坐起来的柳琴正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

    “被扰乱的天机已经恢复了吗。”客栈房中,钟阙低头叹息道。虽然尚不清楚是何人所为,但是今夜在世间的种种变故,因天机被扰,使得除了亲经历者以外的其他人再也推算不出那段时间内的任何事了。

    “师叔。”许心四人进到屋中,却是站得奇怪:许心与凌烟并排而立,柳琴在一侧站得比两人还要靠前一点,埋头不知在看哪儿,而那张海就站在门边,一脸的不自在。

    钟阙此时心事颇多,也没在意,只询问了下张海的伤势。

    “师叔,这个孩子是谁?”许心看到躺在上的言慕,疑问道。

    “他……”钟阙想了想,“他……的父亲于我有救命之恩,惜遭妖魔所害,临终之前将这孩子托付于我,让我代为照顾。等这孩子醒后,若他愿意,我想带他到太清山去。”

    “太清山……对了,宗门的十二年之期就要到了。”许心接道。

    “又是一个十二年啊。”钟阙感叹道,“当年的孩童,如今都已长大成人了。”

    “师叔,您说这孩子的父亲与您又救命之恩,不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我们感觉到灵气似乎都在涌向某处?哪些妖怪又为何群起肆虐?”凌烟问道。

    钟阙摇头道:“这事我也不甚清楚,此次降妖突生变故,那吸人的元气的妖孽竟是二十年前无故失踪的魔宗长老,‘不死魔人’魔万寿的残魂余魄,还是在一位前辈——也就是这孩子的父亲相助之下我才将其重创,后来……后来魔万寿**魂魄实力暴涨,若非受那位前辈舍命相救与魔万寿同归于尽,我怕是也要把命留在那儿了……你们所感觉到的那些灵气便是朝那里涌去的,方圆数十里内的灵气,都往那里涌去了。”

    “方圆数十里……竟然能引动这么大的范围内的灵气……”许心惊讶道。

    “那位既出手相助师叔,可是玄宗一脉的前辈?”凌烟想道。

    “此事我也有许多不解之处,还得回宗之后向三位长老禀告,不要再多问了。”钟阙看着言慕摇头说道。

    “老爹……老爹……”言慕动了动嘴,轻声呼喊着。

    钟阙叹了口气,在一旁盘腿坐下,说道:“你们都回去吧,好好休息。”

    &&&

    这一晚,琅牙镇异常的寂静,就连半点轻微的声响也没有了。许多人躺在上、地上、门边甚至屋外,在破烂的屋檐下沉沉地昏睡了过去。原本盘坐在屋内守候着言慕的钟阙,此时也在不知不觉中斜倒在桌上失去了意识。

    朦朦胧胧的薄雾升腾而起,悄然笼罩着整个小镇,周围所有的飞禽走兽全都缩在巢里,缩着脑袋,紧闭双眼,微微颤抖着子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唯恐引来什么东西的注意。

    一团淡淡的黑影围绕着琅牙镇转了一圈,然后飘浮着穿进镇子里。它一条条街道,巷子的来回穿行着,仿佛在搜寻着什么。

    当它经过时,靠近它的那些人无意识的蜷缩起子,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微弱。

    它依然不急不缓的搜索着镇子里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客栈门前才停了下来。黑影在原地飘忽不定的晃悠着,好一会儿,这才向门前靠去。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客栈的门被轻缓的打开了。

    “嘻嘻……”黑影进入客栈时,遥远而清脆的嬉笑声打破了这里的静谧。

    黑影有如受到了什么惊吓,慌忙退了出来。

    笼罩着小镇的雾气在此刻像沸腾的水般翻滚起来!

    无比沉重的呼吸声从黑影中传出,丝丝细线一样的黑气由黑影上向周围散发出来,那薄雾迅速变得浓厚起来,不到片刻,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浓雾遮掩住了里面的一切,除了仍旧在翻滚起伏不定,便再也看不出什么变化。

    几道明亮的闪光闪电般的照亮了黑夜,浓雾骤然一缩,就连都时间恍若在一刻停了下来。

    雾气又一次的蔓延开来,渐渐变薄,直到再次笼罩住了整个小镇。

    当淡的几近透明的黑影飘进了客栈里面时,外面的街道,竟已被一层冰霜所覆盖,寒意弥漫。

    客房上,言慕不安地翻动着体,梦境中,他在一处暗无天的冰雪大地上惶恐的游,他漫无目的的逃跑,尽管后什么也没有,可他的本能却在不断的催促他不停的跑着、逃着……

    无尽的狂风掀起遮天的雪浪,惊雷在他的侧炸响。他跌倒在冰面上,没有丝毫的痛苦。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赫——-”言慕倒吸了一大口凉气,睁开双眼。

    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听不见。

    他眼前似乎有着一团影子在晃动着。

    那是什么?

    言慕心想。

    你是什么?

    一个充满奇异惑的声音在言慕的心底响起。

    我是什么?

    言慕不解的想道。

    你是……

    那个声音说道。

    我是什么?

    言慕追问道。

    你是……

    你是慕儿,是言慕!

    无比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那个声音。

    老爹!

    言慕只觉得心中猛得一阵痛苦。

    你是慕儿,我的慕儿……

    柔和而温暖的声音缓解了言慕的痛苦,那种感觉,就像是……

    娘……

    言慕的内心变得安定下来,他呼唤着,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了枕边。

重要声明:小说《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