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怜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风乱
    “这么多?”老爹坐在上,看见言慕颇为艰难地抱着一大撂厚厚的棉袄走了进来,不由咋舌道。

    “好像……是多的……”言慕把手中的衣服往上一放,然后顺势就倒了上去,喘着粗气说,“但是现在外面冷的,多穿点也没坏处嘛,我好不容易才从别人那里借来的。”言慕摊手道。

    “休想!老子宁愿冷死也不能穿成……穿成那样见人!”老爹叫道,整个人又钻进被窝里。

    “老爹……”

    “休想!你想让你老爹我晚节不保啊!”

    “喂……老爹……”

    “绝对不行!”

    “可是老爹……”

    “你休想啊!”

    “老爹!”

    “不可能!”

    ……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辩,言慕和老爹终于各退了一步。看着言慕往自己了一件又一件棉衣,老爹顿生哭无泪之感。

    “老爹。”言慕看了看老爹。

    “干嘛?”老爹瞟着言慕问道。

    “我还是去找人过来把你抬过去吧,你走得了路吗?”言慕看着老爹上穿的衣服,只是看着他都觉得啊。

    “这可不行,我是大夫,怎么能被人抬去诊病呢?”老爹摇了摇头,然后翻坐到边便要站起来,言慕连忙要去扶着老爹,却被老爹推开。“去,不要小看你老爹我了,不就是场小病吗,老子治了大半辈子的病了,还怕这个?”老爹说着,一手撑,摇摇晃晃的就这么站了起来。

    “你小心点啊,晃的这么厉害,站得稳吗?”言慕扶住老爹说道。

    “谁让你给我穿这么多衣服的,真够重的,要不脱一件?”老爹马上提议道。

    “不行。”言慕立即拒绝道,“小心点就是了,我扶着你走。”

    老爹正说话,门外忽然传来云婆婆的声音:“言大夫,您怎么样了?可以了吗?”

    “可以了,云大娘。”老爹出声答道,又对言慕说道:“走,去开门。”

    言慕扶着老爹走到门边,心中莫名一跳,一打开门,就见到云婆婆和那女孩正站在门外。

    “言慕哥哥。”女孩笑着对言慕叫道。

    “啊,你,你好……云婆婆好。”言慕只觉得这一下自己手心里已经都是汗了。

    “言大叔好。”女孩说道,又拉了拉云婆婆的手说:“姥姥,言大叔好圆啊。”

    “丫头,不准乱说话。”云婆婆连忙道。

    “哈,没事,小孩子嘛,没事。”老爹一脸受打击的样子,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

    “呵呵,那言大夫,我们走吧,那边等急了。”云婆婆笑道。

    “嗯,说的是,我们要快点去啊。”老爹一本正经道。

    言慕扶着老爹跟在云婆婆后,女孩走在前面,却几次朝言慕转过头来,似乎在想些什么。言慕一脸平静地走着,可实际上心都不知道飞哪儿去了,竟没发现那女孩什么时候悄悄溜到了自己边。

    “言慕哥哥,我想好了。”女孩悄声说道。

    “想好什么……”言慕顺口答道,又被吓了一跳,这才回过神来。

    “我想言慕哥哥你先教我怎么写我的名字。”女孩眯眼笑道。

    “这没问题。你……你叫什么名字?”言慕此时才恍然发觉自己还不知道女孩的姓名。

    “你们在说什么呢?”老爹这个时候突然低头道。

    “没说什么!”言慕本能地说道。

    “没说什么?”老爹一脸笑容的问道,又看向女孩。小女孩也摇了摇头。

    “这样啊,”老爹还是满脸带笑的说道,“咳,丫头啊,大叔和你说件事好不好?”老爹把脸又伸近了点。

    “什么事啊?”女孩歪着头问道。

    言慕盯着老爹的笑脸,越发觉得这种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在笑。

    “丫头,你以后长大了嫁给我们家言慕怎么样啊?”老爹从嘴里把话吐了出来,听得旁边的言慕一阵哆嗦。

    只听“啪”的一声轻响,言慕一巴掌就把老爹的嘴盖住。

    “什么是嫁啊?”女孩突然问道。

    言慕一听,只觉得一直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掉下去了,可又觉得这一掉掉得太深了,在心底变成了一股失落的感觉。

    “没什么,没什么……”言慕对女孩苦笑道。

    “什么没什么!”老爹的脸一下子又突了过来,脸上可谓笑容灿烂,“丫头啊,嫁就是你可以永远和言慕哥哥在一起哦。”

    “好啊!”女孩听老爹一说,就这么答应了。

    言慕想捂住老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女孩的一声“好啊”传到他耳边简直是惊雷炸响,只感觉脸颊烫到不行,脑袋的发昏,连背上的衣服都已经全被汗水浸湿了。

    “言慕哥哥,你怎么了?”女孩见言慕脸色异常,急忙问道。

    言慕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哈哈哈,没事没事,丫头,他这是激动,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老爹对女孩眨了眨眼,笑道,“还有,这事儿先别告诉别人哦。

    言慕看着老爹一脸得逞的笑容,心里不由的生出想要一拳把老爹的笑脸揍凹进去然后再狠狠咬上一口的冲动。

    老爹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悄悄凑到言慕耳边小声说道:“多好的媳妇啊,不要白不要嘛,老爹我多厉害,连媒人的钱都帮你省了。”

    言慕轻轻磨了磨牙。

    &&&

    琅山村不大,几人说话间就已经跟着云婆婆到了村长家里。

    “难道是村长病了?”言慕看到面前的房屋问道。

    “是村长的儿子。”老爹说道。

    走进院内,村长正在院子里焦急地走来走去。

    “村长,言大夫来了。”云婆婆出声道。

    “言大夫!”村长猛地抬起头看过来,“言大夫,您体怎么样了?您可要救救我儿子啊,我们老云家就这一根独苗,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村长一迎上来,拉着老爹就哭着脸道。

    村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汉,相比之下老爹就瘦弱的多了,被他说话时这么一摇,眼都花了,连忙挥手道:“村长啊,那我们还是进去吧,别耽搁了……”

    “哦,好好好,快请进!”村长话说着,拉着老爹就往里走,言慕赶紧跟上老爹把他扶住。

    言慕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躺在上昏迷不醒的男孩,与自己差不多大,眉清目秀,却被病魔所折磨而脸色苍白。

    “咦?”言慕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看向男孩。之前恍惚间他竟看见男孩苍白的脸颊变得红润起来。

    老爹站在前看着男孩,却没有靠近,又皱起眉头向村长问道:“云大娘说别人不能碰这孩子是吗?”

    “是的,因为我们一碰他,他……”村长点头道,脸色异常难看。

    “碰了会怎样?”老爹问道,但是并未等村长回答,直接上前一步,伸出手指在男孩额头上点了一下。

    “啊!”男孩毫无预兆地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全都开始了颤抖。

    村长一下子站了起来,神色紧张地看着男孩,又看向老爹。

    “言大夫,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的孩子才十三岁啊,为什么会出这种事啊……这是什么病啊……言大夫……您一定要治好他啊言大夫……”男孩惨叫的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满脸泪痕的女人,女人跪在边对老爹哭声道。

    男孩的娘就这样跪着,双手按着沿,悲切地看着男孩。

    老爹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挠着头叹息了一声。

    “言大夫……”村长也红着眼眶看着老爹,双肩微微发颤。

    “村长,这孩子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老爹问道。

    “是在今天傍晚的时候。”村长想了想说,“傍晚的时候,阿庆和村里的一帮孩子们在村边玩,突然……突然就这样了……”村长说着,边的女人又哭了起来,而上的男孩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请各位都出去吧。”老爹沉默片刻,忽然轻声说道。

    “言大夫?”村长疑问到。

    “请你们都出去。”老爹闭上眼重复道,“这也是为了这个孩子好。”

    村长迟疑了一下,一把拉起边的女人,安慰着她走了出去。

    “老爹,你这是?”言慕不解道。

    “慕儿,你也出去。”老爹又说道。

    “那老爹你……”言慕看向那名男孩。

    “出去吧,我没事的。”老爹哂笑道。

    &&&

    带着满腹的疑惑与担心的言慕缓步走了出来,转刚把门关上,后就传来女孩的声音:“言慕哥哥。”

    “啊……”言慕有些不自然的应道。

    “言慕哥哥,阿庆哥怎么样了?刚才的声音好吓人啊。”女孩问道。

    “没事的,老爹会把阿庆治好的。”言慕回头望着房门道。

    “嗯,言大叔把爷爷都治好了,一定也能治好阿庆哥的。”女孩开心地笑道。

    “啊,是啊。”言慕笑道,便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坐下了。

    女孩看了看地上,又看了看言慕,只好蹲在一旁,支着脑袋想着,又说:“不知道阿庆哥得的是什么病,为什么会突然就那样了呢?”

    “嗯?你见过阿庆得病的样子?”言慕问道。

    “当然见过啦,那是我们还在一起玩,结果阿庆哥突然就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有人去碰他,然后阿庆哥就,就那样了,好吓人的。”女孩双手抱在一起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言慕一时间被女孩的样子给逗乐了。

    “呵呵,有什么好笑的啊?”女孩也笑道。

    言慕笑着没说话,弯捡起了地上的一根树枝道:“反正现在也没事做,那就来教你写字吧。”

    “啊,好啊好啊,言慕哥哥,快教我怎么写。”女孩有些兴奋地说。

    “先教你写你的名字,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言慕晃着树枝道。

    “呵呵,原来言慕哥哥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啊。”女孩笑道,“我叫云云。”

    “云云?你这是什么名字啊?”言慕笑道,“而且你怎么也姓云?”

    “云云,云云,大家都这么叫我的呢,怎么不是名字啊?在村子里,很多人都姓云的,言慕哥哥不知道吧。”女孩说着,用手拍了拍言慕的头,笑了起来。

    “确实不知道啊。”言慕侧过头看着女孩,又想起女孩刚才装出的被吓到的样子,脑袋里忽然冒出“我见犹怜”这个词。“啊,对了!”言慕拍着手说道,又低声念道:“我见犹怜,我见犹怜……”

    “什么对了?”女孩问道。

    “嘿嘿,你看。”言慕笑着在地上用树枝写下了两个字。

    “这是什么啊言慕哥哥?”女孩看了看,却不认得。

    言慕用树枝指着这两个字,念道:“云,怜。”

    “云怜?”女孩跟着念道,忽然说道:“这是谁的名字啊?我好像不认识这个人。”

    “哈哈。”言慕笑道,“这是你的名字,我给你取的名字。怎么样,还不好?”

    “不好。”女孩看着地上的两个字说道。

    言慕登时无言,见女孩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由小心地问道:“怎么不好?”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啊。”女孩指着“怜”字说。

    “这是‘怜’,可怜的怜。”言慕解释道。

    “我不可怜啊,所以不好嘛。”女孩说着又指着自己问道:“我可怜吗?”

    言慕摇了摇头,突然想起这么说不对,正要重新解释,后的房门突然间便打开了。

    “老爹!”言慕站起来,“怎么样了?”

    “言大叔,,阿庆哥的病好了吗?”女孩也问道。

    老爹面无表的点了点头,朝着急忙过来的村长迎了上去。

    “言大夫,阿庆他——”村长急切地说道。

    “村长,请跟我过来一下。”老爹打断了村长的话,边说边向院外走去。

    村长脸色惨白的跟着老爹出了院子,剩下的人皆是面面相觑。

    “言慕哥哥,怎么了?”女孩疑惑道。

    “不知道。”言慕看着院外的老爹,摇头道。

    “阿庆哥现在怎么样了?”女孩又看向房间。

    言慕不安的望着老爹的影,心中莫名的难受起来。他抬起头,这才发现今晚的夜空是如此的美丽。

    “我去,我现在就去!”院子外面,村长突然大声叫道,竟然转就朝村外跑去。

    “老爹……”言慕走到院子外,见老爹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慕儿。”老爹叫道。

    “怎么了老爹?”言慕担心地问道,他听出了老爹刚才的声音,竟是变得有些沙哑了。

    “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带的?”老爹背对着言慕询问道。

    “东西?东西都放家里了啊。”言慕不解道。

    “如果还有没带的东西,就快回去带上吧。”老爹说道。

    “为什么?”言慕问道。

    “我们要走了。”老爹答道。

    “走?去哪儿?”言慕吃惊道。

    “对,走,不用管去哪儿,我们马上就走。另外,把这几件别人的衣服都还回去吧。”老爹说道,同时把上穿的几件借来的棉衣递给了言慕。

    言慕几乎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前一刻那些衣服明明还穿在老爹的上,一眨眼,却都到了自己的手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老爹?”言慕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衣服。

    “这些事以后再说,现在……”老爹忽然顿了顿,“算了,把这些衣服都放到村长家去,我们马上就走!”

    “可是,老爹你的病……”言慕担忧道。

    “不用担心。慕儿,听话。”老爹少有的用这种父亲的语气说话。

    “那阿庆怎么样了?”言慕想到了那个男孩。

    “放心吧,等村长回来以后,他就会没事了。”老爹望着夜空说道。

    “好吧。”言慕点了点头,抱着衣服走回了院子中。

    “言慕哥哥,你在做什么?这些衣服不是言大叔穿的吗?你们在说什么呀?”女孩跑了过来,看着言慕抱着的一大堆衣服,好奇道。

    “云……云,这些都是我从大家那里借来的衣服,我和老爹……我们还有事,所以只好放在这里了,你能帮我还给大家吗?”言慕将衣服放在了屋檐下的台阶上,对女孩说道。

    “有事?”女孩疑问道。

    “嗯,另外,也请你转告阿庆的娘说只要村长回来了,阿庆的病就会好了。”言慕说完,对女孩笑了笑。

    “言慕哥哥,你们要去做什么事啊?”女孩追着转离去的言慕问道。

    “不知道呢……好了,回去吧,再见了。”言慕偏着头对着后的女孩挥了挥手道。

    从村长家离开,两人一路无语。言慕一会儿看看老爹,一会儿又看着地上。

    “你好像很舍不得走啊。”老爹对言慕说道。

    “啊,而且这次是怎么回事啊老爹,为什么突然要走?还有,你突然变得好奇怪。”言慕低声说道。

    “舍不得,是因为云家的丫头?”老爹笑了起来。

    “那个……”言慕感觉自己现在的心真是乱糟糟的。

    “有缘自会再见,哈哈,再说,她不是应经答应嫁给你了吗?哈哈哈。”老爹大笑道。

    “老爹!”言慕咬牙道。

    “别害羞嘛,我也没瞧见你有反对啊,是吧?哈哈哈。”老爹笑得更大声了。

重要声明:小说《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