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游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笑 书名:风乱
    琅山脚下,清澈的溪流绕过茂密的树林蜿蜒前行。一名约摸有十一二岁的少年背着一个相对他而言还很大的竹篓,正迈着略显沉重的步子向着不远处的一个村庄走去。

    言慕抬眼望了望,只见村子里面已经是炊烟缭绕,这才发觉天色早已暗了下来,顿时一拍脑门儿,叫了一声:“惨啦!”他连忙拉紧背上的竹篓,一溜烟儿的就跑进了村子,一直跑到一间破旧的草屋前才停下了脚步。

    刚一停脚,言慕一下子就松了口气,因为他听见了草屋里面传出的那被人哼的不成调的曲子。这曲子他可太熟悉了,按老爹的话来讲,他这个从小就没娘的孩子小时候就是每天夜里听着老爹哼的这曲子入睡的,能不熟悉吗?每当言慕听到老爹讲起这事,言慕就觉得他这没娘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以前还时常在想,自己小时候到底是怎么睡着的。

    言慕的老爹是一名江湖游医,于是言慕子承父业也成了个江湖游医,只不过现在还是个学徒。其实在言慕的心里,做一个江湖游医还是好的,可以一边行医救人,一边浪迹江湖,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说不定什么时候闯出了名堂又救了一位美貌如花的千金小姐,于是一见钟佳偶天成……

    可是,老爹绝对是严重打击言慕心中理想的首要因素,这么多年来,言慕只见自己心中江湖游医的光辉形象屡遭老爹破坏。行医救人不假,可浪迹江湖的意思就是居无定所,居无定所的后果就是有可能长期一破破烂烂的衣服,更甚者倒霉的时候就是一副蓬头垢面的外表,而行医所得的钱光是能用来填饱肚子就已经很不错了。因此,富贵人家不会请他们这类江湖游医看诊,寻常百姓又不大分得清在这副装扮下的人是大夫还是强盗。

    如今正是暖花开之时,言慕与老爹两人是在深冬时节来到这琅山村的,凭着老爹妙手回——老爹自己说的——的医术让村里不少老人又熬过了一个冬天。这下子让言慕和老爹受到了这些年来的少有的待遇,又有了一间虽然破破烂烂但是稍稍修补一下还可以住人的草屋。没想到的是,到了天,一向子骨硬朗的老爹竟然病倒了!也就在这个时候,言慕才忽然发现老爹花白的头发。

    “老爹,老爹……”言慕推门而入,却见老爹正躺在上,全上下被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唯独一双长满老茧的脚不老实的伸了出来,随着老爹哼得走调的曲子一摇一晃的。

    “老爹!”言慕把竹篓放下,走到边上用被子把老爹的脚盖上,“你还没病糊涂吧,都下不了了还不老实点。”

    老爹眼睛一瞪,开口骂道:“你个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吗?你个臭小子想饿死你老子啊!”

    “哎哟,老爹您就歇着吧,少说点,省点力气也好吃饭啊。我这不是上山去采药了嘛,我就是想您的病早点好起来,要不然咱爷俩迟早都得饿死。”言慕笑道,指了指放地上的竹篓。“您等着啊,小子我这就去烧火做饭了。”

    “去去去,”老爹抬起手挥了挥,“你老子我要是等着吃你小子做的饭那早就饿死了。”

    言慕一把抓住老爹的手塞进被窝里,疑问道:“你吃了?”

    “哎呀,人家云大娘做的饭菜可真香啊,比某个小子做的好吃多了,人家那小孙女也是,照顾人可体贴了,也比某个小子好多啦。”老爹闭上眼,做出一脸陶醉相的说道。

    言慕装作没听见老爹的某些话,又把老爹冒出来的两只大脚盖好,一脸地问道:“老爹,那您觉得由您亲传医术的小子我熬药的本事怎么样啊?”

    “诶?”老爹有些愣愣地看着言慕,眼睛一瞟竹篓里的几味草药,突然干笑到:“啊,哈哈,这个、这个老爹我向来都是很满意的,毕竟是我亲传的嘛,这医术上的本事哪能差呢……”

    看着言慕带着满意的微笑出门去了,老爹轻轻舒了口气,一脸苦相道:“这小子怎么想到这个的……可别弄得太苦咯……”

    匆匆吃过饭,言慕把竹篓里的草药捡了出来,仔仔细细的分好类,正要准备开始,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谁啊?”言慕出声问道,却没听见外面答话,心里正奇怪,打开门一看,只见是一个比自己小一点的相貌清丽的女孩。

    “你是……”言慕对这女孩有点印象。

    “言慕哥哥。”女孩甜甜地叫了言慕一声,继而展颜一笑,刹那间言慕脑子里就只剩下“好可”这个念头。下一刻,言慕后悔了,自己怎么没记住这个女孩是谁。

    也许是言慕深深的悔意感动了上天,他在后悔之后突然想了起来。

    “啊!你是云婆婆的孙女吧!”言慕激动道。

    “是,是……”女孩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

    言慕尴尬的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过此时可谓覆水难收,只好任由滔天悔意将自己淹没。

    “那个……”女孩见言慕呆立门前一动不动,不由好奇道。

    “是言慕吧,丫头,你们站在门口干嘛呢?”一位老婆婆走了过来。

    言慕总算清醒了,朝老人看去,认出了来人。“云婆婆,您来啦,快请进来吧。”言慕连忙说道。

    “呵呵,言慕,你爹好些了吗?”云婆婆向言慕问道。

    “老爹一直体硬朗,吃些药多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吧。”言慕答道,“今天我上山采了些药,正要熬好了给老爹喝的。哦,还有,今天谢谢您了。”

    “言慕哥哥,还有我呢……”站在一旁的小女孩突然小声说道。

    “丫头,说什么呢你?”云婆婆没听清女孩的话,侧问道。

    “啊,没,没说什么。”小女孩连忙道。

    言慕笑着对女孩眨了眨眼,女孩心领神会的笑了。

    “是云大娘吗?”一墙之隔的老爹突然精神抖擞的叫道。

    “哎,是我,言大夫,您怎么样了?”云婆婆答道。

    看着云婆婆向里屋走去,言慕暗自在心里嘀咕着:“老爹的耳朵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言慕哥哥。”一旁无事可做的小女孩悄悄对言慕说道。

    “嗯?”言慕看向小女孩,忽然,他又把自己脸转向另一边。

    “你会写字吗?言慕哥哥。”女孩问道,又站到言慕脸对着的位置上。

    “写字……什么?哦,会,会。”言慕把脸又换了一个方向。

    “真的吗?太好了!言慕哥哥,你能教我写字吗?”女孩笑道,又往言慕脸前一站。

    “可以,当然可以。”言慕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同时又把脸转开。

    “谢谢你啊言慕哥哥,你可是答应了的,不能反悔!”女孩高兴的拉着言慕道。

    “不反悔,不反悔……”言慕连忙答道。

    “咦?言慕哥哥,你怎么了?”

    “什么?”

    “言慕哥哥,你的脸好红啊,耳朵也是。”

    “没……这,这是刚才熬药……熬药,被火烤的……”

    “啊,被火烤的?”

    “丫头,丫头?”里屋传来云婆婆的声音。

    “来了!”女孩先大声答道,然后又对言慕说道:“言慕哥哥,说好了的,你要教我写字的哦。”

    “啊,啊……”

    看着女孩跑进去,言慕立马觉得是松了口气,接着捂了捂脸,又双手抓头,自言自语道:“熬药,熬药,熬药……”

    &&&

    言慕端着煎好的药走进里屋时,云婆婆和她孙女已经走了多时了,老爹仿佛变得更疲倦了,躺在上像是已经睡着了。

    站在前看着老爹,言慕轻声叹了口气,心中担忧起来。老爹的病外行人看不出什么,但是言慕却是能发现一点,他一直都没找到老爹的病根是什么,老爹的体如果让别的大夫来看恐怕也不会找到半点问题,就和任何一个健康的普通人一样的健康,可老爹偏偏就是病了,还是一病不起。

    “老爹……”言慕轻声道。

    “药熬好了?”老爹忽然睁开眼问道。

    “你还没睡着啊?”言慕被吓了一跳,问道。

    “唉,睡不着啊……”老爹说道。

    “睡不着?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怎么会睡不着?”言慕在边坐下,轻轻吹了吹碗里的药,又尝了一下,然后给老爹喂去。

    “呸!”老爹一下子就把喝进去的药吐了出来。“怎么这么苦啊!”老爹鼓着眼叫道。

    言慕偷笑着说道:“老爹,你可是教过我的,良药苦口利于病,这药苦,但是对你的病可是又好处的啊。不行,你必须把药喝下去!”言慕把药放一边,把老爹缩进被子里的头又拽出来,好让他斜靠在上。

    把一勺药一点不剩的让老爹喝了下去,言慕给老爹擦了擦嘴,又问道:“你还没说呢,怎么睡不着了?”

    一脸艰难的将药咽下肚子,老爹摆了摆手道:“嘿嘿,不止我睡不着,你小子也别想睡了,待会儿,我们得要去出诊。”

    “出诊?”言慕皱起眉来,“老爹你都病成这样了,是谁还来找你去出诊的?而且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

    “哼,还不是你小子害的!”老爹又咽下一口药,恼道。

    “我?”言慕听得如坠云雾之中。

    “哎,吃了人家的饭,也不好意思不去吧。”老爹忽然露出莫名的笑容。

    “是云婆婆?是她来找你出诊的?”言慕有些生气的问道。

    “你小子就别瞎想了,人家还不至于来算计你老爹吧,云大娘是在刚才来看我的时候才提的这事儿的。”老爹话说着,突然就来了那么一句:“那会儿我其实是看在你和人家的小姑娘的份上才答应的。”

    这话惊得言慕差点把手中的药给洒了。“我,我,我和人家小……诶?老爹,你怎么知道……我当时在外面的屋啊!”言慕惊异地说道。

    “猜的,你小子也长大了啊。”老爹的笑容越发暧昧起来。

    言慕直接拿药把老爹的嘴封了起来,想了想,又说道:“可你的病,他们至少也应该把需要诊病的人带来吧,怎么能让你去呢?”

    或许是被灌药灌得太难受了,老爹挂着哭一般的表说道:“云大娘说那人病的太重,估计是动不了了吧。”

    “不能抬过来吗?”言慕问道。

    “据云大娘所说这人病得有些奇怪啊,好像不能动他怎么的,也说不清楚,去看了就知道了。”老爹说道。

    “前些天也没见到谁家有人生病啊。”言慕想着说道。

    “现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应该是突然病的吧,和我倒有些像啊。”老爹望着屋顶说道。

    “好吧。”言慕叹着气说道,“但是这几天突然变冷了点,我得去给你找几件厚点的衣服穿上,快先把药喝了。”

    喝完药,言慕让老爹先躺着睡会儿,然后把所有的衣服都找了出来,挑来挑去也就几件衣服,可只有一件还不算太厚的冬衣,自己的衣服老爹又穿不上。“啊……看来只能去借了。”言慕挠了挠头道,把其他衣服都放了回去,出门朝着最近的人家走了过去。

    &&&

    今天,距离琅山村十数里外的琅牙镇,突然来了五名着蓝白色玄衣的人,三男两女。这五人像是以其中的中年男子为首,其余四人皆为青年男女,最大的也不过双十年华。

    那四名青年中,男的俊逸不凡,女的清丽脱俗,而为首的中年男子更是让人感到如沐风般的舒适以及对他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意。

    琅牙镇虽然不是什么大城名镇,可也是有不少商客往来,其中不乏富贵人家的子弟,但却少有能比得上这五人的。因为这五人绝非俗人可比,不仅是外貌,他们上还没有那些富贵子弟对平民的傲气,而且,似乎他们都是怀绝技的高手,至少可以确定其中的两名青年男子是。

    今天早上,当这五人来到琅牙镇时,那两名女子被镇上的十余名恶霸看上了,可结果,许多人都看见那十余名恶霸被那两名青年男子赤手空拳的从客栈里扔到了大街上。于是之后的这一整天,镇上的人对这五人皆仰视之。

    夜晚的琅牙镇终于是渐渐安宁了下来,经过了一天的忙碌,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睡梦中休息去了。偶尔某处传来一两声犬吠,又很快平息下去。

    客栈的一间客房中,烛光摇曳,映着中年人的影,显得那样的安详。

    “嗒嗒嗒。”房门被人轻轻叩响。

    “进来。”中年人说道。

    房门被人轻轻地打开了,一名青年男子走了进来,对着中年人行礼道:“钟师叔。”

    “何事?”中年人站在窗边望着晴朗的夜空问道。

    “任师叔传来消息,他们明就能到达琅牙镇。”青年男子答道。

    “知道了……奇怪,为何今夜星象杂乱?”中年人低声自语道,又伸手撒出一把铜币。“卦不成卦?”中年人疑惑不解,转过面向青年男子说道:“许心,将森罗镜给我。”

    “是!”青年男子二指相并,在空中虚画了一个圆,却见被青年男子画过之处竟凭空出现了一轮金色光环,随着一阵令人精神一振的清吟声,眨眼间又化作了一面手掌大小的铜镜。

    铜镜镜面周围与另一面布满了阳八卦和密密麻麻的符文,偶有金光闪过,则让所有的符文为之一亮。

    森罗镜飘落到中年人伸出的手掌上。中年人一手持镜,一手在虚空中画出了一列流光溢彩的符文,然后双指点在镜面之上。只见森罗镜上围绕着镜面的一轮符文分成内外两部分,沿着相反的方向竟缓缓转动起来。被双指所点的森罗镜此时便如同水面般泛起了道道波纹,金光流动,却突然一颤,光芒破碎!

    “竟是有人扰乱天机!是谁,竟有这等本事?”中年人放下森罗镜,双目凝视着星空。

    数千里外,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孤独地站立在群山之巅,遥望着璀璨星空,又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巍峨大山,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旋即淡然一笑,仿佛是放下了心中的什么,便又朝着那群山的深处凌空走去。

    一座雄伟的大矗立在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今夜里,那座大熄灭了二十余年的烛光毫无预兆的亮了,光芒溢出,洒遍了整座山峰。转瞬间,数座山峰中飞出了无数色彩各异的流光,那每道流光之中都能隐隐看出一道人的影,远远看去,竟不似人间景象。

    所有的流光围绕在大之外,其中却只有光芒最淡的七道影能够靠进大十丈之内。

    “是宗主吗?”一道高瘦的影问道。

    “哈哈,总算肯回来了啊!”苍老而愉悦的声音说道。

    “我们几个老家伙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另一人感叹道。

    “今夜的天象奇特,是有人故意扰乱天机。宗主此时归来,可是与这事有关?”一道影望着夜空说道。

    “扰乱天机,当世能有这等神通者又有几人?”一位老人笑道。

    “是他……可他为何如此?如今天下大势不明,他若插手……”一人沉声道。

    “玄魔二道此消彼长,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等凡夫俗子无需多虑。”这道声音在的其余六人耳边响起时,说话之人已经走到了大门外。只见此人轻轻往前一推,这座封闭了二十余载的大门便在众人面前缓缓开启。

    大之内,数不清的烛火围绕着率先进入的那人以各种玄奥的轨迹缓缓旋转,那人立于其中,双目紧闭,仿佛是融入了大之中。

    其后六人刚一走进大,顿时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有如山岳般压了下来,那道高瘦影闷哼了一,却是一动不动,任由那奇异威压滚滚而来。

    “哦?廉峰主果然好毅力啊,想当年我第一次进这太清时,没撑过十息就跳出去了,如今这威压远胜当年,廉峰主还能不变应万变,老头我当真佩服。”

    “你当年那是偷懒,不肯多花一点冤枉力气。”

    “师叔祖……说笑……了……”

    “还能说话啊,你看,绝对比我们几个老家伙当年强多了。”

    “还是三位师叔修为高深啊。”

    “哈哈,等你小子也变成一把老骨头了,肯定也会和我一样的。”

    “噤声!”

    无数烛火突然熄灭,下一刻,在大的顶部,一座由一簇簇火焰构成的巨**阵瞬间成型。一幕幻境在法阵之中缓缓浮现而出。

    “参见宗主!”

重要声明:小说《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