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冰火两重天

    随着凌风的攀爬,他距离地面越来越远。从下面几乎看不到他的影,只有盘旋的鸟儿偶尔飞过,才会给枯燥的攀爬带来一些景致。这攀爬奇难耐,时间越久越是难受。凌风的整个衣服都汗淋淋的,贴在了上。凌风喘着粗气,抬头看看上面的天空,一指峰好像没有尽头一般,高不可及。但是凌风不敢过多停留,虽然很累,因为滚烫的石头,会把他的手掌烫坏,只有在攀爬不断进行中才会保护自己。若不是自己上被汗水打湿,恐怕衣服也得燃烧起来。不过这样攀爬很是浪费体力,还好凌风有了手臂护甲,可以储存大量的水,不然他不会坚持的住。

    石头上传来滚烫的气,令凌风呼吸都很困难,好像在火上烘烤一般。而且,这些黑色石头好像有魔力一般,气仿佛可以透过体直达体内。这样长久的爬着,凌风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自燃起来,感觉异常疼痛。他不得不喘着粗气,来排除体内的气。每吐出一口气,凌风仿佛能看到气在升腾,而且,随着高度的增加,这种燥更加严重起来。凌风不得不停下来略作适应以后再向上爬。就这样半天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凌风的手掌和脚掌都红肿起来,而且让凌风感到担忧的是手臂上传来的阵阵酥麻。随着太阳落山,奇怪的是石头也在太阳落山后凉了下来。凌风长舒一口气,不过还是不敢言语,因为那样会浪费体力。凌风就这样在哪里休息着,晚上的凌风吹来,他感觉力量顿时恢复了许多。而且石头变得凉凉的,舒服异常。

    还是晚上好啊,凌风攀在石头上想着。他再次向着山峰进发,攀援了一会,凌风发觉那里不对,对了,石头好像在变凉,寒冰一样的凉。随着夜的到来,石头上冒出了丝丝凉气。凉气也如气一般,不断侵蚀着他的体内,使体内的器官好像要结冰一般。凌风只有不断的向上运动,才能保持体的温度。而喘出的气息,也是冷冷的,白天被气覆盖的衣服,这时也包裹起一股寒气,要不是凌风不断冒出的气,估计他会被冻成冰块。

    凌风不断的攀爬着,大脑都有些迷糊了,突然他想到一个词——冰火两重天!对,就是冰火两重天,这样的痛苦绝非一般人可以忍受。但凌风不想就此放弃,他就想爬上去,这就是他唯一的信念。就这样,一夜的寒冷中凌风都在坚持,只有到落的时刻,凌风才能有片刻的喘息的机会。

    就这样在攀爬了五天五夜之后,在凌风几度将要昏迷过去,而又自己咬着自己的嘴唇醒来之后,凌风在第六天的早上,终于来到了一个巨石之上,在感觉到这里没有极度温差的况后,凌风昏了过去。

    当天上掉下雨,洒在凌风的脸上时,凌风终于睁开了眼睛。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昏迷了三天。他只是感觉自己很饿,在手臂护甲中拿出食物,一顿猛吃之后,凌风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慢慢移动着,向下望去,这次山下被云朵遮住,根本看不到底,再看上面,已经隐约可以看到顶峰了。凌风整整衣服,再次看看山上,准备向上攀爬。

    当手接触到上面的时候,一寒一两道气流从凌风手臂上传来。凌风一惊,猛然收回自己的手臂。暗下思复着,这一指峰果然不简单,没想到下面的极寒极只不过是初级的测试,而上面竟然是极寒极的混合。这要怎样过去呢?凌风在石头上想着。凌风想了想尝试着把左手伸到石头上,一股滚烫的气浪直冲到他的体内,凌风急忙收回手臂。嘴角挂上了淡淡的笑容。如果自己所料不差的话,当右手靠上去的时候,应该是极寒之气传来。凌风尝试着把右手看上去,果然不错,一股极强的寒流直冲体内。

    凌风微笑着点点头,果然是这样,如果两只手都上去的话,必然难以承受冰火两重气体的炼体之苦,要不了多久就会爆体而亡。凌风望望山巅,长吸一口气,用左手向上攀爬而去,这里的度竟然比下面更胜,不多一会,凌风的衣服就再次浑湿了起来。看上去,凌风就像包裹在一团水汽当中。凌风就像这样向上不断攀爬着,由于一只手的力量比不上两只手,所以凌风自然费力了许多。当凌风换上右手时,极寒的气息从石头上传出来,顿时凌风上有冒起了寒气。就这样寒暑交加的况下,凌风度过了一天。当晚上来到上面一块石头上时,凌风再次昏迷了过去。这种况下,对人体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第二天的晨阳照在凌风的脸上,嘴角淡淡的血迹,让人怀疑他是死是活。凌风手臂动了一下,然后逐渐坐了起来。凌风艰难的吃过东西,感觉体里传来阵阵暗痛,喉咙一甜,凌风吐出了一口鲜血。凌风苦笑着摇摇头,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说什么又有谁会去听呢?凌风休息了许久,想要再次向上攀爬。而这一次,这里的石头变成了黑白相间,无论凌风怎么尝试,传来的都是冰火两种气息。凌风望望不远处的山峰峰顶,钻了钻拳头,淡淡的笑笑,再次向上爬去,这时,冰火两种气息在他体内交错着,凌风不断地吐着鲜血。但手并没停下来。而落下的鲜血也在石头上蒸发了。

    这时,他只有不断告诫自己,如果这都坚持不了,自己一辈子也只能让人嘲笑,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废弃的孩子罢了!凌风一步一步向上爬着,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但他的信念告诉他必须向上!!!

    山峰之上。凌渡和凌羽两人旁的粉红色气息也越来越浓。这时,凌渡突然睁开了眼睛,血红的眼睛露出了狂喜之,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会?!!他居然成功了!!!!凌羽,他成功了!!!”

    凌羽哈哈一笑,显得异常得意,淡淡道:“我相信他,每次爬山修行,他都会自己给自己增加负担。这样的孩子,无论怎样都会有所成就。”语气中透漏着赞美之

    凌渡在那里点点头,仿佛马上就可以看到一个人从下面飞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气凌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