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紫玉龙纹盒和白玉

    凌风自然看不到,他独自一人向自己的住处走去。路上的人只是向他微微打个招呼,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对这些凌风却也完全不在在意,毕竟他的心智已不是前些年的时候可以比拟的。路上他对每个人都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不多时,凌风便来到了自己的住处,这里离后山很近,很方便凌风的修行。但离家族平常人的居住地很有一段距离,所以显得很是清净。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很是煎熬,毕竟孩子都是好动的。但凌风逐渐适应了下来,而且喜欢上了这种平淡。出乎外,入乎内。这个凌羽亲自挑选的地方,对凌风的修行,尤其是心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不多久,凌风便来到了自己的住处,说起房子,很是简陋,除却房屋是木头的外,房顶甚至是茅草的。然而,屋外却种着些花儿,使这里平添了不少生机。凌风推门进去,简陋的屋子里竟然没有一类的东西,对于这,凌风当年很是不适应,但也没有办法。凌老要求的,谁也没法改变。就这样,凌风从外面运来一块大石头,无论冬夏,就睡在上面。除了这,屋子里面也实在没有其他东西了。凌风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几本关于魂气大陆的奇异故事的书,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东西可带了。看了看这些,凌风不由觉得好笑,论谁也看不出他是凌家的少爷吧!

    收拾完毕,凌风便到外面去了,外面的一道白影向凌风奔来,霎时间便到了凌风怀中。这奔来的是一只浑没有一根杂毛的白狐。准确的说,这是一只魔狐,当年他们家族里的孩子们,凡是修炼出了魂气的,便要到后山森林中去猎杀魔兽,当然,只是在外面猎杀。里面的魔兽要厉害的多,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凌风向来认为这样做不好,因为他认为这些动物没有欺负人类,何必要斩杀它们。所以就这样,他从凌昊手中救下了这只白狐,这也是他们两个最初的矛盾的由来。虽然凌昊很是不甘,但无奈打不过凌风,也只好作罢。

    回到家中,父亲问起此事,凌风告诉了父亲自己的想法。凌威也只是叹了口气不再追究,默许了凌风的行为。从此凌风便领养了这只白狐,给它起名叫做:雪儿。正当凌风抚弄着白狐雪白的毛皮时,父亲来到了院子中。凌风赶忙放下白狐,向父亲走去,父亲点点头,示意他到房间里面说。带到两人来到房间,父亲关上门,淡淡开口道:“风儿,想你的母亲吗?”说着,深思中闪现了一丝惋叹。

    凌风听到母亲,不由一怔,开口道:“父亲,怎么······”

    凌威拍拍凌风的肩膀,从怀中取出一个通体紫色的玉盒,上面若隐若现的游着一条纹龙。凌威将盒子递给凌风,说道:“试着将它打开。”

    凌风点点头,将手伸向了紫玉盒子。这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盒子并没有平常玉石的坚硬,而是如水般柔软。凌风惊异的抬头看看父亲,父亲只是淡淡一笑,示意他继续下去。凌风把手指向盒子深处触摸下去,直到碰到一个坚硬的东西。这时,紫色盒子发出紫色毫光,渐渐的化成了液体,沿着凌风的手臂迅速的向凌风的体流去。直到到了凌风的口处,渗了下去。

    随着紫玉盒子的消失,一块通体圆润的白玉落在了凌风手中。在落到凌风手中的那一刻,发出了丝丝白光,但在接触到凌风手中的那一刻便消失了。而凌风他们不知道的是,屋外的白狐上在那一刹那也发出了丝丝白光,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这一切发生的十分迅速,凌风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抬起头,看着父亲。父亲微微的笑着,开口说道:“这个紫玉盒子叫做紫玉龙纹盒,是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发现的,我也无法看透它。至于你手中的白玉,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你好好收着它千万不要遗失。还有,这块白玉是你母亲要我在你十岁的时候交给你,但我推迟了两年没希望你不要怪我”。凌风听完父亲的话,突然跪下行了一个大礼,说道:“谢谢父亲!”凌风知道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是什么样子的,随着心智的成熟,现在他更多的是感激。凌威拉起凌风,宽慰他好好修炼,便离开了。走到屋外,凌威抬头望望天上的月亮,突然间有种听到儿子这句话,便什么都值得的感觉。

    父亲走后,凌风走到屋外,抱起白狐喃喃道:“母亲啊,你真的不在了吗,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到你在我边呢?”怀中的白狐用头蹭蹭凌风的脸,好像在安慰他一般。凌风笑笑,用手抚摸着白狐雪白的皮毛,对白狐甚是怜。这也难怪,这些年白狐一直都陪在自己边,人非草木孰能无呢?只是在不经意间,凌风此时系在腰间的白玉,放出了丝丝白光。白狐也是这样,但在皓月的照耀下,这一切并不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白玉上逐渐闪现出七道龙纹,若隐若现。随着门吱的一声,这一切都迅速的消失了,凌风把目光投向门口,进来的是一袭绿裙少女,来者便是凌灵。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气凌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