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凌家凌风

    山峰之上,一个瘦弱的少年望着远方的天空,静静地站立着。少年高很高,但显得很是清瘦,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虽然算不上十分英俊的脸上,此时却给人一种洒脱的感觉,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魅力。这种魅力,很容易让人忘记他的真实年龄。远处的群山,在无垠的树木的包裹下,显得格外柔美。加上阳光的照耀,雾气从山峦中升起,恍然若仙境一般。少年坐在山顶上,恣意的打量着山水,这一片的山他绝大部分都已经爬过了,看上去无数的群山,在少年将近两年的努力下除却今天爬过的这一座,只有一座他没有去爬过。那座山叫做一指山,山上有座山峰叫做一指峰。它的名字的由来完全是由于它的样子就像一根手指那样直直的插入云霄里,由于他高耸入云所以很少人去打那坐山的主意。凌风不是没有打过这座山的主意,但刚开始试了几次都没有爬过到通向山峰那一指那里,也就是说他顶多爬过那个山峰的底盘,所以便放弃了,两年里不断爬其他所有的山峰,直接爬了将近两年才爬完。当然这都不是他自己主动要求来得,而是自己的太爷爷要求自己来的,刚开始他还不愿意,可渐渐的他却喜欢上了在山上的这种感觉,从此变乐此不疲。

    这时,远处一道影急掠而来,那树木繁多的森林在脚下就如平地一般。霎时间便离凌风这里近了。这时浑厚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风儿,风儿,你在哪座山上,太爷爷来喽!”听声音就知道是个老头,而且是个怪异的老头,让人想到顽童。凌风听到喊声,冲着远处的老人叫了几声,老人微微一笑,几个轻点便从远处的山峰来到了凌风所在的山峰。只见他朝山上看了一看,脚步微动,便向上急掠而去。高达数丈的的大山,在几棵小树的周转过后便被老人踩在了山脚下。老人使得这武技名曰:风影诀。是凌家的最高武技之一。在魂气大陆上,武技和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级,当然每一级也有上中下之分。当然还有些不入流的小功法,根本就上不了档次,不入这四个等级。凌老这一武技当属黄阶武技,而且属黄阶上乘,练至高阶,足可以和玄阶武技相媲美,至于大成,至今未听说凌家有人练成。魂气大陆上经过无数代的追求与探索,自然功法武技繁多,数不胜数。

    祖孙二人在山顶上略作交谈,凌风就问起他们下午的修行。其实说是修行,在他人看来就是自我放纵。就是晃在柳街花巷之中,想想和修行也没多大关系吧,但这的确是凌老给凌风安排的修行科目。起初凌风还很不适应,毕竟他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就来这种地方,听起来颇有些怪异。但凌风绝不是去哪里风流快活,而是的的确确的修行,而且是在那种环境中的修行。一般的男人在那种环境中,做到自制已属不易,又何谈修行。但凌风毕竟还小,对那些事虽然也知道,但毕竟不深,经过两年的洗礼,凌风的定力绝非常人所能及。不过,外人到给凌风起了个绰号,叫:风。起初凌风还很是恼怒,随着定力的加深,他反而不太在意这些了。

    说道修行,凌老哈哈一笑道:“你小子对着莫非还真感兴趣了?这么长时间没看出来啊!哈哈。”说着笑声也在山岭中回。凌风白了他一眼,不甘的说道:“怕是您舍不得吧。”凌老眨眨眼睛,说:“你小子啊,行了,不说了。今天回家。”说着二话不说,拉起凌风就像山下急掠而去。经过这两年的相处,祖孙二人几乎无话不谈,再加上凌老的格,两人就成了忘年交。完全没有那种与长辈的隔阂的存在。

    倏尔间,两道影便在山峦间飞奔而去,目标便是凌家。不多时,祖孙二人便来到了凌家大堂,翎羽带着凌风大步走进去,大堂上家族里的长老们都在这里议论着什么。凌风的父亲和众位家族长老见凌羽走进来,忙起向翎羽行了一礼。凌羽看也不看几位长老,径直带着凌风向大堂之上走去。在大堂上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便眯着眼睛喝起茶来。凌羽在家族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众长老见凌羽,面面相窥的看了看,最后还是大长老说话了:“不知凌老叫我等前来所为何事?”凌羽依然喝着茶,若无其事的说道:“这个啊,要是你不问我就忘啦!”这一句话弄得众人表那个怪异啊,泪眼婆娑啊。“其实也没什么,”凌老接着说道,“想你们了,让你们过来看看。除此之外,当然还有点事。”众人听完前半句,不感觉额头汗淋淋的,这老头子啊,这老头子。不过众位长老还是恭敬的问道:“不知凌老所说何事?”凌老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说道:“想闭个关。”众人一听,错愕之不慎言表啊。这老头子是不是疯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听过他闭过关,他就不是那个品种啊。当然人们也仅仅是在心里面说说。至于大家的错愕之,更多的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这还得从五年前说起,五年前家族的掌舵人时凌羽的哥哥,凌渡。那是凌家在岩城势力要大于霸家,但是因为一件事,影响了家族的兴衰。那时凌渡便是声称要去闭关,从此以后便了无音讯,不知所踪。凌渡的消失,导致凌家势力的大为缩减,毕竟凌渡的实力在岩城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其他家族的高手无不在他手下略逊一筹,当然实力太差的就不知差了多少筹了,他们是没胆量去比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凌家的重要就可想而知了。说道这,就不得不说五年前那次武魂觉醒仪式,那次的觉醒只有凌风一个人。其他的孩子都要早的多,一般四五岁便会举行,但不知为什么凌风的武魂觉醒总是拖了再拖,一直拖到了他七岁那年,到了这个年纪再不觉醒就会影响到一个人的修行了,所以觉醒就不得不经行。那年帮他觉醒的便是凌渡。当时,凌渡看上去神色甚是凝重,众人虽有些担心,但毕竟相信凌渡族长的实力。虽说觉醒武魂存在着反噬的可能,但他们这样大得孩子武魂又有多强大呢?这次的觉醒不同于以往在觉醒台上进行,而是去了觉醒室,其他的孩子都已经觉醒完了,他一个人去这里也无可厚非。凌渡吩咐完毕,便领着凌风进去了。这次的觉醒出乎众人的意料,没有简简单单的就结束,而是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了落时分。人们都有些不安,都在屋门外守着,冲动的人都行冲进去看看有没有出事,但凌羽在门前守着,众人只好作罢。当太阳开始了落山,晚霞影印的山色煞是漂亮,如梦如幻,但这是没人去欣赏这些,都在焦急好奇的等着。在人们再一次要求去看看的时候,门吱的一声开了,凌渡慢慢的从里面走出来,看上去依然平静,只是苍老了一些。当人们询问时,他只是说觉醒时遇到了反噬,没什么事,渐渐的众人都散去了。而进行觉醒的凌风则昏睡了整整三天。这三天里,凌家发生了一些变故,先是凌渡把族长之位让给了凌风的父亲,凌威。然后紧接着又宣布要去闭关,再就是凌羽要亲自教导凌风。而这一切都是在凌风昏睡的三天中发生的。

    从这以后,凌风的魂气,就像疯了一样似的飞涨起来。这也引来了无数族人的侧目,凌风也成了凌家公认的天才。这时的凌风也甚是高傲,自认将会是家族有史以来的至强者,所以也经常无视他人。但尽管这样,人们对他也是毕恭毕敬,毕竟他的天分在那里摆着。大家对以前发生的种种事端,也选择了沉默,毕竟那些事不能掩盖凌风的光芒。只是凌风的父亲经常叹气,微微有些发愁。但是三年后的某一天,凌风去用气催魂,在魂凝丹成功以后,上的魂气却在渐渐的消失,一直延续到现在。这时,整个凌家的对凌风大加指责,所有的怀疑都被推倒了凌风上,凌渡的消失甚至都怨到了他的上。可以想象这对一个只有十岁大小的孩子是何等打击。就连天天和凌风黏在一起的灵儿都渐渐离他远了,再也没有“凌风哥哥,凌风哥哥”的叫了,看凌风的眼神,也灰暗了许多。凌风那是常常到后山去哭,哭很久很久,凌威这时经常开导他,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那种严厉,成了慈父。这时,从不管家族事务的凌羽却站了出来,亲自教导凌风。这时在凌羽的威严下,凌家人才收敛了些,但对凌风依然冷淡。渐渐的凌风平淡了下来,笑容也多了起来,显得温文尔雅,这与凌羽对他的训练不无关系。但对于凌风的魂气修炼,凌威也只能苦笑,将近两年里,完全消失了,感觉不到一丝的魂气波动。

    返回来看大厅之上,众长老在大长老的带领下,齐声道:“请凌老多加考虑,凌老族长的事我们可不想在发生啊!”说着,齐齐向凌老行了一礼。这时,只听碰的一声,凌羽手中的茶杯碎成了粉末。明显感到凌老的气势在飞速爬升,下面的众长老连死不微变。凌老可是货真价实的大魂气师,那里是他们所能抗衡的。凌老睁开眼,狠狠的盯着这些长老,道:“我都说过不许再提这些了,还提,你们这些老不死的,麻烦死了。”其实谁更老呢?说着,对凌风说道:“风儿,回去准备吧!别理他们。”凌风向凌老和厅堂上得父亲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这剩下的时间,便是凌羽训斥凌威管家无方,都敢以下犯上,任谁听都知道是在指桑骂槐,堂下的长老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凌威也只有应着,但心里却升起些许凝重。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之气凌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