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虫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仓鼠 书名:地球攻略
    李彦静静地看着云海在飞机下缓缓翻滚,金色的阳光把云朵染得五彩缤纷,耳边轻响着波音777的嗡嗡声,不时传来空姐轻柔的问询,一切显得那么温馨平和,然而李彦心里却纠结得厉害。

    李彦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36岁的他是黄市市长,法律博士毕业,还拥有哲学硕士学位,在中国法律界也是小有名气的专家,他心里清楚,这得益于法律和哲学专业的结合,往往从哲学角度看法律,可以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人是一个很复杂的物种,但是,他认为,人类的基本属人是贪婪,对生存资源、生殖资源和荣誉占有的贪婪,这,是人类发展的动力,也是一切罪恶的根源。而创造、分工合作、服从、主动、道德纪律、守法都是伪本,这些的维持是需要外力的,如生存资源和生殖资源损失或奖励,甚至国家暴力政权的惩罚等等。

    在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举办的《行政强制法》(草案)中的法律问题研讨会上,与会学者就草案中的不足与争议点进行了烈的讨论,《行政强制法》的价值取向也成为讨论的重点。李彦认为,权力掌握者是强势者,如果没有制约,其人中的贪婪会泛滥,严重危害社会和国家,在他看来,这部法律不能过分考虑行政机关的权力,而应当是偏重于保护公民的权利。然而,会议主持者某主席却点名批评他,说我们党是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的一切都是代表人民,人民群众的个体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等等。最后,对这一议题作出了否定。回到市里,省领导对他的工作做了暗示,年后即将平调农业厅厅长,这不,让他带队去美国考察转准基因作物的推广及危害预防。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了李彦,抬头看去,乘务长急匆匆从边跑过,冲向不远的驾驶舱,一会儿从驾驶舱传来压低着的慌张的争吵声,李彦心里一咯噔,糟糕,出事了。李彦竖起耳朵,仔细地分辩着传出来地模模糊糊的声音,隐隐约约听到通讯什么,定位什么的,一会儿,驾驶舱的门打开,乘务长径直朝他走来,弯腰在他耳边说:“李市长,请您来一下。”

    李彦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慢慢站起来,扫视了一下头登舱里昏昏睡的乘客,对乘务长点点头:“走吧。”

    “李市长,您好!”走进驾驶舱,机长副机长点头打了招呼。

    “你们好。”

    “李市长,出了点问题。”副机长看看忙着惭怍的机长,起对李彦说。

    “哦,什么问题,严重吗?”

    “飞机自动驾驶失灵,导航信号中断,卫星定位信号中断,所有对外通讯信号中断,其他正常。”副机长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以前出过类似问题吗?”

    “没有。这几个系统都是独立工作的,不太可能同时出问题。除非。。。”副机长看了看李彦,犹豫着没有接着说。

    “除非战争期间信号干扰?”李彦看了看机长。

    “不,如果是信号干扰,对飞机仪表也有一定影响,可飞机仪表很正常!”机长很肯定地说,“飞机内部有线、无线通讯都也正常。”

    “卫星电话能通讯吗?”

    “不能!”

    “现在在什么位置!”李彦沉默了一会。

    “根据从武城出发的时间推断,我们在东经128’30,北纬27’50位置左右。”机长犹豫了一下道。“我们计划回飞。”

    “能确定航线吗?”

    “不能,只能等着空军发现问题派飞机引导。”

    “好吧,我代表乘客支持你!”李彦考虑了一下,拍拍机长的肩膀,鼓励地说。

    “好的,我一定尽力!”机长似乎有了信心,了下膛。

    飞机平稳地飞行着,估计快到陆地了,李彦拿出手机,对机长说:“快到陆地了吧?”

    “应该到了,按道理空军飞机应该起飞了。”

    “可以开手机吗?”

    “非常时刻,开吧!”

    李彦按下下开机键,等待手机开机:“机长怎么称呼?”

    “我姓李,和市长是家门,叫李志军,副机长叫肖荣辉,乘务长叫孙泰芬。”

    “呵呵,看样子我不需要自我介绍了!”

    “我们从乘客资料查到您是级别最高的领导,所以麻烦您了!能者多劳吗。”机长笑笑说。

    机舱里响起一阵低笑,空气里似乎没有那么多紧张了。

    “手机没信号!”

    “雷达里也没出现过飞机!”机长回答。

    “邪门了,我国的国防什么时候这么差了?乘务长,你再拿几个手机来。”

    一会儿,乘务长拿来了机组寄存的几台手机,一一开机测试,都没有信号,李彦心里觉得不妙,打开一台手机的收音机功能,仔细调节着,依然一无所获。

    “况有点严重,我们似乎来到了一个没有任何电子信号的地方。”李彦停下了搜索,无无可奈何地说。

    “我们不是穿越了吧?”乘务长小心翼翼地说。

    沉默,谁也没有回答,空气似乎凝固了。

    “机长,降低高度。”李彦下了下决心

    “李市长,已经降到3000米!潜望摄像系统已打开。“机长的报告打断了李彦的思路。

    “李机长,那是长江不?”李彦指着屏幕问道。

    “长江的形状我太熟悉了,如果在地球,这里应该是长江口,那是崇明岛。”机长回答似乎有点兴奋。

    “呵呵,看来机长也是穿越发烧友。”李彦笑着说:“沿着它飞。”

    李彦盯着屏幕,长江两岸森林密布,江心偶尔出现几条木船,见不到一条公路,一个工厂,甚至看不到一栋现代建筑,李彦心里越来越冷;“机长,看来我们真的穿越了。高兴吗?”

    “有点,可更失落。”

    “是啊,我们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更加不可能知道怎么回去了,对原来的世界来说,我们算是失踪了,家里的亲人不知道多悲伤!”李彦痛苦地闭上眼睛,眼前似乎看到了年迈的父母,温柔的妻子和可的女儿。

    “我儿子今年中考,可我再也不可能知道他考得怎样了,希望他们以后能过得幸福。”机长看看李彦:“我也相信,他们也会希望我们过得幸福!”

    李彦睁开眼睛,脸上似乎多了一丝生气。

    “李市长,我们该怎么办?”

    “首先应该确定现在是什么年代。”李彦仔细调节着潜望摄像系统的焦距,慢慢对准一条木船:“看衣着应该不是清朝。”

    “那是明朝服装,你看这个人,是明朝官员。”机长偏过头说:“明朝是朱元璋开国,所以官服以红色为主,1-5品官服红色,6-7品蓝色,8-9品绿色,而且衣冠禽兽。”

    “呵呵,知识面广。”

    “起点告诉我的。”机长有点难为:“李市长,油料不多了。”

    “现在在什么位置?”

    “刚过鄱阳湖。”

    “你说,我们在什么地方降落?”李彦问道。

    “一般穿越大虾都离不开金矿、铁矿、煤矿。最不济也要制玻璃。”

    “呵呵,那到大冶吧,哪里金矿、铁矿、煤矿都有,我还在那里当过副市长。”李彦高兴了:“我来带路。”

    “你看,前面左边应该就是大冶湖。”李彦指着窗外:“围绕着大冶湖飞行,拍摄周围的图像资料。”

    “好的,开启潜望摄像系统遥感拍照功能。”副机长张翔边作边回答。

    也许苍天有眼,自己的人理论不能在自己的时空得到承认,却给了个机会来异时空来试验。

    “李市长,油料即将耗尽。”

    “看到南边那条峡谷没有?”李彦指着前世的大箕铺镇的位置:“那是一个相对平坦的峡谷,刚才我看到那是一片平整的麦地,也没什么障碍。我们能否在那里降落?”

    副机长调出图像,和机长商量了一下。

    “好的,李市长,这里迫降比水面迫降成功率高,我们就在这里迫降。”李机长回答:“乘务长,通知机组,迫降工作程序启动。”

    第二章迫降

    叶宏是武钢的某高炉炉长,毕业于东北大学,今年38岁。这次总厂组织生产一线20名中层干部旅游,选择了夏威夷,叶宏刚好赶上条件。

    一小时前叶宏就觉得况不对,按道理现在应该在太平洋上空,而且应该在高空飞行,可近1小时了,一直在陆地飞行,高度也不对,现在更离谱,好像又回到武钢了,下面明显是大冶湖,而且在绕大冶湖飞行。正纳闷呢,广播响起来了:“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本次航班的乘务长孙泰芬。我们接到机长通知,我们决定采取陆地紧急迫降,我们全体机组人员都受过良好的训练,有信心、有能力保证你们的安全。请听从乘务员的指挥。谢谢!Ladiesandgentlemen,itisnecessarytomakeanemergencylanding.Thecrewhavebeenwelltrainedtohandlethissituation.Wewilldoeverythingnecessarytoensureyoursafetyandkeepcalm,paycloseattentiontothecabinattendantsandfollowtheirdirections.”

    “嗡”地一声,哭的,喊的,骂的,尖叫的,机舱顶似乎都要被掀起来了。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哭喊着冲向叶宏旁边的逃生舱门,一边准备开舱门,一边大喊:“司机,快停车,我要下车!”叶宏不由得大惊,一脚把她踢翻在地,李彦和秘书位置也在附近,两人赶快扶起中年妇女,把她用安全带固定在座位上,回头和叶宏相视苦笑。

    “各位乘客乘客请相信我们,飞机控正常,迫降地点也很不错,我们有绝对把握保证大家的安全。”广播里,乘务员的保证似乎让大家稍为安心点了,机舱里没有那么慌乱了,广播又响起来了:“为了撤离的安全,将您的餐盘和所有服务用具准备好,以便乘务员收取。”

    Pleasepassyourfoodtrayandallotherserviceitemsforpickup.

    “将高跟鞋、假牙、章、领带、项链、圆珠笔(钢笔)及小件物品放在行李箱内或交给乘务员。”

    Pleaseputthehigh-heeledshoes,denture,necklace,tie,pens,watchesandjewelryintheoverheadbinorhandthemtotheflightattendants.

    “系好安全带,调直座椅靠背,收起小桌板、脚蹬及座位上的音像装置”。

    Fastenyourseatbelt,bringseatbackstotheuprightpositionandstowalltraytables.Stowfootrestsandin-seatvideounits.Pleaseputallofyour

    baggageundertheseatinfrontofyouorintheoverheadbin.”

    随着乘务员有条不紊地工作,机舱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乘务员平和轻柔的声音。

    “现在我们将向您介绍最近出口的位置,请确认至少两个以上的出口。撤离时,请前往最近的出口并不要携带任何物品。”

    Nowtheflightattendantsarepointingtotheexitsnearesttoyou.Pleaseidentifythemandbeawareyourclosestexitmaybebehindyou.Whenevacuating,leaveeverythingonboard!

    “现在我们将向您介绍防冲击的姿势。”

    Nowwewillexplainthebracingforimpactposition.

    “两脚分开用力蹬地,手臂交叉抓住前方椅背,收紧下颚,头放在两臂之间。”

    Wheninstructedtobraceforimpact,putyourlegsapart,placeyourfeetflatonthefloor.Crossyourarmslikethis.Leanforwardasfaraspossible,andholdtheseatbackinfrontofyou,restyourfaceonyourarms.

    “收紧下额,双手虎**叉置于脑后,低下头,俯下。”

    Wheninstructedtobraceforimpact,crossyourhandandaboveyourhead,thenbendover,keepyourheaddown,staydown.

    “当您听到‘抱紧,防撞!’时,采取这种姿势,直到您听见‘解开安全带’为止。”

    Whenyouhear“Braceforimpact!”takethisposition,andkeepthispositionuntilyouhear“Openyourseatbelt!”

    “请大家保持这种姿式,以便乘务员检查。”

    Nowpleasetakethisposition,sothattheflightattendantscanassistyou.

    “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如果您是航空公司的雇员、执法人员、消防人员或军人,请与乘务员联系。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Ladiesandgentlemen,ifthereareanyairlineemployees,lawenforcement,firerescueormilitarypersonnelonboard,pleaseidentifyyourselftoaflightattendant.Weneedyourassistance.Wewillalsobeaskingsomeofyoutochangeseatstobetterhelpthoseneedingassistanceortobeclosertoanexittohelpevacuate.Pleaseremainseatedunlessyouareaskedtomove.

    “请乘务员再次进行安全确认。”客舱灯光亮起来,乘务员纷纷报告。

    “乘务员各就各位。Allattendantsprepareyourselves.”

    一会儿,飞机高度迅速降低,发动机的轰鸣越来越低沉。叶宏侧头望去,机舱外的山峰迅速向后掠过。

    “抱紧,防撞!Braceforimpact!”随后,飞机猛地一顿,又跳起来,又落下去,又跳起来,叶宏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很快,飞机颠簸的幅度越来越小,突然一顿,彻底停下来了。

    “噢!噢!噢!”机舱里响起了欢呼声。

    “飞机成功降落。请逃生舱门边的乘客拉起逃生舱门开关,打开逃生舱门。请大家有秩序地向最近的逃生舱门靠近,请帮助需要帮助的伤员、老弱。跳下飞机后请迅速远离飞机。”

    叶宏拉开逃生舱门后,站逃生舱门边上帮助乘务员维持秩序,直到最后一个人都跳下滑梯,又回头扫视了一样机舱,才跳下滑梯。

    叶宏一边随着人群向远处跑去,一边打量着周边的环境。一个近5000米宽的峡长盆地,中间是一条小河,两岸是大片的耕地,特别平整,一些地里种了小麦,小麦绿油油的,好像正在开花抽穗;两边的山上,长满了树木,合抱的大树满眼都是;顺着峡谷望去,一条压痕蜿蜒到峡谷尽头,就像飞机场的跑道;峡谷一边的一个山窝里,似乎有一个小村,隐约看到一些村民似乎在跑来跑去。叶宏越看心里越纳闷,刚才明明看到似乎是大冶湖,可大冶那有这么原始地方?时间似乎也不对,应该是七月流火的夏天,可这景象确是夏之交。

    “叶宏,到这里来。”河岸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挥着手高喊,旁边还聚着十几个人,都是叶宏的同事,喊话的是阳绿云,厂里一个矿上的副矿长,学物探专业的,毕业于中南工大,是他的死党之一。另外,仪表分厂的周富国、总厂财务的川妹子张川、机修分厂的侯廉平都是他的铁哥们。

    “叶帅,刚才那一脚真帅。”川妹子做出一幅崇拜的表

    “呵呵,我什么时候不帅?”叶宏笑着说:“大家都没事吧?”

    “我们同事都在这里了,只有周富国被一个行李箱砸了一下,不过没什么大问题。”说话的是带队的总厂副厂长罗四海,听说罗是某高官的什么人,平时叶宏也就对他敬而远之,管得太多似乎有越权的嫌疑,于是也就不吭声了。

    “这次我们运气太好了,客机迫降成功率很低,而我们几乎是完美降落。”川妹子张川耐不住寂静。

    “呵呵,都掉下来了,还运气好。”叶宏调侃了一句:“很奇怪,刚才好像看到了大冶湖,可这里却不像是大冶。”

    “做梦了吧,都飞了几个小时了,还大冶呢。”川妹子反驳了一句。

    “还别说,看到哪个小村没,真像水南湾村。”阳绿云插嘴道。

    “什么水南湾。”川妹子问道。

    “孤陋寡闻!大冶市大箕铺镇水南湾村算是我们大冶的著名风景了。始建于明末清初。民居为一进九重门,共有36个天井72个槛窗。天井排水口独具匠心地使用了鲤鱼石刻,鱼口直通下水道。民居受徽式建筑风格影响较大,但砖雕、木雕、石雕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其砖雕多为龙形,建在风火墙上。木雕内容多为生活场景、花鸟图案。石刻多在石桌和厅中立柱的基础之上,刻的多为花兽形象,花为牡丹,兽为麒麟,取其富贵祥瑞之意。。。”

    “呦呦,嘚瑟得。”川妹子打断了阳绿云的话:“那边好像在集合,我们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攻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