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开战与艺术

    “轰”的一声

    一家蓝色的Sutherland将那本就残破不堪的废墟又撞了个大洞

    Knightmare头上的扫描仪开始传递影象

    (哦,看来那些特遣队没来啊,是毕蕾塔吗,对了,说起来,夏莉的电话也没有啊,故事已经开始被改变了吗,以后,看来得更加小心点了)鲁鲁修思索着

    而阿什福德

    “夏莉姐,来看看吧,这是迪达拉哥哥最新的艺术品,威力很大的“

    “洛洛,那东西,那东西,赶快放下吧,太危险了,鲁鲁….鲁鲁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吧”

    “没事的,夏莉姐,哥哥说只要不伤害到自己就可以了”

    洛洛一脸天真的答道,高兴地捧着手里的不明物体,向着夏莉缓缓靠去…………

    “不要啊!!!!!!!!”

    另一边

    (算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这架Sutherland拿下吧,说起来,这还是我的作品呢)

    而在机甲上的毕蕾塔,自然不知道鲁鲁修在想些什么,她只看到了这个学生打扮的少年,以及后那穿着拘束服,血迹斑斑的少女,直觉告诉她,事有些不对劲

    “我父亲是公爵,这是我妹妹,因为不小心遇到了恐怖分子,我妹妹受了伤,我这里有ID卡,请确认并保护我们”还没等毕蕾塔发话,鲁鲁修就抢先把早已变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毕蕾塔皱了皱眉头,在确定了Sutherland的枪口后,打开了舱门…………………

    “我………..干了什么”再次回过神来,她的眼前,只有废墟.

    但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分割线―――――――――――――――――

    “鲁鲁修,想不到你还有这种嗜好,你是妹控吗”一架疾行的Knightmare里,传来了魔女挑逗的声音

    “CC,虽然我不介意你的毒舌,但打击人也得分下地点和时间吧,这里可是战场”此时,鲁鲁修正专心的驾驶着蓝色机甲,没什么心和某女斗嘴,也许,准确的说,是没有精力这么做

    “战场?,那对我们这些怪物有意义吗”CC有些玩味的问道

    “确实没有呢,不过”鲁鲁修顿了一下,眼神也瞬间变得深邃,又缓缓说道“对人类来说,可不一样”

    “………..”听了这话,CC也沉默起来,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少年一眼,喃喃道“是个想成为圣人的小鬼吗,真是无趣”

    而库洛维斯也发出了屠杀新宿平民区的命令,但令执行军官纳闷的是,整个贫民区竟然没有看到一个Eleven………….

    而卡莲这边

    一架独臂的红色Glasgow正在躲避两台Sutherland的追击

    “还真不错,这台Glasgow.”Orange大叔,不,现在还没有Orange,杰雷米亚卿正从容不迫的追击者眼前的猎物,而且适时给予很不赖的评价

    “可恶,还剩下三十分钟”而卡莲可没心听大叔的赞赏,要知道,自己现在可变成笼中鸟,池中鱼了,谁还有心去听侩子手的赞美.

    “到西边的出口”正当卡莲绝望的时候,一个冷静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这台Glasgow里…………

    “谁,为什么知道这个代码”红发少女明显不相信这个谜之音。

    “谁都无所谓,想赢的话就相信我”

    “赢”也许是这个字太有惑力了吧!几秒钟后,卡莲便毫不犹豫的照办了。

    之后,鲁鲁修再次得意的如同某个魔术师杀手一样在背后放了冷枪Orange大叔只好含泪撤退。

    “真是险啊,鲁鲁修”

    CC无的声音再次打击着鲁鲁修“脆弱”的心灵

    “这是策略….策略,懂吗?CC,我可和某个只有体力的白痴不同”鲁鲁修申辩道

    “体力白痴?”

    “不要紧,过一会儿他就应该来找麻烦了,到时你就知道了,现在,还是把当前的麻烦解决吧!”说罢,鲁鲁修又开始面带微笑的和臭棋篓子库洛维斯开始对弈了

    不对等报基础上的不对等指挥使战局迅速扭转,布里塔尼亚军溃败在即

    “所有单位注意,遇到白色Knightmare以保全自己为主,迅速逃离”

    “什么嘛,明明我们就快…………..”玉成的牢还没发完,通信就突然中断了,白之骑士,Lancelot已经张开了獠牙………..

    “再重复一遍,所有单位见到白色Knightmare,立刻逃离”鲁鲁修的声音竟然有些着急

    而在后排的CC看到了少年的这一切,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若有若无的叹了一口气。

    “可是撤退以后呢?”卡莲刚刚解决了一个Knightmare,自然知道玉成被淘汰出局的消息,这一刻,她选择相信这个声音。

    “记住,保全自己,我有办法让你们脱

    “等等,你是……….”

    卡莲的话还没说完,鲁鲁修就挂断了对讲机

    直到确定卡莲一班人安全后,鲁鲁修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开始启动手下的这台机甲……………….

    ————————————分割线————————————

    “好了,接下来要给朱雀送个大礼”鲁鲁修正驾驶着Sutherland在寻找着那架白衣骑士

    “这东西,可是迪达拉最新研制的,不知道会不会给罗伊德那可的孩子在口开个大洞呢,嘿嘿,想想就有趣“鲁鲁修一边狞笑着一边从背后拿出了五个塑胶炸弹…………..

    “鲁鲁修,你是干贩卖军火的吗”CC的头上已经出了一滴冷汗。

    “别这么说嘛CC,这些可是………..”鲁鲁修正打算回过头来解释什么,突然,他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脸一瞬间就黑了下来。

    “怎么了,鲁鲁修”CC有些奇怪

    “CC………”少年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严肃,眼睛里也没有了光彩。

    “什么事?”CC也有些紧张,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个疯狂的男人如此低靡的样子。

    “你不介意被炸成末,对吧”猛然抬起头,鲁鲁修眼睛里挂满了星星………

    “鲁鲁修,你不要告诉我你打算把这些玩意装到驾驶舱,然后去玩自爆…….”CC的头上已经出现了十字路口,拳头也攥紧了。

    “你还真是了解我,CC,那就交给你了,我等会元素化就可以……啊啊啊啊啊!!!!!”

    “没办法,只好下次了,算你走运,朱雀,8年前的礼物先给你记下吧”鲁鲁修顶着两个黑眼圈,无奈的启动了脱出装置……….

    ——————————————分割线————————————

    朱雀现在正在全帝国最新型的超高速机甲,白色死神——Lancelot上,他现在真的很郁闷,除了刚刚击毁一架Sutherland外,他再也没有见到任何恐怖分子的踪影,只得在这废墟里进行着马拉松式的慢跑………..

    正当执行屠杀的军官和朱雀都感到无语的时候,一道广播响起。

    “我以帝国十一区总督,第三皇子库洛维斯L布里塔尼亚之名,下令,全军,立刻停战…………这样就可以了吗”

    “是的,做得很好。”

    “想不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呢,CC!我们的位置调换过来了,我反而成了阶下囚,那么,下面是什么,要我唱首歌吗,或者下盘棋!”库洛维斯向着一旁的少女说道

    “是呢!真该感谢你呢,托你的福,把这个家伙送来给我!再过不久,我就可以彻底解脱了”CC仿佛主人般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真是令人怀恋啊!”鲁鲁修走上前,摘下戴在头上的头盔,将脸部渐渐的显露在灯光下,“你不记得了吗,我们两人一起下棋的事,虽然每次都是我赢!”

    “什么!”

    “记得吗!在阿利耶斯的行宫!”

    “你这家伙,到底是谁!”

    “好久不见,哥哥!”鲁鲁修的脸终于显露了出来。

    “已故的玛丽安娜王妃的长子,第十七皇位继承人——鲁鲁修·V·布里塔尼亚!向您觐见,我的三皇兄呦”右手一摆,鲁鲁修行了一个礼

    “你这混蛋,开什么玩笑!”几乎同时,库洛维斯大骂道。

    “什么”鲁鲁修对库洛维斯的反应有些疑惑……

    “我的弟弟怎么可能有这种熊猫眼,你到底是谁,不但要挟皇族,现在竟冒充皇子”

    听了这话,鲁鲁修彻底囧了,那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狠狠瞪着正在吃着东西的某人,而后者则是理都不理他,将头转向一边,浑不住的颤抖,时不时还发出奇怪的声音,显然是在拼命的偷笑……….

    “皇兄,请您认准一些”没办法,鲁鲁修只得走进库洛维斯

    库洛维斯端详了半天

    突然,圆睁着眼睛站了起来

    “鲁鲁修,你还活着,太好了,父皇听到你还活着的消息一定很高兴,怎么样,跟我一起回国吧”库洛维斯紧张起来,全的肌也开始紧绷。

    “你真令我痛心,皇兄”站直了子,鲁鲁修的声音已经不带一丝感

    “什………什么,你要干什么,鲁鲁修”库洛维斯已经看到一把枪在他的头上游

    “我可是你的哥哥啊,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库洛维斯苦苦哀求道,此时,他早已没有了往的风度。

    “皇兄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约………约………定:

    鲁鲁修叹了一口气

    “看来不记得了啊”

    “真是可惜,皇兄,你根本不适合当个政客,你本应是位艺术家的,哦!对了,你知道艺术家是什么吗?我有两个朋友,他们对此倒是有很深的见解啊,迪达拉说过…………”

    鲁鲁修从背后拿出了炸弹

    “艺术就是爆炸啊!!!”

重要声明:小说《鲁鲁修之孤独的赎罪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