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鲁鲁修

    地点:白羊宫后花园

    时间:某不知名的一天午时(什么叫不知名啊)

    苍蓝的天空下,布里塔尼亚首都潘多拉肯内白羊宫后花园,几个小孩正在草坪上嬉戏,一旁,一个黑色长发,贵族服装的少妇正跪坐在草地上,面带微笑,正饶有兴趣的观看着眼前的一幕:

    “尤菲,娜娜莉,松手好不好,我快不行了,两只手都要被你们扯断了。”说话的是一个黑发紫瞳的小男孩,消瘦的躯,白净的面庞,上一件连体黑衣更加体现出了男孩那略微的病态美。

    “尤菲才不要,鲁鲁修哥哥要和尤菲在一起”说话的是一头粉发的小萝莉,此时双手正拉着男孩的一只手,拼命的拉扯。

    “不对,哥哥是娜娜莉的,谁都抢不走,即便是尤菲姐姐也不行”另一边,是一个亚麻色短发的小女孩,同样的紫色瞳孔,双手同样拉着男孩的胳膊,怎么也不肯放开。(我一直怀疑鲁鲁修的手是让扯得那么长的)

    “GOOD,鲁鲁修,加油,再坚持30分钟,我库洛维斯最伟大的作品就要问世了”这次是一个金发的少年,正拿着他引以为傲的画笔进行着所谓最“伟大”最“完美”的艺术品

    “柯内莉亚皇姐”先前的男孩对着站在一旁的少女发出了一声呼救,而那位皇姐,只是瞪了男孩一眼,随即又温柔的看了看先前的粉发小萝莉,哼的一声,将头转向了另一边,不再理会男孩的求助。

    “修奈泽尔皇兄”没办法,男孩只得将头转向了另一边,满眼小星星的望着另一边优雅的吃着下午茶的金发少年,那表,只要是人看到,都不会无动于衷,但很可惜,面前的这个东西,不能称之为人,而是一个完美的“贵族教学典范”,只见那名被称为皇兄的少年对着男孩露出了一个标准完美的微笑…….之后,便继续吃着他的下午茶…….

    男孩绝望中……..

    N分钟后,男孩拉着两条长臂猿似的胳膊,被人送到了白羊宫的的寝室里.....

    “已经六年了啊”男孩出神的看着屋顶上的雕花,似乎在自言自语。

    【不,鲁鲁修,根据资料显示,正确的应该是六年三个月十四天13时32分48秒】

    “剑舞,你很烦呐?”

    【烦?再次解析……】

    “算了,别再解析了,这六年来,每次和你说话你都要解析,我耳朵都快出茧子了”

    【命令明确,停止解析,再次更正,时间应该是六年三个月……】

    “行了,闭嘴!”男孩不耐烦的呵斥道。

    【明确,停止机能】

    名为鲁鲁修的男孩也不再说什么,,只不过一刻钟之后,男孩右手一挥,那大理石的地板就发出“嘶——嘶”的鸣叫,从中升起了一个圆形石柱,石柱上面,有一个水晶雕刻的铁匣,当这个石柱升到鲁鲁修腰间的时候,嘶嘶的鸣叫再一次响起,这是铁盒打开的声音,而鲁鲁修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高斯手枪(外加消音器),只见男孩毫不犹豫,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头颅,“砰——”一个微小的声音响起,鲁鲁修的大脑赫然被穿了一个洞,但是,那被打穿的的地方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只有无数的白光以眼可见的速度在进行着自我修复……

    “试验了四年了,果然是这样么?”鲁鲁修将手枪放入水晶盒中,喃喃道.

    “刑天的那两件礼物,想必就是这些了吧,对机械的绝对精通以及幻想中的的光明果实吗?还有,这是什么世界,叛逆的鲁鲁修?,炎帝,你在讽刺我吗?你讽刺我会再一次失去所有,孤零零的永远得不到解脱是不是”鲁鲁修此时眼中充满了血丝,双手也握得咯吱咯吱响…..

    “不过,算了,我早已失去了所有,现在也只剩下那个约定了,不论怎么说,只要完成和寒月的约定就好”想到这里,鲁鲁修深呼了一口气,眼中的血丝也渐渐退去,双手也放松下来,脸上再一次挂起了微笑,但是,那微笑是如此完美,标准,那眼中也没有一丝灵魂,甚至比刚刚那位叫做修奈泽尔的皇兄还要虚无……

    “好了,现在该去和皇兄谈谈了,我那唯一有实力与我一战的皇兄呦,这次,让我来帮你吧”说着,鲁鲁修站起,向着修乃则尔的住所走去,其实,在鲁鲁修还是剑舞的时候,就在欧阳老师那十天惨不忍睹的特训下,已经光荣的成为了一个资深宅男,这个世界,他当然十分了解,黑王子的复仇之路,但对现在的鲁鲁修来说,意义可变的不一样了,他现在只希望减少牺牲,完成和妹妹的约定就好,那么,他认为最好的选择自然就是辅佐修奈泽尔,更快的结束一切,修奈泽尔很优秀,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卓越的君王,当然,前提是要影响他对世界的一些看法……

    自三岁起,鲁鲁修每天都借着下棋的名义,往修奈泽尔那里跑,实质上,一直在开发引导这个二皇兄,与其打好关系,功夫不负有心人,自从鲁鲁修五岁起,修奈泽尔每天都要来白羊宫喝杯茶,鲁鲁修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修奈泽尔对他的认可……

    “修奈泽尔皇兄,老规矩,三局两胜,给我快点出来”鲁鲁修在修奈泽尔的寝宫里大喊大叫,毫无形象可言,不一会儿,一位金发少年就踱着优雅的步子,缓缓走来

    “是鲁鲁修呐,怎么?又来了吗,你好像一局都没赢过我哦”少年仍带着他那公式化的微笑。

    “别得意,皇兄,这次一定赢你”

    “是吗,那就来吧,鲁鲁修”

    十几分钟后……

    “鲁鲁修,你又输了啊,至今我已经是768胜13平0负了“

    此时,对面的男孩耷拉着脑袋,精神有些颓废,嘴里不停嘟哝着什么,而修奈泽尔看到了这景,嘴角也微微翘起,但这次的笑容并不完美,也并不虚无,透露出的,是真正的感,虽然只有那么一刹,也没逃过鲁鲁修的眼睛……

    【初步判断,好感度再一次拉近,任务完成】冰冷的声音再次在男孩的心中响起…….

    “话说,鲁鲁修”修奈泽尔突然问道。

    “额,什么,二皇兄?”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每次下棋,不论是后,骑士,甚至是士兵,都竭尽所能的把他们留在边,只用王进行作战呢,若是你能舍弃一些棋子,赢面可是很大的啊!”

    听了这话,鲁鲁修脸上的颓废与沮丧顿时一扫而空,脸上再次挂起了那冰冷,机械,公式化的笑容,眼中本有的光彩也被无边的深邃所代替,修乃泽尔能看到这双眼睛中的悲哀,痛苦与无助,他不知道鲁鲁修为何会有如此令人心碎的表,那双眼睛,就像是早已看透了世间的一切,没有快乐,欢喜,幸福,只有那永不褪色的悲哀在其中萦绕……

    “你认为呢?皇兄”鲁鲁修一只手不停的翻转着战死的黑王,向着对面的少年问道。

    “我不知道”是啊,修奈泽尔不知道,在所有的兄弟姐妹中,他一直看透不了这个男孩,他能察觉到,男孩骨子里的悲伤,尽管他隐藏得很好,这个弟弟似乎一直和自己有层隔膜,不,不只是自己,是和世界有层隔膜,三年前开始,他几乎天天都要来找自己下棋,但目的却并不单纯,每次都要和自己谈谈世界走向,他只能了解到,这个弟弟一直在期望着明天与未来,那眼中,是虚无,最为真实的虚无,和自己不同,那是只有亲经历才能拥有的眼神,就像是从意识看着这个世界,能感觉到,他的飘渺,他的悲伤,他的哀愁,这真的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吗?

    “是吗,皇兄不知道啊!”突然,修奈泽尔的思考被一个声音所打断。

    “我不知道,那你能告诉我吗,鲁鲁修”

    “皇兄,你对战争怎么看?”

    “战争啊……”

    “就好像这盘棋,不是吗?“鲁鲁修打断了修奈泽尔的话,随即又说道

    “白王与黑王有着同样优秀的部下,在同样的条件下进行着厮杀,胜者占领整个棋盘,但实际上,只要杀掉王就好了,部下没有殉职的必要”

    “没有必要?这不对吧,鲁鲁修,部下应该始终忠于自己的王……”

    “不”鲁鲁修再一次打断道,“部下并不是单纯的棋子,他们也是因为有自己的信念才会追随于王,不是吗,皇兄?”

    “但如果王不能好好地使用部下,不战而降,虽然可以减少牺牲,但是部下也不会好过吧。”

    “也许不会”鲁鲁修顿了顿,脸上再次露出了微笑,“但我的对手是你啊,皇兄”

    “什…..什么”可想而知,这句话对修奈泽尔的触动有多大,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那一瞬,自己已经出冷汗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鲁鲁修”修奈泽尔的声音低沉了。

    “就是你想的意思,皇兄”鲁鲁修仍是万年不变的笑脸。

    “你凭什么这么说,这座皇宫里优秀的皇子可不止我一个,而且,鲁鲁修,你可比我强多了,你更有资格坐上那个位子。”

    “但你是最适合的”又是一句,简单,有力

    之后,沉默了,两人都沉默了…….半晌,就这么对望着……

    “那我就达成你的期待吧,鲁鲁修”修奈泽尔的声音冲破了寂静,缓缓伸出了一只手来……

    “我期待着哦,皇兄”,鲁鲁修也伸出一只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似乎达成了什么协定…….

    看着对方的眼睛,二人相视一笑,堂上又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重要声明:小说《鲁鲁修之孤独的赎罪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