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的开始

    “孤为汝赐名,布里塔尼亚第十一皇子,鲁鲁修.V.布里塔尼亚,第十七皇位继承人”一个豪迈雄壮的声音响起

    此时的剑舞只觉的眼前有一道光亮,自己似乎睁不开眼睛,耳中只是不停地回绕着刚才的声音。

    “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已经死了,对不起,寒月,哥哥不能实现和你的约定了,现在,我马上就来陪你了,无论是天堂地狱,哥哥马上就来了,等等我,寒月……”此时,少年的心早已破碎,亲手杀死自己的族人,染上了那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爷爷的鲜血,甚至,连最的妹妹都亲手毁灭,少年只觉得悲哀,寒冷,疲困……

    “不过自己死了,真好!”少年还记得,自己用仅有的绝对命令权,阻止了里人格对自己的拯救,还有那殷红色的鲜血浸满大厅的样子,少年都历历在目,原本独孤家金碧辉煌的议事总厅,变成了活生生的地狱乐园

    “不过,一切都完结了,不是吗?结束了啊,自己会去天堂还是地狱呢,一定是地狱吧,可惜,不能完成约定了啊”少年的声音尽透着悲哀。

    “皇妃大人,快看,王子下醒了”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在少年耳边回。“是吗,让我看看”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回应着刚才的话语。

    “什么皇妃,什么王子,撒旦下喜得贵子了吗”剑舞努力的睁了睁眼睛,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入眼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长长的黑发,秀美的脸庞,就算那苍白的脸色和额头上的的汗珠,也掩盖不住她的美丽与尊贵。

    “什……什么”剑舞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什么冥府,地狱,而是变成了一个婴儿,短小的四肢,无力的躯,一切都是最好的证据。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是死了,没错啊”那惊悚的一幕还在少年的脑中挥之不去,“难道……”少年皱了皱眉头。

    “里人格,里人格,你这混蛋,给我出来”暴怒狂躁的声音在这个婴儿的体内回响。

    【本体,请问有什么事,根据资料显示,您一切正常,数据库运行的十分顺利】一个久违的冰冷声音淡淡的说道。

    “混蛋,我问你,我不是死了吗,怎么在这里”剑舞几乎用尽全的力量吼道。

    【死?进行深度分析,即所有数据停止运转,理解正确,现在开始回答,本体的确出现过数据停止运转现象,即本体口中的“死”,在本体“死“后,个体也即将消亡,但在个体停止运转之前,外界传来了两段新型数据,之后,不知为何,本体重新开始运转,以上,回答完毕】

    “什么新的数据,你给我说清楚”剑舞的声音仍然充满了暴虐。

    【为使本体充分理解,进行数据转换,转为人类感模式,放送原数据:

    “真是有趣的少年,是不是,刑天”

    “真是个悲哀的孩子,也许死亡是一种解脱吧,炎帝大人,请快起程吧,我们时间不多了。”

    “别急嘛,这个孩子真有趣,如果让他活过来,是不是会有新的惊喜呢?”

    “炎帝大人,那太残酷了,我请您放弃这种想法”

    “刑天,你在忤逆我吗”

    “不敢,炎帝大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最尽天之御中主(某个地方的神)那家伙和我打了个赌,说他的领地有些什么叫动漫的东西,就把这个少年送到那去好了

    现在,吾以华夏始祖之一太阳神之名——

    赐予汝永恒之躯

    吾将给予如穿越异世之资本

    愤怒吧,痛恨吧,挣扎吧。

    直至完全丧失本

    汝之灵魂将永世得不到安息

    以此

    宣告。

    “好了,刑天,没时间了,把这个孩子送走吧”

    “是,炎帝大人…….可怜的孩子,这两样东西送给你吧,愿你可以轻松一些,我刑天代炎帝大人向你赔罪”

    滴————转化完毕,现在开始第二段数据播放,特此一提,第二段数据似乎有灵魂质……】

    “够了!”又是一声怒吼,剑舞此时心中冲满了绝望,愤恨,“这到底算什么,算什么啊,以为死掉就可以摆脱了,竟然还要……还要永世背负这个枷锁,这种痛苦,这份煎熬,难道我的罪孽太过深重了吗?得不到解脱吗?谁,谁都好,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要…….不要,这样的地狱,杀了我吧,谁都可以,快来……快来杀了我,杀了我啊…….”

    少年的心在呐喊,在滴血,在诉求,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第二段数据,开始转化……】

    “我说了,给我停止啊”少年再一次怒吼。

    “哥哥”一个少年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萦绕在耳旁

    “什……什么,寒月,你在哪,你还活着吗”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

    “不,我死了哦,哥哥”温柔的声音,但对少年来说确实撒旦的召唤。

    “不要气馁哦,哥哥,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约……约定”少年仿佛找到了支柱一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记得哦,哥哥答应你以后不再杀人,还要拯救许多许多的生命,让他们拥有幸福的生活。”

    “原来哥哥还记得啊,那我就放心了,现在这个约定还算吗?”

    “当然”少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安详,平静。

    “那要活下去哦,哥哥,要遵守约定呀!”

    “嗯,知道了”

    “呐,还有,我你,哥哥”

    “我也你,寒月”此时,少年的脸上充满着溺,但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展露他的真实了吧。

    之后,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几天,几月,还是几年,亦或是几个世纪……

    “呐,里人格”一个冰冷的声音打破了之前的寂静。

    【本体,什么事】

    “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是‘独孤D剑舞’知道吗”

    【命令明确,虽然无法理解本体用意,但个体代号由“里人格”转换为“独孤D剑舞”再次进行确认,本体代号,请本体回答】

    “鲁鲁修V布里塔尼亚”

重要声明:小说《鲁鲁修之孤独的赎罪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