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是独孤D剑舞,我知道自己所在的家族是什么,我一直对能出生在这样的家族而自豪,并且我一直梦想着可以同父亲和母亲一样成为一位伟大的战士,即便我出生在分家,我也毫不气馁,然而,这个梦想及其所代表的意义,都只到那天为止……

    “剑舞,过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个健硕高大的男人,浑透露着浓浓的血腥味,如果你不看他那苍白的面孔和脸上豆大的汗珠,以及急促的呼吸声,你一定认为他是一个连环杀人魔,而在这个男人的旁站着一个女人,干净秀美的脸庞,修长的躯,白皙的皮肤,一眼看去,就如天使降临一般,当然,前提是忽略她脸上晶莹的泪珠。

    不多时,一个六,七岁的小正太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爸爸妈妈,什么事”此时眼前名为剑舞的小正太正感到疑惑,父亲似乎从没有用这样的声音对自己说过话“父母要出去办些事,可能长时间回不来,别在家里惹事,还有,如果你想实现你的梦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修行就别停下知道吗?另外,照顾好你妹妹,给,这是生活费”这个名为父亲的男人看了一眼在旁边熟睡的一个小女孩,眼中尽是不舍,一只手从口袋住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男孩,只是,他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头上的冷汗也越来越多,“知道了,爸爸”少年毕恭毕敬的回答道,这样的事并不罕见,父母经常外出,长时间不在家,对少年来说,这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对这次父亲的态度有些不理解罢了,男人欣慰的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此时原本站在男人旁的女人,脸上的泪水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拂去,只是那红肿的眼睛告诉我们那些泪水曾经存在的痕迹,女人微微俯下子,在男孩的头上轻轻地亲吻着“舞儿,以后呀,吃饭要小心,注意营养,天冷了,睡觉要把被子盖好,别着凉,你最吃的零食我放在厨房的柜子里,不要贪嘴呀,也别一天到晚拼命练功,别累着自己,寒月还小,要照顾好她哦,要让它变成淑女哦……看见喜欢的女孩子,要大胆一点啊!还有……”“雪,时间不多了”名为父亲的男人打断了女人的话,皱着眉头,颤颤的吐出了几个字,看起来极为辛苦,听到这话,女人的眼睛又再一次红了,一把将眼前的小孩搂入怀中,紧紧地抱住,好像马上就要失去眼前的“珍宝”一样,半晌,才有一个声音响起“我你们,舞儿,月儿”说完,便猛地立起来,向门外走去,但每一步看起来都十分艰难,名为父亲的男人也缓缓的挪动了脚步,在这个男人踏出大门的一刹那,剑舞似乎听见了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照顾好自己和妹妹”少年愣了愣,看了看还在旁边熟睡的妹妹,笑了笑“寒月,起来了…….”

    ————————分割线————————

    这是一片寂静的森林,没有虫鱼鸟兽的喧闹,没有花草树木的芬芳,也没有月星辰的照耀,唯有那黑色的夜笼罩了整个森林,但只要穿越这片森林,在那陡峭的悬崖边,去又是另一番景象,一个穿黑衣的少年站在悬崖边,脸上的表静谧,安详,好似正在熟睡。

    “十年了”一个沉,惋惜,憎恨,又带着几分怀念的声音响起,先前熟睡的少年睁开了眼睛,紫色的双瞳中写满了惆怅与哀伤。

    “你怎么看,我的里人格呦”少年对着月色微微一笑。

    【证据资料不足,无法推断本体想要问明之的事物,根据检查,资料库中名为感的信息发生变动,个体无法理解本体的行为,计算推断不能】

    “还是那么死板呢,真不知道五年前遇到你是好是坏”

    【……】

    “怎么不回话”

    【没有类似疑问式资料语句,初步判断为没有必要回答】

    “那你认为我碰到你是好是坏呢”

    【个体进行大规模资料分析之后,输出结果,利大于弊】

    “这怎么说?”

    【五年前,我的出生时因为你的体资料出现出现瘫痪状态,判断为感资料库出现病原体,因为过于感,我无法分析】

    “五年前么”少年仿佛想起了什么,眼中又流露出哀伤“算了,不想了,呐,我说,你真的无法理解感这种东西吗?”

    【无法感知,无法理解,但可以进行深层解析,但个体认为没有解析必要,一切计算结果显示此为废物资料】

    “算了,还记得我们的契约吗“

    【记得,用我的力量帮你达成交易,使那个和你拥有血缘关系的动西恢复自由,摆脱这个家族的人格分裂,但请本体了解,个体出生的第一要务为保护本体,帮本体做出正确选择,为此,这个体的第一支配权也已此意识为第一支配者,另外……】

    “混蛋,你如果再把寒月说成东西,我一定会杀了你”少年狠狠的说道,刚刚的悠闲与静谧早已烟消云散

    【此假设不成立,个体的存在是以本体为依凭,计算结果显示,本体决不会进行自我毁灭,所以个体永远不会灭亡,推断完毕】

    “我迟早干掉你”

    【个体再次推断,此语不成立……】

    “好了,别说了”少年无力的摆了摆手,明显不想在于这个所谓的“里人格”进行交流。

    【命令明确,资料停止运转】

    ——————依一阵骨的寒风袭过,悬崖上再一次变得寂静——

    “呐,我说,里人格,我们明天能赢吗”

    【回答本体,个体认为没有取得输赢的必要】

    “是啊,没必要,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赢了”少年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鲁鲁修之孤独的赎罪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