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交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阑珊醉汉 书名:焕世蜕界
    陡然变烈的阳光逐渐的回归正常,树海中的温度也是随之降回常温,一瞬间的变化,转瞬间的恢复。

    此时只见那战团之中,神奇般的多出了一个人,此人一头闪亮的金发,略微苍老的脸庞之上还带着尚未完全散去的睡意。

    “老爷子!”

    禹翼瞬那刚被强光闪到的眼眸刚刚睁开,便是瞧见了眼前的曦霞老人。

    只见曦霞老人使劲的伸了个懒腰,缓缓道出一句:“我说你们三个小子,大清早的能不能安分点,还有你啊,扰我老头子清梦!我这年纪还能做几个清梦啊!”

    此时,禹翼瞬,易滕尊,樊狂皆是一脸惊愕的看着曦霞老人的跟前,只见狂暴莽熊半跪于地,其一只手捂着口,脸庞表痛苦,不时的大呼着气。

    “你!行!”狂暴莽熊艰难的站了起来,僵硬而又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子还不时的摇晃着,原本捂着口的手也是不由的捶了下来。

    见况,禹翼瞬一眼便是向了狂暴莽熊的口之处,只见那里,一个凹陷的拳印,而且这一块全然焦黑,皮毛什么的恐怕早已烧尽,而那一块区域的,也是给烧成了焦黑之色。

    看着狂暴莽熊那痛苦与愤怒并存的表,曦霞老人也是倍感无奈,暗叹:“太久没出手,一出手就控不好力度。”

    狂暴莽熊盯着眼前的曦霞老人,虽然脸上尽是痛苦与愤怒,但内心却是不得不服眼前这个老者,先前曦霞老人那电光火石的一击,令得它毫无半点反抗之力,仅仅一拳,便是使它失去了战意,此时口还不断的传来灼痛之感。

    见狂暴莽熊立在那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曦霞老人顿时也是感到有些头疼,随即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禹翼瞬,叹道:“你们三个小子到底对他们做了些什么?”

    禹翼瞬无奈的摊了摊手,低声道:“就是抢了他们的食物。”

    曦霞老人闻言,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随即将目光又转回到了狂暴莽熊的上,然后抓了抓头略带歉意的说到:“我想你应该听得懂人话吧,我觉得吧,如果真的是因为食物的话,各位真的不需要如此兴师动众,只要今你肯退去,来我定带着这几个混小子登门谢罪!”

    狂暴莽熊闻言,不解的一扭头,他虽然略懂人类语言,但只能掌握一些简单的词汇,曦霞老人这么一股脑的吐出一堆话,实在令他没法消化。

    见状,曦霞老人也是没法了,难道要对着这大家伙细声细气的说,“你~走~”或者干脆一句“你~滚~”,这不可能的嘛,虽然此刻曦霞老人完全可以凭借绝对的实力将其撵走,但是这些生狂躁的家伙,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今后若是时不时的跑来吼上几声,砸几块石头,那可真的是要被弄疯掉。

    除非,灭口!

    “让我来和它们聊聊看吧。”

    正在曦霞老人烦恼之际,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

    “茹茹?”

    禹翼瞬等人见到发声之人既然是慕茹,不免的有些惊愕。

    就在众人发愣之时,慕茹已经走到了狂暴莽熊的旁,一脸嘻笑的问到:“大熊人,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狂暴莽熊一听到慕茹的发话,脸上顿时浮现一抹震惊,虽然慕茹所发之音依旧是人类的语言,一旁的众人入耳也是没有感觉半点的特殊,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这在他们耳中完全是普普通通的话语,入了狂暴莽熊的耳朵后,其却是可以完全听懂,甚至于连后面那些狂躁巨熊也能清晰的明其意思。

    狂暴莽熊的震惊也只是持续了片刻,随后便是一阵嗷嗷的熊吼声,这样的叫声落入禹翼瞬等人耳中,完全只是一阵乱吼,但是入了慕茹的耳中却是截然不同,她完全可以理解此时狂暴莽熊所要表达的意思。

    待狂暴莽熊停下叫唤后,慕茹便是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曦霞老人笑道:“它说只要小瞬哥他们奉还十头啸风狼,这事儿就妥协了。”

    “噢?”曦霞老人闻言,先是微微一怔,旋即也不怠慢,干脆的点了点头。

    “没问题。”慕茹嘻笑着回了一句给狂暴莽熊。

    随即只见狂暴莽熊点了点头,爽朗的吼了几声。

    “就这么简单?”如此简单的解决了此次纠纷,禹翼瞬也是倍感愕然,啸风狼这种级别的魔兽对他们而言可谓是手到擒来,上次之所以抢劫狂躁巨熊,一是因为寻起来麻烦,正好遇上就正好动手,二嘛,便是这个年龄的男孩,多少都有些调皮,偶尔抢劫一下魔兽,对于从小生活在树海中得他们而言,也算的上是娱乐消遣。

    易藤尊此时总算是感觉轻松了许多,从始至终,完全只有他一个人在顾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慕茹能够和狂暴莽熊交流,但至少这难题算是迎刃而解,其心中也是不免感叹一句:“暴力果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啊。”

    至少像这一次,如果双方一开始便能够交流的话,也不会弄得这般混乱。

    就在每个人都尚在思考着心中的问题的时候,却是被慕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了一下。

    “爷爷,这个大熊人说,希望能够在这个附近住下来诶。”

    曦霞老人闻言,先是一愣,旋即沉思片刻,便是随意的说到:“这树海又不是我老头子造的,只要别打扰到我们,它们住哪也不是我管得着的。”

    慕茹闻言嘿嘿一笑,随即一扭头,嘟囔道:“直接说可以不就好了。”

    之后,狂暴莽熊领着一群狂躁巨熊,在曦霞居后方不远处的一片有着众多古树的区域安顿了下来,对此,众人倒也没有任何异议,那处古林离曦霞居也有一些距离,而且平常这古林里老是来一些乱七八糟的魔兽,此刻狂暴莽熊它们安顿于此倒也好,毕竟之间也算是认识,就算吵了,让慕茹过去提醒几句也方便。

    安顿完这些大家伙,禹翼瞬三人也不怠慢,极其效率的将十头啸风狼猎了过来,顺带着还有一些其它的在他们看来算得上是美味的魔兽,并且主动当起了厨师,宴请了这些新来的邻居,有慕茹这个翻译在,双方交流可谓是毫无障碍,一顿大餐吃下来,双方的关系算是提高了一个层次,这级别的魔兽们本来就没多少复杂心思,所以其实是很好相处的,只是人类和兽类无法直接交流,自然也就演变成了一见面便是双方警惕,然后拳脚相见的局面。

    至此,本次的争乱,也算是和平解决了吧。

    …………………………………………………………………..

    夜凉如水,万籁俱静。

    月光从天际倾洒而下,给树海蒙上一层银纱,也有几缕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木屋之内。

    禹翼瞬双手枕于脑后,静静的躺在柔软的榻之上,双目微张,脑海里一直闪现着早上与狂暴莽熊对战时,被狂暴莽熊一下震飞的画面。

    “睡不着?”

    易藤尊细微的声音传了过来,禹翼瞬怔了怔,然后轻点了点下巴,叹声道:“有些事想不通。”

    “是因为狂暴莽熊吧?”易藤尊略微一笑,便是一语道破。

    被一语道破,禹翼瞬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生活,无论是易藤尊还是樊狂,亦或是慕茹和钟绫雨,对禹翼瞬而言他们都是自己最亲的人,彼此可谓是亲如兄妹,而艾霜和曦霞老人,则是他们最青睐的长辈,前者是姐姐,后者是爷爷,曦霞居,就是一个大家庭。

    禹翼瞬偏过头,看向那睡姿平稳的易藤尊,问到:“你说,它是怎么做到的啊?难道是狂暴莽熊特有的招式?”

    “不像,”易藤尊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那招怎么看都是普通的很,我想,只是我们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才会摸不着头脑。”

    禹翼瞬撅了撅嘴,沉吟片刻后开口道:“你看了那么多书,都不知道,难道还能说得上普通?”

    易藤尊闻言,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缓缓道:“爷爷虽然把书房大开着,但是有一个书架却是锁着的,其它书架上的书我差不多都读过一遍,唯独那个书架上的书,我连摸都没摸过,问老爷子,老爷子也只是说没到时候。”

    “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是有些印象,”禹翼瞬略作沉思,随后用着诈的声音说道,“不如,我们去强行撬开!”

    “什么什么,什么撬开?”

    禹翼瞬话音刚落,一旁的樊狂却是突然爬了起来,饶有兴趣的跳到了禹翼瞬的上,兴奋的问到。

    见状,禹翼瞬和易藤尊也是笑了笑。

    “书房里那个带锁的书架你知道吧?”禹翼瞬问了樊狂一句。

    樊狂捎了捎头,随后点了点头道:“那个书架啊,撬开它做什么?”

    “别问那么多了,总之行动吧。”

    禹翼瞬掀开被子,一副极有干劲的模样。

    旋即三人穿着睡衣,捻手捻脚的走出了房间。

    …………………………………………………………………….

    曦霞居的书房不在一楼,也不在二楼,而是在地下室。

    “就是这个了吧!”

    三人此时已经来到了书房,一人手里拿着一根蜡烛,站在一个木制的书架前,不停的打量着。

    书架除了稍稍大一些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上面也只是加了一把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银色小锁,书架的材质看上去也只是普通的红木,对于禹翼瞬等人来说,或许只要一拳,就能洞穿。

    禹翼瞬先上前摆弄了几下那把银色小锁,开锁技巧什么的,他是一窍不通,所以想要投机取巧,多半是没希望,三人之中怎么看也只有易藤尊可能有办法在不毁掉书架的况下打开。

    被两人盯上,易藤尊也只是摊开手无奈的摇头道:“别指望我,我以前就已经有这样的打算,为此我还专门花了一段时间研读了几本开锁窍门的书籍,但是这锁古怪的很,怎么开也开不了。”

    “那你不早说!”禹翼瞬闻言,顿时有些愤懑的嚷道。

    易藤尊一耸肩,淡淡的说到:“你不是说来撬开的嘛。”

    “呃…”禹翼瞬一时也没话回,无奈道,“撬开的话,明天老爷子肯定会知道的,到时候一定会给他揍扁的!”

    一时间,三人皆是陷入了沉思。

    “呦!那么晚了还在书房,这么用功啊。”

    就在三人还在沉思之际,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顿时令得三人一惊,随后辨认出声音的主人后,更是吓出一冷汗。

    “啪”

    一声按钮打开的声音,旋即整个书房便是亮堂了许多,站在门口的人,终于也是显露出了形,俨然便是着睡衣,戴着睡帽的曦霞老人!

    “老、老、老爷子…”

    禹翼瞬心惊的连声带都打结了

    曦霞老人一脸平和都走了过来,而三人此时则是垂下了头,胆战心惊的一言不发。

    只见曦霞老人随手一挥,将三人手里的蜡烛直接拂灭,然后缓缓走到禹翼瞬的面前,温和的问到:“跟我讲讲,这么晚了,在这干吗呢?”

    禹翼瞬心中暗暗叫苦,说实话肯定要被揍,说谎话要是被知道了更要被揍,沉默的话还是要给揍,无奈只好试试运气,缓缓抬头,僵硬的笑道:“我,想多了解一下狂躁巨熊和狂暴莽熊!”

    瞥到禹翼瞬那僵硬的表,一旁的易藤尊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暗叹了口气,而樊狂从始至终,就是一直低着头。

    “哦…”曦霞老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道,“也对,这样你们才可以跟这群新邻居交好嘛。”

    “是啊是啊是啊!”禹翼瞬一个劲的点头,一副好像中了大奖一般的表

    “咚!”

    曦霞老人毫不留的一拳下去,直接将禹翼瞬的头上打起了一个包,怒道:“是你个头,你那露出来的表,白痴都知道你是在说谎!”

    禹翼瞬揉着脑袋,苦着脸,不敢接话。

    曦霞老人瞥了瞥一旁的樊狂和易藤尊,随即一拍手,指了指那带锁的书架,说到:“是想看这里面的书吧?”

    三人闻言,先是略微一愣,旋即便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嗯…”曦霞老人沉思了片刻,缓缓道,“看来,也差不多是时候。”

    (第四章正式开始进入正轨,各位,支持醉汉吧!有票的兄弟姐妹们,敬请放开手砸向醉汉吧!砸晕了醉汉我,又醉又晕才写的出更加意想不到的剧!)

    感慨之言:其实写小说是一件兴趣之事,但是往往要坚持这个兴趣却比想象的难很多,原本醉汉不打算这么早上传焕世蜕界的,但是一直自己枯燥无味的写,没任何人支持,真的很难提起干劲,现在上传,是为了能得到更多人的力量,推醉汉一把,ThkThk!万分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焕世蜕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