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曦霞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阑珊醉汉 书名:焕世蜕界
    白昼,黑夜,谁曾想过,当它们出现在同一片天空各占一方之时,内心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惊讶?心旷?还是迷幻?

    奇妙的天空之下,有着两批浩浩汤汤的人马,一方清一色深紫色衣着,一方清一色闪金色衣着,双方人马相加,怕是要破万之数。

    只不过,经历了数的争斗之后,此时无论是哪一方,皆是一片狼藉,横七竖八的躺于地上之人成千累万。

    放眼望去,深紫色这一边,站着之人缪缪无几,不胜枚举。

    反观闪金色这片,正视,俯视,侧视,怎么看,都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既给人一种大将飒爽之感,又给人一种孤单英雄的悲凉之意。

    虽然此时场面寂静非常,但是先前的那场持续了数天的大战,若是有人在一旁观望,怕是会永生难忘。

    “呼…”

    那名唯一站着的金衣人,在安静了许久之后,终于是缓缓的将一口气顺着喉咙从嘴中吐了出来,然后理了理蓬乱的头发,将挡住了眼睛的留海撇到了一边,一双依旧炯炯有神的眼眸看向了前方不远处的一名紫衣人。

    “唉…非要我来发话,”金衣人轻摇了摇头,旋即一道浑厚而又洪亮的声音猛然响彻了这片寂静的空地,简单的三个字…

    “我输了!”

    声音回了片刻,直到话音彻底的落入尘土,才终于是有了反应…

    “噢!!!”

    “啊!!!”

    “吼!!!”

    震耳聋的吼叫声、欢呼声以及鬼叫声,顿时宛如一**浪潮一般,不停的翻涌而至。

    深紫色这边,一些躺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的人,此时也是仰头嘶吼着,不停的用手捶着坚实的土地,以此来宣泄心中那份满溢而出的激动。

    而那个站在最前方的紫衣人,原本那古井无波的脸庞之上,终于也是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激动之色,但是似乎并不习惯这样的表,所以表现的非常之淡,不过即便如此之淡,依旧还是给人一种僵硬之感。

    不过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冷漠的紫衣人,此时眼眶之中,闪着微弱的亮光,分明是泪水打转,半晌过去,那不停打转的泪水,终于是溢出了一滴来,顺着紫衣人的脸庞,缓缓滑落,停驻在了那尖尖的下巴之下。

    紫衣人的脸庞之上,陡然间浮现出一抹莫名之意,随后用一根手指将泪水滑了过来,然后注视着那滴晶莹的水珠,低低的带着质疑的腔调吐出了两个字:“眼泪?”

    或许眼泪对于他来说,真的有些陌生了吧。

    “嘿!老井啊,你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吧!”那金衣人淡笑着道出一句,笑容中没有任何的杂质,既非苦笑也非装笑,只是淡淡的微笑。

    紫衣人闻言,也是略微一怔,虽然他相当了解金衣人那生洒脱的子,不过面对这等失败,依旧能保持这般心境,怕是有些不太正常吧。

    “或许这家伙,确是不喜争斗吧,也许失败对他而言,反倒是一种解脱。”紫衣人低声的呢喃着,语气中也略带着一丝无奈。

    就在紫衣人尚还在无奈的呢喃之时,那金衣人却已经来到了其跟前,在其惊愕的眼神之下,金衣人将手搭在了其肩膀之上,随后轻声的道出一句:“其实我一直很欣赏那轮紫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落入紫衣人的耳中,却是意味深长。

    白昼,黑夜,终究还是不能共存于一片天空的。

    …………………………………………………………….

    在大陆的最南端,有一处名为亚蓝斯的树海,亚蓝斯树海的面积并不大,但其中的树木却是生长的相当茁壮,而且其中也不乏上百上千年的古树,在这里,三四十米的树是普遍,六七十米的树是常见,达到一百米甚至以上的树才可称得上罕见。

    如此拥有着悠久气息的树海,其中自然是不乏各种各样的魔兽啊慧兽之类的,所以这片看似面积并不庞大的树海,其实却是个相当凶险的地方,而且这片树海临近海岸,自然也是处偏僻之地。

    所以,很难有人会想到,这里会住着人。

    树海深处。

    一只体型庞大的巨熊此时肩上扛着一只型同样庞大的类似狼的生物,迈着笨重的步伐,向前行进着,而其肩上的那只类似狼的生物,看上去,应该是早已断了气。

    而在巨熊的后,仔细观望的话,会瞧见三个少年正小心翼翼的踮着脚步,宛如跟踪狂一般。

    “我说阿狂,你就那么想吃那啸风狼的?”其中一个模样看上去给人一种非常阳光的感觉的少年,偏过头问向一旁那不停的咽着口水的壮硕少年。

    那壮硕少年闻言,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如果要动手的话,那就要快一些了,”另一个一头银发的少年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白框眼镜,淡然的说到,“再拖下去,它要是回了老巢,到时候怕是会麻烦许多。”

    阳光少年闻言,捎了捎头,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陡然间加快了脚步,几息间便是出现在了巨熊的股后面,随即只见他以极快的速度攀上了一棵大树,站在树枝之上,俯视着下面那缓步前行的巨熊。

    “一、二、三!”

    阳光少年毫不迟疑的纵一跃,姿势宛如那跳水运动员一般,只是少了那些花俏的技巧动作罢了。

    阳光少年的急速下落,目标自然是直指下方那还愣头愣脑前行着的巨熊。

    “嘭!”

    一声沉闷之声响起,只见那阳光少年借助着下坠之力,在那巨熊的头顶之上狠狠的给了一技肘击,那巨熊的体顿时一颤,一股眩晕之意直袭而上,不过想要凭借这么一击便击倒这型是普通人十几倍的巨熊,自然尚还不够。

    阳光少年心中自然明了,还不待巨熊反应过来,迅速的用手掌在巨熊头顶上一按,借力一个翻,战斧式的劈腿狂劈而下。

    “嘭!”

    又是一声闷响,巨熊被这么一踢,体顿时摇晃了起来,那肩上的啸风狼也是滑落而下,旋即双手朝天开始乱舞了起来。

    “呦!发火啦!”

    阳光少年朗笑一声,旋即踩在了巨熊的头顶之上,弯下腰,用手随意的擦了擦巨熊头顶上的一处,旋即毫不迟疑的举起双拳,对着那块地方,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每一拳都带起一声闷响,所以有了接下来那宛如机关枪开火的声音一般。

    “嘭嘭嘭嘭嘭嘭…!嘭!!”

    几十拳打完,旋即是一技着实的重拳,宣告着暴风雨已去。

    不远处那银发少年看着阳光少年终于是打完收工后,也是稍稍的松了口气,但是当他瞧见阳光少年一个翻落在了巨熊的跟前的时候,眉头却是微微的一皱。

    反观一旁的壮硕少年,此时已经一脸欢喜的跑到了啸风狼的旁边,看他那兴奋的表,似是恨不得赶紧将这头啸风狼架起来烤掉,然后饱餐一顿。

    阳光少年拍了拍手,转目看向那一脸兴奋的壮硕少年,自己也是咧嘴一笑。

    “轰!”

    阳光少年笑容刚刚绽开,一旁趴在地上的巨熊便是猛的弹起了子,这般材来个鲤鱼打,实在是令人有些吃不消,一旁的阳光少年硬是被震飞了出去。

    只见巨熊刚刚翻,便是四肢并用,死命的朝着森林深处狂奔而去,这般横冲直撞之下,不知有多少树木被其拦腰撞断,不过即便这般冲撞,其狂奔的速度依旧令人咋舌,几息之间,便是出现在了百米之外。

    “好痛…”倒在地上的阳光少年,缓缓的坐了起来,揉着刚刚撞在地面的后脑勺,然后看向那带起一阵尘土的巨熊背影,嘀咕道,“又没说要吃你,用得着跑的那么带劲么!”

    “狂躁巨熊已是具备些许智慧的魔兽了,放走它,怕是会引来后续的麻烦。”银发少年此时走到了阳光少年的旁,略作思考道。

    阳光少年闻言,仍是咧嘴一笑,道:“放心吧!”

    银发少年看了眼一边捡木材,一边吹着小曲的壮硕少年,又看了眼一脸灿烂笑容的阳光少年,也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三个少年是生活在这片亚蓝斯树海中为数不多的人类。

    壮硕少年名叫樊狂,今年应该刚满14岁,喜欢穿各种兽皮做的服饰,穿梭在树海之中,倒是给人一种野人的感觉,不过虽然看上去给人一种野蛮的感觉,而且与生俱来拥有着大的惊人的力气,不过其格却是忠厚老实,毫无心计,而且也比较容易满足。

    银发少年名叫易滕尊,比樊狂要大上一岁,一双慑人的丹凤眼和闪亮的银发应该是他最具标志的特征,修长的姿加上白皙细腻的肤质,以及透着一股淡漠之气,不仅外貌俊美,就连气质都是极为独到,最重要的是,他还拥有着超凡的智慧。

    阳光少年名叫禹翼瞬,与易滕尊同岁,有着一头显眼的天蓝色头发,五官虽然说不上有多精致,但无论如何也是在帅哥的行列,加上阳光的格,更是给人一种看一眼便是心头升起一股柔和之感,不过禹翼瞬绝对不是少女心中白马王子般的存在,虽然外表气质符合,但是只要与其接触多了,便会发现,他不是温柔,而是真正的开朗。

    ………………………………………………………………………………………

    亚蓝斯树海中心地带,相对而言显得幽静许多,而且这一块地域的树木,多半都是些参天古树,所以更是营造出了一种幽然之感。

    而就在这中心地带的中心处,有着一栋造型怪异的大木屋,大木屋只有两层楼,但是一层楼却是有着普通房屋差不多两层的高度,大木屋被两种花围绕,左半圈是金色的向葵,右半圈是紫色的薰衣草,而就在大木屋的不远处,有着一处小池塘,小池塘的周边有着一些小动物低头饮着水,到处都是弥漫着一股安详之感。

    这大木屋的门檐之上,挂着一块红木板,木板之上,刻着三个大字,曦霞居。

    “嘎吱”

    大木屋的门缓缓被人推开,随即一个面庞略显苍老的老者走了出来,老者有着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眸,金色的头发中隐隐有着几缕白丝,脸上的表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柔和。

    “啊…”老者直直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漫步到院落处的一张藤椅旁,坐了下来。

    这金发老者便是这大木屋的屋主,姑且就称其曦霞老人,曦霞老人在此已经住了好些年头了,这些年的隐居生活对他而言,似乎甚是享受。

    “湛叔叔,茶水泡好了。”

    就在曦霞老人坐下不久,一道曼妙的影出现在了门口,提着一壶茶走了过来,然后放在了金发老者一旁的小圆木桌之上。

    曼妙的影自然是个女人,其名叫艾霜,若光用目测的话,其年龄大概是在二十三、四左右,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倾泻在背后,白嫩的皮肤红里透白,曼妙的材包裹在一席粉白色的连衣裙之下,显得更是清新美丽。

    曦霞老人摇着藤椅,手拿一本有些破旧的书籍饶有闲的翻阅着,看到艾霜将茶水放在一旁,他也只是轻点了点头。

    “小霜姐!我帮你浇花!”

    突然一道壮大的影从门口飞跃了出来,三步两步的来到了艾霜和曦霞老人的旁。

    曦霞老人原本还悠闲的在藤椅上摇着,被这突然冲来的壮大影顿时一惊,旋即无奈的摇头道:“茹茹啊,我这把老骨头可不起你几次吓啊。”

    这个突然窜出的女孩名叫慕茹,年龄比樊狂还要小上一些,但是材却比樊狂还要大上几圈,肥嘟嘟的脸庞加上扎着两条马尾,以及红扑扑的小脸,倒也是显得甚是可

    慕茹听到曦霞老人的言语,嘿嘿一笑,然后调皮的开口道:“爷爷你不是说我缺少运动吗,那我自然是要多把握机会咯。”

    “小丫头,跟小雨学的,越来越鬼灵精了。”曦霞老人笑着摇了摇头。

    “爷爷,我可没有教茹茹什么哦。”又是一个女孩从门口走了出来,其声音犹如风铃一般人心弦,甚是动听。

    女孩名叫钟绫雨,与慕茹年龄相仿,青色的长发用一条绿丝带系成了一簇,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眨着,长长的睫毛也是跟着扇动着,曼妙的姿加上淡雅的气质,给人一种青莲之感。

    曦霞老人看着两个女孩,随即笑了笑,也没再说话,他知道这两个小丫头片子可不是专程跑来跟他聊天的。

    “我负责向葵!”

    “那薰衣草给我。”

    慕茹和钟绫雨各自拿起了不远处的水壶,然后看向前方一直一脸温和笑容的艾霜,艾霜见两人看向自己,旋即笑道:“那就交给你们了。”

    随即两人便是拿着水壶浇起花来了。

    “那三个臭小子怎么还没回来。”曦霞老人似乎突然想起什么,然后问向一旁的艾霜。

    艾霜闻言,略作思考,然后缓缓道出一句:“大概又是谁嘴馋了。”

    就在艾霜话音刚落不久,前方便是出现了三道人影,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扛着一条巨大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腿的壮硕少年,这条腿已经被烤的泛着油油的带着焦焦的金黄光泽,光是看上去就是令人食大增。

    不用说,这三道影,自然是樊狂,易滕尊,以及禹翼瞬了。

    “我们回来啦!”

    曦霞老人和艾霜闻声,同时将目光投了去,旋即又对视了一眼,皆是笑了起来。

    “啊!”钟绫雨闻声,便是直接放下了手中的水壶,跑到了禹翼瞬几人的面前,随即伸出了白皙的手掌,嘻笑着问到,“雨晶呢雨晶呢!”

    禹翼瞬闻言,摊开手无奈的摇了摇头,而易滕尊和樊狂则是偏过头看向别处。

    钟绫雨见状,原本兴奋的小脸顿时挂了下来,嘟着嘴气愤的哼了一声。

    “哈哈!”禹翼瞬见钟绫雨一脸气愤,便是哈哈一笑,随即摊开右手,其手掌之中,正是一颗雨滴状的蓝色晶石,在阳光的照耀下,璀璨夺目。

    “啊!”钟绫雨顿时一声惊叫,旋即猛的扑在了禹翼瞬的上,兴奋的嚷着。

    见钟绫雨这般开心,其余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开怀的笑容。

    “茹茹!吃狼腿咯!”樊狂挥着手中那只硕大的狼腿,笑着对不远处的慕茹喊到。

    慕茹看见那烤的外焦里嫩的狼腿,双眸顿时放光,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啊?”曦霞老人此时问向了走到他旁边的易滕尊。

    易滕尊淡淡一笑,简洁明了的道出一句:“做强盗。”

    (焕世蜕界是醉汉的第一本上传的小说,有幸若是有书友点击到,请捧捧场,或许前几章写不出令各位书友眼前一亮的内容,但醉汉保证,只要一切交代完毕,步入正轨,必定让各位满意,所以,各位书友,支持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焕世蜕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