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2011碎夏劫秋第三章

    第三章

    严琳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睡了。她轻轻地换了拖鞋,走到客厅,静静的开了灯,把包包放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看,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于是很快的洗了个澡,回到自己房间。

    刚准备拿出没有写完的卷子,随着一首清新的《walkmehome》的前奏音乐响起,严琳知道来短信了,于是拿起手机,是陈御风。

    有点诧异,打开一看,只有四个字。

    “到家了吗?”。

    “恩,到了,谢谢。”严琳很快的回复了一条。

    黑色占据了这个世界的7/8,剩下1/8的小小世界,因为有来自这个城市某个角落的关心,而变的温暖。

    陈御风倚在上,窗外是黑暗一片,看不见星星,连月光也被乌云遮蔽。

    手中的手机好像已经睡着了,从他给严琳发了一条“我喜欢你”的短信后再也不曾响起。

    短信的那一头,严琳拿着手机躺在上,久久不知如何回复......

    有时候我不知道一件事是对还是错,于是就选择不去想它,不去面对,然而最后为什么,结局总是痛苦,是我们太过年轻,不懂处事之道,还是青的大部分,注定要被悲伤涂抹。

    气温下降的飞快,哈气的时候会感觉到有雾扩散到眼睛的视界。十一月到了。

    学校里的同学全都穿起了厚厚的冬装,水房一下子人气爆棚,每天都有学生拎着水壶排队等候。

    黄志勇和严琳踩着单车穿越过一排排渐渐泛黄的梧桐树。

    “好冷哦!”黄志勇对骑在自己边80厘米的严琳说。

    “戴这么傻的帽子还冷!”严琳瞧了瞧黄志勇头上那顶黑色雷锋帽,嘲笑道。

    “傻吗?我妈买的。”

    “呵呵,你妈这么潮,你怎么那么搓啊!”严琳对于讽刺黄志勇好像永远津津乐道。

    “切,那总比你冻到耳朵通红的好吧。”

    ......

    严琳突然的没有话说了,她想要把话题接下去,不想要寒冷包围他们两个人。可是已经到了学校的大门口,两个人进了校门,下车推行。

    黄志勇看着严琳冻得微微发红的侧脸,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车棚里把车子停好,然后往教室里走。

    “你最近好像话变少了?”黄志勇说。

    “没有啊,怎么会呢?”严琳温柔的语调,一字一句悄悄地刺激着黄志勇滚烫的心脏,他觉得她好像有心事,可是他难以追寻。

    黄志勇没有再说话,他的脸又变成平时上课时那种没有表的样子,两个人静悄悄地走进教室,各自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哎,你听说了吗,过两天浩他们会在时空隧道演出哦!”

    “是吗是吗!那有天也会来吧!”

    “哈哈,太好了!我要去看!偶亲滴有天啊!”

    几个留着韩式刘海的女生围在走廊兴奋地讨论着东方神起,她们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那是一种万分憧憬和渴望的光芒,好像朝圣者遇见了神圣一般。

    陈御风从她们边走-过去,脸上露出笑容,那笑容在说着不屑一顾。而女生也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因为陈御风宽松的裤子和泛黄的板鞋提不起她们半点关于韩国优质男星的联想。

    “哎呦,其实他在我们班长的还可以啦!”其中一个陈御风班级的女生说。

    “土包子!还以为自己很帅,恶心!不就会打个球嘛,拽什么拽呀!”另一个瘦瘦高高的女生犀利点评道,顺手捋了一把披散到肩的头发。

    陈御风早就听贯了这样的话,他没有任何的表,走到严琳班级窗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那条短信之后已经有将近一个月两人都没有再有过任何交集。他很希望得到一个答案,但是严琳在过去的一个月完全没有任何表示,即使偶尔在学校超市,食堂或者过道碰到,严琳也不过是礼貌地打个招呼而已。他停在窗口,看着严琳趴在桌子上安静而美好的姿出神,直到黄志勇发现了他。

    “陈御风!”

    陈御风这才反应过来,荒乱地说着“哦,没事,我走了,拜拜!”就匆匆离开了。

    黄志勇一张搞不懂什么况的脸。

    叮铃铃......放学的铃声清脆的响起。

    上课的时间好像在某些读书的孩子那里过的总是特别快,黄志勇惊讶地看着数学课代表在最后一节自习课结束的时候打了个哈欠,然后他说“啊!又是一天过去啦!”。

    而黄志勇的潜台词是“侧那,今天终于熬过去了!”。

    严琳好像很累的样子,今天大部分时间都趴在桌子上睡觉。

    “喂,走啦!猪啊你,睡一天了!”黄志勇推了推严琳的肩膀。

    “今天你先回去吧,我待会有点事。”严琳仍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发出奄奄一息的声音。

    “什么事啊,我陪你去吧!”黄志勇主动请缨。

    “我去买女孩子用的那些东西,你陪我去吗?”严琳抬起头来,转过头对后的黄志勇说。

    黄志勇看着严琳睡得浮肿的脸,不自伸出手去掐了一下。

    “小妞,你好萌啊!哈哈!”。

    严琳抄起书包扔了过去,黄志勇连跑带跳,闪到教室门口。

    “嘿嘿,那大爷先走啦!拜拜!”

    严琳捋了一下前面地刘海,一声“哼!”。黄志勇已经走远,教室里只剩下严琳一个人。

    接近傍晚的时候,世界一片昏黄。学校如同一座废弃的遗址,严琳走在两排林荫道的外面,让最后的夕阳能够覆盖在她上,她觉得这样,也是在取暖。

    她慢悠悠的走着,因为来例假的关系,她决定坐公交车回去。快到校门口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影出现在她面前。

    是陈御风。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陈御风好像看出了严琳不舒服,“我一直走在你后面,看你好像怪怪的。”

    “哦,肚子有点痛,没事的。”严琳冲他笑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陈御风跟到她边,“要不要我陪你去医务室。”

    “不用了,我买点药就行了。”严琳脸上没有血色,嘴唇也已经发白。

    “唉,你这个样子撑到药店我怕你挂了!”陈御风提高了嗓门说。

    严琳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有时候,当我说,我很好的时候,其实我希望有个人能看穿我的眼睛,紧紧地抱住我,说,我知道你并不好。

    严琳不曾想过陈御风是那个人,直到陈御风牵起她的手,然后糊里糊涂地被他推进了出租车。

    “师傅,到最近的药店。”

    严琳很难为,可是又无法拒绝,于是对坐在边的陈御风说了一句“谢谢。”

    “你那个好兄弟呢?黄志勇?”陈御风说。

    “我叫他先回去了。”严琳回答。

    “我看到你们经常在一起。”陈御风接着说。

    “也没有啦,因为他跟我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所以关系比较好。”严琳温和地说道。

    “哦,这样子。”陈御风说。

    “恩,我也有很多小姐妹的,不过有一个出国了,还有一个上了高中就交了男朋友,我就落单了。”严琳补充道。

    她似乎是真的忘记了我喜欢你这四个字,陈御风这样想着。

    很快,就到了市区的一家回堂药店,陈御风付了车钱,伸手准备要去扶一把严琳。

    “不用啦,呵呵,谢谢!”严琳用一种感激的眼神投向陈御风,但这眼神所表达的意思是,我可以自己来。

    回堂和所有的药店医院一样,都有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两人很快的买了药出来。

    “要回家么?”陈御风问严琳。

    “是啊”严琳拉开书包的拉链,把一盒阿司匹林放进去。

    “我送你回去!”

    “不用啦,我家就在前面那个小区,穿过马路一拐就到了。”

    “走吧。”陈御风这个时候,不由分说,不管在严琳看来,这是不是霸道,他都坚持要把她送回家。

    就这样,严琳又尴尬地和陈御风走了一段,两个人一前一后,谁都没有说话。

    “好了,我到家了。”严琳转过去,跟同时停住脚步站在后面的陈御风说。

    “哦........"陈御风的表有些僵硬。

    然后她看着陈御风转离开的背影。

    为什么这个男生,和黄志勇是那么的不同呢?黄志勇就像一缕阳光,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暖的。而陈御风却让人摸不透,他深黑而漂泊的双眸,仿佛有无尽的忧伤,多看一眼都会觉得心疼。

    严琳这样想着,直到陈御风完全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妈,我回来了。"严琳带上门,顺便换下帆布鞋。

    “你搞什么东西啊,每天都这么晚回来!”母亲从厨房间出来,满头大汗。

    “妈,你在煮什么啊?”严琳十分诧异,随之闻到一股浓烈的东西被煮焦的味道。

    “猪蹄啊,你这死丫头还敢说,你给我什么百度搜索出来的菜谱,说照着这上面煮才好吃!”

    严琳差点没笑得喷出眼泪来,她捂着嘴走到母亲边,说:“妈,你太可了!”

    母亲捏了下严琳的鼻子,嘴里继续骂道:“死丫头!"

    然后母女两个走进厨房,发现了一块陨石一般黑乎乎还冒着烟的东西。

    “这居然是一块猪蹄!”严琳回过头,怯怯地笑着。

    “笑内个西特啊,今晚吃泡面吧!败家精!一点也不知道心疼的闹,你那些鞋赶紧给我收拾干净我跟你讲!要不然明天我统统丢出去!”母亲一口气把严琳骂到了九霄云外。

    严琳却仍是面带笑容,她走进厨房,不慌不忙的开始收拾起被煮的粘稠的锅子,然后打开水龙头,冲洗干净,在上面的橱柜里拿出两包方便面,在洗好的锅子里重新倒进水,打开油烟机,打上火,把面块放翻滚的水里,再放调料。

    母亲坐在外面的沙发里擦汗,严琳觉得,还是在家里好,现在心里踏实多了。

    于是脸上重新浮现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1991到2011碎夏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