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劝说(五)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听到脚步声缓缓远去,公子卬微微出了一口气,亦是朝国君拱手躬道:“既然此间之事已了,那臣也告退了。”

    “小弟何必这么着急,你我兄弟二人再叙叙话吧。”魏罃却是朝他笑着摆摆手,示意不忙走。

    “大哥还有何事吩咐?”听到魏罃称自己为小弟,公子卬也跟着改了称呼。

    “坐吧。”魏罃并不着急开口,指了指公子卬后的椅子,让他坐下说话。

    公子卬依言坐了下来,微仰头看向魏罃,抿着嘴没有开口,而魏罃也只是低着头思量着什么,并不出言,更没说明为何将公子卬留下。

    少了庞涓,也便是少了许多的唇枪舌剑,内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魏罃和公子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年纪却差了许多,魏武侯多子,而魏罃和公子卬这两人正巧是一头一尾,作为老大的魏罃比公子卬大了近二十岁,相隔近乎一代人,魏罃立下的嫡子太子申就比公子卬小不了几岁,两人几乎是一齐成长,因此相比于其他的兄弟,魏罃对这个看着长大的弟弟向来是信任,不然也不会让他担任丞相这一中枢要职了。

    “再过几便是年关了,后你随我一道去祭奠先祖吧。”良久,魏罃终于开了口,眼中透着一丝温看向公子卬。

    “好。”年关祭祖本就是每年循例而已,公子卬听魏罃如是说,自然是点头称是。

    “君父过世的时候,你还小,如今可还记得父亲他的音容笑貌?”魏罃望着公子卬,轻声道。

    “记得!”公子卬心中一动,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么?”魏罃微微一笑,目中忽然掠过一抹深意,“那你可曾记得君父逝世当对我们这些儿子所说的话?”

    “父亲说过的话?”公子卬一怔,魏武侯死时他还不满十岁,一个小孩子如何能完全记得小时的场景乃是他人说过的话,即便此人是他至亲。

    “虽然你不记得了,但是为兄却是牢记在心中,一刻也不敢忘怀。”魏罃忽然面色肃然的叹了口气,缓缓道,“父亲他临终时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单者易折,众则难摧。戮力一心,然后社稷可固…”

    听到这里,公子卬似乎明白了些东西,脸色微微一变,望向魏罃的目光也不有些闪烁起来。

    不过魏罃似乎没有发现他的变化,依旧开口说道:“我为嫡长子自然知道君父的意思是让我们兄弟和睦,同心协力将这泱泱大魏扶上天下霸主之位。只可惜君父他老人家尸骨未寒,缓弟竟是勾结敌国,进犯我魏境,做出此等亲者痛,仇者快之事,也不知他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下的君父!”

    公子卬默然不语,魏罃即位之初与其弟公子缓争位之事天下皆知,他这个魏国公子如何又会不知道。只是其中谁对谁错,又有何人能说得清?何况王侯家之事,向来都没有对错之分,只有成败之别。

    “罢了,往事就不说了。”魏罃摆摆手,接着道,“如今大哥执掌这魏国朝堂,自当遵循君父遗志,恢弘大魏,而这些都需要小弟你从旁扶持,何况你与申儿年纪相若,若是我百年之后,申儿还需你鼎力相助…”

    “大哥你秋正盛,何来忧虑后之事。”听到魏罃如是说,公子卬赶紧拱手打断他的话,“臣弟自当是与大哥你齐心协力,辅佐大哥治理好大魏。”

    “好,小弟你能如此说,大哥真心感到宽慰。”魏罃眉梢一挑,望向公子卬的眼底闪过一丝深意,朗声道,“即使如此,你不妨和大哥说说心底话。”

    “心底话?”公子卬一愣,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以为庞涓此人如何?”魏罃瞥了公子卬一眼,有些突兀的问道。

    “庞…”公子卬不知魏罃为何会有此一问,面色一滞,缓了会儿,这才答道,“上将军其人文武兼备,入魏出仕以来,东征西讨,立下了赫赫战功,实乃当世不可多得的良将。”

    “哦,是么?”公子卬的这一番溢美的赞许并没让魏罃的表有丝毫的变化,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两眼依旧望着公子卬,开口道,“还有么?”

    “这…”公子卬沉吟片刻,喟叹道,“上将军对臣弟似乎有所成见…”

    “对你有成见?”他话音未落,魏罃却是重重的一拍椅子扶手,睁大了眼睛,怒道,“他岂止是对你有成见,我看他对我这个魏侯更是有成见!”

    公子卬见魏罃勃然变色,满脸止不住的怨怒,自然不敢再开口,只能束手安静的聆听魏罃接下来的所言。

    “就拿刚才那伐秦大军的军粮一事来说,你以为他是在刁难你么?”魏罃手指着大门外,冷声道,“他是在置气与我看,诘难我魏罃用人不当!”

    公子卬苦笑两声,他自然知道魏罃所言俱是实,庞涓刚才所言虽然矛头是对准了自己,然而内里却无一不是在说魏罃,毕竟自己是魏罃的亲弟弟,而公孙老丞相过世后,这丞相之位也是魏罃一力主张他接任的。

    庞涓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不过魏罃是他的主君,他不能明里指谪,便只能指桑骂槐了。

    魏罃发泄了一阵,绪似乎稳定了些,微喘着气,却依旧是沉声道:“他以为我大魏离了他便不行了么?笑话,泱泱大魏,岂会因一人掣肘!”

    听到这里,公子卬觉得自己不能不开口了,忍不住轻声道:“大哥莫要忘了那吴起之事,不能寒了有能之士的心。”

    吴起昔年在魏国亦是官至上将军之位,然而却因人嫉妒陷害(便是那已死的老丞相公孙痤),使得君臣离心,所以出奔到了楚国。结果吴起在楚国受到了楚悼王的重用,不仅在军事上帮助楚国在南面平定了百越;北面兼并了陈国和蔡国,并击退了韩、赵、魏的扩张;向西则征伐了秦国。更在政治上施行变法,使得楚国真正的强大起来,让原本在中原各国眼底已经衰落的楚国重振了大国的声势。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