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劝说(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霜明雪 书名:顺秦
    一举两得之法?蓦然听到魏罃如是说,公子卬和庞涓皆是一愣,下意识的瞥了眼对方的表,不过目光在空气中短暂的一接触便迅速的交错开去。

    “庞卿之意是用安邑仓中囤积的粮秣接济大军过冬所需。”魏罃并不着急说出他的所谓一举两得之法,只是看着庞涓缓缓开口道。

    “是的,大军不可一无粮,否则军心必乱,和谈其他。”庞涓面色一凛,朗声说道。

    魏罃点了点头,公子卬脸色微微一变,正待开口,却看到魏罃将头转向他,笑道:“丞相以为按我大魏律法,这安邑仓中的粮粟不可妄动。”

    “君上明鉴。”公子卬只是拱手行了一礼,便不再多言。

    “即使如此…”魏罃眉梢一挑,公子卬和庞涓俱是屏气凝神等待他的下文,却听魏罃继续问道,“大梁城的粮秣可是已经起运了?”

    “回君上,如今已经开始装船,大概几之后便能起运,旬月之内到达西河之地。”公子卬笃定的回答道。

    其实战国时期的漕运已经很是发达了。南方的楚、吴、越等国专门设有等同于水军的“舟师”,大的水战更是层出不穷。而北方的诸国亦是拥有大量的船只,就拿秦国来说,在秦穆公时期便有一次规模颇大的水上行动,那便是极为著名的“泛舟之役”(注)。相传当时秦国用船只运送了大量的粮食去往当时闹灾荒的邻国晋国,运粮的白帆从秦都到晋都,八百里路途首尾相连,络绎不绝。可以想见穆公时秦国的漕运便是如此强大了,遑论已经是几百年后,位列天下第一强国的魏国了,因而对于数万人的粮秣公子卬才会如此有信心的说出旬月可至的话来。

    “那时便迟了。”不过庞涓依旧在一旁冷冷的补充了一句。

    “确是如此。”魏罃点了点头,他摩挲着光滑的椅把,沉吟片刻,缓缓道,“那便让安邑仓开仓放粮,尽数运往西河之地…”

    “君上!”公子卬闻言大惊失色,失声说道。而庞涓则是面露得色,斜乜了公子卬一样,心中说不出的自得。

    “丞相勿扰,寡人又未说运走了便不再补充了。”魏罃眨巴眨巴眼睛,笑着说道。

    “补充?”公子卬苦笑一声,摊手无奈道,“如今天寒地冻,上哪里可以找到如此多得粮秣补充到安邑仓中呢?”

    “其他地方找不到,那大梁城总可以。”魏罃嘴角的笑意更盛,淡淡的开口道,“从大梁仓中起运的粮秣便无需运往西河,直接在安邑下船投入安邑仓便是。”

    魏罃瞥了眼陷入沉思的公子卬,开口道:“今年风调雨顺,我大魏正是丰收,百姓家中皆有余粮,想必此时不会有人囤积居奇。何况大梁离安邑较之西河近了数百里,船队将粮食运往安邑,必定能大大的节约时,如此不正是一举两得之法么?”

    公子卬并没有着急开口,只是反复思忖着国君这个方法是否可行,而庞涓则是微微变了脸色,不过须臾便恢复原状。他之所以今会当着国君的面拿这军粮的事朝公子卬发出诘难。除了是为前线的士卒着想,更多自然便是为自己争夺相位失败而发泄,不单是向公子卬发泄,更是朝那堂上端坐着的魏罃发泄不满。

    向国君诘难,这样的事或许其他魏臣不敢做,甚至连公子卬这个魏罃的亲弟弟也不敢在人前这么武断,但庞涓却偏偏敢这么做。这自然是他的格使然,在他的心目中这魏国离了谁都离不开他庞涓,唯有他庞涓能替此时的魏国开疆辟土,也唯有他庞涓辅佐魏国称霸天下,既然如此,那诘难魏罃几句又如何?毕竟在庞涓心目中,这丞相之位本就该是自己的,如今国君任人唯亲,将其授予了这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卬,他心中愤懑,发泄一下也是应该。

    “君上圣明,臣弟以为此策可行,既解了伐秦大军的燃眉之渴,有并不算违背我大魏法令。”片刻之后,公子卬终于开了口,“当真是一举两得之法!”

    “哈哈,如此甚好!”魏罃闻言,抚掌大笑两声,转头看向庞涓,面带微笑的说道,“上将军以为寡人此策如何啊?”

    庞涓望着满是笑意的魏罃,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低下头拱手道:“臣以为君上之法…甚好!”

    “既然上将军也没有意见,那丞相你明便命人快马将寡人之令报于大梁守,让他将船队改航驶往安邑便是。”魏罃见两人都不反对,脸上的喜色满溢而出,迫不及待的吩咐公子卬。

    “诺。”公子卬亦是显得分外高兴,忙不迭的应道。

    只有一旁的庞涓默不作声,脸上更无甚欣慰之色,久久无语之后,他朝堂上的魏罃拱手道:“既然此间之事已了,那臣便先行告退了。”

    “唔,好。”闻言,魏罃似乎一怔,“来人,替寡人送上将军出宫。”

    他话音刚落,方才领着庞涓进来的内侍快步走到堂下,单手平伸指向外,朝庞涓轻声道:“上将军请。”

    庞涓在朝魏罃抱拳行了一礼便头也不回的跟着那内侍走了出去,魏罃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嘴角缓缓泛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注:泛舟之役出自《左传》僖公十三年:“秦于是输粟于晋,自雍及绛相继,命之曰‘泛舟之役’。大意是秦国派了大量的船只运载粮食接济晋国,由秦都雍城出发,直达晋都绛城。运粮的白帆从秦都到晋都,八百里路途首尾相连,络绎不绝,史称“泛舟之役”。

    泛舟之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有明确记载的内陆河道水上运输的一个重大事件,发生于晋惠公在位期间,惠公在位期间晋国连年大旱,庄稼收成很低,人民饿着肚子,在这种况下惠公就派遣大臣和秦国借粮食,秦国当时和晋国虽然有些矛盾,但是秦穆公最后还是决定把粮食借给晋国。可惜穆公这一举动却没换来好的回报,第二年秦国发生了大的灾荒,秦穆公命人向晋国借粮,却为晋惠公所拒,因此引发两国一场大战,结果晋国大败,连晋惠公本人也为秦军所虏,当真是作茧自缚。

重要声明:小说《顺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